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寫在歸途出版之後--有關作廢的稿件

在寫第二部的時候,因為時間線交錯,所以要花不少時間去確認故事進程有沒有搞錯時間,所以常要回頭翻歸途第一部,也因此,偶而會把舊稿件翻出來看,翻翻一些作廢的內容,例如以下這個段落:



等席華跟庫妮睡醒過來時,六具焦黑的屍體已經被海水澆熄了。

「我有小心不讓火燒的太猛,免得煙被人家看到。」
「很好玩嗎?」席華看著利南,這個尚未出師的年輕人正在為自己小小法術的效果在洋洋得意著,席華有點擔心這個年輕人在這些特殊情況下,玩弄他自己都還不純熟的法術會讓他錯估自己的能力,雖然說好的法師就是要善用能量來進行最有效率的利用。
「過來幫一下忙吧!」
利南協助庫妮弄了頓簡單的早餐,接著便到海邊去尋找可能用到的物資,在經過一夜的歇息之後,札爾曼丹已經醒過來了,加上坤麟帝國的盔甲有著隔絕能量的效果,現在札爾體內有著不少的能量,席華只花了一下的時間,就讓札爾腹部的傷口癒和起來。
札爾曼丹自己也先閉起眼睛集中精神,讓能量在身體四周運行一周,恢復過為勞累的筋骨,雖然還有些痛,但對於強壯的戰士來說,已經不礙事了。
「謝謝你們。」札爾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庫妮則是在看見札爾死裡逃生之後,激動的留下淚來。
「感謝的事以後再說吧!先逃出去再說吧!」看見戰士夫婦都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席華感到很高興,至少從船難當中安全脫離的人有四個人了。
(希望還有其他人生還。)
席華暗自祈禱著,不過不懂法術的人在這可以撐多久呢?他又想起蓮華和祖父來了,他們都是因為救人才反而死亡的……
總之現在最重要的是脫離這個不友善的地方。

「利南!往哪邊走比較好?」
聽到學長叫他,利南回答到:「從昨天開始我們遇到的巡邏兵都是從西邊來的,大概那裡有崗哨吧!」
「可是莫那公國的方向是東邊吧?」札爾還在四處張望了解狀況。
「大峭壁少有可以攀爬的地方,如果往東走我們可能會先餓死,不然就是碰上死路,除非那些爛兵會飛,不然西邊一定有路可以上去。」
「原來如此,那我們就沿路把他們的頭打爛吧!」札爾拍了拍腰際的大型鐵製武器,看來他已經完全恢復了。
聽見札爾豪邁的言語,大家不禁大笑出來,紛紛抽出自己的兵刃來舉向天空。
「把他們的頭打爛!」

大夥往西走了約三立卡之後,跑前面的庫妮看見了前方不遠處有一座小型碉堡,而碉堡之後有一道在岩盤中鑿出來的石梯通往峭壁上方,看樣子是一條可以脫困的道路。

「先調查一下有多少敵人吧!」庫妮自告奮勇的要打前鋒,但是碉堡中已經走出一隊人來了。
「哈!有十個『跟昨天一樣』的士兵往這邊來了。」庫妮特別強調『跟昨天一樣』的字眼,看來守在這裡的負責人腦袋不大靈光,已經損失十個手下了,還沒察覺出對手不受能量稀薄的影響,絕不是一般的『善良老百姓』,以為數量決定一切正是這個負責人愚蠢的證明。
「這種水準的交給我就行了,你們先靠近碉堡看看吧!」席華說完就一個人走向前去。
安諾芬夫婦看見席華居然直直的向那一小隊士兵走去都嚇了一跳,但是利南催促大家繼續前進。
「學長要我們先去碉堡的。」利南一邊說著一邊繼續走向碉堡去,他相當清楚學長的能力,雖然席華是位藍袍醫者,但札姆家的英勇戰士們就連駱沙家都相當尊重的,公國出名的女戰士札姆納親手調教出來的兒子絕不會是武術上的弱者的,利南他不只一次看見席華用短劍一口氣擊敗數名強盜。

「納使者昨天不是才說不能過度使用法術嗎?」庫妮擔心的問到,但是看見席華自信的表情後,以經多少有些了解的札爾曼丹仍然跟著駱沙利南往碉堡方向走去。
「親愛的,你不用擔心啦!納使者根本就不打算用法術,會擔心的話你留下來看好了,我要進去在哪些豬肚子上劃幾刀報仇了。」
席華並不是不打算用法術,他想好好發洩一下心裡的怨氣,所以將輕微的恐懼術施在自己身體周圍,他要這些小兵倒大霉。

戰鬥並沒有持續很久,因為受到恐懼術的影響,十個士兵都變的動作遲緩,從在旁觀看的庫妮眼中看來,席華簡直像是在練劍一般的,那些雜兵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席華靈活的身影穿梭在十名士兵中間,用很優美的動作不斷的將短劍刺進盔甲的接縫中,三兩下這些小兵們就都被挑斷手腳筋脈成為廢人了。
在庫妮這的職業戰士眼中,席華的劍技算是很難得的了,他沒想到一名法師也能把劍術練到這麼好,雖然在他看來還不夠犀利,但是配上那把短劍……
庫妮這時發現席華的短劍在刺進人體時會發出微微的藍色光芒。
(魔法劍!)
庫妮心裡羨慕不已,雖然她們夫婦倆配的武器全是會讓其他戰士流口水的高級鐵製品,但是跟席華的武器比起來,實在是差了些


這小說第三章的內容,跟後來出版的版本差異很大,而且人物的口氣跟後來的形象有有不小差距,舊稿子裡每個人的說話氣質都差不多,分不大出個性,而且利南的法術能力被調降許多,但這明顯會跟第一章的內容衝突,然後這個版本的席華講話很中二又很臭屁,實在不討人喜歡。

話說如此,舊稿子不是沒用,不然我也不會回頭翻這些作廢稿件了,畢竟也是花時間去創作的內容,有些是可以回收的……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來,札爾一開始並沒有什麼白魔法之類的設定,基本上真的就只是一個冒險小隊想要回家的故事,後來跑出能量塔來,其實是始料未及的,本來並沒有想要寫什麼太宏大的故事,真的只是回家而已,那知道越跑越遠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讀書心得: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作者: 恩斯特‧克萊恩
原文作者: Ernest Cline
譯者: 郭寶蓮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6/11/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443919
叢書系列:hit暢小說
規格:平裝 / 44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