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古之卷:人類誕生地巡禮

  下午Safari,不大想坐著,站著吹風比較感動。Safari車很可愛,是在一般箱型車上面燒穿一個洞,然後加上一個可以抬高的蓋子,就變成了有個附遮陽棚觀景台的叢林車了,真是不錯的設計。不過,不這樣可不行哪?只坐在封閉的車內,怎麼有辦法體會這片大陸的美好。除了影像,聲音與味道,甚至是肌膚的觸感都是此行收集的重點項目,如果不讓自己的意識以原子為單位融化在這塊土地上是不能充分感受這種衝擊的。
Tsavo West National Park
  Tsavo這一區的地形比較崎嶇,有著許多火山錐的遺跡殘留。大部分的火山錐都還看得出來火山的形狀,玄武岩果然堅硬,不過這裡雨水少應該也是促成火山錐保留的一項因素。公園當中還有不少熔岩流散布在其中,變成一塊一塊的黑色地面。跟其他國家公園比起來,這裡的動物比較少了些,但飛羚、斑馬、長頸鹿、第克小羚羊倒是一樣不缺,該看的都有看到,只是族群數量比較少。不過,比起這些野生動物,Tsavo的景色才是最感動我的。這是一塊古老的土地,是人類火花開始的地方,想起在這附近挖出的人類化石,遙想遠祖們在此地的生活,突然感到有點羨慕耶!
##CONTINUE##
  在一處樹木較茂密的地區,大家下車徒步參觀,一位配槍的Ranger 陪我們一起走進樹叢內參觀,還有一車聽說是中國大使館工作人員的中國人也在這時來到。這一區的綠意相當的濃厚,走進樹林,可以聽見潺潺水聲。這裡是一處地下湧泉的出水口,泉水的來源便是吉力馬札羅山耶!感覺上很了不起的樣子。水塘裡有一隻尼羅鱷,好大一隻唷!但我很不滿,至今我在野外看見的所有鱷魚都沒有動過!
Tsavo West National Park
  水塘是河馬的家園,一大群河馬在水中遊玩嬉戲。也許嫌我們太吵了,河馬們不斷發出噴氣聲來。在水塘盡頭有個沉箱可以下去參觀,進去一看,天啊!全是魚,而且只有一種,整個湖底滿滿的全是一種藍綠色的魚(居然忘記問是什麼魚,大概是鯉魚一類的,有點像,但我也沒什麼把握就是了,其實顏色在水裡也看不準)。那種密度之高,有點像剛開市的海產店前面的魚箱,好擠喔!太擠的關係,反而有點噁心!不過,這裡是個很清靜美麗的地方,連猴子都特別大膽喔!
Tsavo West National Park
  在湖邊,我注意到一種長的很特別的植物,這種植物我雖然從沒親眼看過,但卻是我從小就很熟悉的,就是紙莎草,也就是做草紙的原料。這是世界上最早的紙,由埃及人發明的,比蔡倫要早上非常多年。真不知道紙是由中國人發明的這種鬼話是怎麼編出來的。蔡倫發明的紙是「現代」的紙,但埃及人的草紙是最早的紙,這是不一樣的,可是國小課本偏偏這樣寫,讓我從小就一直對教育部很不信任。

  紙莎草的葉子葉序很有趣。我以前一直以為是由一點放射狀長出來的,結果仔細看之後,發現原來是螺旋狀生長的,大約轉了一圈多一點左右,很好玩耶!


  回到Lodge之後,超魄力畫面直擊心臟。上百隻水牛到水塘喝水,後來還加上大象一群。那樣多巨獸以水塘為中心,橫跨在整座草原之上,配上後方遠古時代的火山錐,侏儸紀公園的主調自然的在心中響起。寬達一百八十度的感動畫面讓我們有點捨不得花時間洗澡。吃飯的時候伴隨象群擦屁股的聲音,刷刷刷~~,真是有趣極了。
Tsavo West National Park
  飯後,水牛群跟象群仍然不間斷的來來去去,還有一隻Genet(一種可愛的小型貓科動物。臉像拉長的貓臉,體型比較像貂,但是跟貓一樣是用指爪著地的。尾巴像貓,不過毛比較蓬鬆,或者該說像浣熊。淺棕色毛,腹部毛色較淺,身上有黑色不規則形斑點,臉上有黑色條紋。眼睛大大圓圓的,瞳孔為深棕色,接近黑色)。牠還跑到餐桌旁來,實在是可愛到不行,讓人有餵牠吃東西的衝動,不過這不是好的行為,把動物養壞了會破壞他們自然的行為。

  這讓我想起在紐約自由女神島看到的恐怖景觀。

  當時我看到的是,海鷗已經不再潛水捕魚,而是聚集在垃圾桶旁邊撿垃圾。更糟的是,我親眼看見有人從餐飲部拿熱狗出來時被海鷗攻擊。一群海鷗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搶走熱狗,囂張到極點。這可不是好事情,但這個錯誤是人類犯下的,動物們可是無辜的。像這種時候,被攻擊只能說倒楣,因為眾人的錯誤由抽到簽王的傢伙承擔,把罪過推給動物們是不對的。

  因為水牛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因此大量出現在眾人言談當中。不知不覺當中,非洲水牛的那對菱角被小朋友變成「ㄇㄟㄇㄟ頭」了,還是小孩子厲害!居然想得出這種名稱。

  晚上都是水牛叫聲及大象洗澡的摩擦聲,意外的好眠。這也難怪,從台灣起床時間開始算起,我已經有超過四十四個小時沒躺過床鋪了耶!非洲的床睡起來也不錯嘛!


