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30日

你在想啥物?

明澄最近很愛笑。

不過也很愛哭,而且最近的哭聲聽起來特別悽慘。

帶一個多月了,其實他的哭聲代表什麼大致上都能聽出來,尿布濕了、想便便、無聊、肚子餓。

其中肚子餓的聲音最容易辨認,反正聽起來特別可憐、急促,會讓人覺得心疼那種。
##CONTINUE##
笑可愛多了,而且最近笑法也有不同,其中以吃飽時的笑容看起來最舒服,而跟我們玩的時候的笑容則最可愛。

偶而睡覺也會笑出來,希望是想到好事情。


明澄出生的第二天晚上我編了一首歌:

阿乖你在想啥物

想啥物

想啥物

阿乖你在想啥物

想到好代誌





現在他聽到這首歌會笑歐,這可是他老爸送的,獨一無二的曲子呢!

2005年9月29日

關於創作『始點』的研究

第一段:前言

  最近在網路上,和許多人論及創作小說的開端,大致上有兩種情況:

  一、創造人物或世界,然後由此去推想劇情。
  二、有了相關劇情,於是安排人物進入其中。
##CONTINUE##
  大部分的網友都比較傾向於第一種情況,而我是屬於第二種情況。雖然說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動筆之後這兩種情況會混在一起,但在那個「始點」的想法上,似乎我和大部分的人都不一樣,這也引起了我的興趣。同時,我也問了一下我太太的想法,雖然她沒寫過小說,但她認為如果她要寫小說的話,也會採取第二種的辦法。

  當然,在次強調這裡指的是起頭時的方式,大部分的人在真正動筆前,我相信都會經歷上述兩種過程,以下只是存粹刻意胡思亂想的行為而已。 來研究一下吧!


第二段:誰先誰後

  舉例來說:

一、 先有設定:
     1.人物:葛雷,通常被叫做蒼老的葛雷,是一位五十八歲的退役士兵,年輕時在長勝將軍拉達克手下服役,兩年前回到夏田這個鄉下小鎮來,靠木工維生。

     2.裝備:家裡有把紅色劍鞘的長劍,聽說是戰功彪炳的人才能使用紅色劍鞘。

     3.個性:不大喜歡說話,但喜歡小孩,很受小孩歡迎。

    4.外表:滿頭灰髮灰鬍,看來比較像七十歲而不是五十八歲﹔常穿著同樣的褐色工作服,手上有個銀戒指,戒抬上有顆蛋白石,右手前臂有條很長的傷疤,在冬天常可以看見葛雷抱著有手在火爐前烤火。

  順著這個設定,創造了以下故事。

A:
  艾美是三天前被擄走的。

  三天了,黑森林的盜賊們這一次不知是何種居心,居然一直沒有提出要贖款的要求,只留下她守寡的母親城天在村子裡求人家救他女兒。

  在這種鄉下地方,領主的權威似乎僅止於課稅,村裡的自衛隊則是村民唯一的防線,但這一次連這道最後防線都失守了。

  可尼和薩朗多的頭今早被送了回來,眼睛都被挖掉了,額頭上還刻了個奇怪的勾狀符號,恐怖的景象讓五名婦人立刻昏厥,薩朗多的老父則悲傷的吐血,這真是太悽慘了。

  大家都不知道,為什麼艾美會被擄走。

  錢嗎?他們家過的只比乞丐好一些而已,

  美貌嗎?艾美長相普通,何況她只有六歲而已啊!

