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有關「歸途」的幕後花絮

預告一下,歸途第二部:駱沙利南在幾天前已經寫完,當然還需要潤稿、除錯,還有寫附錄之類東西,不過基本上已經完工。 然後插圖與封面當然也是自己來啦! 2019應該可以如期出版,敬請期待。 --------------------------------------------- 現在起,可以在全國實體書店,以及下列網路書店找到《歸途》: 讀冊:  https://goo.gl/JrBouO 博客來:  https://goo.gl/7aXm70 金石堂:  https://goo.gl/7C1p2V 誠品網路書店:  https://goo.gl/MGV9EB 三民網路書店:  https://goo.gl/dVEhK0 出版社現在也有作者簽名書可以訂購喔!有興趣的請按下方連結: 海穹文化粉絲團 -------------------------------------- 因為有不少人急著想看續集(最急的就是我太太,而且她還會一直逼問我劇情……然後我媽前幾天看完之後也加入逼問行列了),所以先用幕後花絮的方式來整理一下相關文章,話說寫這樣多幕後花絮的作者,恐怕很少見吧!
最近的文章

讀書心得:光明繼承者Likado

光明繼承者Likado 作者: 子藝   出版社:海穹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1/04/26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9969659 叢書系列:Diversity 規格:平裝 / 232頁 / 15.4 x 21.6 x 1.4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好啦!又來到自己打書的時間,話說前一本已經是2017年的 歸途 了,還真是漫長的一段時間阿! 關於光明繼承者Likado我已經寫過好幾篇文章了,不過大多是針對創作過程或設定,這邊就單純來寫讀書心得吧!

互老爸的話

今日是阮爸的告別式,以下是刊登佇告別式程序單頂面的話語: 爸,代誌發生那一工透早,我欲去上班,你欲去洗腎,我猶看你家己行出門,精神袂歹。 代誌發生前一日,我攜你倒去高雄回診,院長謳咾你情形甚好,閣見著換肝的老朋友,歡喜開講一陣。 代誌發生前兩日,想未到你竟然有法度家己爬上二樓,坐佇亭子腳吹風賞景緻,我抱咱那兩隻貓互你摸,看你用中風的左手順順咧摸貓仔,貓爽你亦爽的表情真可愛。 代誌發生前三日,筱筠提議講來去十字亭看阿公阿媽,咱佇遐看附近風景,感覺未來住遮真舒適,想袂到你馬上就欲搬入去住。 代誌發生前一禮拜,咱第一次舉行家庭讀經,由我唸馬太福音第一章互你共媽媽聽,幫你解釋耶穌的家譜。咱閣有唱詩歌,是新聖詩「上帝是我救主」。我過去呣曾聽你唱歌,聽見你唱歌非常歡喜。阮佇告別式也會唱這首,你就佇天頂隨咧唱吧! 代誌發生前兩月日,你的兩個孫欲受洗禮,咱全家歡喜聚集,領受上帝的恩典,那當時你有共媽媽交代你的告別式愛按怎辦理,雖然無共阮講,總是你已經有準備。 代誌發生前半年,咱全家來去台東尋姑婆,你細漢時陣就是互姑婆照顧大漢,所以一直想欲去看上照顧你的人,今也已經實現,閣好好欣賞台灣東部的好風景,總是倒來無久你就中風,無法度閣畫圖。 代誌發生前真久以前,我猶咧讀幼稚園,你講乃蠻將軍的故事互我聽,教示我信心的重要性,總是只有信心猶無夠,愛去做才會實現,實現了亦愛記得,上帝伊掌權,愛感謝上帝。 我想上帝已經為你備辦便便,互你人生最後的日子愈圓滿、愈親近上帝。 真想你,爸,呣拘亦替你歡喜,我知最後幾年的日子,你因為病痛著磨,總是無法度放落家庭、學生,亦一直希望台灣早日獨立建國,閣有多多圖面想欲創作。今你呣免閣煩惱啊!因為天父已經攜你轉去祖家,你欲畫什麼圖你就畫吧!免管市場愛什麼款,也免管講理論的有什麼意見,你就照你戰鬥的人生,愛按怎畫就按怎畫,因為上帝已經接納。 你著稍等一咧,另工阮亦會去天國共你相及聚集,總是愛等阮無閒了才講,你亦呣免甚過操煩,咱的天父會給咱攬牢牢,心平安,免煩惱啦!

