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21的文章

寫在「光明繼承者Likado」出版之前:疫情

這一兩年,影響全球最主要的關鍵,大概就是武漢肺炎了。 當然,開始寫殭屍已經是2017年的事情,我在「 寫在歸途出版之前:第二部終於寫完了 」文中就有提到,當時開始為了轉移歸途寫作不順的壓力,跑去寫殭屍故事,寫著寫著,在 捷運╳殭屍03 出版的時候,其實我已經又多完成兩篇殭屍故事,可以用到捷運X殭屍05勒!而這時候開始,故事當然也開始串連起來,我在寫「日出之前面朝東」這篇的時候,腦袋裡面已經開始規劃花蓮的最終大決戰,但等我把那篇寫完的時候,故事已經跑到全世界去了。於是原本單純要跟阿茹來場最終聖戰的上母,形象有了變化,畢竟我不希望阿茹打打殺殺的,我得能解釋各種變化才行。 我要如何讓平凡(?)的阿茹與擁有超人能力的上母對決?這顯然有問題。 是的,到了這個時候,我必須很嚴肅的開始思考怎麼去自圓其說了……所謂為了圓一個謊要說更多的謊(這成語是這樣用的嗎?),總之我必須掰更多東西看能不能把故事掰回來,畢竟已經出版的東西就不方便回頭去改了,雖說這只是自己無聊的堅持,總之這種時候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掰下去了。 這部份當然包含殭屍疫病怎麼來的,還有怎麼傳到全世界去的。 好啦!這病毒是MIT的,正港台灣之光,比起來塞住運河應該只算小case,直接毀滅世界比較威阿! 而因為已經交很多稿子的我,突然接到伍薰通知,問我要不要乾脆單獨出一本。 這當然好囉!而且疫情題材當道,我這可是超前部屬,因此很快就把構思中的部份補上,順利交稿,原本預計去年暑假就出版…… 然後就拖到現在囉! 其實在捷運X殭屍系列裡面,已經出現好幾個同世界觀的續集作品(也有不同作者借用他世界觀的作品),其實Likado故事裡的殭屍病毒來源,我也是受到 捷運X殭屍 石頭書寫的「遺毒」啟發,用舊日本軍隊留下來的東西當引子,搭配我求學時每天進出的台大醫院當背景。哼哼,說起來這還真的是很適合當疫病故事的起點,有歷史、學術、政治,又有人潮,根本是最適合引爆陰謀的地方,就給我炸了吧! 總之雖說在講疫情,但這部作品可不是什麼跟風的阿!

父親的居所

上週父親過世,自然會面臨接下來要如何安葬的問題。 我阿公與阿媽,可以看到我阿公的祭日是阿媽的生日,阿公過世那天,正是廢除刑法100條遊行的日子,他在參加遊行後回家途中車禍身亡,真的是為台灣民主拼到最後一天,但對當天生日的阿媽來說,應該是很難以忍受的事情吧!還好老一輩的人生日都是算農曆的…… 其實父親生前有表示想要葬在十字亭,這是基督教公墓,我阿公阿媽也在這裡。 不過這類塔位都是要先買的,所以一時間也不知道要怎麼辦,還好教會本身有先買些塔位起來預備,所以順利買到位置,而且正好跟我阿公阿媽在同一棟同一層樓,就連我媽的一起買了。 當然,這種時候不免也會想到那我以後要怎麼辦……不過我跟我太太好早就決定,撒一撒就好了(不過政府也有規定不能亂灑)…… 因為一般說骨灰,其實並沒有灰,而是變成小塊的碎骨頭,不是可以亂撒或隨風飄散的,說起來還真有點麻煩…… 身為基督徒,其實對這暫時使用的肉身沒太多迷戀,既然父親靈魂已經回歸天家,有地方可以安置就好,老實說這種安置是為了安慰在世的人……其實基督教葬禮的主角本來就是在世者,因為在世的人才需要安慰,但也因為如此,這些儀式性的東西還是要嚴肅面對。 老實說,雖然我們每年都會去看阿公阿媽,但其實我的孩子對他們兩位根本沒印象,要他們在未來持續探望是不切實際的,現在老爸也在那邊,我當然也會一直去探視,但其實輪到我的時候,那邊應該也滿了,而如果我被擺去其他地方,接下來的子孫就算想悼念也只會轉往新的地方,直到我也被遺忘的那天。 日子就是這樣過阿! 一週下來,偶而想到老爸眼淚還是會流下來,尤其最後一週,其實我們難得的很親近,顯然上帝也安排好了,所以讓我們有一段很久沒有過得親密時間,也讓我覺得好過一些。 那種感覺很難解釋,畢竟幾年前家裡養的 阿金死掉 的時候我反而比較激動,因為他是由於我的疏忽而死。 但父親的離開,影響當然巨大得多,雖然日常生活一樣再過,明明我已經是獨立的成年人,生活中父親的影響力與存在感也逐漸淡去,但他一離開,只覺得某種很重要,但說不出來的東西消失了。 並不是說日子就因此過不下去,只是瞬間覺得不一樣了,因為那個我人生中最早被釘下的錨突然被鬆開,那怕我現在其實已經有很多錨釘著,不是會隨便翻覆的狀態,依然受到不小影響。 但我知道這種「不一樣了」的事情,會在生命中不斷重複發生,有太多事情可以在瞬間讓人的生活不一樣,而這種不一樣可能帶來不安與迷惘,

