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綠之卷:感動無限大!

  好吧!真的是太晚了,一路奔向Naivasha,但在怎麼快也快不到哪去,畢竟肯亞的路實在是不怎樣。之後David一直接到公司打來「關切」的電話,原來他們公司有規定七點之後不可以在國家公園外載客人,這樣的出發點是很好啦!而且違規是我們害的,還讓David一直道歉,真是不好意思。

  進入Lack Naivasha Country Club,發現這是一座很有殖民時代氣氛的旅店,看起來相當的有歷史,有不少名人來住過,我還在他們牆上看見江澤民的簽名照,原來那傢伙也來這裡住過喔!
##CONTINUE##
  住在這種club裡面的人,似乎也比較悠閒。這裡晚餐的時間比起其他旅館是晚了些,我們七點多快八點Check in,八點才進餐廳吃飯,結果大家也才剛開動而已。好熱鬧喔!感覺不錯喔!這裡的食物算好吃,種類多,烤肉也有好多種,而且是現烤的喔!

  不過還是要說一件事情,肯亞的雞蛋不知是不是蛋黃比較小,他們的炒蛋看起來比較白,在視覺上變得不是那樣的好吃的樣子。不過吃起來是差不多啦!到是他們的紫色洋蔥很辣。

  飯後大家到交誼廳去,有交誼廳耶!裡面的佈置很有殖民風格,有一堆動物的頭部標本(那都是舊貨啦!)以及古時候的照片,感覺不錯。而且,來肯亞那麼多天,今天是第一次看見電視耶!(想一想這還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那樣久沒看電視耶!),不過沒興趣看就是了。大家在裡面喝茶聊天,氣氛很好。

  回房間後發現居然沒有熱水洗澡,快要氣死了,折騰了一天以後居然沒熱水,虧這裡是有名的旅店,想不到設備如此差勁,心情相當的差,後來才知道只有我們那一棟的兩間房間碰上這種倒楣的事情,好像我跟筱筠來肯亞是註定不能好好洗澡一樣的。

七月二十七日
  Lack Naivasha C. C.的清晨很漂亮,但因為昨天的冷水澡實在是讓人不滿意到極點,所以筱筠心情惡劣,我也很不高興。結果這個美麗的club連一張照片也沒有拍下來就走了(老實說是有點後悔啦!這裡真的很漂亮。)

  接下來又是長途拉車,要一路衝到Marsai Mara,幾百公里耶!看著地圖蜿蜒的長線,真是不可思議啊!在台灣如果這樣跑會被說是神經病的,又不是砂石車司機。

  沿路裂隙的景觀依舊,但隨著緯度慢慢偏南,我們的海拔高度也漸漸升高,睡意也漸漸高漲(去尼泊爾也是這樣,旅程的後半只要一上車就是睡覺,所以旅程後半的沿途景觀大多是記憶不深……)。感覺上是有點可惜,天知道沿路上有什麼令人驚奇的景觀,嘿嘿真是貪心啊!總之只能怪自己體力不夠好了。不過在異地的陌生道路上奔馳,一直是我『很有感覺』的旅行方式耶!當年在美國搭灰狗的時候,也是刻意坐最前面,真的感覺很好喔!

  接著,在睡眠當中,我們來到了午餐地點,Narok。

  我們在一座漆成藍色的小店停下來吃東西。肯亞還真的是一路都是這種小店耶!而且每家賣的東西幾乎都一樣,看到後來,這類店家只剩下廁所是非去不可的地方了。

  中午吃的是餐盒,都冷掉了,有一點悲哀的感覺。其實以台灣人的習慣吃這類冷食實在是不舒服。冷掉的炸棒棒腿,而且是肉質較硬的土雞喔!加上吸油的麵衣,實在是不怎樣。還有小小硬硬黑黑,看起來很可疑的熱狗……,很多人都沒吃完,其實現在想起來是有點浪費,那耶餐盒不便宜耶!結果我們沒吃完的東西都被回收去給別人吃了,還是台灣的乖乖跟科學麵好吃啊!台灣真是好地方。

  再前進一段路,景觀全變成平原或緩丘了。跟之前在Amboseli的感覺不同,這裡的土質較紅,比較沒有那樣荒涼的感覺,但非洲的風吹起來還是那樣舒服。

  不久之後(嗯!在肯亞的不久跟台灣是不大一樣的啦!你知道的。),來到了Masai mara公園的門口。這是此行的最後一站,也是傳說中最棒的一站,好期待啊!

