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預定的旅行,意外的旅程--合歡山雪季亂走

事情是這樣的,去年我們計畫去爬合歡群峰,結果全被流感打亂,一座也沒攻下。
但我們豈能被這小小阻撓給擋下,自然早早就又搶訂滑雪山莊,準備再來一次。



不過這次比較收斂,因為沒先去蕙蓀做高度適應,打算直攻,所以目標只擺在主峰跟東峰,攻兩座就好。

但同樣問題很多,首先,上山前一週,織卉開始發燒……這很靠北,連著兩年都感冒是怎樣,而且原本預計三月荒野親子團要去攻玉山前鋒的,但因為跟明澄管樂班參加的管樂全國比賽衝突,無法成行,總之今年爬山怎麼一個不順呢?

更糟的是,寒流來襲……照理來說是好事情,合歡山下大雪耶!但一來織卉還在感冒,二來雪地用裝備跟平常可是不同檔次,而我只剩三天可以張羅……

總之狀況很多,搞到都先去跟松雪樓退訂房間了,但後來又保留下來……

不管了,反正就是硬衝,結果又發現明澄長太大,去年的衣服都穿不下……還臨時買他的衣物,還好他現在快跟我一樣高了,我可穿他就可以穿,乾脆我我午休時間自己去試穿比較快,就這樣匆匆忙忙的準備。

出發前一天還先跑去買雪鍊勒!

附帶一題,雪鍊價錢要看輪胎大小,我在嘉義市區買1800,後來在路上看到,埔里的話,租要600,廬山租要1000,到管制區域才向小蜜蜂租,就是2000……乾脆買好了。

總之這次真有點匆忙,然後因為知道有積雪,所以讓孩子帶雨鞋(大人都有登山鞋),不得不說,雨鞋真的超級重要。

這次直衝,因為是星期四,所以基本上一路順暢沒人潮,就算到了清境農場也沒塞車。照慣例在清境吃午餐的時候,遠遠瞧見奇萊山已經白了頭,呵呵,的確很漂亮啊!於是我們很快的就繼續驅車往上,一路上逐漸看見奇萊連峰全都是雪白的,然後路邊開始積雪,接著在昆陽,看見偉大的東峰山塊在冰封當中聳立在眼前,這真是壯觀無比啊!昆陽這邊積雪已經不少,但我們並沒久留,因為一看就知道武嶺更精彩,當然就衝了。

武嶺的確很壯觀,但問題也不少。首先,開始融雪了……武嶺停車場一片泥濘,非常狼藉,然後就是,融雪的時候氣溫特別低。

真的很低,雖然穿著雪地裝備,突然下車接觸這種低溫還真是不習慣,更何況我們沒經過高度適應直上,基本上是有點危險的,筱筠很快就說她會頭痛……還好孩子們沒事,而我上到玉山主峰也一樣活蹦亂跳的所以沒差。

總之,這是第一次好好的在雪地上玩耍,值得紀念啊!兩個孩子拼命玩雪,畢竟兩年前同一時間去日本,可是一片雪都沒碰過(我們離開當晚開始下雪……)。

因為還要趕著check in,所以我們並沒有玩太久,急忙往下來到松雪樓,聽到隔天好天氣的訊息,高興了一下。

白雪加藍天是非常美麗的,很期待啊!於是我們很快的辦好入住,下到滑雪山莊,很幸運的住到去年的隔壁房間(也就是景觀最好的兩間)。一進房間,當然是先檢查電毯有沒有故障,這可是性命攸關的事情,然我們有帶睡袋,但再怎麼說,睡袋的熱度是來自於自身,電毯可以提供更多額外的熱力。

附帶一題,同樣四個人住,滑雪山莊跟松雪樓價差三千,主要差異有三,一是滑雪山莊算別館,用餐要經過兩三百公尺的雪地上坡,二是滑雪山莊不是套房,浴廁都在外面,共用不是問題,低溫才是,滑雪山莊的水龍頭雪季是不關的,因為怕結冰會爆掉。

但基本上我們是乾脆不洗澡了……冷得要死啊!

第三算是價差關鍵,松雪樓有暖氣,滑雪山莊只有電熱毯,這舒適度的確有差別。

不過我是覺得還好啦!還不到非暖氣不可的年紀,再過個十年搞不好就不敢鐵齒了。

安頓好之後出發享用晚餐。松雪樓的晚餐當然算不上什麼豪華餐點啦!不過在這種海拔有熱食可以吃到飽,很感恩的,而且高山蔬菜真的很棒,然後奶茶加薑茶拼命灌就對了。

吃完飯,圓月從東方升起,美極了啊!

不過回滑雪山莊的路程就吃到苦頭了,因為路燈被雪蓋住,只能靠月光照明,然後樓梯結冰之後變得很滑,好難走啊!雖然有帶手電筒還是走很久,難怪很多人都繞遠路走柏油路。來到停車場更是滑到不行,因為融雪之後又結冰,變得很硬,超難走啊!這時候登山鞋也不夠力了,得出動雪爪才行了……不過我沒準備這玩意,其實也不貴,下次要乖一點才行。

之後躲在電毯裡一夜,但並不好眠,因為登山客都很早起床準備,噪音不小……總之住山屋跟住飯店的確不同。

隔天早起,外界是不同光景。因為夜晚只下一點點雪,車子上沒有什麼積雪,反倒結冰……凍了一層殼,然後車停我們隔壁的一位老爸帶著大約五歲的小孩在準備滑雪用具,超強啊!

