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歸途-納席華-第二章-(6)

旭日之丘的神殿是位在村子的北邊,神殿廣場前的道路就是接著東方道路。順著一排杏桃園往北一段路之後,轉往東邊去,再十立卡就是昭霞關了。這條路是席華從小 走慣了的路,但因為多是騎著馬去的,加上席華心裡非常的焦急,所以這條熟悉的道路現在跑起來似乎是非常的遙遠,好像沒有盡頭一般。
(這個果園有那麼長嗎?)
才跑沒幾分鐘,席華就開始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跑半小時一樣了,還一直回頭看村子。雪白的神殿並不像平時清晨在朝陽照射下的那般閃爍著聖潔的光輝,而是反射著廣場上正燃燒著的,那不祥劫火的鮮紅炎色。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好不容易跑到轉角的地方,席華又回頭看了村子一眼。
(瘟疫的範圍到底有多大呢?)
如果瘟疫真如白毛伯說的有一定範圍,也許跑一跑就會離開影響的範圍了,但他為何還是覺得相當疲勞呢?
(快到斜坡了,再來應該會輕鬆些的。)
東方道路轉向東走之後不遠便是一個大斜坡,這段路跑起來應該會比較輕鬆的。
(大家能逃出來嗎?)
如果連懂控制能量的他都會感到疲累的話,那一般人可能後果不堪設想,他突然想起靼克丹的兩位剛出生的雙胞胎兒子。
(大家會死掉嗎?)
想到這一點席華的心跳跟呼吸突然亂掉,隨之而來的是一陣猛烈的咳嗽。他從沒遇到過他認識而且比他小的孩子死亡的事情,死亡,這是多麼令人感到害怕的事情啊!
(來的及嗎?我能趕上嗎?)
從一早開始席華就不斷的過度壓榨他的雙腳,更何況他根本沒有吃早餐。往下坡方向沒多遠,被虐待過度的的雙腳就開始向他抗議了。席華發現自己的膝蓋跟腳踝裡面就像是有個火爐在燃燒著一樣,不斷的發熱,就算是席華盡力的想要讓能量在身體周圍流動也一樣,他沒辦法專心思考了。
(我要再跑快一點,再快一點。)
旭日之丘周圍的恐怖氣氛,加上對於家人與朋友的關心,讓席華不斷的強逼自己向前奔跑。終於,肉體再也受不了。毫無預警地,雙腿突然的抽筋。席華整個人攤了下去,臉朝下直接往路面衝擊下去。
##CONTINUE##「可惡!」
強烈的痛苦讓席華一瞬間意識呈現空白,他按著流出血來的鼻子,掙扎著坐起來,一邊伸手按摩自己整個緊緊抓起來的腳指頭。這時他才發現鞋子禁不住摧殘,已經磨破了。
「可惡!」
席華狠狠的打了自己的腿一下,再也按耐不住激動的情緒,坐在地上哭了出來。
(為什麼會有這種事情?為什麼?)
