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5日

奴才觀察

不少人在問奴才到底是怎樣的?如何分辨奴才?你憑什麼說人家是奴才?

奴才的現象可以這樣觀察:

1.意見與威權體制一致,或相近,但他個人與威權體制間不見得有利益連結,甚至本身就是威權體制下的弱者。(大多數台灣奴才是這類)

2.意見與威提體制一致,或相近,與威權體制間有利益連結,但其利益來源是威權體制的賞賜,或者來自於奴役其他弱者。(藍血藝人、無良商人多屬這類)
但要注意,有些看起來像奴隸主的,本身又是另一個階層的奴才,因為奴才有階級複製的現象,比方說馬英九或整個國民黨面對中國時,其實又只是個奴才。
當然,上面說法的關鍵在於「威權」是否成立,比方說紅衫軍的活動,是國民黨威權還是民進黨威權?大家可以想想,不是民眾上街就全都是公民運動的,但基本上民眾就是有上街的權力,不管你是哪種立場,也不管你是不是奴才(比方說白色正義)。
3.對切身問題沒有意見,沒意見可能是根本不感興趣,但對切身問題沒興趣,或對有重大新聞性議題沒興趣,本身就是威權體制豢養奴才最喜愛的路線,所以這並非個人喜好問題,而在於麻木不仁本身是奴才表現。
這種人往往是最難溝通的,因為他「就是沒意見」,因為他「自知說不過你,也不想跟你說」,但他每次投票還是投國民黨,可說是奴中之奴。
有一點要注意,還有一種是「不敢表示意見」的,但這算奴隸,不是奴才。奴隸對於自己受奴役的事實非常清楚,跟奴才不同,很多228以後的台灣人是這種,我也不忍苛責。
4.對於威權體制於一般人民的行為評價,有著雙重標準。最簡單的就是,政府違法沒關係,公民憤怒叫暴民,兩者評價間缺乏價值一致性。

5.對於威權體制的反抗行為,可能激起這種人保護主人的反應,甚至會採取極端激烈的言行來鞏固自己身為奴才的地位。比方說這次去魏家或洪家騷擾的民眾都是,又或者會去廢死聯盟恐嚇的人都是這種人,你會看見他們口說理性中立,但動不動就說要殺人家全家。

6.奴才很難理解自己是奴才的事實,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儒教階級主義的信徒,越威權的存在他們越崇拜,總之,站在高牆上是他們的最高原則,牆越高,他們就越正確,雞蛋本該摔死。但他們沒注意到自己也只是雞蛋的事實。
這也是跟奴才很難溝通的根本原因,他們價值觀有非常大的偏差,然後他們覺得其他人才叫偏差。當然,誰都可以說別人偏差,問題是你能不能講出道理來。因為價值觀本來就有很多種,甚至互相衝突,這都很正常。不正常的是講不出道理來這件事情。
7.奴才往往是形式主義者,所以很重禮貌、害怕衝突(但他們的威脅恐嚇往往更不禮貌更沒道理),看事情缺乏深度廣度,所以覺得318跟411是兩件事情(其實都是政府違法)、覺得411模糊焦點(其實是深化抗爭內涵,不再只是狹隘的30秒問題,而是廣泛性的政府獨裁問題)。
要知道,有這種想法的不見得只存在藍營,綠營裡也很多這種人。
對了,威權體制也會利用這一點,會去操縱媒體跟輿論,很多人就算個性上不奴才,卻也容易被這種奴性價值牽著鼻子走,必須承認,這是學運很多人就是這副德性。也許你還不是奴才,但也沒離太遠了。
8.說到藍綠,我上面就直接用藍綠來區分,因為這叫明辨是非。我們有太多人害怕認清問題,想想在服貿議題上,藍綠跟對錯怎樣區分?我不會說綠的全都對,但顯然藍的徹底錯。請問接下來的政治選擇(也就是選舉),你要藍或綠(除非有其他選項,但現在顯然沒有,其他小黨基本上也是在藍綠區分裡面分布)?如果你依然選藍,那你當然奴才。如果你兩個都「一樣程度」討厭,這種想法就是圖利藍,依然奴才。
簡單問題,國民黨要搞黑箱服貿,民進黨反對黑箱服貿,請問接下來的選舉,你覺得讓國民黨贏比較能達到反黑箱訴求,還是讓民進黨贏比較會成功。然後你會發現奴才真的很多,就算他反黑箱服貿也一樣。
9.奴才會跟你說他討厭政治、不談論政治。這沒關係,人個有喜好,並不是說討厭政治的人就是奴才,但你應該有價值齊一性。簡單測驗就是,說馬英九好話或罵民進黨,他會跟你談得很高興,但只要反過來講,他沒興趣跟你反駁或討論,而是告訴你政治很髒不要講。如果他會跟你辯,表示還有一點思考能力。若跟你說不要談政治,你就知道他是奴才。
從頭到尾都拒談政治的,並不一定是奴才,當然他也許是上面講的第3種,但也可能單純個性上害怕尖銳討論,私底下就不清楚了。