七月二十一日

  很早就醒過來了。在肯亞早起絕對值得,浩瀚星空是絕對不會虧待尋找祂的人的。南半球的星空就在我眼前,讓我著個天文迷大呼過癮。

  Lodge餐廳旁的鳥兒數量驚人,可愛的Genet和Mongoose家族成了早上的明星。由於餐廳將前一天剩下的麵包放在外頭一個餵食台上,吸引了大批鳥類聚集,這時誰比較流氓就可以輕易比較出來了。一開始是小型鳥類,然後Mongoose家族進駐,接著犀鳥就把Mongoose趕走,但最後獲勝的是狒狒,越大隻的越囂張啦!

  因為這些精采的小動物們群集,所以我們原本預計出發的時間向後順延,旅遊嘛!隨性一點。接下來的幾天不照時間表活動已經是很正常的了,雖然說看了很多精采的畫面,不過肚子可就可憐了,奉勸以後參加這類行程的人,一定要記得多帶一些零食。

  在瘋狂拍照的同時,還出現了飛羚群及斑馬群。斑馬真是膽小的可以了,帶頭的站在水塘旁邊停下來不動,一點也不敢靠近,人家水牛之類的已經一大群喝完了還是不敢靠近,附近空空如也的也一樣不願走過來,最後甚至掉頭離開,怎麼那麼沒膽啊!還有,最後爆笑疣豬(澎澎)家族的出現也增加不少笑料,看見牠們的天線尾巴,真的好可愛喔!而且小跑步時搖屁股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Tsavo West National Park
  今天要往西走,也就是往內陸走,要前往Amboseli。途中我們先到一個小丘去,那裡是可以下車的(大多數國家公園都有一些地點是允許遊客下車的,其他地方則嚴禁下車)。走一小段路之後,在瞭望台上面看見了相當壯闊的景緻。一落落火山錐四散在這塊高原地上,把我們圍繞起來。在高大的火山錐群之間,還看得到細細的泥土路,漫漫延伸直到沒進地平線當中。透明度相當高的清新空氣大大的延伸我們的能見度,同時讓遠方的景物染上淡淡的天藍色,使景物的層次變得豐富起來。這時候真的很怨嘆相機不夠好,如果有廣角鏡頭的話不知道有多好。但若只看畫面是不夠的,聲音在這個畫面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風沒吹的時候什麼聲音也沒有,是真正的寧靜,不像台灣背景噪音一堆﹔而起風的時候則會有小石子滾動所產生細細的滴答聲,答、答、答答的,感覺一流。
Tsavo West
Tsavo West
Tsavo West
Tsavo West
  聽說這裡可以看見吉力馬札羅山,可惜頂峰被雲遮住了,沒能見到全貌。
肯亞
  我們從Tsavo西邊的門離開,離開前在這稍作停留。這個們附近還有幾棟小屋,應該就是這些巡林員的宿舍吧!白色的牆壁加上綠色的屋頂,看起來還蠻可愛的,不過很小間就是了。門口有擺了一些動物的頭骨,像水牛或飛羚之類的。其實水牛的頭骨到處都是,等於是每家旅館門口必備的裝飾品。我在好奇心驅使之下拿了一顆頭骨來玩,好重啊!我以前只拿過人的頭骨,跟我的頭差不多大的,並不是很重,但這些牛啊羊的,我刻意找了個最小的,還是好重啊!一方面是骨頭比較厚,在來是角的部分很有份量,以前一些武士喜歡在頭上弄一些鹿角之類的做裝飾,真是神經!
Tsavo West
  離開公園時一位巡林員跟著上車,配AK-47的喔!聽說是因為往Amboseli的路上治安不大好的關係。不過他跟著我們跑幾百公里遠,要怎麼回來啊!真是辛苦了。

