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炎之卷:輝之落日

  進到低地,半沙漠的灌叢景緻映入眼簾。陽光非常的強烈,在這裡的幾天是肯亞之行天氣最晴朗的一段日子(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但路況之差也是一絕。細小的沙礫從緊閉的車窗中不斷滲入,連層層保護的相機都難逃魔掌。聽著車底傳來的陣陣摩擦聲,呵呵!這車若沒有好好保養的話大概也活不久了,真難為司機了。車軸在這種情況之下簡直像是放進研摩機裡去輾一樣的耶!那種令人牙酸的聲音實在讓人擔心不已。

  今天再度經歷了風光三溫暖。先是高地森林,然後是旱地的山坡麥田,接著是半沙漠的嚴苛之地。幅度之大,讓我時間感頓失,似乎覺得自己已經在異地旅遊許久,若不是手上有行程表的話,大概連日期都算不准(筱筠已經開始算不準了)。話又說回來,真希望哪一天能有機會丟掉手錶跟行程表來旅行,這種感覺一定是更為自由愜意吧!想歸想啦!之所以要限制時間就是因為沒那本事過不帶手錶的人生啊!哪一天真能奮鬥到不帶手錶過日子,可能也沒那種體力享受不帶手錶的假期了。
##CONTINUE##
  沿路看見一些軍事設施,聽說英軍的沙漠訓練是派員到這練習的,好慘!在這種地方當兵。

  進到Shaba National Park時,覺得到這裡來幹嘛!真的是熱死人,但東轉西轉的,周圍開始出現綠洲。嘿嘿!看見第一隻細紋斑馬了,好漂亮喔!還看見一群水鹿,而且是北方有個圓靶屁股的品種,開始變得有趣了。David說再繞過一個小丘就到了,我心理想大概又是那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情形吧!在肯亞碰上的旅館每一家都讓人驚嘆不已(Hilton除外,並不是說它不好,而是台灣就有一大堆了)。

  但實際上,結果比我意料的還要更令我有驚艷的感覺。Sarova Shaba Lodge真的是個世外桃源,裡面的造景相當的巧妙,潺潺的流水形成一個小巧的水道系統,在這片沙漠裡真的像是天堂一樣。Lodge本身的動物數量就很多了,許多的鳥類(包括數量多到像麻雀般的Starling及犀鳥),還有大量的猴子及狒狒。另外就是蜥蜴,在肯亞所看到最大隻的Monitor蜥蜴就是在這看到的,大概有1.2公尺,就出現在房間後面,還爬到樓上去耶!還有不少的蜻蜓蝴蝶之類的。不過別高興太早,這裡的蚊子數量也是最多的。我在肯亞唯二被蚊子叮的兩包就是在這淪陷的,光洗完澡到噴防蚊液中間的一點小空檔就中標了,在肯亞不小心被蚊子叮的感覺是相當惡劣的,天知道有什麼怪病菌。

  休息一下之後外出Safari。往Lodge東邊走不遠,可以看見一塊相當漂亮的巨岩,姿態相當雄壯威武喔!這一帶的景觀相當有粗曠的美感,原來是電影「遠離非洲」的場景之一。整塊荒野在午後的陽光照射下呈現了相當美麗的金色畫面,連動物的動作感覺上都像是慢動作一樣的優雅,時間在這裡好像慢上不少,但又殘忍的快速。

  David教大家如何辨識大象的性別。因為公象的額頭比較平,而母象則是在額頭處有個像方塊一樣的突起。其實,單獨行動的幾乎都是公象,母象則會跟小象們形成小群體,算是一個快速分辨的方法,練習幾次之後,辨識率可以有九成,有點自豪喔!

  我們還看見了Tawny Eagle,這是一種會佔別人巢穴來用的猛禽類,在這種荒涼的地方看見這些兇猛的鳥類,感覺更有歷經滄桑的魄力喔!尤其是當牠們雄踞在樹巔之上,挺起胸膛的樣子真是帥呆了,6.0的視力則是我忌妒的對象,在也沒有乘風飛翔更讓我神往的了。

  今天看見不少美麗的生物,包括了劍羚、長頸羚。還有雄偉的蟻丘,大多長的像城堡一樣的,有一座甚至像克里姆林宮的洋蔥頭,還有像雷達站或核電廠的,更多的是長的莫名其妙,活像是電影裡面壞人專用城堡的詭異模樣,造型千奇百怪,建築師光抄襲牠們的窩就不知道可以蓋出多少得獎建築了。