  正當大家束手無策的當時,蒼老的葛雷提著他那把從沒有出鞘的長劍緩緩的走向眾人。

  「你想要幹什麼?」自衛隊的隊長大龍叉著手利在葛雷面前,倒不是看不起葛雷,畢竟葛雷是村子裡唯一上過戰場的人,何況還是個受封榮耀紅劍鞘的人,但他畢竟是個五十八歲的老家伙了,難道要人家嘲笑夏田沒人。

  葛雷把手按在劍柄上,露出那道每逢冬日便會抽痛的傷疤來,手上銀戒指則在日光之下閃耀著。

  老者嘆了口氣,隨即在兩眼中爆射出精光,彷彿當年在戰場上砍殺無數的猛虎再度復出。

  「我知道他們是誰………………………

B:
  葛雷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曬著太陽。


  對他這身老骨頭來說,石頭坐起來太硬了,不過要他從家裡搬椅子來到村子的入口來坐也未免太遠了點。

  他可不是沒事跑來這裡,今天是信差來的日子,照例,他遠在首都拉達克將軍麾下服役的兩個兒子會寄信過來,他可不能錯過。

  「在等孫子的信啊!」

  「兒子啦!」葛雷笑著揮揮手,回應一位駝背老婦的話,這位老婦人老是會記錯事情,但卻總是會記得把每年新釀成的葡萄酒送一大罈給葛雷,讓需要酒精來驅走風濕的葛雷深深的感謝。

  這是右手上舊傷所引起的風濕,也是這傷疤,讓他有藉口從軍中退役,雖說他是個左撇子。

  看著手上的舊傷,葛雷目光移到手指上的銀戒,戒上的蛋白石已經失去原有的光澤,但無損於蘊含在其上的回憶。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看著眼前麥田隨風成浪,彷彿是當年諾亞平原會戰的前一刻,而他的思緒,也回到他那充滿鮮血與榮光的日子………………

  對打電動長大的人來說,這種方式似乎是最為自然的一種,也就是創造角色(演員),然後讓演員自己發揮。同樣的設定可以有不同的發展,發展方式可是無限多種的。

  另一種創作方式,則是先有故事或核心想法:

二、 先有故事:

  有一個殺人獻祭的邪惡教團,專門抓小女孩,一名男子在家人被抓之後挺身而出,要向邪教討回公道、救出家人。

  核心:要表現「愛」,「愛」甚至及於迷途之人或敵人。 為了發揮這個核心故事,創造了以下兩名角色。

C:
  人物:葛雷,恰巧與村裡一位退役士兵同名。年紀十五歲,有一位六歲大的妹妹艾美。母親早死,所以艾美是由他照顧大的。

  裝備:新買的稻草叉 個性:溫柔,喜歡照顧人,對道德有很重的潔癖。

  外表:是個纖瘦的農夫之子,滿頭黑髮,雖然才十七歲,已經有點鬍子,通常打赤腳,但進森林裡的話會穿草鞋。

D:
  人物:葛雷,拉達克將軍麾下的一名百夫長,二十五歲,出身鄉下農村夏田,一精湛的劍術在短短幾年內由小兵變為百夫長。

  裝備:一般軍用長劍,另有一把匕首,不用盾牌,而是一手持劍,一手持匕首作戰。

  外表:黑色短髮,蓄短鬍子,身材高壯,,手上有個銀戒指,戒抬上有顆蛋白石。

  雖然打算寫同樣的故事,但因為設定的不同,所衍伸出來的內容也會不同,我自己是比較傾向於這種創作開端,就是先想出所要表現的核心價值,然後安排角色進入。

  當然,接著發展的劇情必須循著預設的中心發展,記得要在適當的時機讓角色了解寬恕與愛的真諦,而面對年紀、境遇皆不同的角色,展現的方式也同樣有著無限多種可能。


第三段:比大小

  先來比較一下這兩種方式的優缺點:

  一、設定先出現:為角色量身訂作劇情。
  優點:先定下角色,在寫作過程較容易維持角色一慣性,並可以有較突出的角色個性。
  缺點:讓角色自行發揮,故事重心較不易拿捏,也容易產生流水帳式的日記情節。

