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沙之卷:絕讚!黃昏之鹽沙嵐

  進入Amboseli之後的景緻又是完全的不同,這裡是一片寬闊的盆地平原。回頭看東邊經過的路,可以看見遠方的一個個火山錐的影子,其中有些我們昨天在Tsavo也有看到,而這裡離吉力馬札羅山並不遠。換句話說,雖然奔波了數百公里,其實也不過是以非洲第一高峰為圓心,在它山腳下繞行幾度罷了。在台灣只要轉幾轉看到的東西就完全不一樣了,所以這真是有趣的經驗。David告訴我們,Amboseli是沙之惡魔的意思,也有鹽塵的涵義。沒錯,這裡的沙很白,含鹽量相當高,因此車子一經過便揚起一陣細細的沙塵,就算關上窗戶也不見得有效。細沙不斷鑽進車裡,就算把相機鏡頭加蓋再放進套子裡也沒有用,全是沙子﹔這些沙相當的刺眼,在這裡眼藥水我一天要點好幾次,不然會一直咪眼睛,怕魚尾紋的人不要來這裡,不然眼角貼膠帶好了。
Kilimanjaro
肯亞草原
  Amboseli的動物數量相當的多,一進入公園便看見一大堆的斑馬及牛羚,數量之多讓我覺得前一天在Tsavo的那種激動表現向白痴一樣。之前只要有一隻斑馬就拍個不停,捨不得牠跑走,現在還會嫌斑馬擋路耶!
##CONTINUE##
  動物一多,狀況也跟著變多。我們這團另一車的人居然在開車經過時,看見想要逃開的鴕鳥跌倒,陸上最快鳥類的一世英名毀於一旦。從此我們這一團每見鴕鳥便祈禱跌倒,其實是我們干擾人家的,歹勢啦!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

  這一區因為比較平坦,行車也較為容易。就因為這樣,所以國家相關當局在所有道路的旁邊挖了大約有五六十公分深的壕溝,以預防有人為了追逐動物深入園區內,這個設計還不錯耶!不過,多少會干擾野生動物的活動吧!後來看一些小斑馬也能輕鬆的越過,看起來是還好,牠們的適應能力也不錯嘛!
sunset of Amboseli
  在經過一道通電柵欄間的閘門,彎進一個綠洲之後,進到旅館區內。因為大型動物進不來的結果,這裡面狒狒之類的人類近親的變得很囂張,路上到處都是狒狒在閒晃。我們還看見一座球場內,一些白人在慢跑,狒狒則在旁邊看,大白天耶!熱死人了。

  Amboseli Lodge是個相當漂亮的旅店,很有渡假村的感覺。主建築是石牆加上木製屋頂,大廳後面是個漂亮的花園,真的很漂亮的花園喔!沿著石板小徑往後走,會來到另一個小花園,一株很顯眼的怪異植物心引了我的目光,它長像是個大問號一樣的,或者說像是個柺杖頭一樣,不過用這隻柺杖的人可能得跟霸王龍一樣高。這個奇異的植物上面還結了一長穗的果實,果實長的像檳榔一樣,很有意思。在它旁邊,是一些葉肉頗多的沙漠食物,肥肥厚厚的葉子,上面還有一層薄薄的絨毛,讓綠色的葉子蒙上一層淡淡的灰紫色澤,矮小的模樣十分的討喜。由於照顧的很用心,在沙漠裡的這個綠洲當中,上帝的調色盤並沒有遺漏這裡應有的多采多姿。喔!話又說回來,種這些東西的是人,有錢人請來的園丁種的。
Amboseli Lodge
  走過幾棟小木屋之後,便到了這兩夜要居住的房間了,住小木屋喔!屋外有小小的花台,還開著艷麗的花朵,門是兩截式的(這裡大多數Lodge門都是這種樣式,很有渡假村的感覺)。屋內除了電燈,還有燭臺,因為這裡午夜是沒有電的。對了,兩座床鋪上還有圓形的蚊帳,圓形的喔!相當的有氣氛。因長途拉車,我們都累攤了,筱筠一進房間就攤在床上睡覺,而我在附近繞一圈之後也回來補眠了。
Amboseli Lodge
  Amboseli Lodge這裡狒狒相當的多,Vervet也不少,而且都很囂張,筱筠一下子就注意到Vervet有超顯眼的「藍色小弟弟」(後來看圖鑑,發現這的確是一個大特徵)。還有許多奇特的植物,像巨大的仙人掌木,很有意思。我們房間附近種了一種有趣的樹木,這種樹整株都是綠色的,連樹皮都是喔!原本以為是樹皮長了什麼青苔之類的,但這裡很乾,根本不可能,何況每棵樹都一樣,而且色調很均勻。找了一些被狒狒撥下樹皮的樹來看,發現原來這種樹從樹皮開始就是綠色的了。這種綠有點像是明度較低的抹茶色,看起來很舒服,尤其數量大以後,甚至會感覺到『看見』樹的味道,很有意思喔!

