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6的文章

應該有意義但就是提不起勁的業務

今天被叫去聽一場社區童軍團的研習.

童軍應該是個很好的活動,也很值得推廣,但國內童軍組織並不像國外是從社區開始,而是從學校開始(戒嚴時期沒有結社自由,不能自組童軍團,而且童軍有黨軍預備隊的意涵,所以徽章上還有個車輪牌).
##CONTINUE##
所以啦,現在想把業務轉到我頭上來......

偏偏這是副市長很重視的一項業務,媽的,為何老丟這種很受矚目的業務給我,老是被密集稽核很煩耶!

難道我連胸無大志的自由都沒有?

七兩七月半-index

這是參加第一屆青龍獎的作品,當然是槓龜,不過自己還滿喜歡的,畢竟也是表達自己對於俗民宗教觀的看法,是個很單純的好故事喔。

123456

95下社團幹部研習

今天同事辦理社團幹部研習,因為對象有一大半是我管的社團,所以被列入工作人員.

這類活動其實很沒意思,表面上是研習,實際上是去玩.

簡單說,研習這種東西如果辦在市區,而且排很多精采內容讓他們聽一整天,那結局就是沒人要上課,我們還要背一個辦事不力的罪名.

如果在風景區排個半天課程(其中還包括"旅遊"解說),真正的法規講習才90分鐘(而且他們忙著吃點心),然後一整個下午都在遊覽.

這樣報名會爆滿,沒報到還會去市長室吵,但實際上是浪費公帑.

很糟的。

聽社團幹部間互相批評,聽他們抱怨政府補助太少(計畫書裡擺明只想吃喝玩樂我哪可能給你錢),車上狂唱卡拉OK,點心大家都還沒吃就先跑去打包,講師在上課他們在聊誰賺的錢比較多,帶去風景區卻只會抽煙跟亂丟煙蒂,明明是幹部研習卻假報名偷渡自己親人參加"觀光一日遊"......

想糾正?明天議員就來罵人,說我們擺官架子.

更不要說審計室會糾正我們的單據,說我們亂花錢(你知道為何要湊私人單據了吧)。

做事情的可是我們,你們這些在後面除了看收據掰故事以外,不知人間疾苦的傢伙在搞什麼啊!

年底我還要辦一場觀摩活動,謝天謝地,從現在開始不准辦過夜活動了,我輕鬆不少,不然每年都要為了在核銷單據裡偷渡一堆酒(有些幹部晚上沒酒喝會罵人),討厭死了,我繳稅可不是要給你花的耶!

我也是納稅人啊!

至於因為不准辦玩樂活動引起的抱怨(舊規定有太多漏洞可以鑽了),就看上面挺不挺得住。


至於昨天的行程,是去樂野上課,然後走福山古道.

樂野是鄒族部落,小小的很可愛,福山古道則是鄒族古道,但在樹林裡前進,很涼沒錯(今天天氣實在太好了),但沒風景可看,就一直走就是了.

七兩七月半(完)

一陣嬰兒的哭聲傳了過來。

  金枝流下眼淚。

  她知道,頭姐的孩子正在為母親哀傷著。
##CONTINUE##
  接著,金枝身邊陰風哭號,夾帶著讓她永生難忘的淒慘嚎叫,以及充滿驕傲的勝利笑聲。

  狂風之後,金枝身旁只剩那幫氣絕身亡的匪人,以及屁滾尿流的父兄與村人。


  被救之後,金枝看著地上李頭冰冷的身體。傷口從左肩直劈到心臟,奇怪的是,傷口並沒有流血。

  金枝抱著李頭大哭,眾人則圍在她身邊默默不語。

  「金枝小姐。」

  「阿頭姐?」

  猛然抬起頭來,金枝注意到她的身邊都是人,一些漂浮在空中、半透明的人。其中,李頭溫柔的抱著孩子,而孩子正安穩的吸吮著李頭的乳房。

  金枝知道那孩子是誰。

  「好朋友早就來接我了,不過我不放心金枝小姐,所以要大家多等一下。」

  金枝笑了,她看見李頭滿足的笑容和孩子幸福的表情。

  這樣也好,就算摸未到,咱也還是朋友,將來,咱也還會見面。


XXXXXXXXXX


  一年過後,有間華麗的廟宇聳立在溪寮的街上。

  金枝的父親對李頭救女一事相當感謝,也對他叫人打李頭一事耿耿於懷,所以出錢為「李媽」蓋了間大廟。

  不少村人也都跟著捐錢,因為大家當初也都多少瞧不起李頭,甚至咒罵她,不趁機彌補一下可不行。

  何況把名字刻在廟裡是會帶來好運的,連外縣不認識的人也都想來插一腳。

  看著廟堂裡一大堆高官名人所送的匾額,像「義行流芳」之類的,金枝心中只覺得可笑,這些人一心想要沾光,卻沒想過頭姐要的只是朋友。


  「阿頭姐,今日阮全家都來看妳了。」

  看著身邊的家人,金枝心裡一陣感謝。

  母親後來按一位草藥師傅的建議換了藥方,沒多久病就好了﹔大嫂生了個女兒,不多時又再懷孕﹔二嫂也將在幾個月後生產,家裡人越來越旺了﹔父親變胖了些,但身體還不錯﹔祖父母仍然是一樣和藹可親,而且更加對她寵愛﹔而其他叔叔、嬸嬸及堂兄弟姊妹們也都平安順事。

  「李媽,妳得要保庇阮林家今年出壯丁,大賺錢啊!」

  父親舉香齊眉,不住行禮的祈求著,金枝突然感到一陣憐憫。

  「毋免管我阿爸了,阿頭姐﹔伊什麼也不識。」

  邊說,她拿出一隻草編的蚱蜢放在供桌上。

  「昨日做的,有進步否?我有練習喔!

  我會好好的學習,幫妳送給囝子,給囝子歡喜。


  真想阿頭姐,希望妳跟囝子在天上快樂。

  對了,囝子有號名嗎?我若叫伊阿乖可以否?

  我算是伊阿姨呢!我會好好的來疼惜伊的。


  我會不時來這看恁母子的。

  ……

讀書心得-老人與海

老人與海(Faith is the only thing we need)
作者:Ernest Henmningway
出版社:集思書城
出版日期:2001 年 01 月 15 日
語言別:繁體中文
叢書系列:世界文學
系列編號:05
規格:平裝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ISBN:957-2087-16-9
出版地:台灣
入手日期:2001/8/31於嘉義誠品
##CONTINUE##
  這本書實在是被說爛了,不過我也很懷疑現在的年輕人有多少看過這本書?而看了又有什麼樣的感受?

