跳到主要內容

也是霸凌

有人臥軌抗議,有人怒罵這些抗議者。

先設想一個故事好了,今天有個小女生被一群惡漢強拖到廁所裡面性侵,性侵完了還威脅要小女孩回家把錢拿出來,這小女孩離開之後衝到馬路上攔車求救,然後停下來的人要她滾開,不然要撞死她。

你覺得這個司機怎樣?



大家一定會痛罵這個傢伙對吧?還有不少人會說這傢伙要拖去槍斃、鞭刑、斬他小雞雞之類的(姑且不論這司機可能是個女性)。

攔車、臥軌,沒錯,是造成某些人原先要做的事情,節奏被打亂掉,但請注意,所謂的抗議,本來就是一種求救信號,而求救信號如果不能引起人家注意--引起注意,就意味著人們原先在做的事情被打斷,轉而注意抗議事件,那求救有個屁用?

你說小女孩被性侵,應該尋「正常」、「合法」的管道,對不起,那群性侵他的惡漢,裡面剛好就有幾個帶著警徽,還有人胸口有法院的識別證,更不用提有黨證了,你要她找誰「合法」抗議?

抗議本來就該造成不便,要知道,這些老勞工用如此「溫和」的手段抗議,你已經該謝天謝地了,居然還罵人家?改天他用汽油彈好不好?

抗議的目的就是要引起注意,就上面的例子,如果小女孩拿石頭砸車觸發警報器、破壞窗戶逃到別人家裡,請問你會說她手段不合法,還是說她急中生智,很有膽識?

這就是霸凌,你冷漠就算了,居然還當起幫凶來,虧整天媒體不斷放送霸凌者有多可惡、多該槍斃,找不好這些人還買過反廢死T勒!果然是殺人者心態,自己一不如意,就想要殺人,完全沒想過自己有多可恥。

那些痛罵臥軌勞工的人,顯然就是根本稿不清楚人家為何抗議,簡單說,你們是冷漠的一群,而為了尋求你們的關注,人家採取了一個「果然引起你注意」的手段,這很成功啊!怎麼?你不高興?你該感激人家為了點醒你的麻木不仁所進行的努力才是啊!

教育上,常要求父母親對於孩童脫序行為做出同理,因為這常是為了引起家長注意的手段。換句話說,這些指責抗議勞工的人,我最擔心的,是你的家教真的很有問題,這可是會禍延子孫的事情啊!

當然,你們的麻木不仁也是被教出來的,兇手正好是目前霸佔總統府的集團。當你們霸凌雞蛋,還自以為受高牆保護的時候,別忘記,下一個從牆上摔下來的雞蛋就是你。下你要臥軌的時候,記得先在月台上懺悔一番啊!

留言

  1. 不過旁人會有什麼反應,也關係到影響程度的大小。例如因為抗議活動嚴重影響交通,如果今天我出門只是想去書店逛一逛,應該不會因此發火。不過以前有次看到新聞是在大學聯考期間,看到考生怒罵抗議的人。回到臥軌事件,把雙方比一比,如果是有那種極著趕回家見家人最後一面,情急罵人還比較有道理。但是這種人不至於那麼多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抗議造成有人不便是事實,這也是歷次街頭運動,遇到救護車還是要讓開,在台大醫院前面也要小聲的緣故(少數例外還是有,像紅衣賊亂台期間,發生過很多次阻擋救護車的事件,這跟抗議人士的水準有關)。

      至於你受到不便,卻只是膚淺的指責抗議人士,不去想想看問題根源在哪,你他馬的是家裡死幾個要趕回去阿?

      刪除
  2. 依照台鐵的速度還有準點程度,要趕回家見最後一面不會搭台鐵......

    回覆刪除
  3. 說到負面例子,還想到兩千年為了阿扁勝利的事實,一群人包圍當時的國民黨中央黨部。醫院就在附近,還瓦斯喇叭吵不停。幾天後大家罵得兇了,才看到他們把瓦斯喇叭收起來,一邊收一邊說他們是理性的。

    回覆刪除
  4. 以前聽說美國政府曾經武力鎮壓工運,造成多人死亡。剛才看到是一百多年前工會佔據鐵路抗議,美國政府派兵鎮壓造成多人死亡,市民還對武裝鎮壓的行為叫好。
    看到一開始的例子的時候,我想到如果是在一個普遍認為小女孩的遭遇絕對是她有錯在先的國度,說不定要認為司機叫她滾開剛剛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種人是真的存在的,笨到會去挺藍的,大腦應該都有這種缺陷。

      刪除
  5. 雖然在廢死態度上與版主有歧異,但這次關廠工人臥軌事件我完全贊同版主的看法,當初明明是政府視為德政的代位求償,實在不懂最後卻當成欠款追討的道理何在。

