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9日

衝吧,孩子們。

週日,我們家兩個小鬼又去參加直排輪比賽了,這次成績不錯,拿了三銀一銅回家,我們很高興,但說實在的,兩個小鬼倒沒我們那樣興奮,因為他們看得更遠。
P1250379
說真的,當初去學直排輪並沒特別目的,只是覺得學這個似乎滿有意思,加上我跟我太太其實自己也有興趣,而大人跟著小孩上不用錢,所以就這樣買鞋子開始學了。



我跟我太太都不是什麼運動細胞很好的人,我甚至問題不少,比方說從小就心律不整,另外就是被說是不適合遠行的扁平足(若早幾年出生,扁平足甚至是免服兵役的)。雖說好像有很多不適合運動的問題存在,但我好歹也跑過半馬(國小),單車(買菜車)攻桃源瀑布(國中),甚至當過1500m的選手(高中),也爬過玉山。當然稱不上什麼了不起的紀錄,但至少還不致於沒東西可以現寶。

因此我們很希望孩子可以重視運動,偏偏「太過一般」的活動,老實說我們自己都懶,如何督促孩子,比方說早起去爬山之類的,我們自己也都懶得爬起來啊!

所以買直排輪,想說用上課的方式來逼全家人運動,其實出發點也真的只是運動而已。

哪知道練到後來明澄進競速隊。

這就真的要懺悔了,我是說,雖然我們出發點並沒惡意,就單純希望孩子喜歡運動,然後對於比賽不要有太多得失心,好玩就好。

但我發現這種觀點並不盡然沒問題,如果他一直待在休閒班那還無可厚非,可是休閒班的技巧練到頂之後,自然會出現「接下來怎麼辦」的問題。

這一點對我們成年人來說好解決,反正我真的只是要運動,基本技巧學熟了,足以應付路溜的各種狀況,那我接下來就到處溜到處玩就好。至少我的情況是這樣沒錯,所以等到我基本動作學得很熟悉之後,我就拆掉護具,在場上隨便溜溜吹風,看專業班練什麼有趣的動作,自己在旁邊練著玩,學起來的話,覺得自己這把年紀了還不賴,暗爽一下。

是的,大人嘛!有其他事情要操心,所以就真的去休閒的。

然後我發現這種心態對孩子不好,因為他會發現夥伴們不斷進步上去,而我們只會跟他說沒關係。我們覺得沒關係是沒錯,但孩子們自己心裡是怎麼想的?

是說,都要「競速」了,沒有競爭的鬥志怎麼可以,不要跟別人比,至少也要跟自己比,就連我這個在旁邊玩的人,學得有進步都會暗爽了,那我又何必對孩子想要競爭的心態說「沒關係」。

也因為這樣,兩個孩子在覺得跟不上人家之後,漸漸失去鬥志,結果就是好幾個月沒去上課,然後差距越來越大,直到後來要再回去上課,兩個孩子甚至開始抗拒,會不想去上。

但還是很愛溜,只要是私底下帶出去溜,不要見到教練與同學就好。

我不覺得這是好事,因為其實他們不敢面對的是自己,而這種狀況,其實是我們做父母的所造成的。

這次比賽,兩個小鬼當然也很緊張,希望能有好成績,只是,這跟去年在毫無經驗的情況下參賽完全不同,現在他們對名次不像以前那樣在意,更在意的是秒數。

明澄在意他不像夥伴們早升上去甲組(選手)比賽,他還在報乙組(多為初學者),織卉則在意一個比她晚進競速隊,但練習時一直贏她的夥伴。
P1010215
結果很明顯,明澄拿一銀一銅,因為很「理所當然」(前三名都是各隊伍裡競速班的人,而且跟一般參賽者秒數差距很明顯),顯然沒太多喜悅,他在意的是甲組選手的成績,因為同樣有很明顯的差距。

織卉拿二銀,果然「只輸給她」(不然織卉去跑男子組也能拿銀牌,成績絕不算不好)。

奪牌當然高興,但跟去年拿第七名就樂翻天差距不少。

至少看起來沒我們那樣高興。

是的,我們覺得「這樣就很好」,但孩子們卻不是這樣想的。

很家庭的狀況說不定跟我們家正好相反,那也是我們一直想避免的狀況,只是我們沒想到的是,我們不在乎成績,孩子們卻很在乎。

織卉說他下次要拿金牌,明澄也說他要跑甲組。

說真的,他們兩個如果晉級比賽,說不定連獎狀都拿不到,但這不重要,因為他們有野心。

這讓我們很高興。

也讓我反省,為了不希望孩子有壓力,是不是反而是在壓抑他們的鬥志。我不是說要孩子習慣跟人家比較,而是如果孩子並沒有什麼不恰當的競爭心態,為何要對孩子們的運動員精神給予「沒關係」的輕忽呢?畢竟,這是好事啊!

衝吧,孩子們,我們依然覺得運動本身才是最重要的,但只要辦得到,就盡全力衝吧!盡了全力,就算輸了也是心頭爽快。若預先準備了藉口,拿銀牌也只能眼紅金牌而已。

期待他們接下來能更盡力的練習,畢竟甲組的世界真的不是鬼混就能過下去的,而上面還有選手組的勒!比賽當天有頒發一位嘉義市選手參加國際賽拿銀牌的獎章,織卉看得兩眼發直,超羨慕的。呵呵,羨慕的話就不要一直喊腿很酸不想溜啊!

為了響應孩子們的鬥志,我也會參加明年的比賽,有些小比賽有家長組的,呵呵,也要來鍛鍊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