寫在「光明繼承者Likado」出版之後:關於末日

說起來,有關末日的故事真的從古代就一直都有耶!不管是聖經中哈吉米多頓的末日決戰,還是北歐神話的諸神黃昏,基本上末日的想像一直都存在著。 當然,某些循環論的宗教觀沒有開頭也沒有結尾,又或者會一直重複,這並不算末日觀,頂多叫災難。 規模當然有差。 不過災難夠大或視角夠小,一樣很像末日故事就是了,總之末日這題材還滿受歡迎的,看來大家對這個世界都很厭煩了,很希望能有個什麼把它整個翻桌。 其實古代社會對這種翻桌的狀態已經很熟悉了,不管是戰爭大屠殺(或者根本自己人殺自己人)、瘟疫蔓延(黑死病、天花還是感冒病毒)、各式天災(例如大洪水)。 至於近代,依然是戰爭,只是出現先進戰爭機器、化學武器、核子武器各種有的沒的。 到了現代,太陽磁場或黑子變化、月球爆炸、外星人入侵、大地震、機器人叛變或者怪獸全都出籠了。 連武漢肺炎的來源都很讓人懷疑。 總之翻桌真的是很恐怖的事情,卻也因此非常迷人,因為這是個大清洗。 其實在寫捷運X殭屍系列作品的時候,也不是個人都把他變成末日情景的,他甚至是個社會改革的契機,或者只是局部的異常狀況。 我當然一開始也沒認真寫,大概是那種陰陽魔界(還有人記得這影集嗎?)的調調,就一個小小的鬼故事,然後加上一段後設的開玩笑內容。 那知道這個開玩笑的部份越寫越認真,甚至變得嚴肅起來…… 座談會的時候,有讀者詢問創作時的處理方式,是先規劃好,還是且戰且走,我只能說,就方法論而言,的確可以分成先規劃好或者讓他自己成長兩種模式,但實際上創作的時候,往往是混合模式,可能大綱先規劃好,但誰知道細節亂長,甚至反客為主,但最後你還是要針對亂長的部份再做好規劃,所以複合型態是比較正確的說法。 可以去看看五星物語,他就是有年表以後按表操課,但那知道故事自己亂長,最後只好翻桌改故事,但大綱卻又想辦法不要去更動。 如果無法適應這種變化,那會是作家自己的末日阿!