奴才還有很多表現方式,上面只是幾個可以釐清的觀察點,提供參考。

對了,補充一點,很多人會罵我「你才是奴才」,這沒問題,顯然我這個奴才很卑鄙的隱藏了其他種類的奴才行為,畢竟上面幾種類型都跟我的行為不符,就麻煩你們告訴我我到底是哪一種奴才類型。若說不出來,上面講的第6點就是在講你們,懂嗎?

---------------------
太陽花學運紀念故事電子書(pdf檔):競賽

受難週與社會運動

本週,基督徒朋友都知道是受難週,而週日則是大家比較知道的復活節。

但受難週跟社會運動有啥關連,可能很多人不清楚,甚至連基督徒可能都搞不清楚。

我是基督教長老教會教徒,而很多人對長老會的印象,可能就是那個很台獨,老是跑街頭的教派。

這種印象某方面來說並沒有錯,但各位知不知道為何長老會老是在社會運動裡面出現?

因為耶穌就是這樣的行事。當然,他的方式了不起多了,效果也更驚人,這我們是學不來的。

大家可能知道耶穌被釘十字架的事情,但大家可知道羅馬帝國的十字架刑罰是用來對付「叛亂犯」的。其實歷史上被釘十字架的人根本數不清,因為那個年代,反抗羅馬帝國的革命行動到處都有,而叛亂犯的主嫌,就是上十字架。

當然,耶穌並不承認他是為了推翻羅馬政府而來的,他的國並不在凡間,但他的確是為了建立一個更偉大的國家而來,當然,這種理由羅馬人不信,猶太人也不信,加上他的跟隨者越來越多(於是成分越來越雜,尤其很多期待武裝革命的人加入,這是必然的事情),所以他就被釘了--依照計畫被釘。

對,依計畫被釘十字架,這是他的革命計畫。

2014年4月12日

你要遷就錯誤價值到何時?

411包圍中正一,算是攻入立法院、行政院之後第三次「正確」民主運動示範。
公民與奴才的差異在於,當政府違法,公民覺得就算丟汽油彈教訓一下也只是剛好而已,這叫民主。而奴才則是當公民只是包圍一下違憲公署,就說人家是暴民,懂嗎?奴才們。

也是最棒的一次,因為我們看見多少人雖然因為參加太陽花而自我感覺良好,彷彿自己突然成了民主鬥士,但一下就被識破了。

識破他們不過是個奴才的原形。

長久以來,一直有人宣導「別讓媒體見縫插針」,所以要以「符合國民黨宣傳」的形象來進行抗爭……對不起,不是抗爭,是演鬧劇,因為符合國民黨價值的活動,當然不會是抗爭。

奴才之所以是奴才,正因為他的價值觀全是由他人賦予的,簡單說,就是沒靈魂的可憐蟲。

今天政府違憲、違法、非人道「在先」,然後大家用盡「體制內」手段,或者「根本來不及使用體制內手段」了,所以我們進行了「非法」行為來抗爭,請問到底是誰有錯?

請問金恩、甘地的活動有沒有「造成商家生意受損」?請問華盛頓的手段有沒有「禮貌」?

請問當年陳婉真衝機場闖關、嘉義拉下吳鳳銅像與幫蔣介石披麻帶孝、鄭南榕跟詹益樺自焚,哪一件不是「好可怕好可怕」。

還要我繼續舉例嗎?

