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死刑的界線問題

到底可惡到哪種情況,該判死刑?

相信大家都能同意,很多時候,我們看見某些讓人氣憤的事情,會反射性的說出「去死」這種話來。但相信大家也同意,這只是情緒話,畢竟很多事情,是絕對不到判死刑的程度的。



問題在於,那個「程度」要如何定義?

「死刑的界線」一直是個很大問題。我們要求案件絕對要依法審判,不可用私刑或輿論民粹公審,而面對重要事項,法律上的定義就更要求精確。

問題就出在,「多可惡」該判死刑?

死刑有著「比較省錢」、「永遠不會被假釋再犯」、「伸張正義」、「家屬晚上睡得著」之類好處,「嚇阻」的傳說早被證實無效,就不提了。

但在界線之下,你突然又願意花錢養他一輩子,願意等他假釋出獄再犯,而受害者家屬的痛苦突然就不需重視了。

是這樣嗎?這條線要怎麼畫?別跟我說什麼「這麼明顯這樣可惡」的牽拖,我就是問你「不明顯」的。可悲的是,連那個明顯不明顯,其實都無法定義不是嗎?其實根本都是媒體操縱或網路社群起鬨不是嗎?司法不是要獨立審判嗎?

很多時候,連「可惡」本身都很有定義問題,要說危害,請問親手殺四個人,跟賣假藥害慘數百家庭相比呢?請問殺一人並分屍,跟防災工程偷工減料造成土石流傷亡相比呢?

多年前我就做過一個叫做「誰比較該死」的調查,把一些例如「情殺」之類殺人原因跟「蓋豆腐渣工程害死人」之類的行為相比,看誰比較可惡。結果一面倒的全都認為與殺人犯相比,這些政府或企業結構性的殺人更可惡,更該死。這些結論全跟現行法令「相反」,那些「更該死」的全都不是死罪,甚至可以輕判、無罪釋放。但相較之下可惡程度比較低的(當然還是可惡),反而都成了死刑犯,而負責執行死刑的,常常就是被認為「最可惡」的那批人。

是的,被公認可惡程度最高的,就是無良冷血奸商和貪贓罔法的官員兩大族類,但這兩大族類,一是可以收買媒體製造輿論,二是本身就負責執行公權力,所以他們不但沒事,甚至還負責執行死刑。

這樣哪來正義可言啊?

而就算是同類型犯罪(比方說殺人罪)之間,死刑的界線也同樣充滿疑惑。不少人講到要畫線,就斬釘截鐵的說「殺人就是死刑」,但實際上我們可以輕易的拿出一堆讓他開始說這是例外要排除的例子。

比方說有名的湯英伸事件。

那到底多可惡該死刑?殺幾刀?殺哪個部位?對象?動機?如果你不能明確給個界線,那司法公信力如何能存在?誤判又該如何解決?

其實「死刑的界線」這個問題,我已經問好多年了,一直沒人能回答,或者往往是賭氣式的回答(很多人以透過電腦螢幕也能感受到怒氣的『殺人就是要死刑』回答,但等於是廢話),更別提市面只要碰到像強暴、兒虐,甚至擋救護車,就不少開始說要判死刑的。

請問你界線在哪裡?還是你覺得只要死刑就能解決問題?可是,那些殺人犯,尤其是凶殘的殺人犯,或者民調低迷的總統,就是這種「用殺人解決問題」的代表性人物啊!怎麼你們邏輯路徑與人格特質跟這些兇手一樣呢?

界線問題,同樣出在所謂再犯率的迷思上面,若說怕再犯就把人槍斃掉,那請問為何在某個界線之下的人,你就覺得他可以讓你放心?或者其實你覺得也應該殺掉?那殺人界線你要放哪?若擔心再犯,而且「越來越凶殘」,死刑界線只好不斷下修,那以後亂丟菸蒂就要槍斃了嗎?

只要你畫不出界線來,支持死刑就在道理上完全站不住腳了,因為你完全沒辦法解釋為何跨過這條線就是十惡不赦罪該萬死,沒跨過的你卻願意花錢養他一輩子,甚至相信他不會再犯。

如果你沒辦法為死刑畫出一條界線來,那死刑的存在本身就是對正義最大的侮辱了。

請問多可惡的該判死刑?你能為生死畫界線嗎?

-------------------
舊文翻新,作為udn專欄使用,主軸還是只有一個,也是我判斷所有事情的同樣標準,就是一個畫不出界線的事情,該想的是,界線本身是否本來就不該存在,真正該畫線的,是其他的東西。

就死刑議題來說,很明顯的,不是死刑界線在哪裡,而是死刑該不該存在。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