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5的文章

歸途

進前吧!水的孩兒

當黎明來到時,遠行的你將得到滋潤

進前吧!光明的孩兒

當白霧籠罩時,迷途的你將得到導引


別忘記故鄉的青翠,別忘記故鄉的花

別忘記故鄉的老樹,別忘記故鄉的愛

青玉之下,日昇之處

是你家園,安眠所在



進前吧!風的孩兒

當黑夜降臨時,歸鄉的你將得到吹拂

進前吧!黑暗的孩兒

當驚慌無助時,母親的氣息將伴你入眠



別忘記故鄉的青翠,別忘記故鄉的花

別忘記故鄉的老樹,別忘記故鄉的愛

青玉之下,日昇之處

是你家園,安眠所在

青玉之下,日昇之處

是你家園,安眠所在

-----------------------------
這是小說「歸途」裡的詩歌,由獨角獸吟唱給主角納席華聽,歌詞對故事有決定性影響喔!

無名歌

早上草地要趕牛,

趕到母牛發脾氣,

草上蝴蝶飛呀飛,

全被鳥兒吃下去,

高高的翡翠山呀!有著深綠的鬍子喔!

老老的翡翠山呀!原來是個大禿頭喔!

##CONTINUE##

中午河邊去釣魚,

結果掉到水裡去,

水裡青蛙游呀游,

我們把它捉回去,

高高的翡翠山呀!有著深綠的鬍子喔!

老老的翡翠山呀!原來是個大禿頭喔!



晚上屋頂來看星,

看見有人在親親,

山上有狼在鬼叫,

小心老爸拔你皮,

高高的翡翠山呀!有著深綠的鬍子喔!

老老的翡翠山呀!原來是個大禿頭喔!


------------------------------------------------
流行於博馬南部的童謠,翡翠山東方多用和語,北方則多摻有檀語的發音.

小段札記

有時候,生活變化之快速會讓人一時間昏了頭,接著得花上好一段時間才能適應。

  明澄的出生就是這樣子。

  雖說早有心理準備,但當真生出來以後才會那種變化之劇烈,足以讓人情緒上下狂烈起伏。
##CONTINUE##
  明澄比預產期早了兩週出生,其實這我們早有心理準備,因為明澄太大了,既然他已經準備好了,隨時想出來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本來我的生活模式十分的固定,反正就是下班,然後跟太太談天說地、打打電動、看書,明澄出生以後,下班突然變成抱小孩、餵奶、換尿布、幫明澄洗澡、哄他睡覺。

  有趣的是,這一切變化雖說十分的突然,但我們倆也很自然的接受了,聊天依然,但話題全是孩子,電動不再打,倒是上網貼照片比較實在,書看的很少,但買書習慣沒變,地上已經放了一疊「未閱畢」的書,而且還在增加中。

  年底公務單位非常繁忙,我最近被逼得快要抓狂了,公文堆積如山,出差事件卻又一件一件跟著來,有時候回家,只想要攤在床上睡死,但明澄一出聲,我還是乖乖跑過去,顧不得腰酸背痛,只記得要確認他沒有不舒服。

  這樣帶久了總會不爽,但只要他一笑,我就投降了,顧著跟他玩,什麼都沒關係了。


  明澄出生那一天剛好是七夕前一天,一早起床,筱筠說他開始痛了,但因為陣痛不規則,可能還要拖上一陣子,加上我過兩天要辦活動,實在抽不開身,所以還是決定要先去上班。

  說是上班,其實是交代事情,我已經做好隨時回家的準備了。

  果然,快中午時,筱筠打電話來說她很不舒服了,本來她還要我去買午餐的,還沒買到就被她叫回去了。

  一回到家就看見她痛到哭出來,媽媽一直安撫著她,然後我把準備多時的待產用品一一搬上車,接著驅車往醫院去。

  不知是不是大家想忍到七夕才生,整個待產室居然就我們而已﹔下午天氣很差,一點半進待產室,兩點就開始狂風大做,接著下大雨(雨大到待產室的室內溫室小花園門整個吹開來,室內的門耶!光壓力變化就搞成這樣子……),更扯的是,筱筠進產房沒幾分鐘後居然地震!