我應該是念小三時看這本書的,當時家裡有本超級舊的老人與海(比我還要老),我當時只是抱著「有書就要看完」的一股傻勁去看這本沒注音而且字又很小、破破爛爛的泛黃小書。

  看完以後愛的要死。

這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這本書說實在也不過是有個老頭子努力抓魚而已,但其中的奮鬥過程就是很吸引人。

成長之後我又買了一本新的來看,這時感觸又更深了,尤其是那種面對挫折時的豁達,那是一種對生命負責任的態度,一種重視過程更甚於結果的生命哲學,一種不敗的哲學(但也絕非阿Q)。

「不過,人不是為失敗而生的,一個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被打敗。」

看看現在社會價值觀錯亂,太多只想直接跳到結局去的人,這些人只看外表與金錢,缺乏自主思考的能力,最後大多走入失敗,或者陷入失敗循環當中,更糟的是破壞社會結構,拖人家下水。

看看書裡的老人是多麼的高貴,其靈魂是多麼的閃亮。

這是與小王子、小公主並列我童年時期最崇拜的書本,至今其崇高光輝仍然在我心中閃耀著,希望大家也喜歡這本超重量級小書。

鏡像XI

鏡像XI

事情是從停電開始的。


停電之後,房裡的斷電警示燈一閃一閃的,把本來就不容易熟睡的他給吵醒。他心裡暗幹了一陣子,然後起身上廁所。


雖然習慣性的按了電燈開關,但停電期間,電燈當然沒有反應。於是他就在微弱的月光之下,費力的瞄準馬桶。

突然,日光燈閃了閃,電力恢復了。一時間不能適應光線的他瞇著眼睛,還不小心尿到外面去。

「幹!」

不爽的罵了一聲,他轉頭看著鏡子。


鏡子裡的他眼睛睜的大大的,不過,他是瞇著眼睛看鏡子的啊!

他心臟抽了一下,眼睛瞬間睜大的瞪視著鏡子。這時鏡子裡的他居然一臉驚恐的向後跌倒。

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他一個不穩跌倒在地,把褲子也尿濕了。

「幹……」

雖然是同一個幹字,但顯然魄力大減,連僅剩一點的尿也縮了回去。

他突然想起現在是農曆七月,接著想起以前看過的那些不正經故事,想起鏡子裡面可能出現的許多情況。


(鏡子裡是相反世界,所以裡面那個我是壞人……嗯……因為我是好人。)

想完他笑了笑。

(鏡子裡面的我有很多女朋友……幹!騙誰!)

想完他眉頭一皺。

(鏡子裡的我是左撇子……聽說左撇子比較聰明。)

想完他又多想了一下。

(鏡子裡的我是個女的?噁……)

想完他吐舌頭。

(我是神經病……嗎?)

想完他搖搖頭。

(有鬼……)

想完他又幹了一聲?


發呆兩分鐘後,他扶著浴室冰冷的牆壁,慢慢地站起來。

鏡子裡還是他常見的那一臉呆樣,只不過頭歪一邊。

他頭歪一邊看著鏡子裡,這是他想事情的習慣。不過鏡中的他又突然轉頭看後面,他也在驚訝中轉頭看著後面。


這時,他的背後冒出大堆冷汗來。

他發現這其中的奧妙了。這是個未來鏡,能顯現出未來幾秒內發生的事情。

「幹……」他發出讚嘆之聲,開始思考這件事情背後的意義。


首先要解決的是,確定鏡子裡反射的影像領先事實多少時間。

看著鏡中空無一人的廁所,他轉身走回房裡。

內褲已經濕了,內衣也灑到幾滴。他乾脆全身脫個精光,接著將手錶及床頭的電子鐘作校準,然後回到浴室鏡前。


深呼吸一口,他看見鏡中的他把電子鐘壓在鏡前,同時舉起左手。

他照做了。

「幹……」

一陣虛脫侵襲全身,他閉著眼睛離開鏡前,然後整個人攤在床上,腦中一片空白。


鏡子領先兩秒。


天亮之後,他絕望的發現鏡子仍然領先兩秒。

這不是惡夢。

於是,他這一天根本無心工作。浴室鏡子裡的影像領先現實兩秒鐘,這種怪事根本就無法解釋。更何況,只領先兩秒能幹嘛?若領先個幾小時,他不就可以…

讀書心得-正子人

正子人The Positronic Man
作者:艾西莫夫,席維伯格/著
譯者:葉李華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00 年 06 月 30 日
語言別:繁體中文
叢書系列:科幻系列
系列編號:002
規格:平裝 / 318頁 / 菊18K/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
ISBN:9576217008
出版地:台灣
入手日:20000708於嘉義誠品


  相信很多人看多「變人」這部電影。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主題曲也很喜歡),每次看都非常感動。

但比起小說,電影所帶來的感動大概只有小說的70%而已。

故事內容我一如往常的不願洩漏,總之這是個機器人想變人類的故事,你可以將之類比成族群認同故事或反對沙文主義與文化霸權的故事﹔但在我看來這些類比都太沉重,我比較喜歡單純的把它當成自我實現的故事,一個追夢的故事。

  其實人工智慧這玩意到底真的能變成一種「智慧」的存在嗎?老實說我不是那樣樂觀的。人類的思考不是機械語言那樣單純,我們站在「人」這樣一個個體的角度來解釋這些邏輯當然沒問題,因為我們是「存在」的,但一個晶片集合體要能產生自我意識有那樣容易嗎?

不過這不是重點,反正在浪漫主義之下這一切都能獲得文學上的解決。

  小說裡對於自我認同所產生的痛苦有不少篇幅的描述,其實安德魯最讓我感動的地方在於他對於痛苦的感覺,而這個痛苦來自於慾望,一個機械人不該有的情感。

我每次看見安德魯說出:「你以為我從來都感覺不到痛苦嗎?」這句話時,我都感到一陣悸動(我承認我創作上有瓶頸時都會刻意翻這個橋段來看,感動耶),這可以說是總歸了整部小說裡安德魯的一切。

這一點和電影很不相同,因為電影裡安德魯得到了愛情的滋潤,但小說裡安德魯「活」了更久,也更孤獨,他的奮鬥更是讓人心酸。

但你要站在哪一邊,人類還是機器人?我承認我很難回答,只要聯想遠一點,就會發現身分認同不是那樣單純的東西。全世界有多少族群還在為族群平等努力﹔有多少國家還受到過去族群不平等對待的陰影困擾。這些有那樣容易解決嗎?

而全球各國對外籍人士或歸化者又有多少額外規定,想要融入一個新國家與新文化又是何等困難,文化衝突之下又產生多少的罪惡與悲劇,我又能輕易的說各國對於移民的種種規定是不合理的嗎?