吃完早餐後,太太帶孩子們玩雪,我則是自己跑去爬東峰,這其實有點冒險,因為我的裝備並不適合,所以我走大概三百公尺就撤退了……在積雪結冰的步道上,用沒冰爪的鞋子而且沒帶登山杖,上去還好,下坡根本找死,我往上走沒花多少時間,下來則花了三倍時間,而且還有兩次是用滑的,超恐怖。

各位不要幹跟我一樣的傻事啊!

然後我回去拿了登山杖,順便換上較輕便的衣服(走一走就熱了,而且出大太陽啊!雖然氣溫只有零度上下,體感溫度更低),轉往小奇萊步道,出發探險去。

這步道沒什麼人,積雪更深,但前人的腳印也結冰得更厲害,到處都有融雪反覆結冰形成的超滑路面,非得繞道不可,然後我看到步道裡居然有七八頂的帳篷。

超強啊!居然還露營,最扯的是只有天幕帳加地布,這樣也能過夜……有夠厲害的。

不過我這次只是進來散步,不想深入森林,所以在0.4K的地方折返,不然森林裡很美的說,但那段路不大好走,算了。

回到滑雪山莊,只見孩子們推的雪人擺在地上……雪太硬,所以雪人也小小的……特別帶上來的紅蘿蔔變成插在地上……還說要堆雪寶勒!

一看時間,才10點,居然已經肚子餓了……果然在這種地方熱量消耗很大,於是泡了泡麵,吃完之後趁著大太陽再次出去晃。

這次本來想爬主峰跟東峰,東峰沒雪地裝配不可行,主峰則怕碰到交通管制,於是只剩石門山這個選擇了,於是一下往石門山前進,沿路看著合歡尖山的雪景、遠方奇萊連峰、北峰跟西峰,還有更遠處有座非常尖銳的山,同樣被白雪籠罩,後來才知道是中央尖山與南湖大山。

就這樣,我們從石門山步道口開始挺進,在大太陽之下,走到後來還滿熱的。因為石門山步道非常短(才750m),但在大晴天與積雪當中行走,景觀實在美到不會講,所以沿路一直停下來玩雪,觀察冰封的水池,尋找被雪遮蓋的步道(因為到處都有腳印,但都不在步道上),一路玩上去。

但畢竟是高海拔,孩子穿著布鞋走雪地真的很不適合,一下就溼掉,開始結冰……然後當然開始唉唉叫。所以我們真攻上石門山之後,倒也沒停太久,而且眼看要變天了,所以匆忙下山。

山上氣候變化真的超級快,我們只要晚個半小時來爬山,立刻會變成風超大然後霧超濃的狀態……其實我們下到登山口的時候,也有一對情侶正要進去爬……爬沒幾公尺我們就看不到他們了。

之後來到遊客中心,買了包子吃,這時已經是下午了,早過了中餐時間,休息後回到滑雪山莊,再吃一次泡麵,然後開始睡午覺,直到晚餐時間。

結果松雪樓連著兩天晚餐內容一模一樣……而且聽到不好的消息,天氣要轉壞了。

果然,隔天起床外面一片白,不是說景色是白色的,而是徹底的白,因為正在下雪。

看見車子被雪淹沒,我急忙綁上雪鍊(在山下學綁很簡單,等你必須先鏟雪才能綁就知道麻煩了,而且工作用棉布手套很快就在融雪中結冰……),接著去松雪樓吃早餐,然後匆忙上車離開,卻發現封路了,要等鏟雪車鏟完雪才可以通行。

於是我們又開始玩雪,前兩天玩的是積雪,這次可是下雪,而且是很粗顆粒的雪,跟粗鹽一樣的,打在身上跟下大雨一樣劈哩啪啦的。好不容易通車,大家快速離開,卻在半路開始打滑……

不是每台車都會打滑,雖然都有雪鍊,但我家那輛……總之就是爬不上去,最後還好有原住民青年協助拉車(當然是要付錢的),不然狀況真的很不好,很多車衝不上去,因為鏟雪車把表層的雪鏟走之後反而讓下面的堅冰整個暴露,車子有雪鍊暫時還可以咬在斜坡路上,我下車查看時發現根本沒辦法走路,若不扶著車子我會一路滑到山下去,超扯的。

因為下大雪,非常多人衝上山,方向雖然跟我們相反,但造成塞車卻是一樣的,好不容易到昆陽,路面狀況好一點點,但雪卻下更大了,在快到鳶峰時我才敢拆掉雪鍊,但因為是第一次不大會拆,拆超久的,邊拆還邊被爆雪鞭打……有點狼狽啊!不過事後想起來就變很好玩了。

而且還有人跑來說要不要幫我拆,當然是要收錢的……不過他說完過幾秒我就拆掉了。

第一次碰上下雪,有點熱鬧。

之後在翠峰稍做休息,還買了超好吃的玉米(冷得要死的時候,來根燙手的玉米真是人間至樂),然後才緩緩下山。

總之這次太匆忙了,而且沒玩過雪輕忽了雪地裝備的重要性,下次會好好準備的。

這次爬了石門山,算是家人的第一座百岳,我則爬過玉山主峰跟西峰。

下次要去爬那座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