  住這裡有個好處,因為吉力馬札羅山就在正前方,不過這時山被雲擋住了,有點可惜。下午要出去Safari耶!希望能看見好東西。鄭大哥之前要大家把動物圖鑑拿出來拜,看能不能用『念力』把動物召喚出來,看看吧!希望能成功。
Kilimanjaro
  Safare到了傍晚,突然注意到許多車子加速集中往某個方向去,大概有什麼好料的吧!等我們趕到現場,已經有超過十五輛的車擠在同一區了。大家的眼光都瞧向同一個方向,順著大家眼光看去,耶!看見獵豹了。我心目中最優美的獵食動物就這樣出現在眼前,可惜有點遠,雖然一次三隻,但還是有點可惜。

  牠們正在用餐的畫面看起來真是過癮。可憐的傢伙(好像是斑馬,看不大清楚了)就這樣被吃了,留下一大坨內臟(David說那是胃,豹不吃那玩意),害我跟著肚子餓起來。附近還有一群斑馬跟牛羚,用很哀怨(?)的姿態看著獵豹這邊。嗯!別人的不幸造就了我們眼前的奇景,老實說有點不好意思耶!看人家吃東西還一邊讚嘆不已。自己孩子學會自己吃東西可能都還得不到這樣多注意呢!搞不好還會嫌他弄髒衣服,人類真是的。
Kilimanjaro
  偶然回頭,居然就這樣瞧見吉力馬札羅山。心頭一驚,原來祂比我原先在心裡估算的高度還高上一大截,之前被雲騙了。那完美的形狀實在不知要如何形容,當年祂爆發的時候一定是相當壯觀的吧!看見祂山腹旁還有著一個個小的火山錐(跟祂比很小,實際上當然不小),突然想起中土的末日山。底下的荒涼景緻也剛好配得上魔多的影像,除了天不黑以外,搞不好跑去紐西蘭反而看不到這樣的景色哩!

  獵豹之後是獅子出現了。是隻毛還沒換完的幼獅,不遠處的草叢裡還有母獅,但天色漸黑,也看不到什麼了,我想看亞斯藍啊!

  晚餐後在Lodge的交誼聽,我們夫妻倆坐在壁爐的柴火前面(很舒服喔!)看著一些由一位日本攝影師所拍攝的動物專輯,赫然發現那個白鬍子老先生就是前一天在Kilanguni Lodge碰到的一行日本人中的一位嘛!但我們覺得他拍的照片不怎樣耶!喔!至少比我拍的好啦!

  滿月,令人流淚的夜景,怨嘆相機性能不足啊!(其實這樣有點不公平,這台相機所拍出來的相片一向是評價很好的,只是人心不足啊!)


七月二十二日

  絕讚吉力馬札羅日出!在Lodge喝咖啡看日出真是囂張至極。當那金色的亮線一絲絲緩緩燒灼著吉力馬札羅的雪白雲帽(吉力馬札羅就是「雪帽」(snow cap)的意思),天也漸漸由深藍轉為魚肚白,接著有一段時間是明亮的黃色,不久整片大地便布滿金光,而天空也呈現晴朗的蔚藍。今天天上連一絲的雲也沒有,空氣透明的像要直接穿到太空去似的。我跟筱筠兩個人在交誼廳露臺喝著咖啡,心中充滿幸福的感覺,根本沒想到要去吃早餐了。孫大哥也是乾脆放棄早餐,專心顧他的DV。飯可以不吃,但要來這裡看風景可不是一件隨便可以辦到的事情耶!
Kilimanjaro
  用餐後,大夥出發Safari,天氣晴朗真是個好兆頭。前一天大家在鄭大哥的勸說之下都有對著動物圖鑑朝拜了一番,看看大家的念力夠不夠把這些被人類欺負的很慘的動物們呼喚出來。

  清晨的光線讓草原一派翠綠,不像昨天看見的那樣枯黃,陽光真是神奇啊!這段時間是動物們喝水的時候,一群群的動物成片的移動,看來很是壯觀,連獅子都在這時享用大餐。我們出發沒多久,便從草叢間望見一隻母獅在大快朵頤著,一邊吃還一邊高舉尾巴擺動,聽說是在召喚小獅或其他獅群同伴,但叫了半天沒有一隻靠過來,大概是圍觀的車輛太多了吧!奇怪?獅子不是群居動物嗎?怎麼老是看見零零星星的一兩隻,讓人懷疑這些漂亮的大貓該不會也不學好去搞個什麼『資本主義之下的疏離』。不過那頭滿臉腥紅真是讓人印象深刻,好像真的好好吃的樣子,我這個肉食主義者對這種畫面的免疫力實在是很差呀!