  反正就這樣,一點多進醫院,四點多我就變爸爸了。

  講是有心理準備,其實這種時候任何準備都沒用,因為過去的任何經驗都不能讓我轉化來模擬這種感覺,這是一種……不大真實的感覺,看見孩子出生的瞬間,真的很想哭,但又覺得心情不可思議的平靜,彷彿這是別人的事情──喔!生出來了,如此而已。

  那時候我比較擔心的是筱筠,看她經歷生產的痛苦實在叫人不忍,不能替她痛實在是讓我有種「…

鏡像 IV

「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啊!」

  王后看著她房間內一面樸實無華的鏡子,說出了召喚的話語。

  「為何又是問這個問題呢?我親愛的王后陛下。」

  鏡中的王后不耐的回答著。

  「你這幾年來不斷問這個問題,你不會煩啊!」

  「你老實的回答就是了,何必問這麼多呢?」王后的眼神變得銳利,舉起一把剪刀,露出殺氣來。

  「何必生氣呢?我親愛的王后陛下,我早說過,你現在還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不過等白雪公主長大了,她會變成最美的女人啊!」

  「可惡!我才是最美麗的女人,我才是。」王后憤怒的吼著。

  「你又何必發脾氣,你會變老她會長大,你女兒變漂亮是很正常的,而且這又不是壞事情。」

  「放肆!」王后勃然大怒,鏡中的王后急忙低下頭來。

  「你一定要想辦法讓我變的更漂亮才行,我不能被白雪公主趕上。」

  王后說完轉身離去,鏡中的王后則眼神惡毒的看著王后離去。

  「她是你女兒耶!」鏡中的王后喃喃的說著。

───────────

  在王后怒氣沖沖的離開之後,白雪公主從藏匿的暗處偷偷摸摸的跑進王后剛剛離開的密室,然後走到魔鏡的面前。

  「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啊!」

  「你又來了啊!白雪公主。」鏡中的白雪公主顯得很不耐煩。

  「我還要過多久才能超過我媽,變成最美的女人呢?」

  「你們母女倆到底在想什麼,誰最漂亮又怎樣呢?」

  「你快點回答就是了。」白雪公主舉起預藏的鐵槌做勢威脅。

  「現在王后是最美的女人,但是等你長大以後你就是最美的女人了。」

  「那還要多久?」

  「就等你長大嘛!」

  「那我還要等多久?」

  「長大這種事情又急不得,你在想什麼嘛!」

  「我不管,反正你要趕快想辦法,我要快一點變成最美的女人。」

───────────

  「原來你在這裡。」

  王后惡毒的聲音從白雪公主後方傳過來,白雪公主嚇得一身冷汗。

  「母后……」

  「你還有臉叫我母后,小賤人。」

  「那你又如何,忌妒自己的女兒,老巫婆。」

  「你說什麼!」王后的怒氣明顯升高。

  「我說我會變的比妳漂亮,醜八怪。」白雪公主立刻回嘴。

  「但我現在比妳漂亮,忘恩負義的小醜八怪,你可是我辛苦生下來的,我現在就解決你。」

  王后的殺意明顯升高,手上握著一把剪刀,白雪公主則是將鐵槌舉起來做防禦的動作。

  這時,魔鏡開口了。

  「兩位,何必…

聯誼活動

今天帶阿澄去找筱筠的同事,順便跟他們家小岑岑聯誼一下.












##CONTINUE##

這位姊姊太酷了,本來不大有表情的,比較熟以後,就一副大姊模樣了.














還吃人家豆腐......














接著開始學牧師為明澄祝福......
















結果是施展九陰白骨爪......













最後還不忘親一下弟弟......














這就是明澄第一次的聯誼活動.

社區觀摩

上週帶了兩車的社區幹部去彰化及台中參觀績優社區.