  二、劇情先出現:為劇情量身訂作角色。
  優點:故事核心容易掌握,比較不會產生言之無物的橋段,也比較能有引起共鳴的劇情。
  缺點:人物個性較難維持一貫,也較容易產生角色扁平化的問題。 這只是大致上的想法,其實這兩種方式的缺點都很容易能在後續動作中獲得改善。


第四段:混在一起

  例如我們將上述老葛雷的設定和預設的故事放在一起,或者反過來將預設的故事接上老葛雷的設定:

A+C
  艾美是三天前被擄走的。

  三天了,黑森林的盜賊們這一次不知是何種居心,居然一直沒有提出要贖款的要求。

  在這種鄉下地方,領主的權威似乎僅止於課稅,村裡的自衛隊則是村民唯一的防線,但這一次連這道最後防線都失守了。

  艾美的哥哥相當的自責,自從母親去世之後,葛雷便負起了照顧妹妹的責任,但瘦弱的他能做的實在有限,三天前他在抵抗中頭部重創,一直躺在病床上。

  葛雷的好友可尼和薩朗多的頭今早被送了回來,眼睛都被挖掉了,額頭上還刻了個奇怪的勾狀符號,恐怖的景象讓五名婦人立刻昏厥,薩朗多的老父則悲傷的吐血,這真是太悽慘了。

  大家都不知道,為什麼艾美會被擄走。

  錢嗎?他們家過的只比乞丐好一些而已,

  美貌嗎?艾美長相普通,何況她只有六歲而已啊!

  正當大家束手無策的當時,村裡另一位也叫做葛雷的退役士兵提著他那把從沒有出鞘的長劍緩緩的走向眾人。

  「你想要幹什麼,蒼老的葛雷?」自衛隊的隊長大龍叉著手利在老葛雷面前,倒不是看不起葛雷,畢竟葛雷是村子裡唯一上過戰場的人,何況還是個受封榮耀紅劍鞘的人,但他畢竟是個五十八歲的老家伙了,難道要人家嘲笑夏田沒人。

  葛雷把手按在劍柄上,露出那道每逢冬日便會抽痛的傷疤來,手上銀戒指則在日光之下閃耀著。

  老者嘆了口氣,隨即在兩眼中爆射出精光,彷彿當年在戰場上砍殺無數的猛虎再度復出。

  「我知道他們是誰。」

  「是嗎?」一個虛弱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是年輕的葛雷。

  年輕的葛雷用他家那把剛打好的草叉當柺杖,戴著滿臉的憤怒顫抖的站著,年邁的父親則悲傷的站在一旁。

  蒼老的葛雷看著年輕的葛雷,臉上有種讚許的表情,畢竟他三年前受的傷可不輕。

  「他們已經找到月之女了。」

  「月之女?」有一半的村民都開口詢問,另一半也在心裡問。

  「他們是赤陽教的教徒,多年來一直在找背後有六顆紅痣的女孩。」

  大家都轉頭去看年輕的葛雷,葛雷則一臉驚訝。

  「我們兄妹背後都有六顆痣啊!」

  「我也有。」葛雷的父親也說道。

  「這種女孩,他們要在她滿七歲的時候,在潤年第十四個滿月當晚午夜殺來獻祭…………

D+B:
  葛雷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曬著太陽。

  對他這身老骨頭來說,石頭坐起來太硬了,不過要他從家裡搬椅子來到村子的入口來坐也未免太遠了點。

  他可不是沒事跑來這裡,今天是信差來的日子,照例,他遠在首都學院教書的那兩個孝順且有出息的兒子會寄信過來,他可不能錯過。

  「在等孫子的信啊!」

  「兒子啦!」葛雷笑著揮揮手,回應一位駝背老婦的話,這位老婦人老是會記錯事情,但卻總是會記得把每年新釀成的葡萄酒送一大罈給葛雷,讓需要酒精來驅走風濕的葛雷深深的感謝。