  在灌木叢間繞了一陣子之後,突然,筱筠看見了兩隻銀背狐狼,夫妻檔喔!在晨光下,背部的灰毛閃耀著光澤,果然有著銀背。他們靈巧的動作看起來十分活潑俏皮,在樹叢間鑽來鑽去的,可惜沒多久就躲起來了,加上距離有點遠。好可惜喔!真的很可愛說。

  除了『大量』草食動物跟雄偉的高山之外,早上並沒有看見太多『其他』動物。我這樣講實在是有點貪心,前兩天在Tsavo只要一隻就高興的不得了了,但現在居然已經麻痺了。人真的是寵不得啊!或者是因為適應能力太強了?原先對這些美麗的動物明明讚嘆不已的,現在看見斑馬,心裡面想的卻是「來隻獅子把牠幹掉吧!」

  接近中午,氣溫漸昇,動物們開始迴避這個大黃臉了,我們也要先回去休息。在回Lodge的路上,看見了一隻母斑鬃狗走台步,真的是走台步喔!牠順著路旁的壕溝小跑步,還來來回回的跑,雖然跑起來其醜無比,像短腿牛羚在跑,但斑鬃狗真的很有獨特的魅力。不過牠可是那種連骨頭都不放過的恐怖傢伙,整片草原上都是牠們白色糞便的殘留物,之所以是白色,是因為他們連骨頭都消化掉了,好恐怖喔!不過這也是大自然安排巧妙之處吧!就像我家,我喜歡雞屁股跟雞脖子,我媽喜歡雞頭跟雞爪,所以整隻雞所有部位都有人喜歡吃,一點也不浪費,這樣才對嘛!下次如過碰上有人喜歡吃你不喜歡的東西的話,記得對人家表示敬意喔!
WarthogHeron
  近午時分是慵懶的時段,曬點太陽、寫點東西,心情也跟著好起來。總算有點渡蜜月的感覺,畢竟整天跟一群人坐車實在不怎麼浪漫。坐在小木屋門前,看著非洲第一高峰,也是世上最大的火山遺跡(海底的不算),加上在不遠處探頭探腦的狒狒和猴子,還有整株全是綠色的漂亮灌木,整個人都輕鬆起來,但也反而開始擔心沒有辦法很適切的描述這種感觸。不過,也許就因為無法形容,所以是種幸福的感覺吧!總之我們只好自己享用了,有意見的話自己去一次就知道了。

  下午先到一個小土丘去,途中經過一個沼澤區,結果看見魚鷹被護巢的水鳥追趕,爆笑極了,連司機David都覺得好玩。只見兩隻水鳥(不知道是哪品種,但應該是夫妻才是)輪流衝向魚鷹,逼的魚應落荒而逃,而兩隻水鳥的時間差攻擊真是配合的太好了,真了不起。

  一路上還有見到河馬、一大堆水牛,還看見許多水鳥的捕魚鏡頭(主要是各種不同品種的Heron),真的是好美。而牠們如細劍般的長喙向水面突刺的濺水聲實在是讓人印象深刻。隨著『戳』、『戳』的聲音,肥大的魚就這樣被刺穿抓起,然後順著喉嚨被從頭吞下去,不過我有點好奇,牠們為了不被魚鱗噎著而從頭吞食的方式是屬於本能來是學來的,如果是學來的,是試誤學習來的還是父母教的啊?不知道有沒有人知道,喔!不可能是試誤來的啦!試錯了就掛了。另外,埃及鵝的舞蹈也不錯喔!可惜牠們跳來跳去的,我拍了一張正在展翅舞蹈的以有趣相片,其實這張是不小心拍出來的,我原先還在心裡暗罵這些傢伙浪費我一張底片耶!
埃及鵝
  過了沼澤之後,我們來到一個小丘前面。這座小丘叫「Rolling Hill」,不錯的名字吧!記得告示牌上面有說明這座小丘是吉力馬札羅山爆發時所噴出的巨型熔岩「坨」掉在這裡形成的,還標明是由黑石(Black Rock)所構成。丘頂有個小小的、有警衛的瞭望亭,上面還用簡體字寫了中國製,給誰看啊!真是爆笑。
Rolling Hill
  小丘上的景色真是美呆了,我這輩子還沒有見過這樣開闊的景色,整片晦澀的沙地點綴著綠色的植物,而最美的是橫越其中的河流。地球果然還是藍色的最美。聽說雨季時這裡將會是一大片鹽沼湖,進Amboseli要搭船,但乾季時沒比沙漠好多少。

