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獸之卷:漫山遍野盡非人

七月二十八日
  耶!今天要搭熱汽球耶!

  一大早起床來到櫃檯邊,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簽摔死不陪的切結書。幾年前在我波士頓騎馬時也簽過這種東西,老實說簽起來有點毛毛的,而且是簽英文名字,想起我那個像是機械批號的鬼名字,寫在證書上面很難看耶!

  因為天都還沒亮,所以我們先到櫃檯那邊去弄杯熱茶來喝。這裡溫差真的是好大,早上好冷,但中午又很熱。不過,說實在的,幾天下來,我漸漸習慣這種天氣,反而能好好的享受這裡的氣候,不管怎麼說,空氣好就夠了,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奢侈的耶!
##CONTINUE##
  大家集合之後,搭了一輛很舊的軍卡到Fig Tree北邊的搭乘地點,一群人已經在準備了。他們用兩隻很大的強力風扇向汽球內灌風,等灌到一定程度之後,熱汽球的駕駛打開瓦斯桶,開始向裡面噴火。長長的火焰噴向熱汽球的內部,過沒多久汽球開始直立起來,助手們撤掉風扇,由駕駛慢慢地將熱汽球拉成直立的姿勢,並持續向裡面噴火增添熱氣。

  火嘴總共有四個,但只用到兩個而已,另外兩個大概是備用的吧!等準備就緒之後,大夥依序進到弔籃內。弔籃內大致分成三區,駕駛跟瓦斯桶在中間,旁邊兩區是乘客的位置,又個分成四小區,一區可以坐兩個人(說是坐,但根本沒人坐著),同行的還包括了幾位白人和日本人,駕駛是白人。在解說了降落時的注意事項之後,助手們開始放開繩索,駕駛也猛向球內灌熱氣,汽球便在無聲中緩緩的升空了,(說是「緩緩」,但速度比電梯快多了,在無聲中上飄感覺很棒,有點超現實)。

  今天風向不錯,大致上是向南飛,我們還能順便俯瞰一下Fig Tree Camp。太陽還沒出來,不過今天也看不到什麼太陽了,滿天的雲,還好雲層頗高,低空視野沒有受到阻隔,不然還真會嘔死,這趟可要一萬多塊台幣耶!

  隨著高度漸昇,第一個感覺到的事情就是──地球果然是圓的,以前爬山時沒這種感覺,畢竟看到的地平線都不怎麼平嘛!之前爬上玉山時是有這種感覺,但因為雲一直來來去去的,感覺較不明顯,這次倒是十足的感覺到了。整片草原就這樣在下面展開,Fig Tree Camp旁的小溪流像是銀鏈一樣的橫在整片非洲大陸上,清晨微暗黃綠色的草原帶著濕潤的色澤,冷冽的空氣十分的舒服,加上安靜無聲,真是享受啊!

  不過重點是動物,到目前為止只看到人。真的只有人,一輛載著物資(我們的早餐)的卡車跟在下方。動物們跑哪去了,昨天滿山遍野的牛玲與斑馬都躲哪去了啊!

  看來昨夜他們移防到其他地方去了,就像之前在Amboseli看到的一樣,牠們喝水跟用餐的地方是不同的。

  還好,沒讓我們等太久。過一會兒,小群的牛玲、斑馬開始出現在視線中,接著蹬羚之類的也看見了,只是數量都不大就是了,最多幾百隻(想起剛來肯亞時,五六隻就高興了,人喔!),感覺上不大過癮。不過看見只有芝麻大小的動物還真是有趣的感覺,像長頸鹿就變的很可愛,像在夜市看見的玻璃玩偶一樣。

  遠方,我們瞧見了在距離我們相當遠的西方有著另外兩個熱汽球,偶而會看見噴嘴噴出的火焰閃光。不知道他們運氣會不會比較好,今天吹北風,我們被一路吹進國家公園裡,照理來說算是運氣很好的,但動物數量感覺上還是不夠「爽」就是了。

  在空中看見很多在下面沒有注意到的東西,像草原上有著為數眾多的坑洞,是在下面看不到的,原來這些是斑鬃狗的巢穴。哇勒!到處都是,不過這裡到處都是食物,也難怪牠們「犬」丁旺盛了,這也是生態系健全的象徵。像在台灣,被台灣黑熊攻擊的機率幾乎是零,真是可憐,山林應該是掠食動物的天下啊!

  幾分鐘之後,出現第一隻獅子了,公獅耶!站在開闊地上,好奇的往上瞧的模樣真是迷人。筱筠一直興奮的叫著「亞斯藍」、「亞斯藍」的。那隻獅子一動也不動的,簡直像是布娃娃,但這樣一來就感覺更加可愛了,不愧是草原上最迷人的生物啊!

