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翔之卷:飛翔沙丁魚

七月十九日

  今天要出發了,所以早早就起床。因為是去一個很陌生的國家,加上根本就沒有用心準備,突然有一種不確定的感覺,好像自己幹了什麼傻事一樣。由於臨時決定全家北上,負責開車的我又有點睡眠不足,其實一開始的感覺不是很好,好在中途筱筠接手開車,才讓我可以稍微休息一下。接下來可要很久很久才能有床睡覺了耶!

  一進到有冷氣的大廳,才發現我居然把一件襯衫忘在車上,緊急Call了爸爸把車開回來。還好他們去航太博物館,沒有跑太遠。航太館喔!二十年沒去過了,只記得有模型飛機可以讓人進去試著操縱看看。但當年的印象是,排了很久的隊,然後發現已經被玩壞了。媽媽說,那裡好像沒有好好的管理,變得很爛!奇怪,不是一直很爛嗎?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CONTINUE##
  由於很早就到了,所以先晃了一下,還順便吃了中餐,機場的食物真的是貴死人,一碗擔仔麵要九十元,而且相當不怎樣,口味~~噁!但說實在的,還好有吃,因為接下來有兩個禮拜不能吃到熟悉的食物,雖然說不討厭吃西餐,但連續十多天,每餐都吃一樣的東西的話,哪一國的東西我都會不習慣的。

  協會來送行的是寶銀,是去年去尼泊爾時的工作人員之一。碰上熟人真的是很高興,畢竟接下來要遠離家鄉。就算只有一個人也好,由認識的人來說再見感覺真不錯。

  行前會沒見著的幾位團員終於會面了。不少人有重裝備,比起來我們真的很寒酸,而且旅行經驗比起來也差很多。不管怎麼說,有老手隨行感覺安心多了。話又說回來,有攝影組的人,我們就樂的當加洗組的人。

  同行還有兩個小朋友。看他們活蹦亂跳的樣子,我跟筱筠只能祈禱他們會乖乖的不要吵。雖說是因為喜歡小孩才從事兒童治療工作的,但連續抱了幾年小孩之後,實在很希望能有一段時間清靜一下。

  登機時,長榮熟悉的毛巾就遞上來了。換好位置坐定之後,看了一下今天要撥的片子。長榮班機這次放的片子是冰原歷險記,滿新的耶!我因為不會切,結果從頭到尾聽泰文,倒也有趣就是了。雖然故事有點老套,而且人類自以為是的觀點很強,不過還是看得很高興。

長榮菜單:牛肉片+烤馬鈴薯(這個好吃)+生菜沙拉+水果+餐包(為什麼餐包變成冷的,像我這種習慣把奶油整塊夾進去的人,冷餐包很麻煩耶!口感差好多喔!)+台糖芋仔冰(筱筠說有榴蓮味)

  下午降落泰國曼谷,曼谷機場沒想像中熱鬧,我以為應該人很多的耶!另一位團員孫大哥在這裡出現。看他身上裝備齊全的樣子,似乎是個行遍天下的人(實際上也是如此),而且他是個記者喔!那表示他攝影技術應該不錯才是,看來事後能看到好相片了。在海灣的櫃檯check的時候,大家聊了一下,發現這團各種人都有。有金融界的,有公務員,還有記者數位以及老師,當然,還有我跟筱筠兩位復健醫學界的人。

  Check手續辦的相當慢,慢到轉機時間被耗光光,效率實在不怎樣,而且在買咖啡喝時發現信用卡不能刷,心裡不爽到極點,堂堂國際機場的刷卡機居然有問題!那張卡到哪裡都沒問題的呀!

