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這檔事情

最近seafood很紅,也連帶讓很多人開始討論「信」這回事。

作為一位理科基督徒,這種問題自然想過好幾翻,早就有很明確的想法了。



不過最近讀了幾本人文書,有些想法還是想要整理一下(至於那幾本書,有空再寫書評),尤其是關於「信」這回事。

比方說信「seafood」這個。

話說在前頭,如果有人跟你說他「什麼都不信」,這不叫不信,而是「只信自己」。

某方面來說,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是「不信」的,人類是沒有信就活不下去的物種。

你會相信明天太陽照樣升起、相信你銀行存款明天還在、相信發薪日薪水會入賬、相信點餐之後送來的東西沒有被下毒、相信綠燈過馬路不會被撞……如果你不相信任何東西,你絕對沒辦法在現代社會活下去。

你說,自己只相信「自然」的東西,有經過科學驗證的。

對不起,上面提到的東西,只有太陽升起是自然的,其他的都不自然,你還不是同樣相信?

何況,太陽升起這件事情是「經驗」還是「科學」呢?那你相不相信氣象預報?

再說一次,人類如果不相信一些「虛構」的東西,是活不下去的。

這又扯到seafood、或者神佛之類東西。

很多人說,這是「虛構」的,但其實他跟貨幣系統同樣「真實」、跟股票市場同樣「有影響」、也跟核彈頭一樣有「威脅」、跟安慰劑一樣有「療效」。

你信自由民主人權,跟信阿拉是一樣的。

你信的是一個人造的東西……嗎?

注意,重點在這裡,有人覺得這些宗教都是「人發明的」,那沒問題,你當然可以這樣想,別忘記民主政治也是人發明的,他一點都不自然,為何你相信他?

所以,當你相信資本主義,那是你的選擇,但如果人家相信seafood,那也是人家的選擇,你憑那一點嘲笑人家?

其實,也不是不可以笑,我說過很多次,宗教的本質就是排外,很多「自以為包容」的人總愛拿這個說嘴,說一神教很排外很暴力,我聽了只覺得可笑,因為你這種說法本身就是「排外」,因為你「信」什麼的前提,也表示你「不信」什麼。

「信」本身就是一種篩選系統,他在篩選真假、對錯、你我,然後「把自己擺在『正確』那一邊」。

注意,是把自己擺在「正確」那一邊(可以看看中立論,如果有人說「你憑什麼認為自己是正確的」,就給他看這篇,講這種話的人還不是因為覺得別人不對才這樣講,講這話根本是鬧笑話而已),每個人每天都在幹這件事情,比方說去外面住旅館,有人「相信」旅館安全,所以只上鎖,有人「不相信」旅館安全,還要拉張椅子卡在門口。

兩人都覺得自己是對的,然後安心睡覺(或者不夠安心,還要擺球棒在床邊)。

沒有「信」的人是不可能活得下去的,你會神經衰弱而死。

於是,就「信」這個行為而言,其實你要信什麼都可以,因為你必須依賴信才有辦法過日子,比方說相信老闆在你工作一個月之後會給你薪水,不然你就會無心工作。(也因此勞基法對苛扣薪水給予很大罰則--不過其實也沒多少,因為這是最嚴重的傷害,雖說台灣的老闆好像對這一點沒多少感覺,甚至勞工自己也「習慣了」。)

於是有人說他只相信科學驗證過得東西……這種說法其實很可笑,因為整個經濟體系都不是科學產品,他是歷史因素加進文化影響,然後跟政治妥協與利益團體中途後的一個變動產物,裡面沒有任何一點符合科學可以複製、結果相同的要件,要說可以預測,其實他依賴的是經驗法則(統計),跟算命其實差別沒有太多,頂多是樣本數差異而已。

但我相信經濟學理論,並非因為經濟學理論有多科學(但的確有使用科學工具),我對經濟學的相信也不是毫無保留的(比對算命的保留還少,實際上我壓根不相信算命),我相信依據的是理論呈現的邏輯系統「剛好」可以說服我。

對,「剛好」,因為也只有部份「我聽了爽」的理論可以剛好說服我,其他的可不行。

但「純」科學呢?比方說數學公式,硬得跟什麼一樣,比方說1+1=2,根本是真理。

是嗎?但二進位卻寫作10……又或者是二、貳、two,你說那是一樣的東西,但問題就在這裡,所謂的「真理」,其實光呈現方式就可以有很多種,而這些所謂真理,其實是建立在「公設」上面的,就先有「設定」……這個設定,又是人為的。

你說物理法則是真理,放諸整個宇宙都成立……那其他宇宙呢?假如有的話,然後,這些物理法則又是「誰設計的」?

