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讀書心得:翻譯偵探事務所:偽譯解密!台灣戒嚴時期翻譯怪象大公開

翻譯偵探事務所:偽譯解密!台灣戒嚴時期翻譯怪象大公開
作者: 賴慈芸
出版社:蔚藍文化
出版日期:2017/01/05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9205061
叢書系列:文化觀察
規格:平裝 / 384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Readmoo電子書

說這本書,其實早在部落格連載的時候我就有在追了,所以不少內容都之之前就看過,但反正重看一次,同樣有趣啊!

翻譯其實是很重要的事情,對於文化的交流與傳承都是非常關鍵的,偏偏翻譯這種事情是「極端政治化」的,別說你避得開,其實,光你「想要避開」這個念頭,本身就是政治。

別覺得全身過敏不舒服,政治「掌管『不自然』的一切,就連自然的,他也多少插一腳」,什麼叫不自然?文化本身就是不自然的東西,超政治的好不好。

於是,在中據時期的台灣,身處史上最長戒嚴的我們,面臨到許多作品的翻譯問題。

這一點跟現在中國的審查一樣,由此可見中國是多麼落後的國家,這跟你房子蓋很高無關,那玩意只要是爆發戶都辦得到,跟文化水準無關,偶而甚至還是反指標。

別忘記李明哲也才剛「被認罪」,只能說台灣被迫跟中國扯上關係真的是有夠倒楣的,我這個西拉雅人跟你們中國人可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回到翻譯主題,本書提到很多戒嚴時期的荒謬故事,主軸大概有兩種,一是譯者的置換,因為原本的譯者被視為「匪幹」,於是換個人名來出版,又或者換過人名之後,其他出版社照樣盜版,譯者名稱同樣錯誤。

盜版當然是不對的事情,但在那個沒有版權觀念的時代(托爾金的魔戒當初在英國出版,結果在美國也被大量盜版,讓托老氣得半死,簡單說,美國那個年代也是這樣),這樣做的確讓台灣的出版業蓬勃發展,雖說出版品的內容都是華文,與原本的台文相去甚遠(台灣在日本時代是可以出版本土出版品的,主要是台文,那種覺得台語沒文字的台語文盲就別出來丟人現眼了),但台灣的知識份子大多在二二八及其後的白色恐怖時代被國民黨屠殺了,出現斷層不難理解。

第二種則是內容的置換,不過這招一向是中國人的專長,打從孔丘做春秋、「整理」詩經,就一直在進行竄改文本與竄改歷史的勾當,這一點倒是家學淵源的一貫道統,但不同的是,這次他們竄改的是有外國原典的東西,只要看得懂原文,就能發現竄改的部份。

難怪國民黨會逼你唸文言文,讓你語文能力退化,在外文教育部份也擺爛,讓你只能看黨國的劣本。

然後改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東西,傳遞民主自由思想的被禁是理所當然,小叮噹這個就不用說了,大家都知道怪醫黑傑克裡出現穿著泳衣開刀的女性(被塗黑)也很爆笑啊!

當然,現在我們回頭看覺得很好笑,但也別忘記這背後其實血跡斑斑,很多出版社、翻譯者都受到各式政治迫害,這是一段歷史,也同時提醒著我們,就算我們看著小說宛然而笑,又或者戚然而淚,別忘記,這背後其實有很多前輩為了讓我們能看到這些作品而努力著。

我們的生活從不是理所當然,而是只要我們稍有疏忽,就會立刻受到侵犯的。

而總是有人努力要我們疏忽,「總是」。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勞資關係,以及各種關係

最近勞基法修法吵好大,我反而比較沒在部落格上寫文章。

一來大多數重點其實去年都已經講過,二來反對方的反對理由太可笑,讓我覺得在部落格上面寫沒太大意義。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就來聊一下颱風

雖然嘉義沒風沒雨,老媽還是應景的弄了泡麵……話說小時候住台北,颱風來了很恐怖,那時候淡水河如果滿上來,沿岸都會很慘,而且常會停電,想囤積什麼,冰箱沒作用的時候其實很恐怖,然後只能點蠟燭,加上桶裝瓦斯,還有事先存在浴缸裡的水,結論就是泡麵了。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好不好吃與老不老店

有喜歡的餐廳收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