與老爸回憶:關於二二八紀念碑

大多數人對我爸的認識,就是他設計了二二八紀念碑。 一開始的設計比較大,而且是四角形的,後來依照地基形狀變成三角形。 但其實這座紀念碑的故事,真要紀錄根本可以變一本書了,因為牽涉到非常多人,興建過程更是曲折,台灣沒那座紀念碑蓋得那麼辛苦的。 很多細節大概要參與者才會清楚,我倒是敘述一下家裡面的狀況,因為當年我還在念高中,老實說在爭取與興建部份細節基本上完全不清楚,不過相反的,家裡的事情只有我家才知道。 總之事情是這樣的,先講前景。 我在「 讓二二八紀念碑回家吧! 」這裡有寫到當年拆除吳鳳銅像的事情,是的,當年我念高中,我還記得很清楚的是,我爸媽跟我阿公阿媽都在抗爭現場,說起來很難得,因為大多數街頭運動都在台北,所以我媽比較少參加,這次居然在嘉義,所以全家都出動…… 不過我還是高中生,還在拼聯考當中,而教官也三申五令不要靠近火車站……拜託,我會理你嗎,教官? 不過我會裡補習班……總之我記憶很深的一點在於,火車站周圍為至少有兩層拒馬,抗議民眾在中間,我的家人也在中間,然後旁邊是數千名保警,那種肅殺氣氛很恐怖,而我騎腳踏車在拒馬外圍看了一下,然後去補習班…… 老實說當年也沒想太多,我是那種會在週記裡每週罵國民黨的白目,而且我從小就知道只有最大條的不會有事,要我畏畏縮縮門都沒有,因為自從老爸加入民進黨,家裡就常有檢調上門,要不然就是陌生人上門威脅我們不要多管閒事,你難道不知道我是那種在被警告之後,會當著你的面把你警告的事情刻意做給你看的人嗎? 吳鳳銅像拆掉以後,老爸很快用木板釘了一個和平鴿當二二八紀念碑擺上去,那個紀念碑很粗糙,就木板搭的,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設計,就一隻和平鴿,重點是下面有228三個字。 說起二二八,有趣的是最早告訴我這件事的不是我爸或黨外演講場子,是我國中導師陳博文,這一點我永遠感激他,他從小就住在嘉義噴水圓環附近,就超有名噴水火雞肉飯與御香屋的後面,小時候就親眼看見國民黨怎樣在圓環那邊亂殺人,把圓環池水染紅,所以他在班上告訴我們這些往事--在蔣經國死的時候,因為解嚴了,他才說出來--然後我們的訓導主任還在朝會上警告大家還是要乖乖聽話支持國民黨--對,就我常提到那位會掀女生裙子讓他檢查內褲顏色,不是白色就當眾掀裙子打屁股的變態。 話說我國中的時候看過很多漂亮女生內褲,因為不漂亮他不會檢查……而因為他都在中庭或走廊幹這種事,永遠拿著棍子去掀女生裙子…… 好,不要

一個屬靈戰場的征戰--正視統派異端的危害

先給大家看看這張貼圖: 你覺得這裡寫得怎樣?我要說,這還算寫得比較「心平氣和」一點的,有很多你看到只會想到精神病患的患者紀錄,而且是妄想症狀最嚴重的那些。 台灣這幾年,這些福音派或統派教會真的越來越猖狂,但這些其實全都是異端,根本沒一個像樣的,因為他們別說神學基礎很差,而是根本在作人基本道理上面就有欠缺。 對,我這邊先把神學跟作人基本道理分開看待,有些人會把這兩樣混為一談,或者認為神學基基礎於作人基本道理,這個我要先解釋一下。 首先,作為基督徒當然知道上帝的真理先於一切,但也同時應該理解,上帝最粗淺的真理,其實早在全世界已各種形式存在,最簡單的就是基本的倫理道德訓規,雖說不同文化風土多少有點差異,但原則不會變,而且不管你是否信仰基督真理,這部份是全人類共通的,因為上帝的啟示是有普世性的。 所以如果有人表現出連這些基本道理都欠缺,你跟我說他懂什麼更深入的神學?算了吧! 是的,身為基督徒,自然知道邪靈本身是有危險的,但什麼是邪靈?哪裡有邪靈?你怎麼判斷別人受到邪靈影響?你要如何幫助他們? 呵呵,來阿!來辯阿!我在這邊就先說,你們本身就是被邪靈牽著鼻子走的悖逆基督徒,懂不懂?因為你們的言語行為與神學辯解完全欠缺上帝的平安與醫治,只有各種恐懼與仇恨,你們才是該快點認罪悔改的傢伙。 要知道,這幾年我們可以在很多地方看見這些統派異端(對,我要強調「統派」異端,幾乎可以合理懷疑根本是中國第五縱隊了,因為那些最邪佞的言論都是出自這些統派異端之口的,他們的信仰根本其實是華儒奴思想,是大中國主義)在大放厥詞,如果沒有在神學上好好思考的人的確可能被騙走,因為還真的沒多多少人是認真 研讀聖經 的。我一直覺得台灣各教會在讀經這件上面太過隨便,因為讀經必然涉及解經,而解經是為了拿來生活中使用,而不是當成國文課本……說到這個就讓我想到這次聽奇異果文創總編的講座,他就有提到台灣語文教育根本只在教翻譯古文的能力,而不是真從閱讀中獲得啟發,於是這一點在聖經閱讀上面就出了大問題。 當然,仔細想想你就會發現問題真正關鍵其實是出在「 國民黨支持者 」上面,只是正好他是基督徒--別忘記殺人魔王蔣中正也號稱是基督徒(雖說他是因為覬覦宋家財產才受洗)。 不過雖然理解他們是異端教派,但他們的影響力可不小(當年黨國護援有功),因為人家錢多又懂得包裝,跟耶洗碧的巴力祭司一樣光鮮亮麗,看起來就是潮,但空洞又沒實際內容的歌