  最後最後,今天的高潮是,看見了美麗到令人窒息的落日。因為觀賞地點比周圍高了一些,可以看見一束束的光柱從世界的一端延伸過來射往另一端,而層次分明的雲彩,從橘紅色的太陽開始,到日頭周圍的亮黃色,太陽底下散射橘色光暈的片片雲朵,再到稍遠一邊的玫瑰色澤彩霞,漸漸的加深顏色。到了離太陽約四十五度的地方玫瑰色開始呈現酒紅色,除了一些反射日光的彩霞呈現黃色的點綴之外,背光的雲開始呈現深淺不一的灰色。和台灣大不相同的是,離日光九十度之後的地方並不是灰色的暗沉,而是透明的深藍色。幾顆最亮的星已經開始佔領天空了,襯著夕暮之下呈現紫色的巨大岩塊,彷彿水晶般的空間感實在是絕美。雖然今天並沒有看見什麼了不起的動物(再度鐵齒),而且搭一天的車都快搖到中風了,但能看見這般夕陽真是不虛此行啊!

  夕陽美歸美,實在是累斃了。不過晚餐的Impala肉實在值得特別註記,好吃啊!有鹿肉的味道,許多人不敢吃,其實想起來是有點可憐啦!不過這些野味是人類畜養的,絕非野生動物,所以到也心安理得的吃起來,至於接下來每看到飛羚就想起牠的美味……

  我是台灣人耶!

  洗澡時水壓不足,熱水時有時無,洗的很痛苦。不過房間相當的豪華,感覺不錯,可惜是分床的,我想跟筱筠一起睡啊!

七月二十五日
  因為前一天長途拉車實在太累了,今天決定不出去Safari,好好的休息一下,但在大夥出發時,我們也前去送行。結果筱筠在Lodge門口看見了一群Mongoose,好兆頭啊!希望大家能看到好東西,他們攝影組的好好努力,我們這些加洗組的就休息吧!

  大夥離開之後,我跟筱筠回房間睡回籠覺,但發現不是很好睡,猴子太吵了。於是我換到游泳池邊看書,筱筠則在游泳池旁的吊床上睡覺。

  看了一下書,我又開始坐不住了,於是在附近閒晃,晃到旅館後面去,才知道原來旅館房間延伸到那樣後面的地方去。本來想要再前進探險一下的(這不是好行為喔!),結果被一大群狒狒嚇回來。三四十隻狒狒就這樣橫在路中間,其中雄狒狒就在最前面瞪著我,好吧!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我回去就是了。

  往另一邊逛去,從Lodge旁往溪邊看去,看見一群Ranger正在溪邊取水。在大太陽下,真是辛苦的可以了,在這邊工作實在是不輕鬆啊!但這該算是很有意義的工作吧!聽說以前衣索比亞戰亂時(現在也沒好到哪裡),有不少難民逃向肯亞,結果遭殃的是這些野生動物。一開始是為了食物,接著發現這些動物很值錢,然後就殺殺殺殺殺,真是的。又能怪誰,政客們把國家搞垮,就是會有這種結果呀!話又說回來,這些傢伙又是誰選出來的?

  在Lodge的販賣部,我們買了很漂亮的一座石雕,由紅色肥皂石刻所雕成的,是一個跪坐在地上的女人。筱筠一眼就看上了這尊頗有特色的雕像,跪在地上的姿態看起來很優雅喔!

  還有一隻拆信刀,刀上是馬賽戰士的頭像,我老弟應該會喜歡這種東西的吧!

  在回房間時,看見酒吧旁的棚子下有人正在雕刻,心想也許我們買的作品搞不好就是他刻的。一問之下,果然沒錯,他還很關心的問了一下價錢。我跟筱筠都不是懂得殺價的人,何況是在這種地方,通常是不讓人家殺價的,不過還是希望他的工作成果不要被旅館老闆剝削了。我們問他這尊雕像想要表現什麼,師傅說這是一快樂的女人,老實說我是看不大出來哪裡快樂啦!但是這尊雕像很漂亮,而且,接下來的旅程,我們再也找不到同樣顏色跟姿勢的雕像了,尤其是它那個漂亮的紅色,還好有買下來。

