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9的文章

讀書心得:星空帝國:中國古代星宿揭祕

星空帝國:中國古代星宿揭祕
作者: 徐剛, 王燕平
出版社:楓樹林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06/05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9501200
叢書系列:圖解雜學系列
規格:平裝 / 247頁 / 18.5 x 26 x 1.24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讀書心得:陸天遙事件簿(1+2)

陸天遙事件簿(1+2)
作者: 尾巴
繪者: ALOKI
出版社:平裝本
出版日期:2019/04/29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9690362
叢書系列:#小說
規格:平裝 / 256頁 / 14.8 x 21 x 1.2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讀活動出版社贈書

表不表態?

最近一位飲料店表態事件,似乎引起不小風波,作為根本不喝飲料的人,老實說沒特別感受到什麼壓力,雖然臉書已經炎上。

但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因為「表態」這種案件這幾年來可沒少過。

基本上是這樣的,像周子瑜的表態或黃安的表態,我們可以很明顯的區分出差異所在,先不管表態的內容你喜不喜歡,總之被逼與自願,這種差異我們是能理解的,而一般來說,我們厭惡「逼迫」這件事情。

「一般來說」懂嗎?這代表並非必然。

廠商要不要表態?請注意,到目前為止我都還沒提到表態的內容代表哪種價值觀,只討論表態的行為。總之,我們要看的是:

為何會有表態需求?表態是期望達到哪種目標?表態後造成哪種反應?如何結束表態(畢竟表態並非企業經營正常內容)? 現在我們來談談表態的內容,尤其是中國因素--簡單說就是你認不認同自己是台灣企業,畢竟這是這幾年唯一需要表態的政治態度(就先不討論同婚之類價值表態了)。
其實原因我們非常清楚,只有中國會逼人家表態,因為只要不從,會有來自國家機器的不正當介入。換句話說,事情的引爆點一直都只有一種,就是有人被逼要表示自己是中國的一份子。
對,就算是黃安也一樣,說他自甘墮落當然也是,但問題在於他必須這樣講,他才能在中國際續從事在其他國家很正常可以進行的經營行為。
這是誰造成的?自然是中國,不是只有政府,人民絕不無辜,奴才本來就不無辜,奴才光活著就是一種罪惡,我不會說只有中國政府可惡,錯,中國就是可惡。
所以上面第一點就是這樣:表態的需求來自於中國的要求,而不從將會有不良後果。
這也是為何我一直強調,會去中國做生意的人我絕不會信任,因為你在一個已知自己要用奴才態度才能在那邊生存的心態跑去那邊,根本就是自甘墮落。
所以少在那邊裝無辜或裝可憐。
再來討論第2點,就是希望表態產生哪種結果,這很簡單,中國要你表態,不然你會死,然後你就乖乖當奴才,如此而已。好吧!中國市場大是吧?但這又回到台灣本身不長進的問題,這種叛國言論只要買一送一就能解決,換句話說,因為台灣奴才太多才會讓中國的作法有可行性。
這也順便討論第3點,就是台灣有人很生氣,但也只是生氣而已。
記得罷韓店家在高雄碰到哪種待遇嗎?實際上,那是對的作法,台灣人就是太好欺負,你以為只要拒絕消費就好了喔?給負評就好了喔?直接去勞工局、勞保局、環保局一狗票單位檢舉,尤其是國稅局,這樣最直接。

再來就是「逼他只能一直表態」,如果不認罪悔改,就讓他跟黃…

『合法的』政黨社團經營

選舉需要有人挺,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沒人會無聊盲目相挺,哪怕你覺得拿些韓粉柯粉很智障,他們依然是有自己盤算才去挺的,換句話說,政治人物的任務就是去滿足人家的盤算,用這種滿足來交換選票。

你覺得這很骯髒?我覺得你有大腦病變。

因為這只是非常正常的社會學交換論而已,不管你用什麼去交換,看是理念、利益、特權、喬學區,甚至一包味精,反正都是一種交換。

你說你很有理念,能協助推動很多優良法案、爭取很多預算、抓到很多弊案之類有的沒的,喔!是的,你有做些事情,但這些事情你覺得一般民眾能感受到多少?要知道,好的法案,最後是政府在執行,人家第一個注意到的是政府表現,不是你(但如果搞砸了,人家會注意到是你在議會裡硬要推的)。預算也一樣,因為所謂「爭取到預算」通常不是「你一個人」,而是一票人,因為你要在議場裡面通過這些東西,表決的可不是只有你一個(立委好一點,同選區只有一人,爭取到算你的,但議員可不是)。

抓弊案就扯更遠了,先別說弊案是否為真,弊案也直接代表你會同時得罪既得利益者,一來一往「對選票」沒有好處很難講(但揭弊還是好的)。

換句話說,一個讓選民有感的議員或立委,你得做些其他「同樣算分內」事情(覺得立法委員只負責立法的,你真的太天兵。)

當然,議會成員的主要任務當然是在議會裡進行,但不表示你在議會之外沒工作,實際上,議會外的工作反而是根基與關鍵。

例如立法,難道立法只是上網抄別國的東西(喔!還有翻譯,有位戰神很擅長這個)?北七喔!立法要拿到國內使用,而且要盡量達到不損及過往、符合現在需求,而也能投射到未來的方案你都不用做市場調查喔?你都不用直接跟民眾接觸討論喔?

各項建設也一樣(不分軟硬),你不跟使用者接觸,根本不可能想出多完善的東西(這也是左膠對勞基法起乩有夠智障的原因,幹你們我們這些在第一線的人經驗值天差地遠,少拿自己幻想的鬼東西在唬爛),換句話說,議員在地方走跳(或至少助理,畢竟立委要長期在台北,大縣的議員也常要在縣治所在)是絕對必要的,除非你「有其他不為人知的方式」(例如召喚帝雉這種)。

當然,每天走跳你會搞死自己,最好的方式是讓輿情自己傳進來,而這就是社團登場的時候。

社團代表某方面的興趣、利益、職業、產業、弱勢、宗教、理念……等等特別面向的人口,所以只要你去關心,乃至於加入,就能直接取得很多篩選過,較為清晰而且帶有一定民意基礎的資訊(至於有沒有偏差……對於政治人物來說…

讀書心得:海柏利昂2:海柏利昂的殞落 The Fall of Hyperion

海柏利昂2:海柏利昂的殞落
The Fall of Hyperion
作者: 丹‧西蒙斯
原文作者: Dan Simmons
譯者: 景翔
出版社:大家出版
出版日期:2017/06/14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9492744
叢書系列:Fiction
規格:電子書
出版地:台灣

關於食材

怎麼吃才健康,這問題在現代一直很受重視,當然也有各種理論,有各自的道理,但這道理到底成不成立,其實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不是營養師,也不是大廚,我只是喜歡吃,身體也不怎樣的中年男子,但還是想針對這一點表示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