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日

權貴,在權貴者否認自己是權貴時才會變問題

最近權貴這兩個字常被使用,而且通常是不好的意涵,原因很簡單,因為選台北市的連勝文跟選嘉義市的陳以真兩個大咖權貴都投入選戰,不被拿出來檢視才是怪事。
往旗津



這兩位,連公子是連家第四代,靠三代公務員成就鉅富的傳奇家族;陳以真,則是馬金欽點、耐斯集團(耐斯+愛之味+劍湖山)的小公主,要說這兩位不是權貴,全台灣還能剩下幾個權貴。

但為何權貴這件事情會被拿來檢視?其實,真正該檢討的不是權貴本身,而是權貴者如何面對自己身分的問題。

誠不誠實的問題。

是這樣的,大致上權跟貴兩件事情往往是有連帶關係的,尤其在台灣這種封建階級社會,國民黨統治階層的人基本上就可以直接跟權貴畫上等號,根本無須懷疑。而一個代表國民黨出來參選的人,尤其是空降或欽點的人,剛好又是那種家族財產不是數億或數十億,而是百億千億規模等級的人,這當然是超級大權貴,完全無庸置疑。

這也沒啥好否認的,姑且不論金錢與地位是怎麼來的,或者個人能力操守是否讓人對權貴的來源毫無疑問,但總之你的的確確是權貴之後,而且自己也是權貴階級。

這樣說好了,沒人會質疑賈伯斯錢是怎樣賺來的,但他的確是權貴等級,比爾蓋茲自己更是權貴之後,但他就是有本事變得更加權貴。

沒錯,他們並沒有當政府官員,但他們的發言與行動本身就能直接干涉政治圈的決策,甚至是影響國際政治,的確是權貴無誤。

他們也不會閒著沒事否認自己是權貴,若要舉低級一點的例子,比方說郭台銘,他從不會假裝自己是中產階級,而是大辣辣的炫富炫貴,比方說點名要林志玲穿露一點淋冰水這種的。雖然很不入流,至少算老實。

而要參政的人,老不老實非常重要,畢竟我們被不老實的馬英九整得夠慘了,而他也同樣拼命撇清自己不是權貴,所以會有補泳褲或棉被幾十年不換這種離譜言論出現,因為他要假裝自己不是權貴。

所以連勝文要跑去搭公車捷運作秀,卻沒想過自己是讓賓士褓姆車接送的。陳以真不像一般候選人是支持者主動要求合照,而是自己到處拉人合照裝親合力,卻忘記這樣全市規模數萬張的拍照與寄送卡片月曆,本身就是錢多到沒地方花的人才做得出來的炫富手段。

權貴本身從來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權貴本身去做一堆欲蓋彌彰的事情去掩飾的窘境,問題在於因為自己身為權貴,就失去想像力與同理心。

比方說連勝文在瓦斯桶與瓦斯管上面鬧的笑話,說實在的也不大笑得出來,因為這代表這位候選人想像力非常貧乏,所以他雖然在帝寶裡沒見過瓦斯人辛苦扛瓦斯桶爬樓梯的畫面,但卻連一點想像的能力都沒有。然後他也沒辦法同理住在250支瓦斯筒旁邊的人,晚上要如何安眠。

比方說陳以真拿自己選嘉義縣立委時住民雄作文章,說那時住的房子很狹小,還有房貸要背。但財產申報資料一出來,總財產的位數卻硬是比一般所謂小市民多了好幾位數。何況每個有錢人都是用借貸在投資的,郭台銘負債也不少,又不是說有負債就表示日子不好過。

這些權貴裝窮的醜態,反而會更加凸顯自己在階級上與人民的差異。

注意,權貴不是問題,階級才是。

一個被視為必須撇清的權貴地位,自然會變成一個遠離民主觀念的階級差異。

這才是問題。

權貴,在權貴者否認自己是權貴時才會變問題。

-----------------
原載於090114udn鳴人堂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