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墾丁三日遊

有時候就是會臨時起意出去玩.

幾年前SARS風暴期間,我那時候還跟小筠一起跑台南補習,一次週末車開著開著要南下補習,在高速公路交流道上臨時起意,決定翹課去墾丁,就這樣直直走,玩了兩天.

這次也一樣,當然,有小朋友了,不能說走就走,但這次我因為腰痛(抱小孩!)星期五臨時請假,卻變成跑去墾丁玩,實在也差太多了.
##CONTINUE##
30日決定去墾丁,31早上才開始訂房間(週末不好訂,因為剛好有春天吶喊的活動),東西整理一上午,下午兩點多出發,下午五點多就到了,祇花了兩個半小時而已.

想起小時後去墾丁,只算交通時間就花了十一個小時(不過那時候住台北),交通進步可見一般.

總之到達時已經不早了,吃個晚餐再幫明澄洗個澡,早已是夜市時間,而這種時間是不適合小嬰兒的,所以只到青年活動中心對面的7-11買宵夜就回去了.

這是第一天.

第二天天氣不錯,所謂不錯指的是陰天,其實這種天氣景色灰灰的,不過因為對小孩來說這樣比較安全,所以還算好天氣.

早上帶明澄在活動中心後面看海,碰上一群金華女中的學生,明澄一下變成焦點,還有人要抱明澄拍照耶!

依照慣例我們去最愛的龍磐草原走走.
明澄在龍盤

明澄在這邊下車,在草地上玩了一陣子,不過他就盡是拔草,這實在有礙環境保護,而且他一直想效法下面的水牛吃草......

快中午時,換去海生館,其實這樣走不是很順路,從墾丁繞到車城路不近,不過我們盤算的是下午從這邊繞到萬里桐一帶看日落,所以就這樣走.

這一天海生館人不多,難得逛的時候沒什麼人潮,記得第一次來場內跟關東煮一樣......

進館先吃飯,衷心建議,以後記得在外面萊爾富買東西吃就好,裡面的東西又貴又難吃,不過帶小孩的話,人不多的餐廳是個好選擇.
明澄在海生館
現在明澄開始會貪吃,看我們吃飯他一直吵一直吵的,很想跟大人一樣,再等一陣子吧!急也沒用,反正比起一旁其他小鬼,明澄已經算很乖很安靜的,真正會皮的時候是長大以後.

因為很吵,逛玩珊瑚館之後就到外面休息了,白鯨好可愛,但民眾太吵了,我一直無法理解為何看個海洋生物要這樣尖叫不停的,我從小就很清楚不管是動物園還是博物館,想要把東西看通首先就是不要像個死老百姓一樣鬼叫,其他像拍打玻璃或使用閃光燈之類的事情更是不該,做這類事情的都被我糾正了,自己這樣做就算了,家長帶頭做算什麼啊?

想起上一次去海生館,碰上一個對著魚缸猛用閃光燈的爸爸,糾正他他居然惱羞成怒,跟著他太太一起逼近,嘴裡說著全球最沒個性的壞人用語"不然你想怎樣?"

他的兩個孩子在旁邊看耶!這種家教還真是經典,我想怎樣?你去問我找來的警衛怎樣啊!

反正就是會有這類白目啦!

因為明澄想睡覺(其實我們也很想睡),決定到海邊去聽濤午睡,就一路往西開去.

結果走過頭了,最後一路開回活動中心,反正在這睡最實在啦!

晚上又到墾丁街上,又是7-11,反正就是這樣,人多啊!春天吶喊活動正在進行,還有交通管制,推著嬰兒車是不能亂跑的.

第三天,因為明天要上班,所以決定早一點回家休息,收拾好一陣子,差一點來不及吃早餐.
明澄在墾丁青年活動中心
大概是因為太累了,回程明澄不大乖,吵鬧好久,沿路停車下來處裡,加上臨時起意繞去恆春鎮內跟四重溪,結果開了好久.

不過還是很好玩,雖然沒去什麼景點,不過因為那些景點都去爛了,反倒是跟明澄全家出遊這件事情便有趣,雖然明澄應該不會有印象,不過照片跟DVD可夠他看了.

而且明澄第一次被拍下由坐變四點趴(sitting position to all-four position)就是在活動中心床上,全程用DV紀錄了啊!

因為玩累了,明澄回家睡的好沉啊!
睡覺澄
等你長大些在帶你去其他地方玩喔!

留言

  1. 匿名12/3/07

    小孩子為什麼可以這麼可愛...
    .
    倒是本來下禮拜我們也要去墾丁的,但是該死的春天吶喊讓房間全都客滿orz
    不過應該很熱吧(喔高雄熱爆了...)

    回覆刪除
  2. 熱是沒錯,但墾丁空氣肯定比高雄好.

    不過高雄進歩很多,小時後對高雄的印象很不好,現在我可以考慮住高
    雄--不是市中心.

    回覆刪除
  3. 匿名12/3/07

    現在高雄除了空氣壞之外應該沒什麼大缺點了,我住了二十六年(包含在台東服役的一年六個
    月 :P),全身上下只有鼻子有些不好,其他沒什麼大毛病。

    很多觀光景點都弄得蠻漂亮的。

    回覆刪除
  4. 原來你也是住高雄啊!

    我是在台北長大的,也是鼻子不好,而且台北天氣更爛.

    若要說台北有什麼好,美術館跟音樂廳比較多吧!其他的都沒什麼了不
    起的.

    喔!陽明山不錯啦!

    回覆刪除
  5. 匿名12/3/07

    台北我不是很熟(去過的次數用手指就數得完),但我不喜歡那兒的生活感。

    不管在什麼地方,每個人都一副趕著要去哪裡的樣子。簡單說,台北人跟螞蟻沒什麼兩樣。

    還是南部的生活步調比較好(台南也是不錯的地方)。

    回覆刪除
  6. 趕嗎......以我的標準來看是還好,因為我走路的習慣比台北人還要快
    上許多.

    不過南部真的比較悠閒,台南我也住過一陣子,好地方啊!

    搬過十多遍家,台南感覺最好(住過兩個地方),嘉義是住習慣了(住
    過一個地方),台中總覺得有點亂(住過兩個地方),台北很方便(住
    過三個地方),但天氣太爛了.

    其實我很喜歡花蓮,不過我是個鉛字中毒者,書店不夠多不夠大都不
    行......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本格歡迎朋友留言,原則上也不刪留言,但不歡迎廣告、重複剪貼或無意義的言詞,同時也請大家避免匿名留言,匿名留言在本格將無法獲得任何保障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