沒錯,這些行為絕對稱不上什麼「讓人心曠神怡」,但在文明價值上全都「正確無比」,因為你反抗的就是暴政,錯在暴政,我們不過是「正當防衛」而已。

但獨裁政權總是會灌輸你可笑的價值觀,那種「不要干擾到別人就好」的愚蠢心態。

去年我寫了篇「也是霸凌」,講的就是這種人,而有趣的是,這次太陽花學運,很多人也發現自己成了「被霸凌」的對象,紛紛向媒體、社會發出控訴,表面上似乎是有了一點長進。

但411立刻讓這些人現出原形,其實他們也是同樣的霸凌者,而且甚至因為他們自己被霸凌過,所以霸凌起別人來更加兇狠。

不要臉。

這些人之所以奴才,原因就在這裡,因為他們依循的價值觀全操在威權手上,這威權可以是獨裁政權,也可能是社會氛圍,總之他沒自己的價值判斷就是了。

比方說瘋雷神就是一個例子,他們還自我感覺良好的以為自己從眾很潮,但這頂多是看起來很白痴,也沒啥大礙。

但放任自己依照獨裁者的價值規範去思考可就很慘了。

長久以來我一直在強調是非判斷的重要性,但不少人覺得「時機未到」,覺得如果現在就開始強調正名制憲之類訴求,會嚇跑很多人。

對不起,正是這種遷就的態度,讓台灣的社會運動一直不長進,因為你一直遷就錯誤的價值觀,所以台灣的民主運動才會如此幼稚,充滿了無視大悲劇的愚蠢小確幸。

從「中立論」開始,我就一直在強調(對+錯)/2依然是錯的觀念,但很多人心理有太多權謀與計算,只想著要妥協,不要激怒、不要給別人壞印象。

但你們向錯誤妥協的結果,就是讓自己也跟著錯,然後讓自己的錯誤在去向錯誤更加妥協,越來越錯。

這完全是錯誤的策略,你要做事情,一開始就該把正確的價值擺出來,然後教育大眾,什麼才是對錯。

也許民眾會憤怒、抓狂,說你不理性、是暴民。但要知道,會有這種情緒,問題是出在「他們很奴才」,我們就更要去教育他們不是嗎?(當然,奴才往往要用打罵式的對待才聽得懂,這是另一個議題)

還好這次陳、林、魏三人都立刻跳出來力挺,讓我們看見這些學運頭人腦袋還很清楚,只是下面還有太多奴才罷了。

411就像照妖鏡,讓我們看見一堆人號稱要跟雞蛋站在一起,實際上只是離牆遠遠的,牆一靠近,就立刻爬到牆上去做威做福狐假虎威了。

請記住,遷就錯誤價值,整天計算錯誤價值觀裡面的形象問題,只會讓你看起來更加愚蠢與無恥。當你覺得太陽花被視為暴民很無辜的同時,如果你又覺得路過中正一很暴民,勸你找跟柱子,好好用頭撞幾下,看會不會正常一點。

你他馬的跟中天新聞有什麼兩樣。

---------------------
太陽花學運紀念故事電子書(pdf檔):競賽

2014年4月11日

台灣未來的統獨路線

長久一來一直有人做所謂統獨光譜表這種東西,但我要說,這些光譜表的表達很有問題。



最明顯的問題就是,無法表達現狀。

這些光譜表,就是把所謂急獨到急統這樣一字排開,然後說明「中間有哪些人」,借此來說明「要說服的優先對象」。

但這是錯誤的方式。實際上,這種表格無助於現狀的闡明,更會造成策略錯誤。

先看看上面我做的表格,有個黃色圓,就是所謂法理台獨(但他們又拒絕被稱作台獨)的台灣民政府(不過去年分裂成兩個,不大清楚原因)。他們完全不在過去所謂統獨光譜表裡面,因為他們對國家主權的定位根本是「第三類」。

要先弄清楚的一點在於,什麼叫現狀?