  在高空中往下看,陽光洒落在草原上,看起來居然有點像在看海底,一塊塊的光斑隨著雲層緩慢的移動,真是有趣。這種開闊的視野真是讓人快樂,在高空飛翔的感覺真是美好,我從小到大就常夢見漂浮與飛行的夢。自由自在的飛翔,是我最大的夢想,雖然明知這是不可能的,但我在夢裡,早已不知飛行過幾百幾千次了。

  最後,在一塊河邊的台地上,熱汽球緩緩的下降,行程結束了。感覺很滿足,但又不滿足,好想多看一些,不過越感動就想看越多,大概不管怎麼看,這種滿足又渴望的心情都不會變吧!

  下降的時候雖然駕駛要求大家不要亂動,但我還是忍不住要抬頭看看,好玩嘛!下降並不是一下就下來,而是有點彈跳,不過駕駛的技術不錯,助手的默契也很好,所以大家很順利的下到地面上,結束熱汽球的行程。

  熱汽球降落了,搭著車在下面追趕的助手們很快的趕上來協助整理,另一批人則開始準備早餐。沒錯,早餐,非洲草原上的喔!很棒吧!

  我們降落的地方是在一處河灣的地方。早餐在降落地點不遠處,駕駛要大家走過去,但因為河裡有一群河馬,所以我們不在上面走,反而跑往河道去,先親近一下河馬再說嘛!

  往下走到河流切割出來的河道上,河馬家族的噴氣聲便得很明顯。這時我注意到地上有條「裂縫」,突然懷疑起來。這裡是河邊,太陽又剛升起,何況現在不是乾季,泥土地上實在沒有理由跑出這麼一條大縫,於是彎下身去仔細瞧瞧,嘿嘿!原來是螞蟻大軍。

  那是一種紅色的螞蟻,和台灣以前常見的黑色腹部有白環的螞蟻一樣大小(說到這才想起來,以前嘉義都是這種螞蟻,現在連一隻都沒見到過,該不會絕種了吧!)大概排成八線道高速公路在移動著,規模著實嚇人。成千成萬的來回奔跑的樣子,讓人幾乎要有聽見跑步聲的錯覺。我們夫妻倆蹲在那裡,都看呆了。

  不過讚嘆歸讚嘆,我下來這裡是為了要看河馬啊!只見一群大概七八隻的河馬,悠閒的在河心休息,遠遠的還有一隻走過來,也許這裡是晨浴的所在吧!

  河馬群後方還有一群埃及鵝及其他水鳥,真是有趣啊!結果不知不覺就越走越近。還真是危險,我可跑不贏河馬,被這些戰車撞上了可不是骨折可以了事的啊!

  回到早餐地點,廚師們大致上已經準備就緒。反正還是同樣的東西,麵包、奶油、培根、玉米片、牛奶、果汁、幾樣燉菜,不過這餐加了香檳就是了。大草原上嘛!景色比較重要﹔在晨風吹扶之下的草原早餐,與心愛的人舉杯共同迎接新的一天,真是太棒了。

  飯後熱汽球駕駛開始發搭熱汽球的證書,果然我那奇怪的名字又一次的引起「笑果」,唸不出來嘛!當初也是因為這樣在美國海關被刁難好久,下次我換護照一定要順便改名字。

  飯後回Fig Tree Camp去,但因剛才在天上有看見獅子,所以硬坳司機帶我們去看。

  司機也很會找,沒找多久就找著了,牠們躲在樹叢裡耶!可惜因為在樹叢裡,光線不漂亮,又多被擋住。雖然大家耐著性子等,但他們就是不動,最後只好放棄了。其實想一想,如果明知狗仔隊就在家門口等,誰會想出門啊!

  回到營地,短暫的整頓一下之後,又要出發了,今天可是Full Day Safari啊!

  草原上氣溫變化很大,搭熱汽球時全身包的緊緊的,但現在穿短袖都還嫌熱,但想到馬拉的動物甚多,美景可期,大家還是打起了精神,準備挑戰。可惜的是,這一天真的沒什麼動物可以看,嗯……應該說沒看見想看的。

  早上大概就是在搖搖晃晃的車裡枯坐,放眼望去全是牛羚跟斑馬,嘴裡那句「獅子快來吃。」已經不知道說幾百遍了,大家漸漸意志消沉,只覺得膀胱的壓力越來越大……

  後來我們到一處同樣在叢林裡的Lodge上廁所,這裡聽說是個很古老的Lodge,很漂亮喔!跟Fig Tree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這裡可是高級多了,不過因為住過好幾間這種旅店,所以並不會很羨慕就是了,反正有廁所可以上就好,管他什麼旅店。

  中餐則是在David的帶領之下,我們跑去他們司機的休息區用餐。這是個有點克難的地方,還有一堆狒狒。在這裡吃東西,還得注意狒狒會不會太囂張,說起來是有點麻煩,但人多的話到也好玩,只見有人拿著小石子之類的趕狒狒,我們則是快速的解決中餐。其實也吃不完,因為真的是吃膩了,原先出門在外享受異國美食的好胃口已經迅速萎縮,到不如把時間拿來鬧著狒狒玩……

