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那個遙遠的日子

這次連假,除了復活節獻唱非常喜樂,還有陪小孩玩整個累癱以外,還意外的想起了很多小時候的事情。
IMG_0017
這是小六的我
起因是這樣的,有國小同學心血來潮在網上找同學,然後我這個個資完全沒改過而且都公開的傢伙很容易就被找到了。



於是突然出現一個老同學的群組,然後假期當中大家七嘴八舌的累積一堆對話串。

國小畢業,那已經是將近三十年前的事情了,說真的幾乎沒再想起過啊!

我唸過三間小學,一開始念的是台北市北投區的立農國小,是間新學校,還因為校舍不夠要分兩段上課。當時,也就是現在捷運唭哩岸站附近大多還是農田勒!小時後上學要走過一片片稻田,現在全是高樓了。

在那邊唸了三年,有滿滿的回憶,但過了三十多年,退色嚴重。雖說有幾個同學算是印象深刻,名字也都還記得,之前也曾一時興起搜尋過。

不知道是否改名,總之資料幾乎沒有。

然後轉到嘉義縣的圓崇國小念兩年。

嘉義的兩年對我來說也很重要,畢竟從台北都會(雖說當年北投多是農地)搬到鄉下,都世俗免不了要接受文化洗禮,所以真的算很大的衝擊。尤其當時營養午餐的菜都是我們自己種的,這一點對我非常重要,我後來對農民與農業政策特別在意,跟這段日子絕對脫不了關係,因為我在不同生活圈都待過。但就算如此,其實也跟同學也不算非常熟,因為我住的地方離學校比較遠,下課後跟同學其實沒太多交集。

但因為現在也住嘉義,所以跟老同學比較有可能在生活圈上重疊。就算如此,其實也只再見過一位而已,還是因為業務接觸才見面的。說起來慚愧,是人家認出我來的,我則是看了老半天還想不起來,是過了很久才漸漸想起同學當年的樣貌。

也還好有想起來,還不算完全失憶。

最後是念台中的光復國小,這又是不同的文化衝擊。

光復國小當年是台中市有名的大學校,學生數爆多,像我們班就有66個人,而我以前念得學校班級學生數都只有三十幾個人,這很不一樣啊!而且光復國小可是市中心的中心,雖說台中都會規模比不上台北,但這次我可真的是念都會小學了。

不過因為只念一年,說真的,並沒太多記憶……不是說沒有,畢竟那時比較懂事,記得的很多,但因為太雜,而且跟大家沒共同回憶,其實還滿疏離的。

個人回憶倒是很多,但這次同學的群組一建立起來,才發現原來我自己記得的東西還真是不少,至少同學的臉還有畢業紀念冊可以對照,所以印象遠比另外兩間學校要深刻許多。

但畢竟只念一年,之後又各奔東西,國一雖然也在台中念,但跟國小同學已經沒再交流了。

之後是念大學才又遇到老同學,小六跟國一各有一位同學,在上大堂課時相見,聽到點名時出現有印象的名字,互相張望一下,然後就認出來。這其實還滿值得高興的,畢竟這兩位,我都只同學過一年,但互相都還記得對方。不過也只有這樣,課間聊過幾次,課休完就沒了。

倒是大二又遇到一位從小一到小三都同學的朋友,那是上通識課的時候,聽到點名時嚇一跳,因為那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名字,畢竟那是第一個被我弄哭得女生……只因為我考贏她。不過也只到此為止,我張望了一下,認出她來,長相倒是沒多大變化,念商科,小我一屆。總覺得人家應該對我沒印象了,所以也沒打招呼,之後也沒再見過。

基本上跟小學的連結差不多就這樣斷了,直到十多年前因為業務關係遇到一位同學,之後也常有接觸,但這是唯一的一位,直到上週。

上週突然冒出幾十個老同學,真的很驚喜,當然,不能說跟大家很熟,畢竟打從一開始生活圈就很不一樣,可是畢竟是一起畢業的,加上我們班是排球校隊班,常幫同學加油,有不少一起活動的回憶。

只是我從沒想起。

這幾天翻了不少老照片來看,記憶漸漸鮮明起來,那是個整天只負責玩就好的年代啊!畢竟雖然從小就會拿家裡的黨外雜誌來看,當真的把雜誌內容跟自己生活的社會連結,是國中才開始的,之後我就跟一般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很不一樣了……

然後我的生命記憶突然都是跟國家政經局勢連在一起的,跟同學之間的反而很少,像我這樣的怪咖應該很少見吧!

這是其他故事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