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二二八紀念碑回家吧!

大家也許知道,嘉義市彌陀路有座二二八紀念碑,不過,大家知道這座紀念碑有什麼故事嗎?

這座紀念碑不但是全國首座二二八紀念碑,而且興建過程也是最特殊的,很值得跟大家分享。

1987年7月15日,蔣經國迫於國內外情勢,明白獨裁政權大勢已去,同意解除長達38年的軍事戒嚴,於是台灣人開始逐步恢復言論自由,而過去被隱瞞在黑幕當中的二二八大屠殺,當然也被重新提出來面對。

嘉義作為二二八屠殺最激烈的地區,民眾自然不會沉默,何況嘉義還有個吳鳳的問題要處理。

從清據、日據直到中據時期,吳鳳神話一直被殖民政權用來撕裂台灣族群以遂行統治目的,最大受害者的嘉義鄒族,自然對於這個虛構的故事充滿憤怒,而位在嘉義火車站前的吳鳳銅像,當然被列為優先處理對象。

1988年12月31日,鄒族青年發動拆除吳鳳銅像的社會運動,將火車站前吳鳳銅像拉下,隨即引起國民黨政權高度緊張,嘉義進駐了有史以來最大數量的鎮暴警察,對火車站週邊進行封鎖,封鎖範圍達中央噴水池之遠,當年念高中的我,在往補習班的路上還跑去外圍觀看,因為我祖父跟我爸就在裡面抗爭中。

這件事影響深遠,學校課本從此刪除吳鳳神話,吳鳳鄉也正名為阿里山鄉,堪稱台灣反洗腦課綱抗爭活動的最早版本,而且是成功案例。

拆掉的銅像基座上,鄒族代表、長老教會跟民進黨部以木板搭建了一座二二八和平鴿的紀念碑模型,並開始要求設立二二八紀念碑。

由於嘉義地區在二二八大屠殺當中,是少數人民成功以軍事行動抗暴取得勝利的區域(也因此後來國民政府軍報復性屠殺最嚴重),也是原住民參與抗暴最深、死傷最重的區域,所以拉下吳鳳銅像,改放二二八紀念碑,其實是非常有意義的。

可惜這大大觸犯了國民黨政權的禁忌,但在多方奔走及雙方折衷之下,最後選定蓋在彌陀路現址上。

其實在興建過程中也波折不斷,雖說設計者完成了設計,卻找不到建築師敢畫施工圖。好不容易找到有人願意畫,在工程發包時同樣遭到阻攔,甚至在施工過程,還有黑道滋事的狀況,讓興建單位要找人24小時站崗守衛,乃至於完工之後,依然有人蓄意破壞。更別提設計者詹三原(就是我爸)後來遭國民黨整肅入獄。

全國首座二二八紀念碑,也是興建過程最艱辛的一座,在1989年8月19日落成,也成為嘉義市重要景點。

但紀念碑原本最該存在的位置,是火車站前,這個當年國民黨屠殺嘉義人的刑場所在地。嘉義最有名的國際級畫家陳澄波,也是在這邊遇害。

如今,彌陀路正在進行拓寬工程,當年妥協之下選擇放在堤防邊的二二八紀念碑顯得十分蕭瑟。說實在的,也該讓二二八紀念碑回家了,回到它原本應該矗立的位置。

其實,國民黨籍市長參選人陳以真在選舉期間,也提出要在火車站前設立二二八紀念碑,以告慰嘉義在屠殺中死傷英靈。換句話說,在火車站前設立二二八紀念碑,堪稱是藍綠共識,而把彌陀路的二二八紀念碑搬遷至火車站前,正好是對二二八大屠殺,以及後續的白色恐怖、戒嚴統治的最佳紀念方式。

台灣需要貫徹轉型正義工程,讓二二八紀念碑回家吧!同時也讓大家知道,嘉義之所以是民主聖地,不是因為選前有嘉年華會,而是因為,不管是二二八大屠殺中嘉義人的抗暴行動,或者是對於撕裂族群洗腦教育的反抗,乃至於二二八大屠殺真相的揭露,嘉義人都是全國先行者,而且是積極行動者。

讓嘉義人的驕傲在嘉義的門面閃耀,讓二二八紀念碑回家吧!

----------------------------
這是擺在家裡客廳的一些二二八紀念碑資料,包括概念圖、模型跟獎牌,另外原始設計圖則被收起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