辦這種活動實在累人又無聊,車上聽難聽的要死的卡拉OK,還要安排觀光行程,如果不是那些績優社區很有可看性,可以學很多東西,還真是會被煩死.

不過去田尾時因為非假日,人很少,所以還不錯.

晚上睡不好

最近明澄晚上一直睡不好,看了好心疼喔!不過看醫生吃藥之後有改善一些!

就是會擔心啊!明後天要出差,捨不得啊!
爸爸好愛你喔!

Endless Travel

在國小二年級時,爸爸買了一套叫世界原野奇觀的書,那是我多麼喜歡遊歷的美妙世界啊!在那些由文字與圖片構成的新奇大陸之中,我探索了世界上各個奇幻的荒野,渴望冒險的心在悄悄萌芽著。

  喜馬拉雅山區是其中我最喜歡的一本了,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我從小就對書中所描述的一種有著半透明琉璃藍色花瓣的小花很有興趣,結果變成很想去喜馬拉雅山區去看看,不過想歸想,小孩子的想法通常沒什麼責任感可言的,小時後哪知道喜馬拉雅山在哪裡,反正長大以後再去就好了。
##CONTINUE##
  (不要問我有沒有看到那種花,哪可是只有在某些山區靠近雪線的地方才有的保育類植物,看得到才奇怪。)

  等到兒時的願望再次被那來自遙遠香格理拉的呼喚聲叫醒,已經是大學畢業後的事情了,一次臨時起意跟著同事去參加玉山的登山行程,結果還居然被我爬上去了(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那麼簡單的山爬不上去的話體適能可能要排在全國30%以下了),在玉山頂峰,在強風吹襲之下,似乎聽到遙遠的國度傳來了邀請的聲音,那聲音把我帶回年幼的時光,彷彿那位成日坐在書堆中努力探索世界的小孩,也伸手指向遙遠的地方,要我要迎向新世界的陽光一般……

  我要去尼泊爾!!!

  (喔!對了,那時候我已經知道喜馬拉雅山在哪裡了。)

  尼泊爾當然也不是說去就去的,而且我想看的跟人家不大一樣,我的目的只有山,能靠多近就靠多近,可是放眼旅行團行程,和爬山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大多是標榜古文明,雖然我對古文明也相當有興趣,也有相當深入的研究,不過比起畢生的心願,爬山的誘惑大多了,不行,沒有爬山我去那裡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大概在兩年前,Discovery的Lonely Planet有一集介紹尼泊爾,裡面提及安娜普娜基地營及喜馬拉雅基地營的行程,我心理不禁高呼“就是這個!”我終於看到可行的方式了(可行個大頭,我如果呆呆的就這樣跑出去搞不好就回不來了),於是又開始積極的計劃,不過挫折一個接一個來,首先是我認識的人沒有人去過,聽到我想去之後,除了我家人以外的人都說我是神經病,敢說我神經病,可惡,我可是那種你越說,我就偏偏要做得更過分的那種人﹔不過至於要怎麼做,我也還沒想出來….

  2000年年底,的某一天,,筱筠突然拿了一本2001年的自助旅行協會行程給我看,哈哈!健行,被我找到了,雖然只有三天,而且沒有深入山區,不過是家人比較放心,而且筱筠願意跟我一起去的行程,真是太好了,我…