目前台灣人自己擁有獨立的領土、政府組織,這叫現狀。

簡單說,我們是一個國家沒錯,但又不是正常國家,因為我們的憲法居然涵蓋多國領土,是個很恐怖的軍國主義侵略性憲法,現在世界上大概沒那一國的憲法跟中華民國憲法一樣不要臉。

然後我們有一個早被認定亡國的國家名稱。

換句話說,台灣的憲法、國號,當然連國旗、國歌、政府架構都是錯誤、無法「真實反應現狀」的東西。說穿了,就是一種「對台灣現狀之維持有違害性」的存在。

更別提居然以跟敵國統一為訴求的政黨居然可以存在台灣(這不管在哪一國都絕對是叛亂團體),你要說台灣是正常國家?

台灣目前的確主權獨立,但卻不是正常化國家,所以如果你支持「維持現狀」,那地一件要做的,就是「現狀的落實」,也就是正名制憲。

就是上面圖表內圈的右半邊。

但支持台灣獨立的人,也包含了內圈左半邊的人,也就是「怕中國」的人。

我不會反對他們害怕,只是他們的害怕會造成中國與台灣國內叛亂組織的步步進逼。簡單說,他們並沒想要維持現狀,實際上,他們的作法是在讓台灣失去現狀。

至於統一的部份,就是上圖外圈的三種人。一是等死的被動派,這種人為數不少,跟雖然希望台灣獨立,但只是乖乖的無為派加起來可能是台灣人數最多的一群。尤其被動派基本上就是最悲觀的一群人,往往也最難溝通,因為這票人通常就是國民黨傳統買票對象,只會被眼前利益吸引,缺乏思辨能力。

反倒是投降派與賣台派是可以溝通的對象,雖說他們最可惡,但卻也是腦筋最清楚的一群,他們很清楚陷害台灣人之後自己可以得到什麼好處。也就是說,除了良心有欠缺之外,其實這些人是有腦筋的。

但千萬不要以為這幾種人是一種連續性分布,看看民進黨內許多本來支持台灣獨立的人,一拿不到好處就立刻搶著要當中國在台代言人一樣。

千萬不要以為什麼淺藍比較容易變淺綠,實際上,往往是深藍的人清醒之後更容易變綠色的,因為他們腦筋更清楚。

而我們要教育民眾,也千萬不要以變成無為派這種看似比較中間的為目標,這是絕對錯誤的。因為正確的價值就是正名制憲,所以就是要直接以正名制憲為「第一訴求」,這樣才有正當性,才有教育效果。

維持現狀到底是什麼?是台派在教育民眾時第一個要講清楚的,而現狀的維持,絕對不是混吃等死無作為,而是不斷落實現狀的存在感,才能避免中國進逼。

要徹底擺脫中國對台灣現狀的進逼,唯一方式就是正名制憲,徹底斬斷中國「法理併台」的機會,也剷除國內想要賣台的政治勢力合法存在的空間。

只有這樣,你才能說你是在維持現狀,等死絕對不是,因為人家對岸可從沒等死過。

-------------------------
太陽花學運紀念故事電子書(pdf檔):競賽

2014年4月10日

太陽花接下來要想的現實問題--年底大選的切入

太陽花學運今天要「轉型」。

作為一個支持者,當然是給予祝福,而一些覺得不妥之處,大腸花已經有了許多發揮,而且也有許多人表示將要留在原地繼續奮鬥,這部份我就不多提了。

倒是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沒錯,這次學運展現了一次成功的群眾運動,但不要忘記,這次學運不是隨便開始的,實際上,許多團體在立法院前的長期抗爭,才是這次成功衝進去的關鍵。

比方說長期被排斥、抹黑的公投盟。

去年1985辦活動,公投盟則跑去衝立院,當初不少人在罵他們。但實際上,他們做的事情遠比1985的馬戲團要有意義得多,正如我當初說25萬人不如陳為廷的鞋子。

抗爭活動,如果沒產生壓力,而且是強到足以逼迫執政者就犯的壓力,都是沒意義的,這是群眾運動的中心點,千萬不要忘記。

就這一點,其實太陽花「到目前為止」「完全沒達到」,這是必須認清的現實。

但我不會說完全沒意義,至少,跟真的沒意義的1985比起來,318有打算延續活動熱度,只是改變方式。

這次,真要說的話,就是教育功能非常明顯,讓非常多人清醒過來。雖說並非318的主要訴求,但以一個社運的附加價值來說,倒是頗有進展。但不要忘記,這只是個附加價值。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