  一直到登機前我才知道海灣航空原來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公司,我這次真的事行前準備混的一踏糊塗。海灣航空空姐的服裝很有意思,除了一般套裝之外還多了一頂附頭紗的小帽子,讓筱筠一直想找人家拍照。不過,海灣航空的服務比起長榮差了一大截,態度隨便又惡劣,還是長榮好。

海灣菜單:魚(炸過再烤過,有點可疑)+薑黃飯+生菜沙拉(小黃瓜+蕃茄+檸檬?+醬油)+涼糕(超甜椰奶口味)+餐包(冷,而且硬)

  附帶一提,海灣的小點心是一種奇怪的三角形餅乾,很鹹,沒什麼味道。


七月二十日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阿布達比機場真是旅行者的惡夢。

  這個機場在設計上還滿有趣的,是個圓頂結構,只靠中間一根柱子撐著,牆壁上有蜂巢一樣的六角形裝飾。整個機場大致上分成兩層,上層是一個環形結構,周圍是登機門跟一些商店,還有一些座位,下層有三個登機門,其餘則全是商店,中央則是珠寶販賣區。一開始覺得它的結構很有意思,整間建築物的架構很好玩,但後來發現其實這樣的設計在空間利用上實在是相當的不利。雖然整的圓頂只用一根柱子聽起來很不錯,但實際上房子根本就沒辦法蓋太大啊!對一個重要的國際轉運機場來說實在是太寒酸了,而且最過分的是不禁煙,真是爛透了。這種不禁煙的封閉空間對我們這些不抽煙的人而言真是酷刑,看見那些中東大鬍子包著頭大落落的抽雪茄就很想要一拳揍下去,好討厭喔!

  若硬要說比較有趣的,就是男生廁所內附祈禱室喔!真的很有回教國家的感覺。

  對了,機場書店有賣古蘭經,很漂亮的精裝書,一本二十三塊多(美金),本來有點想買來放著的,但想一想算了,我又看不懂。

海灣點心:沙拉蛋餐包(這個還可以)+咖啡

  清晨降落Nairobi,降落時天還是黑的,只看見一點燈光,螢幕上顯示著高度,兩千多英尺耶!一開始我還沒會意過來,想說怎麼還那麼高就在放機輪了,猛然才想起這是個高原國家啊!

  其實一開始的感覺跟去年去尼泊爾有點像。Nairobi機場是個相當老舊的機場,但人不少,雖然不太明亮,但感覺還不錯。Grace在當地接機,並帶我們辦手續,等辦完手續出關天已經亮了。對了,肯亞簽證是落地簽,而且一團人共用一張耶!等到出機場,領隊的鄭大哥和司機已經在外面等大家了。  我們有 Kenyun公司的兩位司機,一位是George,十多年經驗的老手(開柴油車,褐色內裝,車牌最後是505S)﹔一位較年輕的是David,也有六年經驗了(汽油車,灰色內裝,車比較新)。兩台都是TOYOTA的箱型車。
Nairobi機場Nairobi機場
  對了,Kenyun的標誌是一隻寫意畫法的劍羚頭,單一藍色線條很瀟灑的撇一撇就成了,很漂亮喔!

  今天天氣,嗯!該算好還是不好,天陰陰的,跟想像中的大太陽有點距離,但也因為這樣所以長途搭車比較不累。不過,在這裡就算是陰天,空氣一樣相當清澈透明,視野一樣十分寬廣遼闊,很舒服喔!