  聽David的解釋之後才知道,這片沼澤是由吉力馬札羅山上的雪水融化所留下的地下水泉湧出形成的。但近年因為溫室效應全球暖化,所以山上的雪量減少很多(我們來的這時是冬季,但山上並沒有多少雪,和名信片上差很多),因此最近幾年沼澤面積有在縮小。這樣所造成的問題相當的大,因為水量減少除了動植物生長受影響之外,還有土壤鹽化的問題。土壤含鹽量一增加,會促進土地的沙漠化。而這種極相的死亡土地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說一變沙漠這塊土地就沒救了。真是愚蠢啊!人類要自找麻煩到什麼時候啊!
前幾天才聽到有人在大放厥詞說為了經濟核四是必要之惡,真是笑死人。說這種話的人應該要求他們家每口人要負擔十桶核廢料,就放在他房間裡。這種人真是標準的將自己的財富建築於他人的悲慘之上,加上己所不欲全施於人,儼然是惡劣的人型核廢料,還冠冕堂皇的說一堆好像對國家很有貢獻,但其實只對自己有利的好聽話。只要你不敢用核廢料當枕頭,你就沒資格支持核電廠,不然你就是該死的騙子。

  小丘上還能看見一座簡易的飛機場,所謂飛機場其實也不過是一枝孤單的風袋跟一個小木寮罷了,克難到了極點。不過有錢直接飛過來而不用接受Kenya Massage真是不錯啊!

  傍晚碰上沙暴,規模不算大,但夠我們受了。不管車窗關的多緊,鹽沙還是全從微小的細縫鑽進來。因為砂鹽很多,眼睛變得相當的難受,大家的心情突然都變的不大好,畢竟這種情況。除非眼睫毛跟駱駝一樣長,不然是高興不起來的。

  但其實我心裡是有一點暗爽的,因為我沒碰過沙暴,經驗耶!難得的經驗,只要往好的方向想就不會很不爽了。如果一直是晴天的話那會錯失許多美景的,夕暮配上沙暴會讓荒原的層次與色澤加不少,這又是另一番美景。當然,這我是拍不下來的啦!只能用眼睛欣賞了。其實在沙幕中風塵僕僕的,踩著緩慢步伐前進的斑馬以及牛羚群所構成的景觀很有夢幻的感覺耶!好像牠們走著走著就進到超現實的畫裡去了。看著行列從日落反方向的地平線那一邊綿延到日落方向的另一邊,一邊是襯著深藍與灰黑色的絨布,一邊則是是淡淡的黃褐光線及碩大的鹹鴨蛋紅。上帝的調色盤在肯亞毫不吝嗇祂的多樣性,眼中的淚水都快要搞不清楚是因為鹽塵還是感動造成的了。
Amboseli
  Amboseli Lodge的浴室壞了,必須一個人壓住止水閥,蓮蓬頭才有function,結果洗澡變得難度頗高。真是的,還遭人取笑,這種鴛鴦浴不要也罷!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正名制憲獨立建國

因為賴清德院長在立法院一席話,國內政壇再度引起不小漣漪,畢竟這是你想掩蓋也掩蓋不了的高層公開宣言,中國跟統派媒體這下不能裝傻淡化,只能抓狂反擊了。

但其實不滿的人不只統派,畢竟統派會不爽是一定的,既然要說出來,擺明就是故意要上他們不爽,如果能氣死那就更好了。

可是,獨派也有很多人不爽,這部份就比較有趣了,原因也不難理解,因為朱立倫立刻用「類似」的句子公開宣言,何況馬英九當年也說過「類似」的句子。

問題在於,統獨是兩個互斥的價值觀,沒有中間可言(所以如果有哪個人說他在這個議題上面是中立的,你可以直接認證他是個奴才廢物,百分之百不會錯),為何從兩個陣營的指標性人物可以同時說出來?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讀書心得:是誰帶走她? Only Ever You

是誰帶走她?
Only Ever You
作者: 蕾貝卡‧德雷克
譯者: 劉泗翰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7/10/02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3333364
叢書系列:CHOICE系列
規格:平裝 / 400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讀書心得:被埋葬的記憶 The Buried Giant

被埋葬的記憶
The Buried Giant
作者: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譯者:楊惠君
出版社:商周
出版日期:2015年8月
ISBN:9789862728567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