    或許工人們臥軌造成了一些不便,但不這麼做,這個社會、這個政府會聽到他們的聲音嗎?業主無良、政府無能都沒人在乎,勞工一抗議卻群起抨擊,這就叫世態炎涼。

    那些譴責關場工人的朋友,等哪天國家機器的巨輪輾到你身上的時候,相信周遭的人也跟現在的你一樣漠不關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如果旅途受阻也一定會先抱怨,這種反射行為沒什麼問題,但如果你經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受阻,你卻反過來責備受害者,那還真是被堵死好了。

      刪除
    2. 版主說的是,只是看看各新聞討論區,明知狀況還指責的人不少...
      難怪台灣永遠是政府與財團的天下,等哪天輪到這些人臥軌抗爭,痛哭流涕、哭天搶地都來不及了。

      刪除
    3. 前兩天其實有當天罵抗議工人的人出面反省了,這也正是抗議訴求的目的之一--若不能讓抗議對象聽話,至少要讓自認無關的人也開始對抗議對象賭爛。

      至於那些還在渾渾噩噩的天龍人,下次丟汽油彈好了。

      刪除
  6. 鄭南榕的名字打錯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文章裡沒這個名字......

      刪除
    2. 匿名13/4/14

      Ctrl F看了一下
      Chiyi Hsu應該是指"你要遷就錯誤價值到何時?"那篇

      刪除
    3. 原來如此,謝了。

      刪除
  7. 匿名15/4/14

    請恕我已路人身分留言,看了文章,我十分好奇版主對於"911事件"的看法,如果照版主的說法,中東民族為了讓世人重視歐美國家對中東國家的干預造成的問題,以911這種"全世界都能注意到"的方式,是否也是能得到你的認同?還是造成多人死亡就不是正當方式?如果今天沒有那麼多人的傷亡會有那麼多人注意到中東與美國的關係嗎?
    或是只要沒有出人命的行為都可以算是合理的抗議方式?如同北韓這種擁核武自重到處放話挑釁警告,但沒有實際行為也是一種"合理"的抗議方式?也許版主你認為他們的整體價值是錯的。但是對於他們的人民而言,也許你才是錯的,那為什麼你的抗議方式是正當,而他們的又不是?還是依世界潮流走?世界潮流說對的就是對的?
    再者,認不認同,是很重要的一點吧,譬如若廢死團體為了得到大眾注意,以擋火車方式做為吸引注意力的手段,那不主張廢死的人們是不是也必須將其行為當作一種有膽識且合理的方式?先聲明,我並沒有立場問題,這裡並不想討論廢死不廢死的問題,而是對於不同價值觀的群眾,當你們的"引起注意"方式干預到他們的生活時,對他們來說你們的行為還意味著"正當行為"嗎?
    如果依照版主舉的小女孩的例子,我舉另一個,曾有一部電影,丹佐華盛頓是一名孩子的父親,他的孩子因為沒有立即的心臟捐贈即將不久人世,為了救自己的孩子,他挾持了一間醫院,以及人質,強迫當局想辦法對她的孩子做心臟移植。為了救他的孩子他決定用最大的力量做出版主所謂的"求救訊號",事後也許成功了,也許沒成功,我也忘了,如果版主今天是法官,判他有罪還是無罪?
    看到版主對jerry的回應,我又疑惑了,如果今天家裡真的要死人了,如果因為他們臥軌我將有可能失去了見他最後一面的機會,又或者是救他們的機會我是不是可以以暴力脅迫列車長別管臥軌?這同樣是我的求救訊號,不是嗎?
    臥軌若當成合理方式,那今天佔據國家機場?港口?國家機構?國安機關?電信局?台灣銀行?都可以算是合理行為嗎?還是要有比例原則?誰的比例原則為準?版主你的嗎?或是只要沒有出人命的行為都可以算是合理的抗議方式?如同北韓這種擁核武自重到處放話但沒有實際行為也是一種"合理的"抗議方式?也許版主你認為他們的整體價值是錯的。但是對於他們的人民而言,也許你才是錯的,那為什麼你的抗議方式是正當,而他們的又不是?
    再者,認不認同,是很重要的一點吧,譬如若廢死團體為了得到大眾注意,以擋火車方式做為吸引注意力的手段,那不主張廢死的人們是不是也必須將其行為當作一種有膽識且合理的方式?先聲明,我並沒有立場問題,這裡並不想討論廢死不廢死的問題,而是對於不同價值觀的群眾,當你們的"引起注意"方式干預到他們的生活時,對他們還意味著"正當行為"嗎?
    那今天佔據國家機場?港口?都可以算是合理行為嗎?還是要有比例原則?誰的比例原則為準?版主你的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舉911也太爆笑了,這直接用殺人方式表達訴求,就叫恐怖主義,我哪裡說這是合理方式呢?至於說癱瘓交通之類的,當然算合理方式,你要說急著回家見親人之類的,這是不是沒可能,但他的著急並不會因此減低臥軌者的訴求正當性,當然,他也可以抗議,但你說去狹持列車長之類,對不起,這下換他自己犯罪了,因為這不叫求救信號,因為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求救阿!