  接近中午,在到處拍蜥蜴跟蜻蜓之後又回去睡了一次(台灣也不是沒有蜥蜴跟蜻蜓,但是來這裡才會想要認真的觀察,真是種糟糕的個性)。終於睡夠了,飯也吃過了(還喝了一種綜合果汁,很好喝喔!),想在下午出去晃一晃,但是在換衣服時發現一群猴子居然在外面偷看,真是大膽。話又說回來,也不是常有機會可以穿著內褲在猴群面前晃來晃去的啦!我一時興起開始模仿起牠們的動作,把頭一上一下的晃動,身體也左右搖擺,跟重度智障或自閉兒的動作一樣。結果猴子們也開始更起勁的晃動,還搖著樹枝吱吱叫的,跑到窗邊來抓紗窗,爆笑極了。

  仔細觀察猴子們的行為,看見一些小猴子在玩耍,像在打架一樣的仆跌著,動作十分靈活,羨慕啊!但在水池上方吊著樹枝玩時有一隻猴子落水了,讓我當場笑死。

  住樓上的同團小朋友,因為餵了小猴子吃蘋果,結果引來一大群猴子,這真是個錯誤示範啊!猴崽子們還在他們房間門口便便,野生動物真的是不能隨便餵食,會養成壞習慣的。這個Lodge對太靠近人的動物一向是彈弓伺候,感覺上好像有點殘忍,但實際上若想要和野生動物們繼續共存下去,相互隔離其實是很有必要的。

  下午出發去看馬賽村,一個人要二十塊美金,說起來也不算便宜。到達的時候,一位高瘦的馬賽青年(這樣說有點奇怪,他已經二十五歲了,以他們的平均壽命而言應不算青年)出來接待我們,在付錢之後他開始解說,並帶我們參觀。

  這個村子很小,大概只有三個籃球場大小,可是居然擠了九十七個人。村落的型式大致上是個橢圓形,由肩膀高度的刺槐圍成的圍籬圈起來的(用這玩意當圍牆真是個好點子,小偷若真想進來,刺槐處理起來比鐵絲網麻煩多了)。橢圓的窄邊留了兩個開口(聽說舊規矩是村裡每有一位戰士就會有一個開口,但現在也沒什麼戰士了啦!),進村裡會發現房子是圍成一圈搭建的,大概有十多戶,高度大概跟我眼睛差不多高,門則只有我肩膀高,都是由樹枝跟牛糞搭起來的。這跟台灣以前的老建物很像,但形狀不大相同(味道倒是一樣),到底當初是誰想到可以這樣用的啊!

  馬賽族人表演了一段迎賓的歌舞,說是歌,其實沒什麼起伏,只是用不同節奏「唸歌」罷了。而舞蹈,男的就是原地跳,女的則是抖動頸上那一大堆的項圈,一開始覺得有點無聊,但漸漸地就覺得他們的表演很切合這塊土地,表面上單純,但後勁十足。

  一定要強調的是照相,黑人有多黑,讓我報給你知,我這也是第一次體驗到。每當相機測光表對到他們皮膚上時都會顯示曝光不足,要求閃光燈補光,太扯了吧!下午三點日頭正旺耶!

  負責介紹的馬賽人告訴我們如何區辨已婚及未婚的人。男人的話看頭上有沒有花,有花的表示未婚(等人摘嗎?),而沒有花的則是已婚的。如果日本人來看見他們處於頭上開花的狀態不知會作何感想。分辨女人的話是看耳環,有帶耳環的表示結婚了,沒帶的則否。結婚前的準備有點意思,男人必須為妻子蓋房子,娶幾個蓋幾棟。如果女方年紀太輕的話,則男方父母親會先協助撫養,一直到女方成年。

  進到他們的牛屎屋一看,還不錯耶!有牛糞的味道是沒錯,但牛糞的味道其實並不討厭,而且屋子裡面相當的涼爽,跟外面烤煎餅的情形大不相同。由門口進入之後有一個小空間(算玄關兼客廳又兼中央走廊吧!),這個小空間把整間屋子區隔成兩半,一半是女眷房間(靠門那一邊,空間較小),一半是男眷房間,中間是廚房(位在中央走廊盡頭),房間地上舖著牛皮。我們就在那小房間裡聽他解說,穿著鞋子踩在床墊上面有點不好意思,但我想馬賽人大概也不在意吧!反而是他要我們輕鬆的坐下,卻沒人敢坐下去,現在想起來真是太失禮了。不過又能怎樣,牛糞蓋的房子耶!要坐下去是需要一點勇氣的。