  一出發,便發現肯亞的道路坑坑洞洞的,比雨後的台灣道路還糟糕。由於水是最重要的東西,我們先到加油站買水,這時發現肯亞油價頗貴。

  我們先走Monbasa Road往東要去Tsavo West。沿路我們看見不少「波霸」樹(就是小王子裡面的猴子麵包樹啦!)跟刺槐(有不同品種,不過我分不大出來)這兩種非洲代表性植物,加上一望無際的高原地形(除了氣溫稍低,其實也感覺不出來是高原,反正都是平平的一片),還有大量的紅色土壤,異國景色強烈衝擊我的視網膜。後來發現(對照前座 George的頭髮)非洲灌木叢的樣子很像黑人的頭髮!捲捲的髮型看起來真的很有意思,很想摸摸看(但覺得太失禮了,不敢)﹔睡眠不足的問題跟時差好像從沒有發生過一樣,我跟筱筠的手一直握的緊緊的,這裡是非洲耶!好像很了不起的樣子。
Monbasa RoadMonbasa Road
  第一個看到的野生動物(鳥太多了不算啦!織工鳥的鳥巢到處都是)是狒狒(Yellow Baboon)。囂張的公狒狒還跑到車子旁邊來,翹著尾巴站著的模樣真是可愛極了。看牠尾巴從屁股以90度翹起,然後在大約七八公分處垂下來,像是一個小寫的h,好好笑。一時間兩車快門聲四起,這種行為現在想起來真的很有意思,因為狒狒到後來實在可以用「滿坑滿谷」來形容,常見到不想看到都不行。

  叉路分界點在Mtito Andel。我們在加油站休息了一下,還看見一台像是從廢鐵場開出來的卡車,全身的漆幾乎都鏽光了,排氣管長長的拖在車底晃呀晃的,很有節奏的敲打地面。比台灣鄉下的「農用」銅管仔車還要強啊!  平順的柏油路就到此為止,接下來的路就不好玩了,顛簸的土路啊!Kenya massage,start!!

  第一天要到Tsavo West National Park。在入口,有個小小的博物館,展示了不少東西,而且地上就能看見羚羊的大便耶!這在台灣哪想像的到呀!台灣只有壁虎大便而已。這裡樹上織工鳥的巢多到樹枝都垂下來,還滿壯觀的,只是近看起來有點雜亂就是了。
Tsavo West National Park
  同行的小孩為了看鳥巢裡有沒有小鳥,爬到圍著樹幹釘起來的桌子上,把人家桌子踩壞了,還好人沒事。對了,小博物館裡面還展示了電影「暗夜獵殺」中的真實殺人獅標本喔!

  正式進入國家公園之後,搖搖晃晃的土路出現了,也就是說野生動物可能會隨時出現。大家都把臉貼在車窗上觀望,但第一段路到沒看見什麼,而且道路都在叢林當中,根本就看不清楚。除了幾種鳥類之外,沒什麼精采的,加上中餐時間早過了,血糖的升高才是首要任務啊!何況在座位上已經換姿勢換到已經不知道還有什麼姿勢可以換了,再不下來讓屁股的血液流通一下會中風的。

  在幾個轉折之後,突然來到一區樹木較為茂密的地方,原來Lodge到了。 Lodge前庭是個漂亮的花園。木樑、石磚加上茅草屋頂,這個東非最古老的皇家Lodge,造型相當有古意,很有殖民時代的風味。從小小的玄關進入之後是個類似中央走廊的大廳,大廳右側是販賣部,左邊則是櫃檯,從這裡直直往前方看去是餐廳,餐廳之後是咖啡座,然後再過去是非洲的原野風景。
Kilanguni LodgeKilanguni Lodge
  原野的風景,Kilanguni Lodge的景觀真是太美了,非洲標準示範影像就這樣展示在眼前。寬廣的莽原景緻、粗曠的起伏丘陵、平靜的小巧水塘、吱喳的群鳥鳴叫、悠閒的巨獸身影,加上迎面吹來,帶著一點塵土氣味的清新空氣。這就是非洲!雖然午餐時間已經超過很多了,大家的注意力還是離開了食物(腎上腺素萬歲!),用相機拍到飽比較實在。一想到只能擁著這塊人類的發源地十一晚,就感到有點不捨,好想多待個十天半個月的。
Kilanguni Lodge
  不過還是要提的是,這裡布丁很好吃。
Tsavo West National Park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讀書心得: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作者: 恩斯特‧克萊恩
原文作者: Ernest Cline
譯者: 郭寶蓮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6/11/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443919
叢書系列:hit暢小說
規格:平裝 / 44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