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多邊對話--同運與反同

同運與反同看來是兩邊,但題目之所以是多邊,是因為就算可以大致上分兩邊,裡面每個人其實還不同的,每個人可以退讓的空間也是不同的,要讓每個人妥協的籌碼也是不同的,要改變人家想法的切入也當然也不同。



講白一點,對話最終目的就是看那一邊能夠先取得法制上的優勢,進看能不能達到社會化效果(又或者反過來,不過通常不大可能)。畢竟這是民主時代,但也是民粹時代,過去使用武力取得權利,現在用選票,對反對方來說就是多數暴力--不過至少多數人獲益,看來很智障,但民主就是這麼一回事,至於對少數的保障,往往都是出事以後才會出現的反省,或許有人事先能預測,但這類預測往往不討喜,說說就算了。

為何關注同志議題?說得簡單叫做人權,簡單說每個人都該擁有同等權利,包含結婚。

但結婚其實並不單純,在法令上他本身就很不單純,比方現實層面的賦稅、財產處分、繼承、撫養義務。另外還有涉及忠誠的通姦罪之類問題--光這一點,就知道他不是單純法律問題,他一直都有情感成份的。

尤其涉及有生養子女的時候,需要顧慮的東西更多。

要知道,婚姻是先有傳統,然後「依照傳統規劃法律」,換句話說,你不先處裡傳統,想直接碰法律?請問機車兩段式左轉這個跟傳統沒什麼關係的想改回來都那麼難了,何況婚姻?人權是三小?傳統本身就叫做人權懂不懂啊!不然大家都知道廟會放炮燒金紙很智障,你去管管看阿!

換句話說,雖然是民法在管,但婚姻一直有其特殊性--這個特殊當然是人類社會賦予的,至於這個特殊你是不在乎,或者在乎到將其視為神聖,老實說也是「思想自由」,覺得婚姻神聖、或覺得視婚姻神聖很蠢,跟覺得婚姻沒必要,其實是擁有同樣論述自由的,也沒什麼對不對,問題只在於你的想法是否要變成他人毫無疑問必須接受的價值觀。如果你想要強迫,那當然就是有問題的。

我在「所謂天經地義這玩意」這篇也提過,每個人都是一個同心圓,每個人都不一樣。所謂尊重,指的就是認知到差異,同時允許人家展現這種差異,但你「不見得要喜歡」。不過政策這種事情,本來就涉及「規劃範圍」,簡單說政策的基本就是「哪些算在內,哪些不算在內」,換句話說,政策本身本來就不是為了保障全體。相反的,他是為了用來「確認目標獲得保障」--同時排除掉一些東西--當然,也許會另外用「專法」處裡,總之你要認知法令的本質。

比方說最基本的區別,就是本國人跟外國人權利義務不會一樣,而基本上對本國人會比較好(除非這個外國人有什麼非常特別的理由讓你要優待他)--當然,從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到當初馬英九一堆優待中國學生的作法本身有多奴才。

總之,這是法律的基本規格,內容不管,但受眾卻要先確認。

好啦!現行民法關於婚姻的規格就是「男女二人」(而且僅限生理表徵,心裡狀態不算數),簡單說,男男跟女女被排除,而同婚基本上就是想要爭取「男男」跟「女女」也可以結婚這一點,以及「連動」的後續各法規帶來的權利義務。

講到這邊就不得再一次拆解細一點,分成「婚姻本身」以及「婚姻連動」兩個,「婚姻連動」,指的就是像財產處分、賦稅、繼承、同意權行使等等法律權益。要知道,這是有「實際利益」可以計算的,反而「婚姻本身」並沒有實際利益可以計算。

也因為這樣,請注意,反對同婚的陣營,除了極少數根本徹底想要「否認同志存在」的人以外(請注意這種人近幾年迅速減少),基本上「至少都認同專法」,因為人們可以透過專法取得「婚姻連動」的各項權利(除了撫養這件可能還有爭議)。

講到這邊就要注意了,簡單說,如果你認為「婚姻根本不神聖」的時候,其實你反對專法的立場也沒有多大了,你當然可以說這是歧視,我也這樣認為,但我這樣認為是因為我認為婚姻「的確是」神聖的,只不過我認為神聖這兩個字只對當事人有用,你自己知道就好,就法律本質一點也沒神聖氣質,至於神聖的有效期限有多久……這也是你家的事,但如果你覺得婚姻存在價值「只」在於「婚姻連動」的利益本身,那其實專法的確就夠了。

更別提多元成家的方案裡面本來就有伴侶這個項目,所以專法本身至少在「婚姻連動」上並不算太離譜。大概就是領養小孩這一點還有得吵,不過同志仇視小孩的數量也不少,所以說你們的程度並沒有比人家好到那去,至少我看不出同志有在爭取小孩領養或者代理孕母這件上面有多高比例的追求,至少跟一般男女婚姻模式人口相比,看不出相近的比例--相近這一點很重要,因為討論社會政策,永續這一點絕對要面對--這表示絕對需要有小孩,擁有小孩無可避免會成為一種社會階級,想否認這一點你等無性生殖技術成熟再說,現在講只是單純北七而已。

