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讀書心得:姊姊的守護者


姊姊的守護者My Sister’s Keeper
作者:茱迪.皮考特
譯者:林淑娟
出版社:台灣商務
出版日期:2006 年 12 月 01 日
語言別:繁體中文
叢書系列:Voice
規格:平裝 / 448頁 / 25K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ISBN:9570521198
出版地:台灣

道德難題一直是小說中很吸引人的元素,尤其當這些難題在現實世界中因為牽扯太多其他東西而變得恐怖且巨大的同時,從故事中來簡單化與個案化便成為一種很有用的反省方式。

基本上,基因改造(或控制)、器官捐贈、親權、法定成年界線、兒童人權這些全是有相當大灰色地帶的議題,把他們放在一起點火,不爆開來才怪。

有趣的是,這是先進國家才會出現的難題,落後或極權國家,要擔心的是其他問題,比方說器官被挖去賣、基本人權、階級問題這類的。

說來還真像是文明病。

其實像台灣因為大量人工授精(台灣是非病因人工授精比率最高的國家,原因是為了生男的),造成人口男女比例失衡。傳統宗教枷鎖未能排除,造成器官捐贈比例極低(有興趣知道中國法輪功成員的器官被摘除之後到哪去嗎?)。長久以來大量的家暴事件(其實這幾年家暴並沒有實質大量增加,而是比較容易被知道),常見的兒童物化觀點。成年定義的雙重,18與20的爭議(把菸酒與出版品分級放在一起就更困擾了)。

這些在台灣已經是國家級的社會問題了,自然也是難以解決的。

這本姐姐的守護者其實也沒有解決什麼問題,個案嘛!而我在知道故事大致主軸的當時,我也猜到,故事的最後安娜非死不可,因為不這樣對作家而言會很難收尾。這場悲劇只有這種解決方式,才能讓其他角色安心的過日子……

不過現實生活就沒那樣快樂了,其實像複製器官能不能複製大腦(阿諾演過的魔鬼複製人)、人造器官可以換到哪種程度還算是人類(攻殼機動隊),這些命題看似遙遠,其實許多基礎的困擾已經浮現了,不過這種東西要在普羅大眾中發酵,幾十年跑不掉吧!

所以先不去煩惱這個了,這本書除了題材夠吸引人,編劇與文字皆屬一流,能讓人毫不無聊的度過幾個小時,然後還能跟人家多聊一些深入議題,算是本能獲得閱讀樂趣與心靈成長的書籍,雖然有點厚,但有空還是該看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十年的羈絆:嘉一親子團十週年慶與雲一親子團五週年慶

4月23日的團集會,很難得的,是跟雲一團合辦。


話說當年只有嘉一團的年代,也就是十年前,當年幾位發起的前輩,很有趣的大多是雲林人,簡單說,雲林發起,但當時荒野保護協會只有嘉義有分會,於是變成成立在嘉義,直到雲林分會成立,才另外籌組雲一團。

從谷阿莫看藝文評論

話說在前頭,古阿莫的作品我一部也沒看過,一來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不然我不會去看中國人(舔中當然也算中國人,而且是更糟的那種)做的短片,二來因為他在網路上名聲一直不好,給他負評的人相對上是我比較信得過得人,所以我也懶得花時間去看他的影片了。

(對,他給人家電影負評讓人家不想看電影,但別人給他的負評對我而言也有同樣影響)

不過還是可以談就對了,但不是法律層面的東西,這個讓專業人士去處裡,我想討論的是關於藝文評論這件事情。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

詳細處預細節,有很多學者專家提出,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有些東西,卻是很少被提及的,我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

最近(這幾年)有不少讓人搖頭的性侵、性騷擾之類案件,不管是殘忍的手法還是莫名其妙的判決,再再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偏偏很多討論的焦點都很讓人搖頭。

恐龍法官的部份佔先不談,因為台灣法官能力不佳與法官有權依法自為裁量是兩回事,台灣人常在後者上面打轉,根本就是搞錯對象。

加害人的處置又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失焦,一邊說性侵犯要死刑,一邊說要化學去勢、公佈姓名之類的,你到底要槍斃、處罰還是保護犯人阿?而且還把性侵與廢死連在一起,說這些人腦殘還真是不冤枉耶!

這些鬧笑話的傢伙就先掠過不談,專心討論性侵受害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