  說起鬧著狒狒玩,想到我們上廁所前碰上的一段插曲。原先我們在一個上坡路段緩緩的前進,突然David抓狂似的急轉下山,原來他看見有人下車拍照。

  這可是重大違規,野地是不允許隨意下車的,何況這種騷擾動物的行為。那車上坐的是比利時人,David靠過去大罵,看得出來他真的很生氣,而對方則是支支吾吾的,一臉難堪。David大致上是警告他不該做這種危險的動作,而且舉了近年數據和今年剛發生的幾件意外,接著還要對方別因為他們國家有錢就可以來這裡隨便囂張之類的一大堆,最後告訴他出公園的路,要他直接開回家去,不要再來了。真是有魄力啊!鄭大哥事後偷偷告訴我們「看黑人罵白人真爽!」

  其實這也不是一句爽就可以帶過的,這裡的動物都是野生的,而且數量龐大,這表示你不知道牠們在想什麼、什麼時候會抓狂、還有牠們吐口水就可以淹死人。以前也發生過台灣人一家人在南非的荒野玩,結果父親看見獅子,呆呆的下車拍照,哪知道背後埋伏了獅子,結果父親連著出去救人的母親,一起在車內小孩的眼前被吃個精光……

  野生動物保護區可不是木柵動物園。在這裡,人類如果不帶著謙卑的心的話,任何一種生物都能對人祭出制裁的。上面提到的那個案件,那家人不但得不到什麼賠償,反而必須賠償南非政府一大筆錢,因為他們害了那些獅子吃人,而吃人的動物必須處死(免得吃上癮),那家人必須支付一筆「子彈費」給南非政府。

  總之,這個地方決不容心存僥倖。這裡是達爾文天擇說的血腥試練場,弱小的人類還是乖乖的躲在鐵殼子裡吧!

  下午我們到一處河谷地去。馬拉一帶因為是平原,河流通常是用切割的方式形成河道,但這一帶比較南方,離坦尚尼亞很近,是屬於緩丘及山地的地形(一直接到吉力馬札羅山去),所以有山谷的型態。順著河谷漸漸往下很有意思喔!這一帶的植披和台灣差太多了,看著很像黑人捲捲頭的樹叢滿佈整座河谷,很有意思喔!

  我們的目的地是一道關卡,出了關卡就是出了國家公園,再往南幾公里就是坦尚尼亞了,我們和關卡的警衛溝通了一下,他們同意我們走出關卡去,因為外面就是那條Sand River。

  站在橋上看著這條滿佈石塊的小河,心裡期待著能看見什麼動物之類的,不過這裡是關卡,一直有人進出。實際上我們有看見一些住在國家公園外的人在附近走動。大概不會有哪種動物呆呆的跑過來吧!我想。

  我們在這休息了好一陣子,除了上廁所之外,屁股也需要按摩一下,今天實在是虐待這可憐的屁股啊!再這樣搖下去都要血栓了。

  下午我們的運氣依然沒有變好,看不見什麼太精采的動物,只見David越來越抓狂,一直帶我們盤旋在動物屍體的附近。但我們就是沒看見獅子,連斑鬃狗都沒有,只有一大堆一大堆的兀鷹(有兩種品種喔!)。兀鷹的叫聲難聽死了,走路一付小鱉三的樣子,加上味道難聞,噁……

  看來我們今天的運氣就是不好,也沒有辦法了。越接近黃昏雲層就越厚,看樣子是會下雨,真不是個看動物的好日子啊!

  話雖如此,我們還是看了秘書鳥(一種吃蛇的猛禽,不會飛)。高傲的冠羽及自信的步伐,看起來頗有王著的風範,很漂亮喔!

  最後,終於下了點小雨。一般刻板印象裡的非洲就是熱的要死跟乾的要命(不信的話隨口跟身邊的人說想去非洲玩試試看)。這我們次連雨都碰上了,不少人抱怨雨天視線不良之類的,我跟筱筠到是挺高興的,這樣感覺才完整嘛!

  開闊草原的午後陣雨,感覺好美,而且下雨之後整片草原的色調有了很大的改變。在午後的雲層之下,色調偏暗的草原呈現出一種潮濕但乾淨的感覺,這種顏色的變化相當的迷人。而且下雨不只顏色有變化,味道有有很大的不同喔!相信大家都知道雨後的空氣聞起來很舒服吧!在這裡更是明顯。青草混著一點牛糞(?)的味道,聞起來其實還不錯耶!在微微涼風中,我跟大地一起感謝這場與小雨的巧遇。

  開闊地區下雨過後有一個最大的好處,那就是絕對看得到彩虹。只要往背對陽光的地方望去,那輪七彩的光環就會在那裡等你。這次我們運氣很好,還看得到外圈那另外一輪喔!同時兩圈彩虹,好漂亮啊!趁著落日陽光下的金黃草原,還有雨雲覆蓋下的藍灰背景。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這樣突出的彩虹耶!大家哪個不是拿著相機猛拍這奇觀。只可惜是窩在車裡,若能下去,站在草原中央深呼吸不知有多好。

  後來雨勢漸大,大家在一點鬱卒的心情裡回到營地,David好像特別的不爽。留在營地休息的人下午也有Game Drive,他們運氣好些,還看到小獅子。這種事情,誰說的準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