認為很容易的人……文化、宗教、政治、傳統、仇恨、利益、慾望,這些都是人類社會最強大的力量,精神上有潔癖的人想保持距離去碰這種素材都只會變得不是鄉愿就是犬儒,而這兩種人最後…

純粹流水帳

起床看見兩件大好消息,王建民18勝跟馬英九漏馬腳,心情好啦!

少晚帶小寶貝去游泳,他真的玩瘋了,不怕水讚啦!

晚上值班,小寶貝跟著來,結果太累了,哭鬧後還吐,小心啊!

鏡像系列

鏡像是大學時開始創作的短篇系列作品,主要是玩弄各種對應,也不限於是鏡子,總之比較像是腦力激盪用的實驗性作品。

IIIIIIIVVVIVIIVIIIIX、X、XI、XII、XIII、XIV、XV、XVI

本系列編號是依點子冒出來的時間來訂,與完成日期無關。

關於閱讀的九個問題

覺得好玩,自己弄來玩:

from:艾日草堂故事說不完
##CONTINUE##

一本你不只讀了一次的書:這很多本耶!龍槍我就看很多遍,正子人也是,還有一堆雜七雜八的,尤其是漫畫,但若要說印象深刻的話......老人與海吧!超級喜歡這本書的。一本你如果身在沙漠時想讀的書:野外求生大全嗎?如果沒有生命危險,會想看旅遊類的書籍,像走過興都庫什山之類的,也許乾脆一點看小獵犬號航海記,動物圖鑑也可以.一本令你發笑的書:最近讓我笑得最離譜的就是銀河的便車指南,真的笑死.一本讓你哭的書:最近是追風箏的孩子,不過最喜歡的還是小公主.一本你希望是自己寫的書:不用想,歸途就是我寫的,手印本就放在架上,而且我很喜歡.
一本你希望從未寫就的書:那就不要理他吧!一本正在讀的書:歷史學家跟傅科擺,這兩本我看的很慢......一天看個幾頁.一本讀來有意味的書:幾乎每一本都是啊!沒意味我也會動腦筋把他想成有意味的,不過我會推薦費曼那本"別管他人怎麼想".一本改變你一生的書:一本......要說改變的話,是"課本",是課本改變我的......那可不只一本.硬要說的話,美麗島雜誌吧!

七兩七月半(5)

突然,一陣陰風吹起,將鄰近的竹林吹的沙沙作響的,原本不絕的蛙鳴也立刻寂靜。

  李頭站起來,滿臉驚恐。

  「有危險!」
##CONTINUE##
  金枝連忙爬起來,警戒的看著四周。

  「好朋友在警告了。」李頭伸手把金枝拉到身邊。

  「阿頭姐……」

  「好朋友一直在跟我說,叫我帶妳離開這裡。」

  金枝看一下墳前的八卦盤,搖搖頭:「阿母她需要……」

  「歹人來了……」

  突然一聲大吼,冒出三個凶惡的蒙面大漢來。一個拿著麻繩,另外兩個手上則晃著長刀。三人二話不說,就一臉不善的衝了上來。

  李頭大叫,護著金枝後退。為首的大漢拳頭帶著勁風揮了過來,李頭立刻留著鼻血暈死過去。



  過約一個時辰,李頭在劇痛當中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身在一面山崖之下﹔看著身邊散佈的斷枝殘葉,心想,還好有這些樹叢減緩了摔下來的力道。

  「感謝,感謝……」

  嘴裡喃喃念著,她甩了甩頭,把鼻孔裡的血塊挖掉。

  「金枝小姐……」

  突然想起,李頭立刻起身,但卻在一陣劇痛當中跌倒。

  她腳扭傷了。

  李頭抱著腳踝顫抖,牙根咬的緊緊的。她的孩子則溫柔的撫摸著母親的腳,眼眶中有著淚水。

  然後就哭了出來。

  「毋免驚,阿母在這。」

  李頭安慰自己的孩子,勉強的笑著看看圍繞在身旁的朋友。好朋友們伸出手來,要拉她一把,但李頭咬緊牙關,自己強忍痛苦爬起。

  好朋友們露出理解的微笑,還折個根樹枝給她當柺杖。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就好。」李頭微笑,然後在月光與螢火蟲的簇擁下,一拐一拐,慢慢地往山下走去。

  「金枝小姐,我來救你了。」


  剛過丑時,李頭來到林家大宅。大門是敞開的,只見裡面燈火通明,一片亂哄哄,到處都是臉色凝重的人們。李頭看見丫環阿奴手上抱著一捆火把,匆匆忙忙的從外面回來。

  「我要見林老爺。」

  阿奴見到渾身血污的李頭,眉頭皺了一下,還掉了兩支火把。

  「無閒。」阿奴態度很差的轉身離開。

  李頭趕緊抓著她的手:「金枝小姐被抓了。」

  阿奴看著被抓的手,然後瞪視著李頭。

  等李頭慢慢的放開手,阿奴露出一臉嘲笑:「全庄的人都來了,妳現在才知道。」

  李頭楞了一下,推開阿奴進到林宅。阿奴碎了一聲,不理她了。

  問了幾個對她愛理不理的人,她才知道,原來做法的通天師是假冒的,為的是把林家的人支開,然後綁架。目的是要勒索林家的錢財,還有縣內幾項買賣的權利。

  李頭急急忙忙的進到廳內,對著盛怒之下的林老爺說明金枝被抓的經過…

七兩七月半(4)

