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談談文化 創意 產業

這要從要妖怪體操談起,這個從3DS上電玩「妖怪手錶」跑出來的體操曲組還真是轟動,雖說我本來根本沒聽說啦!只是上週荒野保護協會團集會,導引員帶領大家跳這個體操,一看見片頭出現level5,喔!知名電玩公司耶!然後畫面風格還是我很熟悉的,跟「聖女貞德」是同一製作單位的作品啊!接來就一點都不意外了。
P1170156
跨界合作是近年(近幾十年)很「標準」的商業模式,簡單說,這類企劃不會是單一產品,而是一曝光就已經撲天蓋地,比方說電影上映,小說先出,然後速食店兒童餐送玩具,然後反斗城裡一堆授權商品(然後小店裡更多仿冒商品),主題曲MV先到處放送,文具跟服飾也開始出現聯盟商品,手筆大一點的加開幾條彩繪班機航線。


電玩當然也不能放過,也許還有卡牌跟桌遊,總之就是要滿地都是。

像魔戒還有主題旅遊、哈利波特有主題樂園、海賊王有舞台劇。

到了星際大戰這種規模就不用講了,而鋼彈總是HG、MP、PG出個不停。

這絕對是一種文化戰略,透過龐大的產業結合來推廣,但要能夠獲利,需要的依然是背後的創意。

文化從來沒有那樣單純,你把小米酒換個漂亮包裝,價錢多三倍,這樣就叫文化創意產業?請問你酒有不同嗎?你的創意只是包裝設計而已嗎?然後要貴三倍?

要知道,就像我上面提的妖怪體操。沒錯,這個「一貫作業標準流程」在日本早變成「傳統」,但他卻依然是個文化創意產業,要知道,因為背後支撐整個ACG文化的,正是創意。

文化重視本土的基礎底蘊,台灣這方面教育非常失敗,然後創意在保守反動派把持的教育體系底下被扼殺了(最近的讀經運動風波就是最佳範例),而產業在國民黨儒教階級體系下直朝著奴化的必死節局前進,還看不到希望。

所以台灣要推文創產業絕對不簡單,因為各環節都是問題,而且勢力者全是國家之癌,不先剷除不行(別浪費時間去救了,這些全是惡劣癌細胞,全都除掉就對了,而且要除乾淨)。

其實要說這幾年台灣在文化創意上比較有亮點的,大概就是電音三太子了。

再說一次,文化必須有本土傳統架持觀支撐才有立足之地,小米是一種文化「信物」,但他需要更多符號來闡述,不然看不出文化在哪裡,只是單純的酒精飲料。至於那個符號,如果只是弄個現代感包裝,或者弄個Q版娃娃,是很單薄的行為,根本沒有創意可言,更別說推廣成產業來獲利了。

另一方面,若是原住民舞蹈之類的,雖說本身就在傳遞文化訊息,但那也需要配合環境塑造,就像豐年祭不該變成隨便的觀光客表演,不然你媽祖每天出巡給我看。

文化絕對沒這樣膚淺,更不是說讓你惡搞就變成創意,因為你第一個條件應該是尊重文化本身,而不是隨便說這叫破壞性思考,因為你不能對文化本體造成毀滅,雖說文化裡可能有差勁的地方的卻須要剷除(比方說中國人隨地大小便的文化,或者儒教相對於中國文化)。

所以我舉電音三太子,這才叫破壞性思考,他打破窠臼,但同時沒有去毀滅文化本身,而是去豐富他。

記得修女也瘋狂嗎?這就是個類似例子。

當然,電音三太子本身並沒有變成某種大型產業,但其實也不就要變「大型」產業,畢竟隨著產業發展必然的複製化,是不見得適合每種文化創意的,但他卻是個成功的小型特色產業,甚至登上世界舞台。

但就可惜他沒太多跨界合作,正如我上面提到的ACG產業模式。

你看看就算到今年,依然到處都是艾莎的服裝,這是多大的產業。

不管怎麼說,文化創意產業的根基還是文化,話說回來,台灣花多少時間在進行文化教育?我是說本土意識的教育,因為教中國那套是十足的洗腦教育,與土地沒有連結,根本沒辦法建構文化認同,只有加深文化自卑而已。

不然你看看拿些大中國思想的,不是一堆綠卡。

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文化可言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關於責任制,只想告訴各位,別被騙了

責任制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變態發明,基本上根本是胡說八道,早該廢掉,只是在媒體以訛傳訛之下,被搞到很像一回事,甚至被廣泛濫用。


從「惡劣勞工」來談談勞僱之間的權利義務

話說在前頭,處理勞資爭議案件,10件有9.5件是雇主違法,基本上絕對都是雇主有錯。

但並不表示勞工沒錯,這是兩回事。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