  繼續往西前進,途中經過一處熔岩流(Lava Fellow)的遺跡,黑色的熔岩橫在大陸中央十分的顯眼,不過近看時到不覺得有那樣黑。熔岩石有很多氣孔,大概噴發時裡面的高溫氣體在還沒逃出去以前就被包覆在裡面了,所以這些石子並不重,但邊緣很銳利。隨手拿起兩塊石子相互敲敲看,叮叮的聲音十分悅耳,這種比較像是金屬敲擊的聲音還滿有意思的。站在古老的熔岩上方,看著週遭一個個大大小小的火山錐遺跡。它們是在地殼變動頻繁的遠古年代,造成非洲脫離歐亞版塊,並撕裂東非成為裂谷的火山群。就是這群火山促使原本在非洲興盛的猿類往兩個完全不同的方向演化。西方的猿類受到雨林辟佑,演化模式停留在樹上,但留在東非嚴苛土地的猿類,在樹木稀少的情況下發展出兩腳直立行走,於是古猿、南猿、猿人、智人依序出現,最後現代人類降臨地球。站在這裡,默默的向這群火山致敬,心中無限感動。
Lava Fellow
  出 Tsavo往Amboseli途中的路況不大好,陸上坑洞一大堆,期間還經過一些馬賽村落,還有一些關卡。保護我們的巡林員在其中一處關卡下車,而沿途的景觀也從火山丘陵地形漸漸變成緩丘。樹木雖然一樣稀疏,但都長的比較高大,也許是車輛捲起的塵土太多了,反而在這個植物較多的地方比較感受不到綠意。

  途中我們碰上不少的小孩子,很多都在放牧牛羊。小孩大多很可愛,手都舉的高高的在打招呼,一時間「Jamboo」跟「Hello」四起,但很討厭的是有不少小孩會伸出手來討東西。這種感覺相當差勁,想起去年在尼泊爾也是有碰上這種情況,不過這裡好像比較嚴重。

留言

  1. 倒數第二張照片中間那團雲擋住的就是吉利馬札羅,可以看倒數第六張,頂峰有出來喔!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本格歡迎朋友留言,原則上也不刪留言,但不歡迎廣告、重複剪貼或無意義的言詞,同時也請大家避免匿名留言,匿名留言在本格將無法獲得任何保障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發現問題、提出問題、解決問題跟製造問題

最近因為免稅菸的問題造成軒然大波,其實也暴露出很多問題,我只的不是國安問題什麼的,那其實是「小問題」,畢竟出國順手帶免稅商品這是「本質合法」(我這次出國也被拜託幫忙帶菸,雖然我也不抽煙),只是當數量超過法定限度,就變非法,有公務員身份當然更是嚴重,但其實這問題本質上不是什麼罪無可赦的重大問題。

你說這是非法走私(其實是超買,走私不會蠢到刷卡),這當然很嚴重,但畢竟這些菸不是什麼「沒經過安檢」的不合格商品(例如夾帶肉品就非常嚴重),也不是走私毒品、槍械。數量雖然看起來很多,實際上跟整體市場規模比起其實也不是什麼嚇人的數量。

其實是逃稅、濫權之類有沒的狀態,講白一點是貪小便宜跟追求蠅頭小利。

關鍵全在其他地方。

這問題可以拆成幾個部份,或者說,其實他是好幾個問題:

表層問題:有人利用特權買免稅菸轉賣圖利(這只算小奸小惡)裡層問題:這是組織犯罪(這才是大問題)文化問題:是否是長久以來的陋習管理問題:這陋習長官是否知情?知情層級到哪個階層?供需問題:為何要走私香煙?偵辦問題:這案子怎樣處裡比較能解決上面的問題?或者說,怎樣才能解決問題而不製造更多問題。 其實,這裏面最小的問題是第1項,只因為涉及總統行程所以鬧大而已,不然根本算不上什麼嚴重的犯罪案件。
問題出在234。
請問如果你要處裡第2點,你要怎麼做?
首先,這個案子不是黃國昌出來開記者會才爆發的,而是檢調早就在「佈線」,那請問你在追一件走私案件時,你是抓車夫就滿足了,而是要抓到車夫背後黑手?大家當會說要抓黑手對吧?那要抓黑手,一是交貨的時候人贓俱獲以現行犯逮捕,還是先抓車夫起來然後要他口供,同時因為抓了車夫,黑手獲得預警可以湮滅證據?
換句話說,黃國昌的記者會,是的,他有提出一個「人家早就在佈線的」問題,但實際上他「破壞人家偵辦流程」。簡單說,黃國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沒有任何貢獻」,「而且有害」。
好啦!既然在黃國昌的協助之下,犯罪集團獲得預警,讓偵辦受阻,那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當然只能土法煉鋼,從車夫開始料理,希望能趕在人家湮滅證據之前快點抓人。
這時候當然要偵查不公開,這是法制常識吧?是的,但黃國昌居然跳出來說要檢調把資料交給他?請問你是誰?你是檢察官嗎?如果是檢察官,可以這樣亂報案情嗎?
換句話說,黃國昌又再一次干擾辦案,指導辦案,而且意圖洩漏情資給犯罪組織。簡單說,黃國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沒有任何貢獻」,「而…

補助款與貪污

因為收割力量出事了,大家密集討論這件事情,那就來聊一下好了。

首先,政府有編一些預算作為補助款,補助不同單位去執行一些政府希望推行的方案--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沒什麼問題。

概念是這樣的,政府有些想要執行的方案,也有錢,但沒有人。就這一點,可以看看這篇「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是的,現在不流行大政府,而是小政府,但其實事情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變少,所以政府用補助款的方式「外包業務」就變得很必要了,請注意,這是必要的,也沒什麼不對。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