  午後的陽光透過牛屎屋上的一些小縫洒下來,剛好廚房還有一些餘燼,絲絲的白煙在陽光照射下形成一條條美麗的光柱。隨著煙霧的緩緩上升,光柱像是有生命一樣的晃動著,這付景觀真的是好有感覺,真氣這相機在這種情況下毫無用武之地(打閃光燈光柱就毀了,延遲曝光煙霧的顆粒會消失,而且難保手不會晃)。

  原本馬賽人是遊牧民族,但現在他們為了下一代的教育,不得將他們的生活做一些變動。現在負責將牲畜帶去放牧的是一些年輕人,老人則留下來陪小孩子,好在原地接受教育,他們還搭建了一棟磚造的房子當作學校。我希望盡量不要用文明人的眼光來看他們的生活,但這時候我也不大知道時麼樣的眼光才是比較好的。如果說肯定他們的生活方式好保存他們的文化,這樣對他們好嗎?他們並不是國家公園裡的動物,他們有權利選擇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反過來,若以較「進步」的姿態自居來希望他們做變化是不是在摧毀他們的文化及生活基礎,畢竟這塊土地是適合這種生活方式的。我們只適合渡假而已,他們有權利保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以自己的文化為榮的……

  我們注意到附近沒有水源,但他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說水「很近」,邊說還邊比了幾位正從遠方頂著水從溪邊回來的人給我們看。那條河至少還距離村子六七百公尺,搞不好不只。他們對距離的觀念跟我們不大一樣,走五百公尺只為了一桶水我會覺得很遠,但跑到日本去玩我又覺得沒什麼遠的,這也算是文化差異吧!

  他們的學校跟尼泊爾的比起來有一點優勢,就是光線。當初在安娜普娜山區健行時看到的學校也是很克難,因為在山區,日光明顯較少,好暗喔!這裡就很明亮。小孩的歌聲相當可愛,而且都很賣力的唱,同行的小孩看見一個長的很像他同學的小孩,但是後來他說黑小孩如果笑起來每個都像他那位同學,他那位同學應該也是那種笑起來很可愛的吧!

  離開馬賽村,我們到水牛泉國家公園去,公園大門標示著細紋斑馬,結果一進門就是一群,接著還看見一大群普通斑馬跟細紋斑馬的混合群,相當的壯觀。不過這天最壯觀的莫過於劍羚群,一字排開成縱隊前進的上百隻劍羚真是讓人感動,劍羚頭上那對直角是我從小就相當欣賞的,現在眼前一大堆,好高興。

  我們一直晃到太陽下山才回去。因為沒看見什麼兇猛動物的關係,George好像也不大甘願,硬把時間拖到最晚為止。回程路上,碰上另一台車,他們也剛回來,會那麼晚回來是因為在Samburu看到好東西。他們看見一隻花豹,而且是近距離,運氣真好,反正等著加洗就是了啦!

  筱筠好像中暑了,也沒吃晚餐。當晚幫她刮痧,剛好背包中有一瓶整理行李時忘記拿起來的濟眾水(感謝粗心),就這樣派上了用場。刮完筱筠就舒服多了,這還是我第一次幫人家刮痧耶!居然是在非洲。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正名制憲獨立建國

因為賴清德院長在立法院一席話,國內政壇再度引起不小漣漪,畢竟這是你想掩蓋也掩蓋不了的高層公開宣言,中國跟統派媒體這下不能裝傻淡化,只能抓狂反擊了。

但其實不滿的人不只統派,畢竟統派會不爽是一定的,既然要說出來,擺明就是故意要上他們不爽,如果能氣死那就更好了。

可是,獨派也有很多人不爽,這部份就比較有趣了,原因也不難理解,因為朱立倫立刻用「類似」的句子公開宣言,何況馬英九當年也說過「類似」的句子。

問題在於,統獨是兩個互斥的價值觀,沒有中間可言(所以如果有哪個人說他在這個議題上面是中立的,你可以直接認證他是個奴才廢物,百分之百不會錯),為何從兩個陣營的指標性人物可以同時說出來?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讀書心得:是誰帶走她? Only Ever You

是誰帶走她?
Only Ever You
作者: 蕾貝卡‧德雷克
譯者: 劉泗翰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7/10/02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3333364
叢書系列:CHOICE系列
規格:平裝 / 400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讀書心得:被埋葬的記憶 The Buried Giant

被埋葬的記憶
The Buried Giant
作者: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譯者:楊惠君
出版社:商周
出版日期:2015年8月
ISBN:9789862728567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