寫在「光明繼承者Likado」出版之前:關於殭屍

其實我也不是什麼殭屍專家,這方面比我內行的人多得是,所以我也只能談談我自己認知而已。 說起來,小時侯的確接觸過殭屍題材,就香港的殭屍屍片,像暫時停止呼吸之類香港電影,但老實說我只是知道,或許斷斷續續在電視上看過,卻從沒好好看過。 穿著清國官服、白臉、雙手平舉,然後跳來跳去⋯⋯ 老實說不可怕,甚至好笑(我從小就不是怕黑怕鬼的人)。 好吧!因為對這玩意沒興趣,只因為同學間會打鬧,稍微知道像要停止呼吸躲避殭屍(電影都這樣演)之類的典故(後來玩 返校 這種小知識有派上用場,或者說玩到那段才突然想起來),但也僅止於此,之後退流行,甚至逐漸忘記有這種殭屍類型。 之後再接觸殭屍,全都是在電玩裡面了,形象有了相當不同,也逐漸成為我認知中唯一的殭屍形象:動作遲緩、腐爛、怕神聖性法術、認知功能很差或沒有之類有的沒的。 但就算是電玩形象也會改變,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殭屍逐漸成為會傳染的鬼玩意,甚至動作變得很快,會亂跑亂咬,像狂犬病一樣的。 總之,這都是設定上的變化。 但也因為這樣,所以寫殭屍的故事,自由度其實還不小,每位作家都可以透過修改設定,使用自己需要的殭屍形象,賦予不同的功能性任務。 像朋友九鬼寫的 仇鬼豪戰錄 ,就讓主角因為腦部被冰凍而保持記憶,因為成為較為優質的殭屍⋯⋯ 於是,當我終於開始 認真想要寫 殭屍故事的時候,我知道我該好好把設定定下來,畢竟幻想文學的核心就是設定,設定影響世界觀,也主導故事中傳遞訊息的真實性。 但雖說該認真想,其實也是邊寫邊設定,寫到哪設定到哪,大不了回頭改設定而已,不過也是在這樣的過程中逐漸成型,最後成為完整設定。 說起來還真是個很好用的素材。 大家不妨用用看。