「金枝小姐?」

  嚇了一跳,金枝慌張的轉頭。

  「是我,阿頭啦!」
##CONTINUE##
  來人原來是李頭。金枝突然不知該擺出什麼表情比較好,她不討厭李頭,不過昨天看見的事情讓她不知是吉是凶。

  「哎呀!小姐流血了,讓我來。」

  說完李頭從隨身的提籃裡拿出一些葉子,揉碎之後敷在金枝腳上,口中喃喃的唸著:「真順事,真順事,無驚無痛無代誌。」

  金枝覺得腳涼涼的,痛楚減輕一大半。

  「小姐還是快把鞋子穿上,妳未習慣脫赤腳啦!」

  露出一臉苦笑,金枝向李頭道謝。

  穿上鞋子,綠色的草汁從鞋邊滲出,讓粉紅色的花鞋染上一塊黑。金枝嘆了口氣,慢慢站起來,發現腳已經不痛了。

  「多謝阿頭姐。」

  李頭沒有回話,只是把沾滿草汁的手,不住的往原本就髒污不堪的衣服上擦,呆呆的笑著。


  提起包巾,金枝再向李頭道謝,接著緩緩的走上小丘。墳墓都葬在後山,還有一段路要走。

  走沒幾步,金枝聽見後面傳來腳步聲,原來李頭跟了上來。

  「師公說跟來會去煞到,會去沖到喔!」金枝好意提醒。

  「是嗎?」李頭嗟著嘴:「有人跟我講,去那裡會危險呢!小姐毋要去。」

  「誰……誰講的?」金枝往回走了兩步。

  「朋友啊!四界都是朋友啊!妳看伊也在跟我講危險。」邊說,李頭手還指著路旁一塊石頭。

  那是座長滿青苔的小墓碑,有大半被草掩蓋了。

  金枝嚇的大叫,跪在地上。

  李頭走近來想要扶金枝,但金枝尖叫著後退。

  「妳……妳……」

  看著受驚的金枝,李頭露出悲傷的表情。

  「小姐免驚,朋友不會對妳怎樣的,朋友對咱真好的。」

  但金枝仍然全身僵硬,臉色慘白。

  李頭溫柔的把手放在金枝顫抖的額頭上,輕聲說道:「免驚,我在這。」

  小女孩昏了過去。


  夕陽的金絲從草縫間穿刺過來,將溫暖的火焰帶進輕輕閉著的眼簾。在半睡半醒當中,金枝依稀覺得眼前有個嬰孩。

  眨了眨眼,金枝清醒過來,眼前是他們林家的祖墳。

  「準備食飯了。」

  說話的是李頭。燃燒的柴火邊,地上插了幾串青蛙,還有幾團土塊在火焰當中,看來是蕃薯。

  金枝的肚子響起了雷聲。

  在夕陽的柔光與火焰的溫暖之下,李頭看來十分平靜,金枝也不再那樣害怕,畢竟這裡是他們林家的祖墳,而她也還有她的七兩命,每個人都說她會逢凶化吉、一生順事的。

  打開包巾,裡面東西都還在。

  把八卦盤依師公所說的放在墳前,金枝跪著祈求。

  金枝在心裡開口,但只要她求一件事,李頭就會說一次「無…

便秘的小寶貝

小寶貝最近便秘很嚴重,又想不出原因,蔬菜吃很多,運動量也很夠,實在搞不懂.

因為便秘又影響食慾.

怎麼辦啊......

挺台灣,反中媒

國民黨在台灣最惡劣的一件事情,就是洗腦.

而現階段最惡質的,就是操縱媒體.

所以啦!有人砸了中天之類中資統媒的台,看了真是大快人心.

當然,使用暴力不是好事情,但總是要搞清楚為何會出事情.

最簡單的,大家都說遊行不要去挑釁,好啦!這兩家白目媒體,你以為你掛著媒體面具人家就不知道你也是賣台集團之一嗎?

這些中資媒體出現在現場本身就是種挑釁了,那到底是誰不好?

另一方面,紅衛兵霸佔車站,車站是公眾空間耶!依法是不得借作集會遊行場地的,玩法弄權的獨裁九刻意這樣借,不就是擺明人家挺台灣的群眾不能去車站嗎?結果因此發生衝突,又是誰害的?

所以國民黨跟媒體的共犯結構如果不加以剷除,洗腦就還會繼續,愚民們也會繼續呆呆的被騙.

國際社會對倒扁活動的評價,不知那些呆呆的起鬨的人們看見了沒有,這些人正好是反民主的最佳樣板,只會讓民進黨執政的正當性更加大增.

畢竟,貪腐者反貪腐,尤其反司法上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貪腐的人,這在邏輯上就是不通嘛!

我可是很看好國民黨這波自毀式的鬧劇喔!畢竟他們這次的手段實在是幼稚到了極點,要撤手可沒那樣容易,因為他們這次的核心成員可是黑道跟愚民,這兩種人是最難打發掉的.

台灣利多啊!



附帶一提,阿扁其實有很多缺點,要他下台也不是說不行,但方法要對,首先就是要反貪腐,不可以跟著馬英九反貪腐喔!是先反馬英九這個貪腐之王以及國民黨這個貪腐集團,也就是先在倒扁的核心人物全都要先被反,因為他們最貪腐.

所以各位紅衛兵記得下次要把手比向台前,要台上那些貪腐現行犯下台,記得喔!他們才是最該被趕出國內政治舞台的人.

還要記得轉向身後的前國民黨中央黨部,要國民黨滾出台灣政壇,因為國民黨本身就是貪腐,國民黨跟貪腐是同意詞,馬九則是貪腐代言人.

然後在轉向中正廟,集體唾棄禍國殃民,被紀錄屠殺人數史上第三(第一是毛澤東,第二是史達林,第四是希特勒)的蔣介石,他們他的徒子徒孫本身就是歷史的殘渣,沒有存在價值.

這樣一來,你們才能取得道德正確性,然後以阿扁肅貪不利要求他下台.

我會支持喔!(祇是支持而已,依法他還是可以做完任期,這是民主常識)

七兩七月半(3)

次日,天還未亮,又聽見師公的吆喝聲了。這次是在室內,就在祖先牌位前。

  只見師公焚燒大把的香末,一手拿著木劍,一手搖著鈴鐺,晃頭晃腦的舞動著。金枝感到一陣厭煩,她就是沒辦法喜歡這位通天仙。

  隨便趴了兩碗稀飯之後,金枝到母親房裡照顧母親。
##CONTINUE##
  只見房門、房內貼了好幾張的符紙,濃厚的薰香味道滲透到每一個物件裡。金枝一聞到煙味就在心裡暗罵不已。

  大嫂滿臉愁容的坐在母親榻前,一看見金枝進房就哭了起來。

  金枝的大嫂已經有六個月身孕了。

  「師公說若無救活阿母,會去煞到這個囝子……」

  摸著隆起的肚子,大嫂臉色凝重。這可不是小問題,林家一直期待著新生命的誕生,尤其這位可能就是林家的長孫哪!不過,和長孫比起來,金枝更擔心的是母親的安危。


  突然外頭一聲大喝,把金枝嚇了一跳,接著又復歸安靜。

  看來做法結束了。

  金枝和大嫂來到正堂,正好聽見師公交代事情。

  「我已經暫時把這個劫數壓下,不過若要完全解決,需要進一步做安靈的儀式。」

  師公緩緩的撫著他的長髯,露出莫測高深的表情。

  「恁要有人去隔壁庄,找那個煞到林夫人的人家,去人家祖墓祭拜,並且獻上牲禮。」

  「我去。」大哥和二哥異口同聲的回答。

  師公掐指算了算時辰,發現時間緊迫,要他們兩人立刻出發。於是兩兄弟帶著幾位家丁,匆匆忙忙的外出。

  「還有要做的嗎?」父親神色緊張。

  「有。」

  不知是不是錯覺,金枝覺得師公和他徒弟不懷好意的看她一眼,接著又是一陣寒顫。

  「找恁家命最重的人,去恁祖墓那睏一冥。」

  邊說他邊拿出一個八卦型的淺銅盤。

  「把這個盤子放在墓前,收集明早的露水回來給林夫人喝。」

  「命最重的人……」

  「無錯,而且要一個人去。」

  「一個人……」

  金枝呆在現場,父親跟大嫂也說不出話來。

  林家命最重的人就是金枝,而金枝才十歲啊!

