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心得: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 Narconomics: How to Run A Drug Cartel

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
Narconomics: How to Run A Drug Cartel
作者: 湯姆・溫萊特
原文作者: Tom Wainwright
譯者: 吳煒聲
出版社:寶鼎
出版日期:2019/01/31
ISBN:9789862487839
叢書系列:視野
規格:平裝 / 408頁 / 14.7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pdf


毒品問題,或者說,比較恰當的說法--「藥物濫用」一直是世界各國的大問題,而且其實是很有歷史的問題,畢竟人類使用中樞神經興奮劑的歷史非常的久,幾乎跟人類歷史一樣長,而濫用的問題也同樣一直存在,顯然不是那樣好面對的問題。

為何說「藥物濫用」會是比較好的說法?原因很簡單,關鍵在於「濫用」。

我想大家其實都心知肚明,所謂毒品,幾乎都是有「藥效」所以才被發現的(當然,像吸食強力膠這種算是罕見的突變狀況),像鴉片根本就是重要的麻醉與止痛劑,大麻、古柯鹼也是,安非他命則跟精神藥物很有淵源,基本上所有的藥物毒品,在醫院都能找到醫藥級的版本(通常是純度更高更強力的版本,只是醫藥用劑量很低而已,又或者在製作過程中有不同化學式表現)。

還有一點,用「藥物濫用」,是因為要把酒精--堪稱最古老藥物--之類也算進去,其實就連香煙也是,人類吸取燃燒煙霧的歷史同樣非常久遠,不管是為了消毒、淨身,還是製造幻覺、有利於入定、出神、起乩之類有的沒的。

總之,只要從這一點切入,就會發現問題所在--為何大麻不能抽,但成癮性與毒性更強的香煙沒關係?因為大麻在引起幻覺方面效果比香煙強大嗎?這當然是個切入點,大麻也的確是有害物質,但關鍵同樣是劑量,所以問題到底是不能用還是濫用呢?

當然,上面講的跟這本書主題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本書結論的確有提到這幾個面向,是很值得討論的。

但毒品的確是個大問題,涉及太多犯罪行為,的確有正視並加以處裡的必要,問題在於怎麼做才是好的方式。

或許好好面對毒品「產業」會是個好的切入點。

說起來有趣,前一陣子我剛剛介紹了一本老書「迫切的危機」,說的正好就是美國政府以暴力方式介入毒品買買的例子,真是太巧了。總之毒品因為涉及的利益超級龐大,基本上算是地表所有犯罪利益裡面最大的一種,遠高過色情或軍火買賣(甚至後兩者需要毒品來支撐),所以「經營者」需要的手腕自然不可能一成不變。

實際上,犯罪組織的手法甚至是走在時代尖端的。

本書就是從企業經營角度切入,來檢視世界各國政府面對毒品犯罪組織時的盲點。

毒品問題當然需要被處裡,說消滅則是太過不切實際的事情,正如我開頭就提到的,就算你真能剷除所有毒品交易,我還是可以買強力膠來吸,更別提還有酒精,所以你能使用的,自然只有「管理」的手段。

正如有不少國家已經開始開放大麻,而且也真的有效減少其他更糟糕的毒品使用量,可以看出處裡手段的思維改變,才能真正改善問題。

說「更糟糕」的毒品,某方面來說才是重點,我前面提過,「醫藥等級」的毒品其實認真要說,是「超級貴」的,價格遠比一般認知中很貴的毒品還要貴上非常多,問題在於醫藥用量非常微量而已,但醫藥級之所以夭壽貴,是因為它的製程更加衛生安全,添加物也是合法的,不像毒品大多是粗製濫造,光看原料你都會想吐。

但這需要漫長的社會說服,以台灣現在只會喊打殺的暴民化狀態(有趣的是,整天鬼叫台灣獨立自主不當奴才就會被中國打的人,就是認為要對毒品之類問題採取打殺方式的主要族群,其實關鍵在於他們人格本身就很暴力),還需要漫長的溝通。

毒品使用(指使用者,毒犯當然就是「犯」)與通姦的除罪化,大概跟死刑與同婚並列台灣最難面對社會問題的四大天王,但其實問題都出在相同的思維邏輯--只想要眼不見為淨,根本不想面對問題啊!

這本書真的值得一看,高雄人更需要,因為你們選了想對毒犯放水的議長跟力挺議長的市長,自己看著辦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