寫在「光明繼承者Likado」出版之後:阿茹的角色

好啦!新書已經出版,這幾天如果有去讀字書展的人就有機會買到,不過因為是書展首賣,其他通路還要等個幾天,沒買到的朋友只好多忍耐一下囉! 說起來有點遺憾,我爸是在我知道書本付印之後幾天過世的,不然一定會要伍薰幫我加一頁「獻給我父親詹三原」……總之,下一本書我一定會加印這一頁上去。

與老爸的回憶:打電動

這年頭還有人說「打電動」嗎? 身為老宅,對電動當然也是要涉入的,不過現在要聊聊我跟我老爸關於電動的事情。 從古代開始說吧!總之那是我還沒唸書的年代,不過那個年代也沒有分級制,所以沒差,總之當年很喜歡去台中四舅家玩,因為附近有電動間。 是這樣的,身為年幼小朋友當然是不會有錢投電動的。對,當年根本不存在家用主機系統,要打動動只有去電動間,裡面會有水果盤跟彈珠台,是那種進去會被教官記過的地方,但大人跟小朋友不用擔心,所以老爸會帶我們去,後來乾脆自己去。 當年電動間的遊戲種類不多,而且老爸不會去玩賭博類的,只會完賽車、迷魂車、小精靈或彈珠台這種。當然,小朋友大多只能看,但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是,老爸難得同意讓我玩一盤賽車遊戲,結果我居然玩超久,引起店裡一堆人圍觀。 不過後來就不曾跟老爸一起去電動間了,等國高中至大學年紀,當然是自己去。 但考上大學那年,老爸同意買一台SEGA,於是又開始打動動的生活,這次換成在家玩,成為全家運動。 當時老爸差不多我現在年紀(就設計二二八紀念碑,之後被抓去關的前後時間),當年我跟我弟什麼都玩,但老爸對於格鬥之類遊戲已經有點跟不上,RPG這種要看攻略本的他又沒興趣,只剩最單純的遊戲--俄羅斯方塊。 對,說起來俄羅斯方塊老爸可是玩到很迷,超愛玩的,雖然像戰斧之類遊戲他也玩過,但他還是最愛俄羅斯方塊,可說是我家使用時數最高的卡匣,因為我們在學校的時候他在家也會玩。 可惜機子玩幾年壞掉,而他之後身體狀況逐漸變差,新的遊戲又漸漸變得複雜,而且我們玩的主力改到電腦上面,離開客廳,他就不再打電動了。 還滿可惜的,可以全家同樂真的很棒說。 前兩年家裡買了Switch,不過他已經變成單純看而已,所以我偶而會把主機搬去他幾乎都停在政論節目的電視前面,帶他到海拉魯到處逛逛。 他還看得滿高興的說,畢竟風景不錯阿! 不過他現在可以看到更美好的風景了,話說天堂有俄羅斯方塊可以玩嗎?應該說,有更棒的遊戲可以玩吧! 我的孩子又會記得跟我之間哪些共通的遊戲經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