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疼惜香港 守護台灣

台灣的母親,往往不希望孩子涉入公共議題,希望孩子不要談論政治。其實這就是白色恐怖,這就是獨裁統治。為何我們不能自由的表達自己意見?為何我們必須害怕說實話?為何大家都知道,批評國民黨,會有危險。
二二八史料
這是全球首座二二八紀念碑的設計稿
我的母親,也很擔心我參預政治。如同所有的母親一樣,她為她的孩子擔心,從我在網路上具名國民黨開始,到我當了公務員,她更擔心,偏偏我不但沒停止,甚至投書報紙媒體,擺明就算國民黨不給人民基本人權,我也要自己實踐。


但我母親她自己也是台灣的孩子,我的母親,同樣愛著這片土地,所以,雖然她很擔心,一邊還是支持我,支持我堅持理想,支持我實際踏入政治圈,實際動手去做。

大家不妨想想,不過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時我只是高中大學的年紀,在那個年代,光站出來聽演講,就是需要相當勇氣的,今天演講會場有協助維持秩序的員警,但當年旁邊站的是監視民眾的國民黨警總特務。

當年國民黨戒嚴的陰影依然存在,所以現在很多台灣人依然不敢站出來,所以年初太陽花學運時,很多家長害怕孩子參加學運,他們害怕的不是學運有什麼問題,他們怕的是國民黨的黑手,因為國民黨至今不但不改獨裁本質,甚至變本加厲,跟中國勾結,要聯共制台。

今天,我們看見香港人起身抗暴,面對著催淚瓦斯與橡膠子彈,他們毫不畏懼的站出來。

今天,香港人為了要爭取真普選,向不公不義的中國政權發出怒啂,但難道台灣的選舉,候選人就真的是各政黨公平競爭嗎?別的不談,就我所在的嘉義市,一個市長候選人,居然是由親中媚共的馬英九欽點,今年一月才遷戶籍,空降來嘉義市,然後用毫不尊重在地人、非常驕傲而不禮貌的方式,擠掉在地耕耘多年的人選、逼迫人家含淚退出。

台北市也有同樣狀況,一個老爸先去北京朝貢打點,然後就姍姍來遲的天蓬元帥,硬逼台北人要吞橘子。

如此一來,台灣的選舉跟中國的假普選有何兩樣。

香港人是值得尊敬的,他們人口只有六百萬,卻能有20萬人站出來,按比例,這相當於台灣有七八十萬人站出來,這是很驚人的數字,讓我們看見香港人的危機意識與覺醒程度。

台灣何時有這樣大型的群眾運動?今年的太陽花學運,在330有五十萬人站上凱道,但我們知道,就算有這樣多人站出來,國民黨政權依然沒有任何讓步,實際上,馬金集團依然想在立法院透過多數暴力來強行通過服貿協定,依然想用行政暴力來逼迫人民吞下違背民意的政策,依然躲在國家暴力的保護後面來恐嚇民眾,甚至利用中國的軍事暴力來脅迫台灣人,然後對學生訴求沒有任何接受之意。

我們在經歷三聚氰胺與銅葉綠素納的毒害之後,政府不但毫無改善的意願,甚至對於無良財團輕輕放下,以至於又有餿水油的出現。

我們在林益世、賴素如的貪腐之後,國民黨完全沒有任何羞恥之心,甚至動用蔡正元、羅淑蕾在媒體上到處潑糞。

然後我們看見馬英九牽著連勝文的手、陳以真的手,說他們的世代要接棒,結果只是權貴世襲。

面對這樣一個不知反省、不值得信任、明顯缺乏良心、喜愛暴力的國民黨,我們改變的機會來了。年底的大選,不只是地方選舉,也是2016國家存亡的前哨戰,是台灣人決定是否要繼續受到馬金體制宰制、是否要繼續接受國民黨踐踏的選舉。

各位,我們都是台灣的孩子,台灣,是我們的母親。我們手中的選票,決定我們的未來,看看香港,想想台灣,今天的香港,可能就是明天的台灣。但其實昨地的台灣,何嘗不是今日的香港。當年台灣在二二八受到中國政權的屠殺,今日香港也同樣受到中國政權的暴力威脅,我們祈禱不要出現類似的悲劇,也更要預防可能發生的悲劇。

票投國民黨,台灣變香港,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市長自己選。

醒醒,別再睡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