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性別數量與團體

這只是小眾觀察,絕對不是嚴謹研究,要先說清楚,如果有什麼大型調查跟我觀察結果有差異,歡迎指教,因為我會對為何有差異感到很有興趣。

其實我以前在「社團的政治角色」裡面有稍微提到過這類觀察,但其實我觀察到的態樣還有很多種,這算比較不健康的一種。



有一種狀況也很常見的,是一些志工團,其實各團體裡的志工,女性佔多數是很普遍的狀況,但之前管社團的時候就發現有趣的狀況,就是只要志工團裡有男性,十之七八,團長或隊長就會是男性,女性要當主管,除非本身「有其他顯耀社會地位」或者重要幹部的另一半之類,要不然就是長老級人物,尤其是要上台授證或頒獎,更幾乎是男性的天下。

以前我很單純覺得這是性別角色刻板印象造成的,不過這幾年自己參加很多社團,觀察到一點新的東西。

上週參加荒野保護協會的基礎訓練,學員40人,分四小隊,其中男性只有6位,被平均分散在三個小隊。有兩隊僅一名男性,兩隊有兩名男性。

有趣的來了,選小隊長得時候,「很自然的」就採取少數服從多數--女生很自然的選了男生當小隊長,我那組當然也不例外,然後因為我對這種事情「有很多經驗」,所以很迅速的加入女性行列--拱另一位男性出來當隊長,這樣我就不用當隊長了。

所以四隊裡面有三隊小隊長是男性,明顯跟全體性別分佈不同。(可惜有一隊沒分配到男性隊員,不然如果出現四隊全由男性當隊長就很有趣了所以有一隊沒選出男性來的原因就讓人好奇了。)

如果把這個扯到什麼男性霸權之類就太沈重了,因為其實看起來比較像是男性被霸凌,雖說被選出來當小隊長的人也不見得不樂意就是了,畢竟參訓的人全都是各縣市的幹部,全都不是沒領導經驗的新手。

當然,小隊文化與風格也是有趣的觀察,明明是40個原先不大認識的人湊在一起,而且縣市藩籬也刻意打散,但四個小隊兩天下來居然也出現風格上的差異,這一點還滿有意思的。

當然,如果全是熟識的一群人,那選出領導人物的方式大概就比較少受到性別影響,不過我看過很多這類「臨時組成」的團體,性別真的會成為第一個區隔。

別以為這是大人世界的問題,看看小朋友版本的:「小學裡的性別議題

當然,我這個多元性別平權主義者,並不會認為只有兩種性別,只是觀察樣本受到限制,這我也沒辦法啊!

大家有觀察到這種現象嗎?男校裡的少數女性,跟女校裡的少數男性,碰到的狀況一不一樣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