飢餓與疲勞一下子就襲向他疲倦的身軀,在強烈腹痛的刺激之下,席華驚覺到自己在浪費時間,於是從袋子裡拿出水瓶,狠狠的灌了幾口,還嗆了一下,把鼻血又逼了出來。
壓著鼻頭一陣子,席華把水淋在頭頂,讓自己舒服一點。水混著鼻血流到席華嘴裡,鮮血微鹹的腥味充斥口鼻,讓他清醒了些。最後,席華把剩下的水淋在他那雙可憐的腿上。在這種能量缺乏的情況下還這樣狂奔,實在太虐待它們了。
(再撐一下,再一下就好。)
席華脫掉鞋子,掙扎著繼續往前跑。
(過了隘口就看得到了,快到了。)
他的腳步明顯慢了下來,但還是不斷的在前進,只是他的眼睛已經看不大清楚了。因為汗水不斷的侵蝕他的眼睛,席華根本沒力氣去擦汗。
在跑了約七立卡之後,席華終於到達劍隙。劍隙是一小隘口,看起來像是有人在岩盤上劈開一個裂縫般的,因而得名。出了隘口便是一大片緩坡,昭霞關就是位在這片緩坡上,再過去便是位在平原的國家匡提阿了。
席華不自覺的想抓住母親交給他的令牌,他得找救兵回去才行。這時他才發現令牌不知掉到哪裡去了,不過這種節骨眼也沒有時間回去找了。
在通過劍隙後,席華看見前方道路揚起大量的沙塵,有一對人馬正向他靠近過來。席華看了一下馬上的人,是穿著軍服的沒錯,立刻打起精神,向他們大聲叫著。
「快一點!快一點!」
二十個人騎著馬很快的來到席華跟前,他們都認識席華。
「納公子,這不是納公子嗎?」
帶隊的人看見席華活像是從戰場上回來的難民,感到非常的驚訝。
「旭日之丘出事了,我母親要你們快去幫忙,快一點!」
席華認出小隊長是母親的屬下帕蘇哈,頓時感到放心不少,話一說完就整個人跪在地上站不起來了。
「納公子,能告訴我們是怎麼一回是嗎?我們是看見旭日之丘方向有濃煙才趕出來看的,該不會是有強盜吧?」
「不……」席華不知該不該說出來,於是說:「我媽要大家到村子外面等,我們會把村民疏散出來,到昭霞關避一陣子。」
警備隊的人聽見這個奇怪的命令都感到渾然不解,但因為傳話的人是札姆娜的兒子,札姆庫倫將軍的外孫,所以大家也不敢遲疑。小隊長點了九個人跟上,另外十個人回去牽牛車跟馬車來。
「納公子,你還能騎馬嗎?」
「可以。」席華堅定的回答。
(這種時候怎麼能休息呢!)
「那就一起走吧!」帕蘇哈露出讚賞的表情,明明已經精疲力竭了,但少年的眼神中依然燃燒著火焰,不愧為名戰士之後。
席華於是騎著馬跟著回旭日之丘去了。小隊長很貼心的留一個人陪席華慢慢騎,自己跟其他人飛速向前。
(我離開多久了呢?好幾個小時了吧?)
席華很擔心,不知道來的及嗎?他很害怕會有許多村人死去,這些全是他認識的人啊!
雖然想騎快一些,但因為有幾次差一點抓不住韁繩摔下來,在一旁陪著的士兵因此感到很擔心,堅持不讓席華騎太快,所以席華只好慢慢騎,順便讓能量在體內運轉幾週。雖然不懂醫療的法術,但這裡已經不在那原因不明的結界的影響範圍內了,所以過一下子,席華已經感到舒服許多。
「納公子,馬車隊趕上來了。」
隨行的士兵提醒席華,席華回頭看了一下,心裡一塊大石頭放了下來。跑比較快的馬車已經趕上來了。
馬匹是近百年才從賽揚大陸引進的騎獸,飼養的存活率不是很高,會養馬的也只有軍隊跟超級有錢的人而已。從趕來的數量看來,大概整個營區的馬都被帶出來了。
「這樣一來就放心了吧!」
隨行的士兵這樣安慰著席華,但席華並不是那麼樂觀的,較為敏感的他現在已經開始感覺到附近能量分佈已經不大一樣了。
席華的感覺沒錯,再往前沒多遠,兩人就看見山坡上方,先出發的小隊已經全都下馬來了,而馬匹則四散在各處。席華連忙下馬跑上前去,只見警備隊員們各各臉色蒼白,眼神中透露出恐懼。
「啊!」跟在席華之後的隨行兵突然被馬摔下來,馬匹似乎相當害怕,完全不聽使喚。
「納公子,能告訴我麼這是麼一回事嗎?」問話的是帕蘇哈的副官。
「我們隊長自己先帶兩位弟兄進去了,他們會怎麼樣?」
對於自己尊敬的長官,因為席華的幾句話就進入有著未知危險的地區,副官感到很不高興。
「大家都變得很疲勞,隊長說是魔法的關係,這是怎麼一回事?」
副官的口氣明顯變差了,雖然不懂魔法,但軍人當久了,平常就有針對反抗魔法做訓練,而且在戰場上也看過不少,所以並非完全無知。他不喜歡這種事情,這種跟魔法有關係的事情。