  雖說是為了要救自己太太,但是要一個十歲的女孩孤身跑到陰森的墓地睡一晚實在是……

  金枝的父親不住詢問有沒有其他辦法。

  師公的回答十分的乾脆,因為林夫人的劫數太大,只靠他一人的法力是不夠的,若不請林家祖先出面實在無法解決,而找命最重的人出面,就是為了避免去睡墓的人自己中邪。


  父親本來不怎麼想答應的,但因為家裡其他人不住開口要求,加上一聽見不這麼做會把煞星留在家裡,影響林家子孫及未來運數……

  他屈服了。


  金枝倒是自己先看開了,大嫂腹中的孩子才…

七兩七月半(2)

林家在溪寮一帶頗負盛名,那間三進五廂格局的三合院大宅更是溪寮人的驕傲。

金枝的祖父林茶和父親林億以經商起家,手腕高明的父子倆很快的建立起在縣裡的政商關係,於短短幾年內迅速竄起。在金枝這位寶貝女兒出生之後,更是財運亨通,成為縣內大賈。

但林億的愛妻莊氏,在生下金枝之後損了元氣,成了標準的藥罐子。而這次,更在中邪之後進入瀰留狀態,使林家上下陷入一陣低潮。
##CONTINUE##

「阿公……」金枝照例在心情不好的時候跑去找疼愛她的阿公。

阿公合起帳冊,將算盤推開,然後把金枝抱到膝上,柔聲安慰著金枝。

「阿枝,仙仔來了,我看妳也免甚煩惱,人講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若是該碰著的劫數,是絕對走未去的。」

這道理金枝都聽爛了,不過她擔心的並不是鬼神之類的事情,而是那夥師公師徒,她氣惱那個害她端著茶杯不知如何是好的師公,也討厭那個徒弟打量她的眼神。

但是這種話不能亂說,免得惹師公生氣,壞了法術,若因此造成母親的痛苦可就是個罪過了。


下午,師公在中庭起了個壇,開始舉行驅魔儀式。師公的徒弟在一陣忙碌之後,將金燭香末全都燃起,接著唸咒擊鈴聲便不絕於耳,讓這個夏日午後變得更為燥熱難耐。金枝只覺煙味刺鼻、鈴聲刺耳,受不了,跑出去玩去了。


說是出去玩,其實也不過是她們家附近的水渠邊,家人大多跑去看師公做法,就剩阿奴陪著她到外邊來,但她就是不希望阿奴陪,於是把她遣的遠遠的,然後脫掉繡花鞋,把腳泡在水中,努力的想讓自己心情變好。


大樹下的蔭涼加上山裡流下來的泉水,讓金枝原本浮躁的情緒穩定下來,她看著遠方另一棵樹下的阿奴,雙手無意識的玩著辮子,同時嘴裡哼著小調,平原上一 片片綠色的稻田,在微風中掀起帶著清香的漣漪。只見在一波波綠色的稻浪中,幾位頭帶著瓜笠、手持著鐮刀的黝黑農人,正辛勤的工作著。

「林小姐,妳阿母好否?」

一位農人向她詢問母親的狀況,但金枝面無表情的搖頭。接著那些農人便隔著田地大聲交談著,內容不外是沖煞中邪的各種異象,與趨吉避凶的各式習俗。

討厭的事情被提起,金枝感到一陣無聊,只是呆呆的看著不遠處,正在水塘邊嬉鬧的孩子們。這些都是農人家的孩子,有些正踩著水車、有些騎著水牛、幾個人正用泥碗在互相摔打著、還有人用石頭丟白鷺絲,每個人都滿臉笑容,一派無憂無慮。

突然,金枝乘涼的樹上,有隻蟬開始放聲鳴叫。金枝懊惱的看著那隻擾人清閒的夏蟬,臉上氣嘟嘟的。

瞬間整個溪寮全都醒過來了。


不久,有個孩…

七兩七月半(1)

七兩七月半

  金枝面無表情,看著阿奴吃力的提水過來。

  看她水打那樣滿,桶子晃呀晃的,水花四濺,簡直像是要洗地板﹔金枝看不下去,起身往門口走去。

  「你水提那樣滿,來到這還不是只存半桶。」
##CONTINUE##
  「是,小姐。」

  被小她好幾歲的女孩責備,滿臉是汗的阿奴也只能這樣回答﹔水若提太少,小姐又會嫌她偷懶,同樣會被嫌的話,提多一點一次就解決了。

  跨過門檻時,阿奴絆了一下,把水濺的滿地,還潑到金枝鞋上。

  看著鞋上慢慢暈開的水痕,金枝眉頭皺了起來。


  「去拿布來擦,讓妳提一下水就這樣弄到濕漉漉的。」

  發出不耐的話語,金枝搖搖頭,看著阿奴慢慢地把水倒進面盆,接著急急忙忙的退出去。

  嘆了口氣,金枝把布巾放進清涼的水裡細心搓揉、擰乾,然後緩緩的擦拭著榻上女性的額頭。

  「阿母,阿爸去找師公了,妳稍忍耐一下。」

  榻上的女性眼睛微微張開,溫柔又不忍的看著金枝,開口說了些細不可聞的話語。金枝趕緊俯身向前,想要聽清楚,但母親又昏睡過去了。

  摸了一下母親的額頭,金枝緊咬下唇。

  (還那麼燒……)

  只感覺一陣鼻酸。


  不久,阿奴進房開始擦拭著地板,金枝想起剛才她對這個下人口氣不很好,但看著阿奴擦地板,又覺得很想罵人,於是起身到正堂去。

  「二嫂。」金枝的二嫂正跪在案前拜拜。

  「阿枝喔!來和我做夥拜拜。」

  金枝從香桶抽了幾支香,對著供桌上的蠟燭點火。香大概是受了潮,點了好一會。

  用手搧了搧香頭,溫熱的紅光點點燃起,金枝跪在二嫂旁邊,然後對著神主牌拜了起來。

  「祖先保庇,阿母已經病兩個月了,越來越嚴重,叫我要如何是好。祖先得要保庇阿母,保庇阿母身體快好起來……」

  「太太。」剛擦完地的阿奴,靦腆的小聲說:「老爺要回來了,我是不是……」

  二嫂揮了揮手,要阿奴下去。師公就要到了,阿奴月事剛來,最好迴避一下。

  等金枝轉身對著門外天公拜了三拜,再把香插在香爐裡,父親也正好帶著師公回來。


  門外邊吵吵嚷嚷的,宅內也瞬間騷動起來,大哥快步前去外邊迎接,扛轎的家丁則在中庭放下轎子。只見他們身上的衣服全汗濕了,也難怪,最近幾天是入夏以來最熱的日子。

  來客有兩位,一位穿著道服,眼神銳利的長髯師公很瀟灑的走下轎來﹔另一位是個年輕男子,提著大包小包的跟在師公後面,大概是徒弟或助手之類的吧!

