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也是霸凌

有人臥軌抗議,有人怒罵這些抗議者。

先設想一個故事好了,今天有個小女生被一群惡漢強拖到廁所裡面性侵,性侵完了還威脅要小女孩回家把錢拿出來,這小女孩離開之後衝到馬路上攔車求救,然後停下來的人要她滾開,不然要撞死她。

你覺得這個司機怎樣?



大家一定會痛罵這個傢伙對吧?還有不少人會說這傢伙要拖去槍斃、鞭刑、斬他小雞雞之類的(姑且不論這司機可能是個女性)。

攔車、臥軌,沒錯,是造成某些人原先要做的事情,節奏被打亂掉,但請注意,所謂的抗議,本來就是一種求救信號,而求救信號如果不能引起人家注意--引起注意,就意味著人們原先在做的事情被打斷,轉而注意抗議事件,那求救有個屁用?

你說小女孩被性侵,應該尋「正常」、「合法」的管道,對不起,那群性侵他的惡漢,裡面剛好就有幾個帶著警徽,還有人胸口有法院的識別證,更不用提有黨證了,你要她找誰「合法」抗議?

抗議本來就該造成不便,要知道,這些老勞工用如此「溫和」的手段抗議,你已經該謝天謝地了,居然還罵人家?改天他用汽油彈好不好?

抗議的目的就是要引起注意,就上面的例子,如果小女孩拿石頭砸車觸發警報器、破壞窗戶逃到別人家裡,請問你會說她手段不合法,還是說她急中生智,很有膽識?

這就是霸凌,你冷漠就算了,居然還當起幫凶來,虧整天媒體不斷放送霸凌者有多可惡、多該槍斃,找不好這些人還買過反廢死T勒!果然是殺人者心態,自己一不如意,就想要殺人,完全沒想過自己有多可恥。

那些痛罵臥軌勞工的人,顯然就是根本稿不清楚人家為何抗議,簡單說,你們是冷漠的一群,而為了尋求你們的關注,人家採取了一個「果然引起你注意」的手段,這很成功啊!怎麼?你不高興?你該感激人家為了點醒你的麻木不仁所進行的努力才是啊!

教育上,常要求父母親對於孩童脫序行為做出同理,因為這常是為了引起家長注意的手段。換句話說,這些指責抗議勞工的人,我最擔心的,是你的家教真的很有問題,這可是會禍延子孫的事情啊!

當然,你們的麻木不仁也是被教出來的,兇手正好是目前霸佔總統府的集團。當你們霸凌雞蛋,還自以為受高牆保護的時候,別忘記,下一個從牆上摔下來的雞蛋就是你。下你要臥軌的時候,記得先在月台上懺悔一番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談談台灣獨立

前言: 說來有趣,身為獨派,竟然沒針對這一點好好寫篇文章,我想最近關於喜樂島的主張以及「挺柯文哲的獨派」這種東西是否存在,是個不錯的切入點,就來談談什麼叫台灣獨立。

因為台灣獨立的想法對我而言是很接近核心的價值選擇,認真要說會落落長,我想有另外兩篇文章可以作為延伸,一是「中立論」,另一篇是「談談設定」,因為接下來要說的是我的設定,而我不會強求別人的設定要跟我一樣,因為本質上人跟人絕對不可能一樣,頂多是類似而已,而且針對不同事情每個人可能都有不同設定,而各種設定構成一個人的價值觀與其行動取捨(想法與行為不必然相同)。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讀書心得:回憶中的瑪妮 When Marnie Was There

回憶中的瑪妮
When Marnie Was There
作者: 瓊.G.羅賓森
原文作者: Joan G. Robinson
譯者: 王欣欣
出版社:台灣東販
出版日期:2014/10/28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315490
規格:平裝 / 256頁 / 14.7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