席華看著後面的援兵,現在離旭日之丘還有大概兩立卡,只要再兩立卡就好了。
跟上來的援兵有許多人也遭到摔下馬的遭遇,副官傳令要所有的人後退一百加爾,等候進一步的命令。
席 華這時候逼不得已,只好硬著頭皮說出實情。一說出來,群情譁然,許多人紛紛在胸口畫上驅魔的圓,也有不少人顧不得軍紀出聲反對了,畢竟沒有人會不顧性命衝 進瘟疫蔓延的地方的。但因為札姆家的威嚴,加上札姆將軍跟札姆娜都是很好的長官,也有許多老兵認為應該跟著帕蘇哈一起進去救人,一時間眾說紛紜,場面大 亂。
「馬匹是進不去的,我要幾個較強壯,或是懂一些魔法的人跟我進去救人就好,只要把馬匹放開,我們自己拖車。」席華焦急的說到。
幾個有親人在旭日之丘的人以及札姆娜的舊部屬立刻跳出來附和,但加上副官也只有二十幾個人,這裡面又不知有幾人可以撐到進入旭日之丘。
「那裡有許多人在等在救援啊!」席華感到很憤怒,六七十位士兵居然只有這幾位願意去救人,他們是軍人耶!軍人的職責就是保衛人民啊!
但席華只是個小孩,根本叫不動這些軍人,有些人因為感到不舒服,已經開始後退了。
看見這些士兵的表現,席華感到相當的憤怒,他從來沒有那麼生氣與絕望過,一陣陣強烈的能量在席華體內沸騰。
席華感到自己額頭裡有一些東西似乎碎掉了。
「通通給我回來!」
強烈的心靈力量伴隨著席華憤怒的吼叫聲傳了出去,瞬間有許多士兵抓著胸口呼吸困難的攤坐在地上,只有幾位想法和席華一般的人沒有受到影響,但他們也同時感到附近的空氣似乎突然降溫了一般。
席華在無意間施展了相當強烈的恐懼術,整的小隊的人莫不以驚懼的眼神看著席華。一瞬間,席華就得到了這支小隊的控制權,所有的人都乖乖的聽從席華的指示,往旭日之丘前進。
在繞過通往旭日之丘的彎道時,席華注意到火焰燃燒的煙霧已經消失了,接著他看見大隊的村民已經開始撤離。眾人以緩慢的步伐前進著,席華回看了看跟在身後的隊伍,大概能撐下來的還有五十個人,不過也都面有菜色了。
在分配工作之後,席華跑進大隊難民的隊伍,接著他看見白毛伯。
「白毛伯,兩立卡,走出兩立卡外就沒事了。」
「真的,那太好了,你做的很好,你們都做的很好。」
白毛伯說著說著居然開始哭了起來,席華開始擔心,可能已經犧牲很多人了。
「我媽她們呢?蓮華呢?」席華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一種讓她心驚肉跳的感覺。
接著,他看見讓他很無法接受的畫面。
札姆娜抱著他祖父坐在一輛車上,母親的表情悲哀到了極點,席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祖父的頭垂在一邊,臉上全無血色。
「媽……
「席華,你阿公為了救你媽耗盡能量了……
白毛伯臉上充滿了悲傷,他與席華的祖父從小就是好朋友,失去好友讓他痛苦萬分。
「媽,蓮華呢?爸呢?」
札姆娜悲傷的看著席華,褐色的眼珠子充滿了痛苦的色澤。
「媽,蓮華呢?爸呢?」
席華又問了一次,但仍然得不到答案,席華怕的渾身發抖,想往隊伍後方跑去。
「不要,不要去,席華,不要去,求求你……
札姆娜放聲大哭。
席華發抖著繼續前進,但走沒幾步,就看見他最怕的景象。
他父親蒼白著臉,邊哭邊拖著一輛車,上面躺了一個女孩,那個女孩穿著蓮華的毛皮外套。
女孩的臉上蓋著毛毯。
「蓮華……
眼前一片黑暗。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讀書心得: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
作者: 恩斯特‧克萊恩
原文作者: Ernest Cline
譯者: 郭寶蓮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6/11/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443919
叢書系列:hit暢小說
規格:平裝 / 448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