  「師父請。」

  金枝的父親和大哥恭敬的請師公進門,二嫂趨身上前行禮,金枝則奉上一杯…

讀書心得-守護者注視下

守護者注視下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作者:Marc Behm
譯者:柯清心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06 年 08 月 01 日
語言別:繁體中文
叢書系列:謀殺專門店
系列編號:098
規格:精裝 / 287頁/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1刷
ISBN:957325655X
出版地:台灣
入手日期:2006/2/23(開封日,書於2005/10入手)
##CONTINUE##
  對於推理小說,早期我的興趣一直不是非常濃。

  記得我第一批看的推理小說之一是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一個都不留」(其他的忘記書名了),那是我小二左右的事情。

那時對於用詩歌預告殺人非常的著迷,但因為書是跟同學借的,後來也沒多少接觸,只看過一些零零散散的福爾摩斯跟亞森羅頻。

  直到全日本兩大凶星之一的金田一出現,我才又開始看推理,不過已經念大學的我對於這種精心策劃留一大堆線索的莫名故事已經不是那樣喜愛了。社會性才是重點,人性才是重點,若只是屍體跟謎語,感覺上跟數學題差不多,但數學題有更多精采的表現方式。(不過我還是每本金田一都看,因為這裡面有另一項重點──日式漫畫的熱血。)

  後來被謀殺專門店給拐了。

  我這個人因為有蒐藏書的癖好,對於精裝書更是缺乏免疫力,包金邊的當然讓我毫無招架之力,所以當謀殺專門店的廣告單寄到家裡時,我開始留口水。不過好貴啊!我猶豫了好一陣子,還買了第一本上市試賣書來看(反正才99),然後就迷上了。這不是單純的解謎書,這才是我喜歡的推理小說。

  關於第一本「惡夜追緝令」以後再講。

  先來談談這本編號98的守護者注視下,這本已經出平裝版了,好便宜啊!不過質感不一樣啦!

  這本書要說他是推理小說實在有點勉強,要抓兇手的話起頭沒幾頁就破案了。

故事重點是關於沒計畫的人生與苦澀的愛情,是關於一個只懂得活在當下(沒錯,我很不削這種說法,我的做法是要兼顧現在與未來)的女人和一個徹底實現情人眼裡出西施這句話的男人的故事。內容有種很病態的價值觀,但正因這種病態帶給人一種拋開世俗眼光的快感,就像是明知毒品不好,但如果不小心吃到了,那你麻煩就大了一樣。故事裡的主人翁在種種罪惡當中沉淪,讀者一邊為這些罪惡感到憤怒,一邊卻為了犯罪者能否順利脫逃而捏一把冷汗……

  不知不覺間,讀者開始同理主角的處境,期待他們恢復正常,但又在他們的扭曲當中汲取快感,還真是有夠變態的。

  但就是這種變態讓人感到…

年底的一堆事情

這禮拜要協辦內政部據點種子教師訓練,然後有四個社區要開成立大會,接著是內政部社福研習要四天,種子教師進階班訓練一天,民俗育樂觀摩要帶隊去台南一 天,走動式觀摩要帶隊去屏東兩天,我自己要辦考核頒獎跟下半年研習兩天,我自己要辦外縣市觀摩兩天,年度評鑑頒獎與社會福利成果展在彰化一天,社團幹部研 習去山裡面一天,社區童軍計畫討論會去高雄一天,第四季據點聯繫會報半天,明年度社區業務說明會一天(還要製作明年度手冊),考核要點修正會議也要開完送 議會審查,內政部據點年度檢討會(還不知道在哪裡開),西區關懷中心完工驗收事宜(工程落後了啦),精忠活動中心土地分割,經國社區活動中心與國防部要開 協調會,中庄社區活動中心用地取得會議,社區綠美化評比作業要點要規劃,記帳士公會成立有問題要聯繫財政部,獸醫師公會會員除名糾紛還在等內政部處 裡......

天知道還會再多出什麼來.

表情多的小寶貝

小孩子的表情真的都是學來的.

現在明澄表情好多,但除了基本的哭笑怕這類,有許多表情很明顯是學來的.

比方說他有時候會笑成整個臉皺起來(故意的),這是學我媽,因為我媽年紀大了,笑起來有皺紋.
##CONTINUE##
再來是皺鼻子,這是學我的,因我常會去推眼鏡,結果他居然學這個動作.

還有抿嘴唇,這也是我在做事情前的習慣動作,他也學起來了.

還有很多,許多看起來超爆笑的,尤其是撒嬌的時候,天知道那些側著頭微笑還有用手托頰裝無辜的動作是哪來的......

反正超可愛的啦!

雖然早知道會這樣,還是笑出來了

這場政治鬧劇我一開始就認為會有爆笑結局,畢竟受中國操縱的藍色政治人物最後的小把戲就只有慫恿失意政客跟黑道出來玩而已,想也知道會傻傻的跟著上街去的只有那些閒著沒事做的老芋頭(他們有十八趴啊).

不過我沒想到會那樣慘,警方估計最多時才八萬五,CNN直說人數不足八萬哩!結果中資統媒說三十萬......

我本來想說馬鞭一挺少說也拐到十萬人,嗯......

馬英九需要多吃一點補品了.

講正經的,知道自己不得民心的集權主義份子總會因為拉不下臉開始訴諸暴力,所以啦!你看中國時報是怎樣說的,開始鼓吹暴力了吧!

其實整件事情從林正杰打人而馬英九沒表示開始,以訴諸暴力為結局是意料得出來的.

為何?簡單,因為馬英九無能.