畫架

爸爸身為畫家,家裡有各種工具也是很自然的,而我從小就是跟這些畫圖用具一起長大,是我最熟悉的東西。 不過絕大多數畫具都是耗材,不管是顏料、畫布,或者畫筆,甚至金屬製的畫刀其實也是耗材,都是每隔一陣子就要採購的東西。 唯一有個例外,是畫架,好的畫架可以用很久,用一輩子。 這就是我爸用的畫架,一看就知道是專業級的,個頭很大,可以乘載好幾十公斤重的巨大畫布。 而且他年紀比我還大,超過五十年了,是我爸所有繪畫工具裡用最久的一個,而他所有工具中,只有兩件年紀比我還大,除了這件,另一樣是組放大器,但這玩意可能有二十年以上沒出動過,現在我也不知道要子麼組裝使用,這個有空再說。 畫圖難免會沾到顏料,這個已經用五十多年的畫架,上面當然也累積無數顏料痕跡,以前甚至看過我爸拿刮刀在刮,因為累積太多。 雖然我自己沒印象,但很多長輩都說過,我小時候,老爸就是抱著還是嬰兒的我,一邊畫圖,因為我媽在顧更小的弟弟。 所以我是看著老爸畫圖的手長大的,不是背影。 如今他離開了,主人已經不再,不過老弟正在念藝研所,所以打算拿來畫圖交作業,總是有個繼承人,不過他專職是雕塑,可能也不會太常使用。 我也有好幾年沒徒手畫圖了,就算有也是電繪,但看這個支撐我們家庭至今的畫架,真的會想拿來繼續使用。 來重拾畫筆吧!絕不會讓你孤單的。

寫在「光明繼承者Likado」出版之前

終於阿終於,我又可以寫這個「出版」系列的文章了,好一陣子了阿! 謹將本書獻給我親愛的父親,他在本書付印的時候過世,我還來不及將成品拿給他看,但我知道他很為我感到高興。 之前寫這個是「 歸途 」出版的時候,你看我2018就在預告第二集寫完了,但後來一直修改,直到前兩週才算真的寫完,不過還在校稿當中就是了,順利的話暑假會全部完工。 這次要出版的「光明繼承者Likado」其實也是去年暑假前交稿的,原本希望暑假就出版,後來改希望聖誕節檔期出版,之後延到年初書展,但書展取消……總之延到四月,也很好,上帝自然會安排適當時機,急也沒用。 這本書的原點,其實是 捷運╳殭屍 (2017),以及後來的 第二集 (2018)與 第三集 (2019),說起來這段旅程本身就很奇幻,很有意思。 雖然我在後記裡有提到,這裡我補充一些其他部份。 故事從2017開始,當年我寫的短篇,多少只是在開玩笑,雖然我自己也很滿意那個戲謔感,但其實真的是很不認真的作品,而比較像是在發洩歸途2進度不佳的情緒。 問題出在太短,所以只好又掰了一個尾巴來個狗尾續貂,當然一樣是很不認真的開玩笑作品。 有時候就是這樣,無心差柳柳橙汁,我寫的殭屍居然有了認知功能……這一點並不是我原本規劃的(應該說我原本其實沒有規劃任何東西),總之伍薰在邀第二集的稿子時,我想的其實是全新的故事,一個災變後的世界。 是這樣的,第一集寫台北捷運,第二集寫高雄捷運,並非刻意安排,而是台灣只有這兩個地方有捷運,總會覺得都要寫比較公平。 問題出在我住的地方是連公車都不方便的鄉下,雖然捷運我也算熟悉(畢竟出差還是會用到),但要我寫細節,多少有障礙存在,於是一開始寫台北我乾脆擺明是「想像」,之後寫高雄乾脆方他變成末日景象,簡單說就是為了避開我沒把握的現代背景。 只是我在交待末日成因的時候,很自然的把第一集提到的東西直接拿來套,這同樣只是因為偷懶,「覓光者」這篇基本上是情感比較多的故事,總覺得故事性優先,設定有點多餘,可以交待就好,於是就這樣跟第一集搭上線。 故事原本停在大榕與阿茹離開高雄城,因為我對 末日之旅 的故事非常喜愛,多少有點把艾美的形象套在阿茹身上(所以阿茹原始設定是小女孩,之後改掉的原因……書本後記裡有寫,簡單說是因為剛好看完 這本書 ……)。 同樣的,覺得故事沒交待完怪怪的,於是多了一個最後段落的故事,卻形成一種預告,從此故事開始暴走,一發不