很多拿科學來評論宗教的其實沒搞清楚這一點,科學關注的是宇宙法則的真理,宗教想知道的是這些法則是哪來的(當然,不是每個宗教都有在想這個,於是沒在想的宗教就會被我排斥而且看不起,對,我排外我驕傲),而這一點正好是科學之壁,所以我一點都不認為我作為理科人相信上帝有任何問題,實際上我非常喜歡研究科學,而不管科學多發達,都不會干涉到我對神學的思考。

至於拿聖經文本來說嘴的……那是寫給數千年前的人看的東西,你要考量那個年代的科技水準,不然你去老人會解釋html架構給我看,我看你要如何簡化與使用譬喻,如果連這個都想不通也別跟我說你有多少科學頭腦了。不過死守文字表面解釋的教徒我也同樣瞧不起就是了,你們的腦袋水準差不多差啦!

你「信」什麼,會影響你整個人的思想價值,這才是關鍵,「信」本身沒什麼問題,你「信什麼」才是。

綜合上面的東西,我們可以發現,一個人其實是同時間信了很多東西在生活的,當然,不管你信不信,事情會發生的還是會發生,不會發生的還是不會發生。

有趣的地方在於,我們會把我們的「信」與生活經驗結合,於是這個「信」可能增強、可能減弱,甚至可能轉換。

再說一次,你信什麼其實都可以,但就算如此,我們對信的東西跟我們不同的人,同樣會有區隔、傳教、排斥、嘲笑,這再正常不過,根本沒啥好意外的,畢竟,大家都希望相信自己的人變多變強,不信自己的變少變弱。

我在一個人的基督教宣言裡提過我信的是什麼,我可以再延伸一點。

「我希望的是什麼。」

是的,我沒有「你所謂科學證據」證據可以告訴你上帝在哪裡,但是少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希望有上帝,然後我願意相信。

這樣說好了,你相不相信人有靈魂?

你可以回答不相信,但我想知道如果你認為人只是一堆原子的組合,那請問你活著要幹嘛?你為何要講說繳稅?為何人應該做好事?為何你要留遺產給孩子?又或者,你幹嘛閒著沒事跟我抬槓?

你當然還是可以回答你不相信,但同樣的,你也沒辦法證明你是對的,你只是「相信」人沒有靈魂,然後用「目前沒有證據」當擋箭牌,自認為這樣比較科學,但實際上科學是「保留變動」的,你只是把你的相信當成確據而已。

喔!是的,相信有靈魂的人同樣是把相信當確據,這我不否認,我的確拿不出什麼很確實的證據,但至少我的相信讓我可以進一步思考「那我現在要幹嘛」,至少,這讓我現在的人生有目標有意義。

我上面說過人沒有「信」是活不下去的,不信靈魂的人,同樣用著不科學的方式在信著過日子啊!

如果你相信有靈魂,接下來又變成你認為那是怎樣的狀態?

我在「我的來世想像,我的相信」裡提過我的想法。當然,這也牽扯到你認為「神」是怎樣的存在?有一個至高的神?有很多各司其職的神?根本沒有神,只有自然定律?

有很多神,自然還是要提到那一開始到底是怎樣的?於是又跑出一個至高神,或者自然定律。

如果只有自然定律沒有神,那這個自然定律是哪來的?為何是長這樣?既然有這個自然率,為何有可以超脫,超脫了不就表示「還有其他自然律」?

如果有至高神,那在他「之前」……又或者沒有之前……

這是很多種不同想法,而且本質就是互斥,所以我說宗教的本質就是排外啊!不排外的只是政治手段啦!

當然,現在很多宗教早變成追求現世報酬的買賣系統,跟宗教初心探求宇宙真理與追求來世可能性整個背離…也不是說不可以啦!只是我瞧不起而已,對,我就是瞧不起,這就是我的識別系統,我的「信」。

到頭來,我信的是不是基督教?我覺得是,但也保證跟某些人的基督教不大一樣。

但在我看來,這無妨,我在意的是你對宇宙真理的「想法」是否跟我類似,就這一點你是哪個宗教其實我並不在乎(雖說不同宗教的起始價值觀其實差異就不小,要雷同的機率非常低),實際上,這世界上一個人就是一個宗教系統,根本沒有一模一樣的,頂多是在某些規格化的範圍內找同溫層一起罷了。

而我認為這正是上帝希望的。

當然,我上面寫的你可以一點都不相信,那也不關我的事就是了,就算是我自己,相信的東西其實也不斷在修正當中,根本正常到不行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