  這是右手上舊傷所引起的風濕,也是這傷疤,讓他有藉口從軍中退役,雖說他是個左撇子。

  看著手上的舊傷,葛雷目光移到手指上的銀戒,戒上的蛋白石已經失去原有的光澤,但無損於蘊含在其上的回憶。

  戒指原來的主人已經死去多時,葛雷輕輕的撫摸著戒上小小的蛋白石,想起妻子新婚之夜的青澀、想起女兒可愛的笑聲。

  塔客啊!你的孩子現在都是堂堂的男子漢了,我做的不錯吧!」 雖然是自言自語,但葛雷似乎很肯定對方會聽到一樣的,還刻意俯身的小聲說:「伊塔要有第二個孩子了喔!你也要當爺爺了。」

  葛雷那兩位頗受好評的孩子,原來不是他自己的孩子,而是一位殺害他妻子女兒的邪教徒的孩子。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看著眼前麥田隨風成浪,彷彿是當年諾亞平原會戰的前一刻,而他的思緒,也回到他那充滿鮮血與風浪的日子。

  當年他還是個年輕的軍人,單純、勇敢,對於掀起戰亂的邪教徒們有著滿腔的憤怒,而他殺敵的成績也的確和他的熱血成正比,於是他再年紀輕輕的二十五歲年紀,就升上了百夫長的地位,加上新婚妻子懷孕的消息從後方傳來,葛雷可說是在擁有了全世界的幸福。

  邪惡的赤陽教勢力從北方崛起,他們殺人獻祭的野蠻風俗讓南方的文明國家深惡痛絕,但由於近幾年北方陷入無名的寒冬當中,宗教與生理上的飢渴上這群嗜血的野蠻人有如海浪般的席捲而來………

  我們甚至可以用A+C、B+D來展現故事,同樣可以。


第五段: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寫到這裡,我們可以發現,其實這兩種發展方式是會相互影響的,所以我們來換個方式看看:

  短篇故事:以短篇創作來說,角色鮮明本身就是個很困難的事情,但這並無損於短篇小說的光芒,關鍵在於短篇小說的精髓來自於「說故事」,也就是說,短篇小說需要的並不是詳實的設定,而是單純的享受、震撼、驚悚、感人、笑出來……,從這個特性來看,似乎短篇較適合第二種情況。

  至於長篇的情況就不一樣了,缺乏設定的話,矛盾很容易產生,隨著故事所涉及的層面,設定的範圍從個人到社會制度、地理環境、自然生態、歷史、宗教、建築…………簡直是要創造一個世界,而設定越有說服力(不見得是詳細,這是不同的概念),小說的血肉就越豐富。

  由這樣的觀點來看的話,似乎有種「短篇源自於一時的感動」,「長篇始於詳實的設定」的感覺,但這樣的觀點由沒有什麼盲點呢?

  至少對我自己來說,我所寫的小說,不論長篇全是源自於一時的感動,反過來說,有幾的短篇是因為設定出人物之後,想要為他們寫一些短篇的外傳,換句話說,也不見得上面的判斷就是對的。


第六段:胡說八道不知所云

  所謂的研究到目前為止已經變成一團糨糊,不過這也是一開始就能預想到的情況,正如上面所提過的,這兩種情況在正式動筆之前就應該在腦中已經交互作用不知道幾回去了,哪有可能只靠一種情況就能完成小說的,所以以上的所謂研究,所得到的唯一結論就是管他那麼多,先寫再說」。

  可悲啊!本來想要正經的寫一篇的,但最後似乎只能有個亂七八糟的結局,不過這樣也好,也許這樣才是正確的也所不定,反正我也只能這樣自圓其說了……

....................................

  這是一篇突發奇想之下寫出來的東西,有點虎頭蛇尾,但說不定就是要這樣才對,總之是我這些年來一個創作過程的心得彙整,多少有些參考價值吧!