      至於北韓就更好笑了,那只是單純的恐嚇,哪有什麼求救?都世上最幸福國家了,哪裡有求救?你也未免太搞笑了。

      再說一便,不管你價值觀怎樣,抗議都是基本人權,你有權引起他人注意,這些全都正當,沒什麼對誰而對,對誰而言錯這回事。

      所以以沒什麼比例原則,不然我問你,標準難道就要照你的嗎?我就在這邊告訴你,那是基本人權,沒比例原則問題,貪萬一個十字路口跟癱瘓國際機場都一樣是人權。

      當然,我說的是抗議行動,如果你用炸毀機場之類手段,對不起,那可不是我說的,你就少亂拉亂扯了。

      在這,這類不合作運動或非暴力運動,並不表示沒有違法,實際上抗議的真諦就是在於刻意的違法,不合作與非暴力也不是說不會破壞東西或造成經濟損失,而是本我來就是要來找你麻煩的,看這次太陽花,學生被打,打人的都是警察,暴力的是國民黨,學生攻佔行政院,這都還只算是非暴力運動的一種方式而已。因為國家暴力才是最可惡的,任何人如果不譴責國家暴力卻抱怨民眾暴力。

      這叫奴才懂不懂。

      刪除

張貼留言

本格歡迎朋友留言,原則上也不刪留言,但不歡迎廣告、重複剪貼或無意義的言詞,同時也請大家避免匿名留言,匿名留言在本格將無法獲得任何保障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發現問題、提出問題、解決問題跟製造問題

最近因為免稅菸的問題造成軒然大波,其實也暴露出很多問題,我只的不是國安問題什麼的,那其實是「小問題」,畢竟出國順手帶免稅商品這是「本質合法」(我這次出國也被拜託幫忙帶菸,雖然我也不抽煙),只是當數量超過法定限度,就變非法,有公務員身份當然更是嚴重,但其實這問題本質上不是什麼罪無可赦的重大問題。

你說這是非法走私(其實是超買,走私不會蠢到刷卡),這當然很嚴重,但畢竟這些菸不是什麼「沒經過安檢」的不合格商品(例如夾帶肉品就非常嚴重),也不是走私毒品、槍械。數量雖然看起來很多,實際上跟整體市場規模比起其實也不是什麼嚇人的數量。

其實是逃稅、濫權之類有沒的狀態,講白一點是貪小便宜跟追求蠅頭小利。

關鍵全在其他地方。

這問題可以拆成幾個部份,或者說,其實他是好幾個問題:

表層問題:有人利用特權買免稅菸轉賣圖利(這只算小奸小惡)裡層問題:這是組織犯罪(這才是大問題)文化問題:是否是長久以來的陋習管理問題:這陋習長官是否知情?知情層級到哪個階層?供需問題:為何要走私香煙?偵辦問題:這案子怎樣處裡比較能解決上面的問題?或者說,怎樣才能解決問題而不製造更多問題。 其實,這裏面最小的問題是第1項,只因為涉及總統行程所以鬧大而已,不然根本算不上什麼嚴重的犯罪案件。
問題出在234。
請問如果你要處裡第2點,你要怎麼做?
首先,這個案子不是黃國昌出來開記者會才爆發的,而是檢調早就在「佈線」,那請問你在追一件走私案件時,你是抓車夫就滿足了,而是要抓到車夫背後黑手?大家當會說要抓黑手對吧?那要抓黑手,一是交貨的時候人贓俱獲以現行犯逮捕,還是先抓車夫起來然後要他口供,同時因為抓了車夫,黑手獲得預警可以湮滅證據?
換句話說,黃國昌的記者會,是的,他有提出一個「人家早就在佈線的」問題,但實際上他「破壞人家偵辦流程」。簡單說,黃國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沒有任何貢獻」,「而且有害」。
好啦!既然在黃國昌的協助之下,犯罪集團獲得預警,讓偵辦受阻,那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當然只能土法煉鋼,從車夫開始料理,希望能趕在人家湮滅證據之前快點抓人。
這時候當然要偵查不公開,這是法制常識吧?是的,但黃國昌居然跳出來說要檢調把資料交給他?請問你是誰?你是檢察官嗎?如果是檢察官,可以這樣亂報案情嗎?
換句話說,黃國昌又再一次干擾辦案,指導辦案,而且意圖洩漏情資給犯罪組織。簡單說,黃國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沒有任何貢獻」,「而…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補助款與貪污

因為收割力量出事了,大家密集討論這件事情,那就來聊一下好了。

首先,政府有編一些預算作為補助款,補助不同單位去執行一些政府希望推行的方案--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沒什麼問題。

概念是這樣的,政府有些想要執行的方案,也有錢,但沒有人。就這一點,可以看看這篇「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是的,現在不流行大政府,而是小政府,但其實事情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變少,所以政府用補助款的方式「外包業務」就變得很必要了,請注意,這是必要的,也沒什麼不對。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