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死刑的界線問題

到底可惡到哪種情況,該判死刑?

相信大家都能同意,很多時候,我們看見某些讓人氣憤的事情,會反射性的說出「去死」這種話來。但相信大家也同意,這只是情緒話,畢竟很多事情,是絕對不到判死刑的程度的。



問題在於,那個「程度」要如何定義?

「死刑的界線」一直是個很大問題。我們要求案件絕對要依法審判,不可用私刑或輿論民粹公審,而面對重要事項,法律上的定義就更要求精確。

問題就出在,「多可惡」該判死刑?

死刑有著「比較省錢」、「永遠不會被假釋再犯」、「伸張正義」、「家屬晚上睡得著」之類好處,「嚇阻」的傳說早被證實無效,就不提了。

但在界線之下,你突然又願意花錢養他一輩子,願意等他假釋出獄再犯,而受害者家屬的痛苦突然就不需重視了。

是這樣嗎?這條線要怎麼畫?別跟我說什麼「這麼明顯這樣可惡」的牽拖,我就是問你「不明顯」的。可悲的是,連那個明顯不明顯,其實都無法定義不是嗎?其實根本都是媒體操縱或網路社群起鬨不是嗎?司法不是要獨立審判嗎?

很多時候,連「可惡」本身都很有定義問題,要說危害,請問親手殺四個人,跟賣假藥害慘數百家庭相比呢?請問殺一人並分屍,跟防災工程偷工減料造成土石流傷亡相比呢?

多年前我就做過一個叫做「誰比較該死」的調查,把一些例如「情殺」之類殺人原因跟「蓋豆腐渣工程害死人」之類的行為相比,看誰比較可惡。結果一面倒的全都認為與殺人犯相比,這些政府或企業結構性的殺人更可惡,更該死。這些結論全跟現行法令「相反」,那些「更該死」的全都不是死罪,甚至可以輕判、無罪釋放。但相較之下可惡程度比較低的(當然還是可惡),反而都成了死刑犯,而負責執行死刑的,常常就是被認為「最可惡」的那批人。

是的,被公認可惡程度最高的,就是無良冷血奸商和貪贓罔法的官員兩大族類,但這兩大族類,一是可以收買媒體製造輿論,二是本身就負責執行公權力,所以他們不但沒事,甚至還負責執行死刑。

這樣哪來正義可言啊?

而就算是同類型犯罪(比方說殺人罪)之間,死刑的界線也同樣充滿疑惑。不少人講到要畫線,就斬釘截鐵的說「殺人就是死刑」,但實際上我們可以輕易的拿出一堆讓他開始說這是例外要排除的例子。

比方說有名的湯英伸事件。

那到底多可惡該死刑?殺幾刀?殺哪個部位?對象?動機?如果你不能明確給個界線,那司法公信力如何能存在?誤判又該如何解決?

其實「死刑的界線」這個問題,我已經問好多年了,一直沒人能回答,或者往往是賭氣式的回答(很多人以透過電腦螢幕也能感受到怒氣的『殺人就是要死刑』回答,但等於是廢話),更別提市面只要碰到像強暴、兒虐,甚至擋救護車,就不少開始說要判死刑的。

請問你界線在哪裡?還是你覺得只要死刑就能解決問題?可是,那些殺人犯,尤其是凶殘的殺人犯,或者民調低迷的總統,就是這種「用殺人解決問題」的代表性人物啊!怎麼你們邏輯路徑與人格特質跟這些兇手一樣呢?

界線問題,同樣出在所謂再犯率的迷思上面,若說怕再犯就把人槍斃掉,那請問為何在某個界線之下的人,你就覺得他可以讓你放心?或者其實你覺得也應該殺掉?那殺人界線你要放哪?若擔心再犯,而且「越來越凶殘」,死刑界線只好不斷下修,那以後亂丟菸蒂就要槍斃了嗎?

只要你畫不出界線來,支持死刑就在道理上完全站不住腳了,因為你完全沒辦法解釋為何跨過這條線就是十惡不赦罪該萬死,沒跨過的你卻願意花錢養他一輩子,甚至相信他不會再犯。

如果你沒辦法為死刑畫出一條界線來,那死刑的存在本身就是對正義最大的侮辱了。

請問多可惡的該判死刑?你能為生死畫界線嗎?

-------------------
舊文翻新,作為udn專欄使用,主軸還是只有一個,也是我判斷所有事情的同樣標準,就是一個畫不出界線的事情,該想的是,界線本身是否本來就不該存在,真正該畫線的,是其他的東西。

就死刑議題來說,很明顯的,不是死刑界線在哪裡,而是死刑該不該存在。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