  本文原載於唬濫聯合軍。

成為奇幻英雄的第一步

  奇幻世界,是許多人嚮往的美好國度,尤其是身處時代變化的洪流當中,以劍與魔法,為自己的榮耀奮戰,最後成為傳奇英雄,更是許多人的夢想,也無怪乎各式角色扮演遊戲能夠這樣大受歡迎了。

  但是英雄英雄,真實世界中我們如何能夠有如奇幻英雄般的英雄天下,想也知道不可能,除非畫虎不成的去搞「兄弟」,最後也不過是到籠子裡當狗雄罷了,實非真正的英雄之道。
##CONTINUE##
  想來想去,似乎只有轉化一途,轉到哪?轉到小說、電影、卡通、漫畫裡的想像空間、逃到電玩遊戲裡的虛擬空間去了,也只有在這裡,人們可以揮刀洩憤、用火球把看不順眼的傢伙炸上天、用祈禱醫治傷口,還能跟動物交朋友、騎在龍背上飛來飛去、以未成年的身分在酒館喝一大桶酒,還可以交一大群把你當勒茍拉斯崇拜的朋友,實際上自己嚴重弱視……

  用來暗爽還真是不錯哩!

  不過我們會發現時下流行的網路角色扮演遊戲,似乎不是一個可能創造出英雄人物的適當環境,畢竟如果出現了英雄,會讓遊戲喪失平衡,於是我們看見當不成英雄,便只好當一位揮刀亂砍亂打,行事毫無理法,作為失禮踰矩小白一族充斥遊戲當中,網路遊戲就在遊戲公司缺乏社會責任、玩家自治能力喪失之下被貼上了越來越多的負面標籤。

  不過這不是今天要討論的重點,若真要成為英雄,要先研究一下英雄的成功之道,這樣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才有機會虛心學習,以期有朝一日能成為英雄人物,好好的爽歪歪兼樂滋滋一下。

  讓我們來看看常見的奇幻小說或是單機版角色扮演遊戲中的主角,他們才是在精心塑造之下,在作家或者編劇們在將自我投射或將商業利益包裝之後,被呈現出來的偉大英雄人物,也是奇幻迷當中常被提出來討論、比較、甚至為他們吵架的正牌奇幻英雄,這些英雄他們有什麼共同點呢?

  當我注意這些英雄人物久了之後,開始覺得有些東西很不對勁(好吧!也許是我不對勁,畢竟我不是英雄),英雄是有一些特點沒錯,比方說運氣好,不過其中有一個共通點最為奇特,出現率也很高,在仔細推敲之後,發現這一點可視為成為奇幻英雄的第一要件,若沒有這個條件,幾乎不會被作家或編劇當成英雄人物,而也因為這個要件,使得現實社會中的大多數人絕不可能成為奇幻英雄,絕不可能!門都沒有!

  那就是奇幻英雄必須『無父無母』!

  我們來統計一下好了,現在最紅的奇幻文化莫過於魔戒了,主角弗羅多,孤兒一個,人皇亞拉岡,父親早死了,母親也沒活多久,梅里、皮聘等其他角色的家庭關係都淡的跟什麼一樣,直接解釋為孤兒也不會影響劇情,唯二例外的是波羅莫跟山姆,但因為受家庭影響,所以波羅莫一下就掛了,只剩下老把他老爹掛在嘴邊的山姆還活著,而且成為英雄,這也是我喜歡山姆的原因之一,畢竟有個溫暖的家庭還能活著成為英雄,而沒有變烈士是很難得的,大家可以試著統計一下,有正常家庭還能活到最後的主角級傢伙在奇幻故事裡佔多少。

  還有哈利波特也很紅,哈利,不用說,又是孤兒,撇開他童年創傷跟他的行為表現不符合一般心理學常識不談,光沒有父母管他幹什麼(但又留一堆錢給他)就讓許多未成年的小朋友羨慕死了,看看故事中的其他人物,我們要家教幹什麼?有家庭的人表現哪有哈利搶眼啊!