要知道,大法官沒把民法專法說死也是因為這一點,如果只著重在法令帶來的「利益」,那專法也可以達成,至於是否歧視,那反倒要先問你到底覺得婚姻是不是很了不起,是否神聖,如果答案是「否」,那專法倒底有多歧視其實還有帶商榷了。

換句話說,當反同陣營自己公投提出專法的時候,要知道。他們已經從反同志變成反同婚--這已經算進步了(或妥協),至少他們開始正視同志存在事實,同意讓同志伴侶擁有各類「婚姻連動」所帶來的好處。要知道,同性戀光要從精神疾病分類標準裡面拿掉就花了多久時間?

簡單說,光一個釋憲案,就讓反同陣營必須把自己主張限制到只剩專法--要知道這對許多反同陣營的人來說也是不甘不願的,不然不會有那個真正反應出歧視的第三案。

所以你要說執政黨沒做事,這徹底是謊言,要不然就是你大腦有某種惡性病變,比方說皮層皺摺消失之類的。

在我看來,對反同「運動」陣營的對話基本上是可以先告一段落,因為他們其實是先被釋憲案狠狠打一拳的,若不是同運方搞些過度無腦的自殺策略,今天根本不用這樣疲勞。

而面對這種人,要對話從來沒那樣單純,除非你搞清楚他們的邏輯--而不是直接認為人家沒邏輯,幹人家邏輯超清楚好不好,只是人家使用邏輯之前的假設前提跟你不一樣而已,所以一堆謬誤,不過對當事人而言卻真實到不行。

除非你有辦法推翻那們的假設前提--對這次主導反同的國語教會團體來說,就是被他們扭曲解釋的聖經--同為基督徒,對他們的解釋也是很賭爛的。

換句話說,除非你在神學上面講贏他們--我說真的講神學,而不是一般人胡亂解釋鬧笑話的鬼扯,因為一般人對聖經神學的認識,跟萌萌一樣智障,沒有誰比較高明,同樣都是謬誤一堆。

所以這部份交給教會內部自己處裡就好--我再說一次,目前全國唯一有針對同志進行宗教服務的只有教會團體,有針對同志進行神學辯論的也只有基督教會,這個讓教會網內互打完再說,反正教會這樣已經兩千年了,不信的話自己去翻聖經,初代教會就已經針對神學路線吵架吵到翻了(比方說要不要割包皮),結果吵架內容跟過程還寫進聖經裡面,人家就是這樣進步的--比起內容,那個辯證過程才是重點,不然直接寫結果給你看就好了,為何要把吵架的部份寫出來?這不是教會的作法--只不過教會歷史上的保守陣營老是採用這種作法,最後被人家挑戰,然後出現新的神學論述。

不然你以為西方教育為何跟東方差別很大,因為最基本的價值觀就不同。(不過佛教原始繼承婆羅門思想其實也很重辯論,可惜任何東西傳到中國都會走鐘,比方說靈糧堂。)

也因此同婚方提出來的第三案才真讓人看不出邏輯在哪裡--我說過很多次,你們程度一樣,只不過同婚方面現在看來論述能力甚至更差,才會在人家認真處理法律問題的時候,竟然自以為幽默可以拿公投開玩笑,這根本是現實認知有障礙。

我題目寫多邊對話對吧?多邊啊!現在真正該對話的,其實是更麻煩,但卻最關鍵的那些--不關心的人。這些人是我打一開始就認為最關鍵,但同運陣營一直天真到以為不表態就是支持的人。

話說在前頭,別以為不關心的人就只是不關心,其實不關心本身就是根植在「傳統主義」上面的,換句話說,這些人才是同運最大阻礙,因為只要發動表決,這些人只會成為反同的票源,同運一票都別想要。

因為反同陣營一直再跟這種人對話,一直灌輸他們「傳統」。

要知道他們對同志議題的認知跟萌萌無關,因為基督徒本身也是長期受到台灣社會歧視的一群,你別以為他們討厭基督教就是支持同運,實際上他們是更歧視同志,因為傳統就是這個樣子,而這正是反同陣營用來跟他們對話用的內容。

比起來你只要用更好的方式解決神學的詮釋,瞬間教會就會成為最強盟友,這一點歷史上有多次翻轉,教會的宗教改革次數多到數不清了,每都能從新得力。但根本沒想法的人,才是問題所在。(因為一般俗民宗教其實也根本沒有神學可言,至於「不信教」的教徒,也不表示他們有想法,十之八九只是更懶而已。)

