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It's the final countdown

算了一下,我到涂醒哲競選總部上班,到今天是189天,也是選前最後一天。
最後一天
感覺起來好長,其實也不過半年多而已,只是因為這工作是對過往生活型態的一次大翻轉,所以有點混亂。



當然,台灣選舉文化我一直很不喜歡,比方說跑一堆紅白帖、放炮、到處拜拜、車隊、搞排場,那是我從小就很討厭的東西。但台灣選舉文化一直是儒教階級奴性價值觀的縮影,而台灣選舉可說是這種大頭症的威力加強版。好玩的是,有這種愚蠢表現的,選民比搞選舉的團隊還要嚴重,充分展現國民黨愚民教育的成效。

很多人問我要不要出來選(實際上,去年真有人找我出來選議員),我怎麼想都不對,我幫別人助選可以,點頭哈腰都沒問題,反正是為了幫別人而配合,以員工或志工的身分,我不會覺得怎樣,老實說還滿好玩的,畢竟我喜歡觀察人類行為,尤其是臨床觀察,這是以前在精神科實習開始就很喜歡做的事情。但若我自己選,拜託,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那種社交場合了,對一個從小到大朋友欄都空白或寫自己的人來說,參選是最糟糕的一件情。

不過我長年呼籲公共參與,當然不能只去投票,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助選也是一種。其實年初黨內初選的時候,我就在跟家裡討論要去幫忙,太陽花學運之後,更覺得不站出來不行,一來看見這些年輕人很有執行力,二來也覺得他們的價值觀還是有太多漏洞,放著不管很糟糕(尤其他們有執行力),比方說這次台北柯文哲,就是個後患無窮的例子,因為它有太多扭曲的價值觀,這個選後可以慢慢談。

總之這次選舉有太多東西可以討論,親身參與的話素材又更多了,整個社會必須翻轉提升才行,而涂醒哲在某些重要的部分,跟我的想法非常接近,雖說還有很多觀點差異很大,不過既然我自己沒興趣出來選,也沒那本事選,那拱跟我比較接近的人,讓他去忙,算是很合理的作法。

然後終於來到最後一日。

晚上,嘉義市有傳統的選前之夜,大家有興趣來一起熱鬧一下嗎?

忙選舉的這半年,認識的人可能是過去十年的總和,當然,這種認識還真的只是認識。手機的通訊錄,在市府上班的時候,聯絡人有一百多位,我已經覺得很麻煩了,離職時候刪到只剩二三十個,省得找電話簿麻煩。但這半年,我的手機聯絡人數量變六百多個,這還是我有印象的人數,覺得用不到的名片我可沒輸入,不然可能會超過一千五,而這是我在外勤跑四個月的結果。

下周可以開始清空了,不過,現在臉書跟Line很方便,也許很多人還會繼續聯絡就是了。

這也是有趣的一點,我在網路上闖這樣久,可是嘉義網友卻沒幾個,一堆台派朋友散布世界各地,但嘉義這邊卻很少(是說嘉義地區夠大隻的台派部落客太少嗎?不過這邊PR最高曾達到7,嘉義能有這種數字的恐怕沒幾個),現在我臉書上面有很多嘉義人,算是比較大的改變。

不過有多少人是奇科幻文學跟ACG狂熱者呢?我是說要到專業宅等級的,在嘉義,這種人不好找。

總之已經最後一天,我這個負責排行程的人也沒啥好排了,就等晚上最後一場,然後明天還有開票作業要忙。

真的,還滿好玩的,很累沒錯,但真的很好玩,我覺得,大家真的可以嘗試忙選舉,這是一種很壓縮、匆忙、沒時間磨合就要上陣的戰爭遊戲(當然,國民黨那種黑金組織,狀況是不一樣的),某方面來說是一團亂,但很神奇的就是能前進。

當然,希望明天開票能獲得勝利,那會更好玩,但不管怎麼說,對我而言已經夠好玩了。

而且這不是單純地方選舉,而是對馬政府的一次審判投票,如果這次沒讓反賣台的民意展現出來,2016可就不好玩了。

當然,2016我會再出來幫忙的,再說囉!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關於一例一休

吵了好一陣子,中央終於拍板定案了,所以就來談談一例一休這回事。

我們先分清楚什麼叫「例假」,什麼叫「休假」。

「例假」代表了「勞雇雙方約定好要休息的法定假日」,請注意兩個重點,他是法定假日,而且是勞資雙方議定的。

現行規定,七天內一定要有一天休息,做為例假。



通常,我們都會說是禮拜天,其實這是誤解,他可以是任何一天,總之就是週休一日,「嚴禁出勤」,這一天是完全不能侵犯的日子,雇主不能要求勞工這一天上班(命令?吃屎去吧!勞雇關係裡面,沒有命令這種東西,勞資對等,懂不懂?)。

在這邊說明一下什麼叫「七天內」,我們不管什麼星期一開始算的東西,而是「任何一天都可以起算」,換句話說,這句話最直觀的解釋就是,「法律嚴禁勞工連續上班七天,最多就是六天」 。

(所以有一點要注意,依現行法規,如果你是上一天八小時正常班的人,那你一個月會有8-10天的休假才對,有些公司會直接匡定每月休假天數,其實都是違法的,因為光例假就至少會有4-5天,只有月休四天絕對違法)

好啦!再來就是很多勞工誤會的部份,就是週休二日這件事情。

最常見得誤解,就是覺得公務員「法定週休二日」,為何勞工沒有。

其實都搞錯了,首先,今年1月1號就已經公佈,單週最高工時是40小時,這是天條,就算你是用兩週、八週變形工時,總之「平均」起來就是不能超過單周40小時,如果以一般最常見的每日工時8小時計算(這也是勞基法每日基礎工時的上限),一個禮拜上五天班就達標了,當然就是週休二日,至於第六天的出勤,必須給付加班費。

其實這就是一例一休,早就是這樣了,這次修法只是確定「休」這個名詞,而且增加休假日的定義,讓他加班費變更高。

簡單說,現在勞工本來就是週休二日了,「本來就是」,只是如果第六天要出勤,必須給加班費。

換句話說,真正問題根本不是兩例的問題,而是:
1.你他馬的不敢跟老闆要加班費,又不願去檢舉、申請調解,要怪誰啊?
2.你他馬的不敢拒絕加班,明明加班勞方有拒絕權的,你不敢爭取勞資協商權利,又不願去檢舉,怪誰啊?

說公務員一週兩例?對不起,公務員是「二休」,公務員沒有例假,搞清楚,公務員沒有加班限制、加班費也沒有加成,所以像週末辦活動,公務員都是乖乖出勤,加班費一比一。(還有天兵說公務員週末沒在工作的,到底跟社會隔離多久了,政府一大堆有的沒的活動都辦在週末或假日,尤其過年過節或天然災害期間,更是無限期加班。而且公務員也不…

自己不把手伸出來,沒人能拉你一把--台灣勞工的真實困境

最近勞基法修法議題吵得很熱,上一篇文章因為媒體轉載而瞬間破我文章瀏覽紀錄,但也凸顯很多人在這方面觀念的不足,不再寫一篇實在不行。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