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太陽花接下來要想的現實問題--年底大選的切入

太陽花學運今天要「轉型」。

作為一個支持者,當然是給予祝福,而一些覺得不妥之處,大腸花已經有了許多發揮,而且也有許多人表示將要留在原地繼續奮鬥,這部份我就不多提了。

倒是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沒錯,這次學運展現了一次成功的群眾運動,但不要忘記,這次學運不是隨便開始的,實際上,許多團體在立法院前的長期抗爭,才是這次成功衝進去的關鍵。

比方說長期被排斥、抹黑的公投盟。

去年1985辦活動,公投盟則跑去衝立院,當初不少人在罵他們。但實際上,他們做的事情遠比1985的馬戲團要有意義得多,正如我當初說25萬人不如陳為廷的鞋子。

抗爭活動,如果沒產生壓力,而且是強到足以逼迫執政者就犯的壓力,都是沒意義的,這是群眾運動的中心點,千萬不要忘記。

就這一點,其實太陽花「到目前為止」「完全沒達到」,這是必須認清的現實。

但我不會說完全沒意義,至少,跟真的沒意義的1985比起來,318有打算延續活動熱度,只是改變方式。

這次,真要說的話,就是教育功能非常明顯,讓非常多人清醒過來。雖說並非318的主要訴求,但以一個社運的附加價值來說,倒是頗有進展。但不要忘記,這只是個附加價值。



某方面來說,這次撤退,也算是運動訴求的轉型,有就是說,打算把「教育民眾」轉變成主要活動目標。就這部份,其實我倒是樂觀其成,畢竟台灣人的確欠缺教育。

但要遍地開花,求的無非是結果,請問你希望有哪種成果出來?只是到處去跟人家說黑箱服貿很糟糕千萬不要過嗎?還是「國民黨專搞黑箱,要把它換掉」?

這是很關鍵的一點,因為到目前為止還很多人的思考層級還停在「這次」黑箱協議,卻沒想到國民黨「一直」在黑箱賣台。別忘記,這次暴警非法鎮壓學生、獨裁政權秋後算帳、赤色媒體製造假新聞,全都不是「新聞」,而是國民黨政權「一貫作為」。

所以,如果你想的還是只有服貿,而不是「政黨輪替」,那我可以保證,你的遍地開花最後就是被國民黨收割,插在花瓶裡等死而已。

是的,年底有選舉,學運真正該思考的,是如何介入選舉。我說介入,是因為你可以自己推候選人,或者推薦「立場相近」的候選人,然後反輔選「賣台陣營候選人」。

我知道,很多人想到要介入選舉,過敏症狀馬上發作,但請記住,你的過敏症狀是假的,被國民黨洗腦是真的,如果你繼續對政壇運作與公民權力的實踐感到過敏,那當奴才也不過是一種正常現象而已。

就是要介入選舉,這是「最直接而且有效」的壓力,只要你拉下夠多國民黨政治人物,讓越多支持學生訴求的政治人物當選,改革自然水到渠成。

要知道,「完全直接民主」現實上並不可能,最終我們還是需要代議士的政治體系,某方面來說就是一種菁英體系,只是當這個菁英體系被……比方說蔡正元這種人進入之後,就變成笑話了。但別忘記,笑話歸笑話,他卻是很有力量的存在,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幹壞事。而我們很清楚馬英九做了哪些事情。

所以這是太陽花接下來最重要的課題,如果你們真的有心從事民主教育的話,千萬記住,如何引導民眾的怒火轉到正確的方向。

台灣獨立。

這才是正確的路線,唯一正確路線,沒有第二條路。

330當天,我在嘉義的現場有上去講些話。當時我就請現場朋友好好思考,我們面對中國的時候,要用哪種角色,因為,這是台灣這些年來所有問題的根源。因為台灣居然有政黨可以主張要把自己國家主權送給另外一國,這是任何正常國家裡絕不可能出現的政治主張,然後台灣居然還讓他當執政黨?

你要用哪種態度面對中國?是當個奴才附庸,還是「跟全世界所有其他國家一樣」,用「國與國的關係往來?」

沒錯,很多人會跟你說「中國絕對不肯」,對不起,那是中國的問題,你管他去死,重點是你怎樣想的?只因為人家不肯,你就把自己賣給他?你是哪裡有病?

更好笑的是,講賣台搞統一沒關係,說出台灣獨立卻要被貼標籤,未免太好笑了,台灣獨立明明是「正確無比」的價值觀,是值得驕傲的言語,哪來一堆神經病在怕台灣獨立?如果你不敢說台灣獨立,那所有政治改革訴求,全都失去正當性。

因為當你只是一個奴才,憑什麼要求權力?權力的來源,在於自尊的自覺,如果你覺得台灣主權獨立是一件不該公開講、見不得人的事情,那你這個奴才跟人家要求什麼權力?

所以這正是太陽花接下來的重點,就是讓陳林二人對於台灣獨立的宣告成為一種理所當然的驕傲,然後帶著這種「公民自覺」去介入年底大選,因為這是公民「最直接合法的民權行使」。

這也是台灣目前很多人的迷障,被國民黨洗腦洗呆之後最大的混沌。

若能破除,國民黨非死不可。

這是對太陽花學運接下來的期許,至於打算留下來抗爭的同志,更要說加油,正因為你們堅持,才有太陽花這次的盛開,但我們都很清楚國民黨不是這樣好打發的,唯有更激烈的抗爭,才能產生有效壓力,而留在現場的民眾,是真正無名英雄。

願天佑台灣。

---------------------
太陽花學運紀念故事電子書(pdf檔):競賽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