  再來看看其他作品,龍槍中的主角,坦尼斯根本不知道父親是誰,卡拉蒙、雷斯林還有史東的父親都早死,而且這幾個傢伙的母親也沒活多久,算來全是孤兒,算一算奇蒂拉反而有母親在身邊的經驗,結果反而誤入歧途,這種父母不如不要﹔比起來傳承跟夏焰中的這些第二代故事看起來親切多了,至少主角們都有一些家庭生活,但我們也可以看見,最出風頭的傢伙是老爸老媽掛掉的史鋼耶!不過他也變成烈士就是了。

  還有暗精靈崔斯特,他可以勉強算是有父母,但跟沒有也差不了多少,他也是童年經驗淒慘的傢伙,不過因為小崔他有著「突變種」的萬用理由(眼睛顏色不一樣),加上小說敘述的還算詳細,暫且不談他的行為「不合常理」,總之他年紀輕輕的也是變成孤兒一個﹔再來看看其他人,布魯諾跟瑞吉斯我是不知道啦(就算有童年生活,父母也應該全死了)!凱蒂跟沃夫加也都是如假包換的孤兒,孤兒還真是多耶!

  接下來還有誰?喔!看看裂隙之戰,帕格是孤兒,那幾個王公哥兒只算配角,一直到老爸掛了戲份才變多﹔看看地海系列,格得是孤兒,恬娜也算孤兒﹔看看命運之輪,真龍瑞德又是個孤兒﹔天啊!再看看看刺客系列,蜚滋也是孤兒﹔聖石傳說系列,嘉瑞安又是孤兒一個,兄弟之戰的克薩跟米斯拉也是孤兒。

  東方作品也一樣,日本的風之大陸、羅德島系列、亞爾斯朗戰記、創龍傳、D(喔!D他老爸應該還活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國內的亟天之翼,那一部主角不是孤兒?(仇鬼算是例外啦!誰管殭屍有無父母啊!但這也等於是無父無母了。)

  甚至是古老的傳奇故事,像亞瑟王是孤兒,孫悟空也是無父無母,連一些民間傳奇也是這樣,水滸傳裡面那些傢伙有提到家中老父老母的沒幾個,又有誰知道關公的父親在他幾歲的時候掛掉的?連賈寶玉都是這樣耶!

  天啊!真是孤兒院,就連黑暗造物,父母的角色也根本都是名存實亡,真是可憐啊!

  看來看去大概只有冰與火之歌不會特別突顯無父無母了,真是異類。

  其實電玩、漫畫也沒好到哪去,創世紀的主角根本是外地來的傢伙,巫術、魔法門、冰風谷的主角大多連背景都沒有,好吧!博得之門算是有老爸,但我寧願不要,至於日係電玩,因為接觸不多,但在我知道的範圍內也大多如此,除了勇者鬥惡龍五以外,這也是我對勇五比較有好感的原因之一。

  奇幻英雄想要有有父母親陪伴的童年家庭生活,還真是困難耶!看來苦命童年也是奇幻英雄的要件之一啊!

  很現實的,一般而言會開始喜歡奇幻都是在青少年時期開始(如果這時就很討厭奇幻,大概永遠都不喜歡吧!不過有原則就有例外,誰說的準﹔而早一點的人在兒童時期就開始瘋奇幻了,不過兒童時期的興趣不見得會延續,小時後喜歡漫畫,長大以後禁小孩看漫畫的父母很多吧!),這一段時期大就就是那種開始會覺得父母親很煩的時期,也就是所謂反抗期,所以大家對於沒人管他的這些奇幻英雄大概都很羨慕吧!