鏡像 III

「很久沒有一起出來吃飯了耶!」

  「是呀!」他轉動後視鏡,好讓自己能夠看見她。

  大雨過後的光景總是讓人感到奇妙,地上的一灘灘積水,看起來就像是通往遠方另一個未知世界的亞空間入口。

  他故意把車子開得很慢,就像是不忍心弄破那一地銀鏡似的,在那些有著魔法的水漥之中,可以看見另一台車跟在他們下方,慢慢的移動著。

────────────────

  「她結婚了?」她坐在餐廳黑色的牛皮座椅上,剛打過蠟的黑亮大理石地板上,看得到她吃驚的表情。

  「昨天才知道的。」他一臉蒼白失落的,別過頭去面對著窗子,玻璃窗上映出來的她是如此悲傷、如此誘人﹔他們相互用微醉的眼神對望著。

  「還是那麼愛她嗎?忘不了她嗎?」

  「嗯……」他伸手碰碰她的臉頰,用中指輕輕的壓她的唇。

  「忘卻是罪,啊!妳的臉好冷。」他的手離開窗戶縮了回來。

  「我不想看你難過的樣子。」她搖搖頭,眼中閃爍著淚光,但是她強忍著不讓它流下來。

  「妳很像她。」他透過在水晶般杯子裡晃動的馬丁尼望著她,她看起來悲傷而且不安。

  「怪我把妳當成替代品嗎?」

  「不,我連替代品的資格都沒有,你要的是同一個名字,同樣的回憶,同樣的感覺……你要的是同一個靈魂,而我,什麼也不是。」

  「我們是好朋友呀!」

  「不夠!」

  他低下頭來,光滑的桌面上映著她哭泣的臉。

  「人生只是一連串的尋找,一連串的等待嗎?」

  他沒有回答。

────────────────

  「那是家好餐廳。」

  「對呀!什麼看起來都在發亮,都是透明的,那種裝潢讓整個世界看起來都像是假的,但又是如此美好。」

  看著在梳妝台鏡子前的她梳著頭,他溫柔的把手放在她的肩上。

  「照你這麼說,真實的反而是不好的,是吧!」

  「我可沒這麼說喔!」他拿起了口紅,幫鏡中的她上脣膏。

  「像這樣,妳認為口紅在不在妳的唇上呢?」

  「沒有呀!」她動了一下位置。

  「什麼也沒有呀!」

  他看了她一下子,然後把鏡中的自己的嘴對在口紅印上面。

  「吻到妳了,有感覺嗎?」

  「好浪漫,我喜歡這樣。」

  他臉上掛著微笑。

  「比直接吻妳還美吧!」

  「所以你打算抱著她的影子過一輩子嗎?」她突然想起一些事情似的,表情出現了憤怒。

  「我也只是個影子而已呀!不是嗎?」

  「可惡!」她拿起髮膠噴向鏡子,在鏡子表面被髮膠覆蓋的同時,他的…

三個月快樂

三個月了,好快啊!看著明澄像吹氣球一樣長大,手越來越酸了耶!不過越抱心情就越好,在也沒有比小朋友建健康康快快樂樂更讓人滿足的事情了.願他永遠快樂.



昨天洗完澡,按完摩,吃完奶的滿足表情










##CONTINUE##三個月大了,不好意思啦!

玩玩具

這幾天教明澄玩一個"小小音樂家"的玩具,玩幾分鐘後似乎玩出了興趣,踢得好高興(用踢著玩),

不過連玩個幾天,昨天已經變得沒太大興趣了......
##CONTINUE##
小孩子真的是喜新厭舊啊!不想個新玩法不行了.




努力玩玩具的阿澄

遺書

展信者:

  首先感謝命運的安排,讓這封信能在茫茫星海中被找到。

  您一定很好奇您見到的是什麼樣的情況,讓我來為您說個故事。

  先談談我的祖父。

  我祖父名叫劉德欽。
##CONTINUE##
  他生前是位很有名望的人,住在天關六星第二二四號小行星的宇宙別墅裡。這是一個能半永久循環的居住系統,是我祖父設計的。

  他發展這套系統時才四十八歲,是個相當有名氣的人工智慧學者,也是宇宙中排行第三的富翁,有名的爆發戶。

  這樣的有錢人,在一百四十歲的時候,獨自來到這個人類探索邊緣的小行星上來居住,身邊只有我的陪伴。

  祖父叫我阿融,我很喜歡這個名字,也希望能以這個名字被記住,但我還是不能忘記自己是從哪裡來的。正如祖父常告誡我的,做人不能忘本,雖然我身為一個人的時間沒有很久。

  我是在西元三九七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於諾多工業的第三實驗室被組裝成的。出廠時的編號是甲申一四一七特,『特』表示我是實驗用機種。當時我被植入一組反應學習晶片,讓我可以自發性的對應人類情緒,並作出合乎道德的反應。這表示,在三原則之外,我被允許有喜怒哀樂的表現,必要時我還可以罵人。