深藍只是國內極少數的人(卻擁有絕大多數的媒體),馬英九這些年來能靠赫爾蒙混吃混喝,就是因為有這些深藍媒體當尿布,所以當主席與市長角色衝突時,馬英九總是向主席身分靠攏(尤其他市長已經當不久了),這些事情,台北市民可不會沒看見.

於是當宋楚瑜利用這次機會攏落深藍暴民的心時,馬英九慌了,只能玩弄法律配合深藍暴民的無理要求,找機會去深藍場子讓宋楚瑜吃豆腐,結果還不是被深藍暴民罵?

所以當無法避免的暴力主張出來時,馬英九勢必面臨絕對無法同時討好兩邊的狀況.

問題來了,台北市長正在進行改選,謝長廷這個在高雄樣樣都把馬英九比下去的強棒對上郝龍斌這個只能算普通棒的傢伙,馬英九怎麼辦?

中間選民本來是他的武器,而深藍暴民會讓他流失中間選民,但擁抱中間選民會讓深藍暴民轉向支持宋楚瑜,而深藍暴民最強的資源在於背後的中國與黑道,這也是馬英九所無法割捨的資源.

我等著看好戲,我認為馬英九的軟弱個性最後還是會屈服在深藍暴民之下,媒體雖然能夠配合掩飾,不過事情鬧大了(畢竟宋楚瑜要選市長--還有總統),哼哼,我還真巴不得暴亂起來,也算是給只看外表不論內在的台北人一點教訓,選一個只有化妝後的外表能看的人,對市政對國家是一點幫助也沒有的,台北空轉八年,台北人學到多少?

暴動當然不是好事,但我還是覺得很爆笑.

PS:圖片轉貼自酥餅

阿扁到底錯在哪裡?

阿扁到底錯在哪裡之一

  最近有些人像瘋了一樣在倒扁。

  笨蛋我也不是沒看過啦!但成千上萬的笨蛋跳出來大喊我是笨蛋並不常見,所以值得紀錄一下。
##CONTINUE##
  先說他們發神經用的理由好了,就是阿扁總統不好,至於是哪裡不好,我們來看看。

  事情要從2004年的319講起,之前這群笨蛋雖然也是莫名其妙的反扁,但因為自知莫名其妙,所以氣焰沒那樣高,但兩顆子彈讓他們抓狂,這實在是有趣極了。

  319槍擊案是怎麼一回事?司法已經有了結果,就是暗殺未遂事件,兇手則已經畏罪自殺,就是這樣簡單。

  但就是有人不信,先是小護士,然後自導自演,接著說栽贓陳義雄,一堆泛藍賤嘴的胡說八道,有的還互相矛盾,無法自圓其說還講得口沫橫飛的。

  不是說要相信司法嗎?我自己是不大相信啦!畢竟司法人員裡面多是國民黨養大的鷹犬,如果他們公正的話,林宅血案跟陳文成命案哪會拖到今天,而蔣介石跟蔣經國早因為一堆謀殺罪被槍斃了,宋美齡更沒有機會把國庫裡上百億的錢搬去美國享福。

  所以說這件案子最有可能的狀況只有兩種,一就是依照司法調查的結果,畢竟不是每個當過泛藍走狗的人都有本事昧著良心說謊話的。

  另一種可能就是陳義雄乃國民黨派人暗殺,以切斷連宋馬企圖暗殺總統的罪行。

  畢竟,國民黨是搞殺人起家的,這是最有可能的選項,而司法體系則是避重就輕的替泛藍掩飾罪行。

  所以說真調會要重啟的話,記得優先調查國民黨暗殺阿扁總統的這條線索,不過我看很難,畢竟真調會也是泛藍走狗,人格有問題啦!

  所以說,阿扁錯在哪裡?錯在沒被子彈打死,只要他死了,連宋攬權,真相自然湮滅。現在他們也只能指望馬英九的馬鞭威力夠強能騙夠多人囉!


阿扁到底錯在哪裡之二

  事情還沒結束,泛藍還說阿扁作票。

  這個笑話就更大了。首先,國民當是作票老手,擁有幾十年作票經驗,民進黨要作票,哪有那麼容易。現在可沒聽過投票說開到半夜還停電的事情,以前則是只要選情告急就會停電啊!

  再者,我們先看看作票怎麼一回事。首先要有共犯,誰是共犯?簡單說,就是公教人員。

  公教人員擔任選務工作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公教人員大多是吃國民黨奶水長大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民進黨要這些人幫忙作票?18%是怎麼一回事?

  換句話說,整個事件最有可能的,是泛藍作票,但因為做不夠多票,所以還是輸了。

  我本來也以為連宋兩個大白痴湊作堆應該會大輸的,哪知道居然還追得上來,怎麼想也認為…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3-狗狗的故事

從前從前有一個最可愛的明澄小寶貝,他最愛他的黃色狗狗了。

  但是有一天,他的狗狗不見了,小寶貝到處爬呀爬的找狗狗。

  突然,他發現一個山洞﹔這個山洞是用棉被作的,看起來有點危險,但是小寶貝最喜歡爬到洞裡面去了,所以就興奮的笑著爬進去。

  結果山洞垮下來了,小寶貝好緊張,一直推呀推的,但是棉被軟軟的,小寶貝推不動。
##CONTINUE##
  這時,突然聽見「汪汪」的叫聲,狗狗在山洞外面跟小寶貝加油。

  小寶貝聽見狗狗的聲音,努力的往外面鑽,終於鑽出去了。

  然後小寶貝就快樂的跟狗狗在一起玩。

蒐藏現寶-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

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
作者:Robert Sabuda
原作:L. Frank Baum
出版社:Little Simon
語言別:英文
規格:精裝 / 普級 /彩色印刷 / 立體書
ISBN:0-689-81751-7
出版地:美國
入手日期:2003/10/19於嘉義誠品
##CONTINUE##
  之所以會講這本書重點不是在綠野仙蹤本身,而在於立體書作者Robert Sabuda這傢伙。

  我從小就對立體造型有著極為濃厚的興趣,從一開始的摺紙的學習起,接著到幼稚園玩紙模型(房屋,要自行組裝,包括庭院、家具等等),然後國小玩紙飛機模型(一開始是F14,接著買了一整本來做)。

  在這提點題外話,我幼稚園就做過極為精美的立體紙屋,但小六美勞課時,老師也要我們做紙屋(只有房屋外殼,沒有庭園、家具、造景等),而且還要我們花錢買他的設計圖,我當然不願意啦!他的設計那樣爛,我那願意,結果成為他的眼中釘,小六一整年都被他討厭,因為他從我這賺的錢都會被恥笑(他很愛吹噓他規劃的美勞課比教育部的好──這倒是事實,但都要強迫向學生收費──賊,偏偏他的設計比我還差,哈!),而且同學也會寧願要我幫他們做設計。

  被老師忌妒很可怕的,這我有經驗。

  反正就是喜歡這玩意,紙製品不知怎樣就是很喜歡(書當然是第一名啦!)