  但父母親的存在也不是說不重要,大致上來說,大家都希望父母親給自己一個力量、體質、敏捷、智慧、智力、魅力平均十五點以上的肉體,最好再有一些奇怪的遺傳(兩個眼睛顏色不一樣、有精靈血統、抗魔、召喚、可以使用特殊神器之類的),還要留下一堆神兵利器,還有一堆能讓自己享有各種特權的人際關係,最好在加上一堆錢(像山一樣的金加隆?),順便在把你丟給精靈養,這樣比較有氣質,讓自己一開始的等級就比人家高上一點,異性也會自動投懷送抱,人家在努力工作賺錢貢獻家庭社會時,你可以專心砍怪,也不用打拼到七老八十才能功成名就,真是太完美了,努力經營人生與家庭的父母不是英雄,撿便宜卻沒貢獻的傢伙自我催眠為英雄,哼!

  別傻了,這哪有可能,只想撿一堆現成的便宜可不是什麼正常心態,說實在的,成為奇幻英雄的機率比樂透頭彩連中十期還難……

  也因為這樣,大家只好在網路遊戲裡過癮一下了,畢竟我在網路上砍過十隻龍,還馴服過獨角獸來騎耶!你說我厲不厲害。

  別忘記奇幻英雄努力的過程,還有他們的情操或原則,免得在幻想過程中自己變小白﹔至於遺傳之類的東西,要感謝的是老爸老媽啦!

  這個現實世界是容不下奇幻英雄的,因為是奇幻的嘛!

..........................................................

  這是多年以前發表在唬濫聯合軍上的文章,好久沒打過那樣常的分析式文章了,以前好熱血啊!

修正一點,亟天之翼的主角有父母喔!感謝Fistan提醒。

爲孩子命名

  明澄最近越來越會笑了,笑起來真是燦爛,讓人心疼不已。

  明澄的名字是我夫妻倆想好久才想出來的,因為中文字實在太多,所以我們很偷懶的跑去書店翻姓名學,把適合的筆劃抄回來,然後翻字典把所有覺得堪用的字找出來,接著用電腦排序,把所有可能的名字組合列出來,結果列了六百多個。

  這可不是普通數量,不過除掉發音拗口或有不當聯想的以後,剩下的一百多個看起來都很不錯啊!
##CONTINUE##
  接著是二度篩選,又刪了幾十個,剩下幾十個,再給爸媽挑選,結果老爸選了我們很不喜歡了……

  過一陣子之後,我跟筱筠漸漸把目標鎖定在「澄」這個字上面,因為明澄他的眼睛好漂亮啊!真是可愛到不行,於是我們已「澄」為基礎選字,選出「明澄」這個名字,接著又適應了幾天。

  爲了適應,口中就式樣喃喃的念著,嗯!不討厭,最後才決定。

  還好許多人一聽到這名字就覺得「眼睛明亮」,顯然名字選對了。

  願明澄雙眼永遠明亮。

2005年9月28日

閒來貼圖


  昨天執夜沒睡好,雖然公文堆的跟山一樣,還是先回來睡了,在這樣累下去可糟糕哪!

  先來說說這張圖吧!這是大學時代畫的圖,以壓克力顏料在法國水彩紙上畫的,記得畫了兩天有吧!總之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作品。
##CONTINUE##
  現在貼出來圖是電腦修改過的(天空跟草地部分),雲果然是不好畫啊!

  畫面中的是一對兄妹,其實畫這張圖時沒有想太多,就是忽然很想畫草原上的小朋友,反正就是那種一瞬間的感覺啦!感覺對了就畫,結果變成空前絕後的一張圖──我通常不畫這種溫馨的東西的。

  對了,這張圖還被一家基金會拿去印成名信片喔!是我的繪圖作品中第一個被大量印製的耶!

2005年9月27日

我兒明澄



DOB:2005.8.10

BBW:3232gw

出生時風雨交加,還好生的很快(以第一胎而言)。

我成立這個部落格有一半是爲了他喔!

2005年9月26日

終於有個自己的窩


  想弄個網頁已經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想不到時至今日才得以實現,但問題又來了,該貼什麼呢? 這是第一篇,做個宣告,我會貼東西的…… 還真是個沒出息的宣告啊!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