  當初這樣的設計,是為了協助父母親教育孩子,因為當代的父母親不懂得如何教育。何況,因為訓斥孩子而被反告虐兒的事件越來越多,教育當局在輿論壓力之下,端出新的教育政策──賈老師計劃。

  為了能取代父母,我被設計成完全的人型。

  當時的我並不了解,原來這是祖父獨生子的造型。

  祖父的孩子在托瑞爾星系的克萊恩視察礦場時,於意外中身亡。而祖父也在次年買下宇宙最大機器人公司「諾多工業」的經營權。

  三十三年後,我出生了。

  我不採一般機器人的資料庫模式直接生產。而是用空白資料庫,經過了十年的反應學習課程,將人類文明史上的各種教育、倫理、學習等資訊,以問答方式來進行思考後記憶。研究員甚至利用我發表了十七篇教育論文,還得到相當高的評價。

  於是我出廠時,大家都認為我一定能負起教育人類未來的重擔。

  在資料拷貝之後,許多『賈老師』被運送到各地的實驗家庭裡,進行實地測試。我則是留在實驗室裡繼續研究。

  但是實驗開始沒多久,便有許多在憤怒後被肢解的『賈老師』被退回來了。

  研究員們對這個現象相當困擾,畢竟『賈老師』是在各方面都是足以比擬人類的完美機器人。我在實驗室裡甚至還能參與各項研究,因為我的思考能力並不比人類差、演算能力又強、可以二十四小時工作,而且絕…

備分資料

最近打算重灌電腦,所以把許多備份資料燒起來(其實大多是照片啦!)

結果燒了好久的片子,怎麼那麼多啊!

不過總算可以給電腦來個大掃除了.
##CONTINUE##
你別再燒了......

鏡像 II

大批的警察從四面八方包圍而來,他眼看事情已經無法挽回,而腹部的槍傷看起來是那麼的駭人,於是抓著小男孩的手急忙的退回車內,發動引擎,立刻飛馳而去。

  警察緊追在後,一瞬間夜間的街道充滿紅色藍色的閃爍燈光,從後視鏡上,他可以清楚的看見一輛警用機車在經過一條十字路口時和閃避不及的一輛砂石車撞在一起,他不禁大聲叫好,看樣子可以阻止一下子。

  他當機立斷的,找個地方立刻換車,反正他有所有車輛的鎖匙嘛!

  當然,小孩子也要跟著他走才行,這可是他最後的一線希望,最後的。

----------------------------------------

  在換了兩輛車之後,他感到相當疲累了,隨便處理的傷口顯然又開始冒出血來,他看一下坐在旁邊的男孩,開始責怪男孩的父親幹嘛為了兩百萬出賣他兒子,他在中國的工廠不是一年可以為他賺好幾億嗎?分一點給為他奮鬥十多年的可憐前員工是會怎樣呢?

  想著想著,附近突然又想起警笛的聲音,這一次不只一堆警車,還跟了一堆電視台的採訪車,想起他有可能會上電視,他居然開始擔心自己臉色會不夠好看。

----------------------------------------

  在黑暗的房間裡,他緊緊抓著那位小男孩,靠在一面穿衣鏡旁,這樣一來他可以看見一些死角,避免偷襲,窗外則是不斷有探照燈的強烈燈光往室內在偷窺,室內的家具反射著外面警用各類燈具的紅藍閃光,讓他的眼睛感到不大舒服,於是對著外面破口大罵,但是回答他的卻是經由擴音器變過聲的警察招降聲。

