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工快結束了,下次請注意

罷工應該快落幕了,說一下總結好了。



其實我也是這次罷工受害者,因為孩子學校有國際交流,「半年前」就已經跟交流學校安排好,行程住宿也全都安排好,對方不只學校,連市政府、教育局都安排接待了,孩子們也為了交流進行集訓,就等這兩天期末考結束,下週要出國。

我們目的又不是去玩的,行程一部份有官方色彩,但是完全自費行程,加上要帶一堆大型樂器,光行李費用就比人家高,又不是可以帶著到處玩的,何況活動同時肩負邀請對方回訪參加國內大型活動的責任,可不是說取消就取消。

當然兩個月前知道有可能罷工,但又不知道日期,所以也沒理由換航班(根本不知道哪幾班會停,你要我拿什麼理由換行班?那根本不叫預告好不好),你以為事關他國官方活動行程的事情可以隨便改喔?半年前就敲定了耶!你以為隨便找班機都能飛喔?一群七十幾個人,又不是散客,而且2/3是小孩子,你以為能打散各自飛然後到當地再集合喔?(就算是成年人諒你也不敢打散)

於是這幾天負責人跟旅行社忙到爆,緊急改航班,飛到其他城市,然後再拉幾百公里的車,住宿地點也換了,而為了配合活動,原本時間剛好的航班不能搭(應該說行程是配合航班設計的),變成要更早出發更晚回來,硬是多要住一晚,還要加價。

而因為晚回來,原本回國之後的行程也出問題,全都要重新調整。

你覺得大家抱怨的對象是誰?

只要看過協商會議的紀錄,稍有常識的人都會變臉,別說我們,孩子們看到也是吐血,因為比他們還幼稚,這種開會態度根本是在耍賴而已。

還好我們是罷工後10天的航班受影響,所以還有緩衝時間,雖然有點麻煩,至少還能處裡,不影響主要目的--這就是預告期,至於前幾天直接受害的,就是因為沒預告被害慘的,試想如果是今天開始罷工,那麼下週的交流絕對是開天窗,你覺得損失是誰造成的?同樣換班機,公司一樣受到損失,但給我們時間好好處裡,對罷工的抱怨也會減少,這樣簡單的事情你不做,偏偏要突襲。

對不起,你覺得突襲最困擾的是資方嗎?資方只要取消班機就好了,剩下賠償作業都可以慢慢來,換機票只要給旅客其他家航空公司電話就好了,又不是他們自己做,被罵歸被罵,話筒拿遠一點就好了。

講白一點,等你們回去上班,在飛機上被旅客酸的也是你們自己,又不是管理階層。

突襲受害最深的是你原本應該服務的對象,也是你薪水來源的消費者,然後你一點歉意都沒有?

公司如果賊一點,對取消的旅客多給一點賠償(這就叫誠意,反正是拿你們年終來用的),你工會真的就黑光光了。

先不管你罷工理由,反正那是你的權力,但濫權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至於說為何我不檢討資方?廢話,今天如果長榮違法,那不用罷工(資方違法也不是罷工合法進行的理由),違法是直接送裁決或送法院。

換句話說,公司「合法經營」,勞工只是對「勞動條件」有意見,比方說你覺得太累、錢不夠多之類的,但要注意,那是「你的事情」,而罷工是希望「私事變大家關心的事」。

但你希望大家的關心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

今天你在街頭蒐集問卷,你會說「對不起打擾一下」,還是「喂!你給我過來寫一下這個」。

說穿了公司遠比工會有更多資本處裡這類危機,這是不可能變更的事實,所以工會在沒有本事砸錢的狀況下,好歹禮數要夠吧。你不能一邊認為勞工好可憐被公司欺負大家要可憐我,一邊又鼻孔朝天對於造成困擾沒有任何歉意甚至認為大家理當幫你。

沒有那種因為你是勞工或老闆比較有錢人家就要無條件相挺的理由,人人平等懂不懂?如果你不認為平等,勞工或「相對」窮人就該自動獲得特權,那你根本就不該出來罷工,反正你就只是死勞工死窮人,所以你到底要怎樣選一個好不好?

是的,勞資爭議處理法沒寫這些細節,因為這些只是做人基本道理而已,我之前說過,台灣沒有預告期我不覺得是壞事,某些小型企業或非直接面對大眾的產業,有太長的預告期可能會大幅減少罷工造成的壓力(嚴格說起來這次突襲並非沒有預告,兩個小時而已,至於覺得是兩個月或兩週的,自己回去重修國小國語課,看是不是語言認知有問題)。

但像航空業這種正好相反,你沒足夠預告期,那壓力絕對是在勞工身上的,因為你造成的不只是雇主損失,而是社會危害。

這是非常簡單的情勢判斷,一般勞工就算了,工會幹部不懂就算是不夠認真,至於帶頭作亂的工運分子(非工會勞工),你們就很該死了。

你不能一句台灣沒規定就搞突襲,這是基本策略判斷,法規有彈性不是讓你濫用的(然後之前一堆人鬼叫彈性會讓老闆濫用,現在是誰在胡搞?)