爸爸再見,永遠愛你

今早老爸一如往常去洗腎,但在中途因為嗆到引發心律不整,經過搶救無效宣告不治。 他的主治醫師是我高中同學,而我老爸是已經經過換肝手術十多年,心臟裝十支支架的人。 老實說,十多年前他換肝前我們就有多次病危通知的經驗,這些年下來,某方面來說甚至已經習慣這種突發的狀況了。 不過這次是來真的。 今天本來我要去台南出差,人正踏進火車站就接到電話,說老爸在急救當中。 好吧!這是第幾次了?我還想說先去看看,沒問題的話,我搭晚一個小時的車還來得及開會,只是沒時間好好吃飯而已。 但進到急診室看到急救狀態,身為前醫療人員的我一看就知道這次不一樣了,這次不會是大驚小怪。 所以我理解一下狀況以後,直接告知醫師無須過度醫療,免得老爸多受苦楚。 昨天我帶老爸去高雄回診,精神還很不錯的跟院長與病友有說有笑說,但這種事情就是這樣。 只能說上帝自有安排,因為他久病厭世,開始遠離上帝,去年我們做好準備,但他去台東找親戚順便玩個幾天,那時我心裡就有預感,這是最後一次出遊。 果然,回家兩週就中風住院了,去年整個暑假幾乎就是跑高雄。 而上帝居然也在這時安排我職務調動,我不用再跑週末加班行程,可以安心去看老爸。 其實這時我們就「再一次」有心理準備,因為中風後狀況差很多,家裡有一位物理治療師,一位職能治療師,當然對這種事情很清楚。 但上帝憐憫,居然讓他好轉許多,一度甚至能開車出門。 不過這樣還不行,他沒回去教會。 上週我們自己舉行家庭讀經班,由我讀聖經給他聽,太太帶他唱詩歌。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聽他唱歌勒! 週末則帶他去十字亭看阿公阿嬤,因為去年受疫情影響教會沒辦省墓禮拜,而且今年又取消了。 他去看的時候,也表達了自己想要在這。 原來他去年中風後就跟老媽交代各種事情了。 或許,上帝就是要他回到上帝眼前之後,才願意接他走。 感謝上帝。 今天我感受著老爸逐漸冰冷的手,難過當然是很難過,但打從十多前開始我就在想老爸走了之後該做什麼,所以沒那樣激動,何況如果我激動老媽怎麼辦。 但果然還是不行,雖然激動不起來,暗流卻讓人更難受,更討厭的是身為治療師居然可以這樣分析自己,還能告訴自己「既然你遲早會靜下來,何不現在就靜下來」。 下午跟太太在車上一起禱告,哭了一會,發現上帝真的已經把各種事情安排好了。 原本要出差,所以今天本來就把工作排開,然後在我上車之前接到通知,免得我要立刻折返,突然想要讀聖經的老爸、第一次開口唱聖詩的老爸

讀書心得:聖經天使學:他們是誰,以及他們如何幫助人 Angels

聖經天使學:他們是誰,以及他們如何幫助人 Angels 作者: 大衛‧耶利米   原文作者: David Jeremiah 譯者: 劉卉立 出版社:啟示   出版日期:2019/05/16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9676571 叢書系列:Knowledge 規格:平裝 / 296頁 / 21 x 14.8 x 1.9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readmoo電子書

名詞解釋(二)

溝通:「你要聽我的」的簡短說法,主要目的是用來拖延時間與推卸責任。溝通本身並不能也不該達成任何溝通以外的其他目標,否則就是權力欲望在作祟,必須加以譴責。溝通就是應該直接以溝通為目標,期望透過永續溝通來呈現自己願意溝通的開明表象,並藉此指責對方不願意溝通,是一種極為實用的主張。 開發:一種邪惡的觀念,開發意味著要把某種生物從他原來生活的地方移除,只為了人類的生存利益,比方說走路,你佔用了原有空氣中微生物的空間,還把空氣中的微生物吸到你的肺部,接著利用白血球將它殺死,簡直暴虐無道,難道都沒想過這些微生物在地球上存在幾億年,人類算什麼?人類有比細菌偉大嗎? 能源:一種神秘的存在,只有心靈才能維護能源的純粹性,如果以生質氧化的方式來產生,是對能源的一種褻瀆。至於以地水風火等四大元素來產生的能源,雖然比較乾淨,但因為是綠的,當然也就髒了,何況產生能源需要開發,這「請參考上面的解釋」。當然,神秘的物質根本內能源稍微可以接受,畢竟帶有憂鬱的藍,是文青的顏色。但只有用愛產生的能源才是最崇高的, 多巴胺萬歲 。 ------------------------ 名詞解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