  其實仔細想想也很好玩,我們來肯亞的第一站是Tsavo,再來是Amboseli,最後來到Masai Mara。但其實這三座公園的緯度都差不多耶!而且都可以只算是在吉力馬札羅山北邊的附近而已。只是Tsavo在最東邊,離海比較近,而Mara最西邊,離維多利亞湖也不遠。

  在當地語言裡,Masai Mara意思是草原上的小點,指的是草原上的灌木,而位在肯亞的Mara和位在坦尚尼亞的Serengeti(意思是「一望無際的草原」)是連在一起的。 Serengeti國家公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定的自然遺產耶!可惜這次沒去那裡,有點可惜,啊!我又在貪心了。

  因為是最棒的一站,所以在這裡要待三天。兩天住帳棚,一天住旅館,一直到現在,才突然想起快要回去了,捨不得啊!真想要多玩一陣子。

  Fig Tree Camp是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喔!和Amboseli那裡的旅館一樣的,都是隱藏在樹叢當中。從停車場下車之後,回頭望了一下,成群的牛玲與斑馬就在身後不遠處遊蕩。還聽得到斑鬃狗的叫聲,真是有意思,不知道肉食動物會不會晃到裡面來耶!

  這裡的大門口照例是有個『ㄇㄟㄇㄟ頭』掛在那裡。有個可愛的小花園,開了各種紅色的花朵,一圈矮矮的樹籬橫在眼前,還有個小巧可愛的拱門。走向前去,發現原來是座木橋,而且是有棚蓋的喔!這座木橋不大直,也不很平,但很有探險的感覺。踏上木橋,看見了Camp的護城河。泥紅色的小溪就在下方,應該是天然的,我猜。剛好這一灣溪流,圈著這塊營地,從橋上往前看,前面似乎很暗,過了橋才發現原來整個營地幾乎全覆蓋在樹蔭之下。

  過橋之後,左手邊是一棵大概有四、五樓高的大樹,這是一株Fig tree(無花果樹),正是這營地的名稱由來。樹旁圍著它搭了幾階樓梯,連著可以上到一個平台,這樣一來就能從樹林裡面看到外面的景色了,真是不錯的設計。

  大廳(或『櫃檯前空地』?)右邊是餐廳,左邊除了那棵大樹之外還有個木造平台,上面有巴台,再過去是廁所跟其他營帳。

  營帳?沒錯,這裡是『營地』,住帳棚喔!不過這跟那種普通的帳棚是不一樣的,這是那種固定式的,附衛浴水電的豪華營帳喔!在走過彎彎曲曲的小徑之後,就見到了今明兩晚要住的帳棚。像軍用帳棚一樣的綠色外觀,但加了個水泥蓋。拉開拉鍊之後(兩層是重點!),發現裡面頗為寬敞。兩側各有一張大床,被子上有斑馬紋圖案。床後面各有一張屏風,屏風後面有桌子、櫃子和檯燈之類的東西,再後面是浴室跟廁所(很大一間喔!)。踩著地上帳棚的塑膠布,感覺有點怪異,像帳棚又不像帳棚,但總之是很有趣的就是了啦!

  整理好東西,梳洗一番,到外面去晃了一下,護城河就在面前耶!遠處還傳來牛羚的陣陣鳴叫聲。非洲啊非洲!我已經愛上她了,從來沒有哪個國家讓我到那裡去之後一直認為自己應該在這住下來的。不過想歸想啦!這裡可沒有科學麵可以吃,而且買不到漫畫。

  休息一下下之後(來這裡之後好像一直都只能休息一下下耶!),大家再度出發給動物看去摟!

  今天氣其實不怎樣,陰陰的,雲層頗厚,像是故意找麻煩一樣的罩在頭頂。但在寬廣的草原上,這種厚實的雲層看起來頗為壯觀,尤其當陽光從偶然出現的雲洞中激射而下時,那種宛若聖殿般的莊嚴感覺實在是讓人感動到不行。我簡直像是能聽見陽光在對我呼喚一般,真想要跑到陽光照射之處,跪下來感謝一番。

  但今天一直沒看見什麼讓人大叫的動物(斑馬、牛羚已經降級為「看了想睡覺」的動物了)。大家嘴裡一直念著「獅子快出來吃東西」這類的話語,還好「食物」」們聽不懂,嘿嘿嘿……

  在大家開始感到鬱卒時,無線電響起。一接到無線電通報,大家立刻火速趕往現場,因為有一群獅子的休息地點被發現了。等到車子搖搖晃晃的到了那裡,已經有一堆車子在現場了。大家爭先恐後的要進到樹叢中去看看,演變成有點像是車子打籃球一樣的場面。獅群們大概是見怪不怪了,照樣睡牠們的大頭覺,我們還真是被看扁了。

  因為天氣不怎樣,光線不佳,所以也沒有看很久。當要離開的時候,David把車開過一隻母獅身邊,我們都沒看到那隻獅子,結果車子在距離牠大概只有十公分的超近距離擦過去。這大概惹毛牠了,只見母獅氣沖沖的抬起頭來。我們這些人在缺乏心理準備的狀況下與母獅近距離接觸,全都嚇了一跳,結果居然沒有人拍照,大家都在過幾秒之後才醒過來。事後大家哈哈大笑,真是有趣的經驗啊!