也不要說勞工不需要懂這些,我再說一次,這其實算是做人基本道理而已,今天如果你打算乖乖當顆小螺絲就算了,如果你進入工會,就等於打算參與組織管理--不只管理工會,也等於要關心公司營運(不然幹嘛爭取勞工董事,不懂事當什麼董事?),換句話說,如果你沒有以管理人角度思考工會與工運,絕對會搞砸,所以別以為管理是公司高層的事情,就算你只是外包清潔工也該關心。

至於這次罷工的收尾,只能奉勸客位空服員,這是為你好,首先排除那個工運寄生蟲,由工會幹部自己來,然後結束罷工。如果不懂,先跟桃園市政府勞工局的官員搞清楚勞資爭議處裡相關規範(別找那些黃牛,他們專門曲解法令),這些規範其實都不難懂,都是很直覺的東西,重點在於它是價值中立的規範,不是黃牛片面的胡亂解釋,你理解這些規則,跟資方談判才能知道相互之間的界線在那。知道界線,你才有能力談判,才能知道外界可能的反應是什麼。

至於勞動條件的內容,那是你們的專業跟你們的「感覺」(再說一次,資方並沒有違法),你們大可好好跟資方說明,同時對外,讓大家了解(比方說為何是150,這個問題連資方都在問),長榮過去幾年都大幅調薪,顯然資方不是無法溝通的對象。勞工董事這種東西根本是立法院的問題了,華航有是因為官股席位釋出,私人企業根本法令上沒這玩意,要不要佔用原本董事會席次?有沒有分紅?由誰代表擔任?代表產生方式?問題一堆耶!

而像長榮這次擺出要事後算帳,有些條件明顯是違反法令的,說穿了是要恐嚇,但這些當你們再次協商的時候,全可以擺進去,因為這明顯是資方違法,你大可拿出來壓資方,這種違法議題,勞工局、勞動部都會直接站你們這邊。

但記住我上面說「有些條件」,換句話說,某種程度的算帳很難避免(比方說人家看你不爽,這絕對是人家權力,無人可管),這又要看你談判能力了。

你希不希望民眾站你這邊?要知道,政府依法必須行政中立,才有資格仲裁,所以有人鬼叫要政府站勞工這邊,你有病啊?偏頗就沒資格仲裁了,這是基本常識好不好?我今天樂於協助勞工是因為我又不是幫你們仲裁的人,不然要我進去開會,我照樣擺出兩邊不討好的態度(除非資方明顯違法)。至於覺得我都在罵勞工的,那是你的業障太重。

只有當民眾站在工會這邊,你面對資方才有勝算,所以我才說若是非直接面對民眾的產業,罷工狀況會不大一樣,因為你們本來就不容易吸引民眾關心,例如鴻海員工如果罷工,跟民眾其實是有距離的,這時策略會很不一樣。

但民眾可沒義務無條件站你那邊,你有義務擺出態度來好好說服民眾,因為資方也同樣會設法說服民眾,而且人家資源比你多。所以這次長榮甚至沒設法說服民眾,擺明對幹,因為勞方自己一開始策略就錯了,讓資方可以大肆利用--當然最倒楣的還是消費者。

反正我行程全改了,也沒搭長榮了,公司當然少賺錢,也沒讓你們服務,就算你們復工,很多航班早事先取消,你們一樣沒事可作,花點時間研究勞動法規如何?

附帶一題,有個觀念超級重要,可說是勞政業務最根源的情緒反應,也是很多工運寄生蟲最害怕的,就是「爽」。勞資問題最根源的東西,通常就只是「不爽」,這種不爽是互相的,而勞資問題要解決,其實最大關鍵是老闆「爽」,這很現實,因為他就是老闆,他有用人權力,而這份權力沒人可以剝奪,換句話說,你要進行任何爭議行為都可以,請注意最終目的是「說服老闆」,最完美的是「讓他爽」,至於如何讓老闆爽又達到你自己目的,這才是工運最大技巧。

你以為可以用逼他就範的喔?只要他不爽,在合法範圍裡面,你上班就是沒有好日子,要知道,老闆絕對有權看你不爽,這是他天賦人權,雖然你也可以看他不爽,這也是你的權力,但你以為你能怎樣?

你可以不爽不要做,他也可以不爽讓你不要做。

不然你以為政府為何要訂定勞基法確保老闆要依法才讓你走人?就是為了保障你的權益啊!但法規在怎樣也只能讓你走人的時候有一筆錢可以領,你依然失業。

工運寄生蟲想的只有讓老闆不爽,讓勞工有自己對抗老闆厲害的錯覺,但最後讓老闆不爽的是你,跟他又沒關係,或者他收你的錢,現在還想收你的票,倒楣是你,不爽是老闆,背黑鍋是政府,動蒜是他,真爽,就只有他爽而已。

切割工運寄生蟲、奪回工會自主權力、結束罷工、重啟談判,記得將防秋後算賬(至少在行政處分上,至於印象分數這沒轍)擺進協商條件裡面--你們這次至少有「被工運寄生蟲欺騙」這種理由可以使用,是有下台階的。

還有好好向消費者道歉,至少我們學校那些孩子很需要你們好好表示歉意,他們可是準備大半年了,然後在期末考前被你們這樣惡搞。

不然你們很難有下一次,為了全國勞工運動好,你們該做個示範。

至於盲目力挺的,這種巨嬰式的罷工就是你們寵出來的啦!你們自己應該己也是勞工吧?我上面說了,好好理解勞動法規根本是做人基本。

真希望公民課把勞動法規列為必修,免得國外幾十年前走過的錯誤工運路線,現在居然有人還急著要複製。

留言

  1. 匿名5/7/19

    中肯!雖然情緒有點激動!但確實認為台灣應該要在義務教育內增加法律相關的學習!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本格歡迎朋友留言,原則上也不刪留言,但不歡迎廣告、重複剪貼或無意義的言詞,同時也請大家避免匿名留言,匿名留言在本格將無法獲得任何保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