  這時,他發現有一位小男孩走向他,並坐在他身邊,向他問好。

  他感到困惑了,外面警察很多耶!他不知道出事了嗎?他開始覺得這個小孩子的父母真是不會教小孩子,看到陌生人就應該要小心的呀!要不然像旁邊這小子,讓他只用麥當勞就騙上車了,還得勞師動眾的讓一堆警察和記者來接他回去。

  一堆警察,想到這一點他就一肚子氣,明明跟他爸爸說好兒童餐要兩百萬的,怎麼好像變成警燈兩百萬燭光,於是又開始向外面大罵……

  這位男孩並不怕他,直接就坐在他身邊跟他聊起來,問他在這做什麼。

  他覺得這小子好像有點面熟,他記得好幾個月以來他都有看過這小子上下學的樣子,還有他們家黑色的賓士車跟暴牙的司機,他覺得他們家應該很有錢吧!

  小男孩回答倒是很坦白,說錢家裡是很多,但好像也沒看過他爸用過,他爸爸常跟他說要賺很多錢,要…

晚上睡不好

明澄最近晚上都睡不好,常常驚醒,又常常脹氣,快被累死......

看了好心疼啊!
這是上個月打完預防針後的照片......好像醫師警告的罕見副作用明澄都碰上了,燒了兩天.

明澄小故事

老爸,我餓了......
##CONTINUE##


這還差不多,快交出來吧!

動作慢吞吞,我自己拿了. 你耍我啊! 再不給我翻臉了喔!

鏡像 I

實在是很差勁的一天,他氣沖沖的回到家裡,手提包毫無反擊能力的,被他以30度仰角拋出,牆壁像是在抗議似的發出令人不快的聲響,將無辜的手提包反踢回地上﹔他肩膀斜向一邊,右邊的西裝袖便很識相的滑了下來,接著身子旋了一下,左邊的袖子便連著整件外套被甩了出去。
他似乎對於自己支配那些無生物的力量感到滿意似的,臭臭的臉上浮出一絲輕蔑的笑。

---------------------------------------------
  浴室裡,他用力的瞪視著鏡中裸露的肉體。

  「渾蛋!」

  鏡中的人機械似的以光速重複這不知受詞為何的詞句。

  「沒用的東西!」

  鏡中的影像很明顯的表示憤怒,沖血的眼球和粗大的脖子,他的怒氣遠比他的修辭學造詣為高。

  「你這無能的傢伙,這點事也弄不好。」

  他對著毫無感覺的玻璃板以第二人稱怒罵著。

  「人家早暗示你要送禮了,居然還鐵齒!可惡,人家比你晚進來的小李都升上去了,就你沒有!」

  額頭浮出扭曲的青筋,鏡中的人坦白的反應著這個事實﹔他雙拳緊握,斗大的汗由臉上滾下,聚集在他那不算太尖的下巴下顫動著。

  「小李那人渣,你不該提拔那不知恩的東西的,都是你害的,好壞不分的豬!」

  鏡中人下巴下的汗水像是鬆了一口氣,很快的從他那充滿緊張而又僵硬的身體逃了開來。

  「阿麗那賤女人,居然把她新的男人帶到我面前晃,那隻河馬那一點比我好﹔都是你這個笨蛋,連個女人都抓不住。」

  眼球四周的細小血管,就像惡魔的手指般的往他的瞳孔方向聚集,不祥的紅霧開始在鏡中的影像上擴散開來。

  「明知那騷貨愛花錢,還不好好管教,你幹嘛交那隻母狗,白痴!」

  鏡中的人已經搞不清楚他話中「你」、「我」的關係,也搞不懂他到底在罵什麼了。

  「我辛苦賺錢是為了什麼,還賭,你豬呀你,我以前怎麼教你的,你說呀!」

  鏡中的男人用力的喘息著,喘得周圍充滿霧氣,混著他剛剛噴出來的口水,鏡中人的身形,隨著他的意識,漸形模糊。

  「白痴、渾蛋、沒用的東西!」

  外翻的嘴唇,露出了血紅的牙齦及陰白的牙齒,上下頷相互用力的壓抑著,發出極不協調、相當刺耳的哀嚎聲﹔兩只耳朵因為某些液體的堆積而變成赤熱的紅色﹔本來就不長的鼻子以原來二分之一的長度皺縮著,露出那外翻的鼻孔不斷地吐出高熱的濕氣。