  另一種很喜歡的立體紙製品就是立體卡片跟立體書,怎麼說呢?就是喜歡那種變魔術一樣的感覺,看著平面的東西在巧妙安排之下成為立體的物件,甚至是可動物件,真是有趣極了。

  不過立體書有兩個特點很惱人,一是很少中文書(就算有也沒什麼精巧的設計,比我做的還差,勉強上得了檯面的只有這本POP-UP 林家花園,但也還不夠好),二是貴,簡直是貴死了。

  所以喜歡歸喜歡,一直只停在欣賞階段。

  讓我迷上而下海成為蒐藏者(功力尚不足以為「家」)的,便是Robert Sabuda作品,而我所買的第一本,便是這本。

  起初我並沒有特別記住作者,反正喜歡就買。有趣的是,我陸陸續續買了多本立體書,發現有點一致性的風格,接著注意作者……居然是同一人。(結果我目前買的立體書雖然很多本,但作者只有兩個人,全是這兩個人的作品,其中一人的作品不但是立體書,還是遊戲書,有機會再聊)

  附帶一提,立體書我只要求精美與設計的巧度,內容則不很重視,而且這些書一點也不適合小孩玩(容易被搞壞),別拿這些書給小孩…

請注意交通安全

先來一張相片:

這是關廟休息站拍的,真是被破壞的有夠徹底,還用繃帶包紮......

背景剛好是交通宣導標語,實在是爆笑.

大家還是要多小心啊!

好吃的洋蔥在那買?

忘了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屏東有一項特產我很喜歡吃,就是洋蔥.

不過就算是在屏東買,也不見得就能買到好貨色.

去墾丁玩的話,一出墾丁,路邊就全是賣洋蔥的店家,價格從一包五十到四包一百不等(最常見的是三包一百),不過只要下車查看,就會發現所謂三包一百的洋蔥很小顆,而且比較辣,簡單講就是不夠好吃啦!

店家賣的主力通常都是一包一百的那種,比較大顆,味道當然好上不少.

但這還是不夠好.

先說一下如何選洋蔥,要選好吃的洋蔥請記得,就是要"扁",扁扁的洋蔥才會甜,那種長的像檸檬一樣像橄欖球的就會辣,也比較不香.

此外就是重,拿起來感覺頗有份量的那種才會多汁.

整條屏鵝公路沿線賣的幾乎都是那種長長的洋蔥,之前被騙過幾次,雖然還是比在嘉義買到的洋蔥好吃,但我知道不夠好吃.

鄭重推薦整條路沿線最上道的洋蔥賣家,我在那邊買過兩次,兩次都是品質優良,而且這次我們沿路觀察店家所賣貨色,就這一家最好.

這一家店位置在屏鵝公路北上經過南迴公路那裡(楓港),剛好在屏鵝大橋前的店家,很好認的.

這家的洋蔥品質很好,是自己種的,重點是,每顆都扁扁的,讚啦!

不過也比較貴,一袋一百五,如果你只想要便宜貨,他們也有在賣,但若要好貨,這裡的可好的很.

逛了好幾家,只有這家賣的洋蔥是扁的,吃過兩次的經驗也是一流,鄭重推薦.

愛游泳的小寶貝

雖然很早就已經幫小寶貝準備泳褲了,但一直到今天才有機會讓他到游泳池玩.

早上出大太陽,游泳池的戶外兒童池水淺,所以水溫應該不低,而過午後便成陰天,這樣在戶外就不怕曬傷了.
##CONTINUE##
總之就是這樣的條件,加上明澄總算沒感冒了(之前只要沒其他行程,要帶小寶貝去游泳,他都會感冒......)

因為上週在屏東海生館看過小寶貝玩水的樣子了--他愛死了,所以今天我們很放心的放他到池子裡(當然還是抓著).

看他爽成那樣子,哈哈哈哈哈.

讓他坐淺水區,結果他自動浮起來,簡單說就是沒辦法坐......Orz,人的密度果然比水還要小,其實我自己會游泳以後就之直無法了解為何有人下水會沉下去,那很不容易啊!

接著我撐著他腋下,帶去水比較深的地方,他腳開始狂踢,手一直擺動著.

有趣的是,因為太興奮了,動作退化回去使用非交替的動作,結果看來像在游蝶式,真是有趣.

他真的玩瘋了,所以喝了不少水......還嗆了幾次......

還好沒大礙.

改天再去玩.



順便報告,小寶貝已經可以自己跨步走三步了,看來在過一陣子就會變趴趴走的小寶貝了.

因為我自己也下水,沒辦法拍小寶貝玩水鏡頭啦!

讀書心得:銀河便車指南

銀河便車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作者:道格拉斯‧亞當斯/著
譯者:丁世佳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05 年 10 月 17 日
語言別:繁體中文
叢書系列:AA 大師名作坊
規格:平裝 / 248頁 / 25K/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
ISBN:9571343803
出版地:台灣
入手日期:2006/7/28於嘉義金石堂
##CONTINUE##
這是一本很過分的書,想起他寫作的年代,更是讓人覺得過分到不行。

這是種腦袋被老鼠改造前的人才能搞出來的故事,相當契合宇宙第三聰明的種族的身分,可惜我們現在的地球應該是那兩隻白老鼠被暴民海扁42次以後的重製品,這時偉大的峽灣製作人心理已經受到創傷,所以我們這一版的非洲冰河會溶化掉,顯然是瑕疵品。

托指南的福,現在如果渥剛星人的拆除公告貼出來的話,可能有哪個流浪漢會先看到,這時就拜託這位仁兄好心的回報一下,免得又差五分鐘。

我們可以把馬文那個白濫送去跟渥剛星人的母艦聊聊,這樣以後就沒有宇宙高速公路興建工程了﹔要小心他跑去找蓋亞聊天就是了,不然來個明天過後,那麻煩可大著。

重要的是,我也很想知道那個答案啊!

這個心得也很過分,但不這樣耍白的話,我的腦袋就只有漱口水扁得回來啊!

建議大家去弄本看看,會有種想要劫機的衝動。

想看更過分的白濫,等第二本吧!

補充一點,為了預防萬一,關心一下相關產業受中國傾銷的狀況,免得需要的時候弄不到,這可是攸關生死的重要問題哪!

延伸閱讀:福星小子,請注意該書分類為:科學人文 / 社會議題 / 社會團體 / 社區,也是很白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