  今天的落日奇景相當的動人。不完美的雲層貼心的開了幾個窺孔,陽光從這些小洞中賞賜給我們這些小傢伙各種燦爛的光線。像探照燈一樣的、像舞臺燈一樣的、白光、金光、橘光、紅光。草原的日落真是太美了,泛著金光的橘色在周圍的黑暗中有著不可思議的熱度。成群的斑馬、牛羚在地平線上呈現動態的剪影,微風中夾帶著帶有濕氣的荒野氣味,生命的呼喚在這裡是如此的充足。我跟筱筠心裡都有著強烈的感動,真想讓心靈融化在肯亞的空氣中,然後隨著清風,撫摸這片美好的大地。

  今天傍晚,陽光謀殺了我的底片,卻救活了我的靈魂。那燒灼在我視網膜上的影像,至今仍以醉人的溫熱,勾引我渴望旅行的心情。

  晚上在大廳的留言簿上面畫下今天看見的動物。看見了可愛的亞斯藍,還有獅子一家人,感覺超幸福,加上明天要搭熱汽球,好興奮啊!熱汽球耶!從沒有搭過,應該會很好玩吧!好期待喔!

  Fig Tree Camp這裡的夜晚很浪漫,到處都是火把或油燈,搖搖晃晃的燈火很誘人,餐廳更是如此。餐廳本身是個很大的棚子,中央擺著大量的食物。不過全肯亞的東西都一樣,沒有一家例外,連吃十多天,已經感到無聊了。好在這裡的東西不錯,看來廚師水準還是有差。還是要強調這裡布丁很棒,而且還有多種口味喔!

  當大家熱烈討論今天的收穫的同時,突然傳出吉他跟手搖鈴的聲音,接著美妙的合聲傳出,原來是樂團表演。他們唱著傳統的迎賓歌曲,一邊搖搖擺擺的進場,走前頭的那位還男扮女裝耶!輕快的音樂加上燈光效果,感覺很好喔!但樂團人員沒人微笑倒是缺點,大概唱到煩了吧!

  晚上在牛羚的叫聲中睡著了,想起小時後也是在蛙鳴與蟲叫中安睡的,但現在卻只有汽車的聲音,突然有種悲傷的感覺,想起我為自己所寫的短詩的一部份:

  青玉山下,日昇之處,
  是我家園,安眠所在。

  安眠好像漸漸變成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想當初在台北唸書時,花了四年時間才習慣男八舍旁基隆路的吵雜車流。回家一個月再上台北,就無法忍受了,可是現在老家這裡也開始變吵了,好難過啊!小時後會在夏天抓螢火蟲回家玩(通常都會被玩死),但現在只要有一隻迷途的螢火蟲飛進家裡,全家就急著把牠抓起來野放,免得牠還沒能傳宗接代就死於非命。這樣能救得了多少呢?想起來就悲傷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正名制憲獨立建國

因為賴清德院長在立法院一席話,國內政壇再度引起不小漣漪,畢竟這是你想掩蓋也掩蓋不了的高層公開宣言,中國跟統派媒體這下不能裝傻淡化,只能抓狂反擊了。

但其實不滿的人不只統派,畢竟統派會不爽是一定的,既然要說出來,擺明就是故意要上他們不爽,如果能氣死那就更好了。

可是,獨派也有很多人不爽,這部份就比較有趣了,原因也不難理解,因為朱立倫立刻用「類似」的句子公開宣言,何況馬英九當年也說過「類似」的句子。

問題在於,統獨是兩個互斥的價值觀,沒有中間可言(所以如果有哪個人說他在這個議題上面是中立的,你可以直接認證他是個奴才廢物,百分之百不會錯),為何從兩個陣營的指標性人物可以同時說出來?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讀書心得:是誰帶走她? Only Ever You

是誰帶走她?
Only Ever You
作者: 蕾貝卡‧德雷克
譯者: 劉泗翰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7/10/02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3333364
叢書系列:CHOICE系列
規格:平裝 / 400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讀書心得:被埋葬的記憶 The Buried Giant

被埋葬的記憶
The Buried Giant
作者: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譯者:楊惠君
出版社:商周
出版日期:2015年8月
ISBN:9789862728567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