  「你……你……像你這種垃…垃圾……廢物,你……你……你去死算了。」

  「…

明澄小寶貝

小孩子真的很敏感,明澄一天一天的成長,腦袋也跟著靈光起來,雖然看見家人都會笑,但對媽媽就是比較好,對我次之,其他家人又更差一點。

白天他看到誰都會笑,晚上就只對我跟筱筠笑,半夜就幾乎只對筱筠笑了。
##CONTINUE##
好現實啊!

明澄晚上很喜歡跟我玩,我只要靠著床頭坐著,讓他坐我肚子上,人靠在我大腿,這樣他就會開始笑,放著就笑喔!每次笑都會稍微吐舌頭,就像不二家的mark一樣,超可愛的。
願他日日微笑心情好。

安慰劑

老先生在人群簇擁之下,緩緩的步上階梯。

  這是他畢生中最光榮的一日,多個諾貝爾獎的桂冠正頂在他的頭上,讓他成為世人尊崇的焦點。
  是他,是他讓人類永久擺脫痛苦、遠離絕望,是他創造出自亞當跟夏娃被逐出伊甸園之後最大的勝利,潘朵拉盒中的妖魔也因他而受到致命的一擊。
  老先生眼光從台階頂端的殿堂移開,緩緩的巡視著身邊無數的媒體工作人員與瘋狂群眾。他就像是個教主,是神聖的存在。人們愛他,人們尊敬他,人們不能沒有他。
  多巴A13號是個神蹟,也是他今日再度得獎的原因,一個能治癒「一切」的強大藥劑。
##CONTINUE##

  這個故事的源頭倒是很簡單,是起因於健保政策的改變。

  當健保局將安慰劑這種醫界普遍接受的用藥方式,視為非必須治療而停止給付之後,許多醫師為了賺錢,轉而開始使用較高劑量的治療藥品,以取得患者的信任,結果引發了許多與藥物濫用有關的醫療糾紛。
  到底給予輕微感冒患者無害的維他命丸比較好,還是冒著損害身體的疑慮給予抗生素好?
  這種道德與利潤間的衝突長久一來不斷困擾著整個醫學界,安慰劑到底是善意的謊言或是無恥的騙錢?這個問題一向無解。認同安慰劑的人,覺得安慰劑是在不用藥物影響身體的情況下的最佳選擇,但常有患者在知道服用的藥是安慰劑之後反過來控告醫師的事情,結果在大眾知的權力至上的思維之下,安慰劑不再給付,醫師則面臨開安慰劑收錢更容易被告的處境。
  這時,一位心理及藥學雙博士的天才研究人員出現了。

  李靜禪於知名藥廠「文耕」擔任研究工作已經超過十年,在他領導之下所研發的「安國」、「純純」等成藥更是暢銷全球的強力產品,是醫藥學界的大老級人物。
  但他擅長的不單是藥物而已,心理學的背景讓他深知「暗示」對人類表現的強大影響,畢竟他的博士論文便是在研究媒體暴力與人類生理表現的相關性,並且取得了相當的證據。
  「對專業的信任,是有其宗教力量的。」他曾在開發小組中如此陳述,並且成為他的畢生圭臬。
  這一點從他對個人形象的維護、產品的包裝與行銷、還有對公司員工的嚴謹訓練可以明顯看出來。他相信,藥物的效力有一半來自於使用者對產品的信心,而信心這種東西有一半靠的是使用者的自我安慰。
  於是,在公司及醫界聯盟支持之下,他投入了安慰劑影響病理機制的研究,希望能說服社會相信醫療專業,信任醫師使用安慰劑的判斷。
  他所領導的研究很快的有了初步成果,在諸多科學證據之下,健保局開始重新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