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當邪惡一切合法--華隆案

不清楚華隆案的,請先看一下華隆案的懶人包

有一點先說清楚,基本上,資方這些行為,「一切合法」,當然,有人會跳出來叫囂什麼依法行政,記得賴在總統府那個姓馬的很愛這樣說,雖說我完全看不出他何時守法過,阿扁「莫名其妙」被關至今就是個徹頭徹尾政府違法的例子。(不認為莫名其妙的,去念一下最基本的法律常識再來談吧!)

還有不少人說惡法亦法,其實那個每次跟姓馬的爭位置都爭輸,卻又很沒骨氣的依附在集團裡面的王姓院長就這樣說過。那為何惡法都剛好會傷害人民、圖利你們這些貪腐集團的人呢?這些邪惡的法令還是你們制定的耶!

惡法非法,人民沒有遵守的義務。
先搞清楚,國家機器是為了服務人民而存在的東西,人民對國家機器沒有忠誠義務,只有當國家機器「表現良好」時給予「投票支持」,或者繳稅時抱怨少一點而已。

當然,雖說惡法人民沒有遵守義務,但國家機器就是有本事「強迫」你遵守,硬要你吞下去。

華隆案就是標準的一個案例。

很多媒體都把華隆案稱作華隆「罷工」案,好像罷工本身才是問題,其實這根本是標題殺人,跟宇昌案一樣。宇昌案明明是「宇昌抹黑案」,關鍵在於馬英九集團對蔡英文的抹黑,而華隆案也一樣,問題是出在華隆經營階層與國民黨政府的官商勾結,而不是員工為了自己應有權益挺身罷工上面。

早在九年前我調到台南縣政府勞工局上班,當時就已經聽說勞動三法要進行修法,好擴大勞工應有權力、制衡財團與資方勢力,比方說工會權的擴張以及罷工權的保障之類的。

民進黨政府當時已經著手要把勞動權益大幅提昇,讓台灣整體勞動條件得以逐步追上文明國家的水平,並解降低軍公教特權階級與一般人民之間的階級差異。這是社會和解共榮的第一步,偏偏立法院被國民黨宰制,結果當年要修的法案,至今仍沒有通過,反而通過一堆圖利特權階級的錢坑法案。

九年了,惡法依然存在,而公務員依然據以執行。

幾年的公務員經歷,讓我清楚體認,台灣的法律因為一直是由國民黨主導通過,就算是扁政府時期也一樣,所以裡面總是藏刀藏槍的,常常民眾發生權益受損的事情,一來到公部門,就會發現,當你對手是國民黨或他的共犯集團的時候,一切都是合法的。

身為公務員,憤怒,卻又無法提供具體協助。

是的,國民黨可以依法脫產、依法侵佔、依法強拆,好不容易當真抓到把柄,還可以依法假釋、依法交保,然後偷渡到中國去逍遙了。

然後很多人說我們要守法、我們要相信公部門、我們要相信司法。

我才不信。

是的,雖然我當過公務員,但我對於公部門,可是一點都不信任。

當邪惡一切合法,那麼在法律的邪氣徹底剷除之前,非法的正義是否才真是有道理的?

當然,所謂非法的正義,並非無止盡的報復行動,我在台灣用的憲法文中也提到,法律有其放諸四海皆準的一些根本準則,我們只要守這幾條就好,對於邪惡的條款,則採取「否認」的態度,因為邪惡的法律應該自始至終無效(在法律概念上,有些有問題或過時的法令可能會被被宣告「終止適用」,但這代表以前是有效的;而錯誤的法令則會被宣告「無效」,表示從以前開始就是無效的,相關處分也必需重新檢討)。

無效法令的處分當然就是無效,所以像華隆與苗栗縣副議長之間的官商勾結(喔!人家是「合法標下來的」,「理論上」不是官商勾結),想要把生產機具賣掉,在邪惡的法令面前他是合法的,但人民應該宣告這是無效的,所以抗爭有理。

國家機器要踐踏一個人是很容易的,比方說警察就「依法」要驅散群眾,所以我們有工會,要集合眾人力量,來對抗邪惡的法令。

其實更進一步該做的是,把那個副議長罷免掉,因為他不但放任惡法傷民,甚至還想透過惡法圖利,光這一點,罷免還算便宜他勒!

不過苗栗人……民主政治,政治人物的權力來源是人民。苗栗縣幾十年來一直由國民黨執政,就算有大埔農地強佔事件,甚至都鬧出人命來了,國民黨依然高票當選。

當你把票投給邪惡的集團,這種自殺行為,你要我說什麼?而且還是一再的重複自殺耶!

既然號稱民主,別忘記,當你是主人的時候,責任就是你要付,當你抱怨馬英九倒行逆施的時候,想想你是不是那個「投票授權」他胡做非為的人。別牽拖你被騙了,他當台北市長就已經胡搞八年了,現在還讓他對著全國這樣亂來,而且還連任,再怎麼看,最該為這幾年台灣民不聊生負責任的,不就是那些票投國民黨的嗎?國民黨已經據台亂政六十多年了,你們是都在睡覺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