不關心的人主要是因為關心這個對他沒好處(同運基本上也是為了好處,最明顯的好處就是「婚姻連動」的各項法定利益,相反的,反同才真的是靠理念,比方說他們想要拯救同志,就把你圍起來起乩那種……這種的最難對付。),但要知道,你要這些根本「不當你一回事」的人「給同志利益」他反而會不爽,因為在利益之外,他們才不關心什麼人權問題,而這個不關心其實來源正是歧視。

所以同運如果要主打人權……要知道,這個在釋憲時有用,用來說服民眾卻效果有限,甚至反效果,因為有太多人會用「本來就這樣」來回答,所以像「同性戀不自然」跟「殺人就該判死刑」這種是一樣的,是可以用很「膝反射」的方式來得出答案--而這是大多數人處裡人權問題的方式,因為對他們而言這就叫人權,除非你能給予明顯而立即的利益來當誘因。

所以請問同婚派在這個議題上有什麼可以拿出來吸引那些莫不關心的人表態支持同婚?

老實說很悲觀,因為這是個純度很高的人權議題,還真沒什麼利益可以分配給其他人好收買他們。

所以蔡總統用釋憲方式避免直接跟這些人硬碰硬,實在是最好的方式了(因為這些人根本不關心)。不過現在硬碰硬已經免不了--不是很有自信會獲得民眾支持?那為何還要中選會撤掉案子?不是正好可以用來造勢?對不起,我才不相信有多少區域候選人會蠢到去幫同運造勢自己找死,不講話已經是最好的支持了,如果硬逼表態,只會弄巧成拙。

所以,到底同婚能帶給一般人什麼好處,還請同運方好好想一向,我講的可不是什麼虛無飄渺的人權,台灣華儒奴人數眾多,光國民黨至今還能存在台灣就是個最佳證明,更別提同運裡面有多少人其實也是支持國民黨的華儒奴貨色,這種人才不管你什麼人權。

給他們看看利益在哪裡,這一點才實在。

要知道,國內推融合教育已經推幾十年了,對身心障礙者的歧視有變少嗎?答案是有,真的有好轉,但進展依然緩慢。要知道,身心障礙者好歹還有個弱者標籤(而且真的在生存競爭上比較弱勢,不像「老人」這樣的標籤其實有太多例外,「女性」也一樣,不過這種兩種人有足夠數量的選票可以用產生威脅),今天同志在生存競爭上有弱勢嗎?的確有,假如你出櫃的話就會有,麻煩的地方在於,如果你不出櫃,一來同志數量會更被低估,而來對大多數人來說,不知道等於不存在,就像我直到上大學才知道有同性戀這種事情(而且還是在精神醫學的課堂上學到的)。

但就算全都出櫃了,很抱歉的是同志數量永遠是少數。

所以你要如何讓大家關心這個議題?嘲笑傳統家庭觀念?去試試看阿!沒人捧斗你看有多少人會跳腳,你去笑笑看。

很多基督徒家庭,如果不是先告訴長輩「信基督教根本就不用牌位,而且還更好」,對,就是那個「更好」,很多長輩是死也不讓後輩信教的,教會裡可是聽多這種家庭革命之後的教友,換句話說,還是要拿出好處來說服人家(當然也有很多是因為有生命見證而改信的--簡單說還是需要某些好處)。

所以我想要再問一次,同婚可以帶來那哪些好處?我是說,對不關心的人而言。

是的,建立一個人權國家是我的理想,所以我可以認同同婚這樣的制度,也認為這是「對我有利」的,但關鍵在於不這樣想的人佔絕大多數啊!

是說,你們連一瓶醬油一包味精都沒有不是嗎?你以為一般民眾要的是什麼?一般人是那種工廠黑煙毒「大家」他會很生氣,但如果工廠給他一個月500元的「特權」,他就沒問題的程度,懂嗎?

我必須承認我想不出現在有什麼比較好的說服方向--「對那些根本不在乎同志死活的人」,更討厭的是這種人往往還同時有「見不得人好」的毛病,千萬不要小看華儒奴,這是很中國式的人格扭曲,台灣還算常見,所以你們打算怎麼辦?

不知道,我的確不知道,我一點都不希望反同公投過關,作為一個兩面不討好的挺同基督徒,這次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策略可以用了。

算是發牢騷吧!

喔!對了,反對同婚的人其實不只上面這些,還有些理由更有趣的,比方說「不想定下來」的,對這種人,婚姻的神聖性是刺眼到不行,他們反對的理由完全就是奠基在現在「利用」婚姻有其神聖性的想法上面的啊!實際上這種人才是徹底不認同婚姻的人,只是想要綁架婚姻的解釋來取得利益,對,又是利益……

不過這種人基本上在傳統認知裡就是爛人……所以就先不要管了。

如果同婚過了,這種人會被逼婚,或者出軌就產生法律上的利益衝突……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讀書心得:OPUS地球計畫 - 神話裡的故鄉

OPUS地球計畫 - 神話裡的故鄉
作者: SIGONO, 月亮熊
繪者: 天之火, 鸚鵡洲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18/08/16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1081816
規格:readmoo電子書
出版地: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