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少女之死

兩位年輕女性無照騎車雙載,又沒戴安全帽,結果遇到警察之後慌張逃跑,警察鳴笛追逐,結果兩位女性發生交通意外,一死一重傷。
夕陽
然後很多人說,警察「依法行政」是對的,因為兩位女性「有錯在先」。

如果你覺得上面這段話是對的,你他馬的真是賤奴才,有夠北七。



給大家一個觀念,這是台灣奴才常犯的觀念錯誤狀況,如果你轉不過來,你就是奴才無誤,沒有例外。

先說法治,法制的意思是「依法治理」,都說「治理」了,表示這句話的對象是「政府」,也就是說政府的任何作為都必須有法律依據,不然就「不准做」。

對於個人(公民)正好相反。一群人為了共同生活所需而有了一個共同約定,他可能是習俗、文化、道德壓力,若明文化,叫作法律。

而因為不是大家都有空去注意法律是否被妥善使用,所以乾脆「委託」一個單位來做這件麻煩事,叫做「政府」。

所以大家要搞清楚,政府的存在位階是「在人民之下的存在」,這才是真正意義。

當然,在原始時代,掌握政府的人很快就發現自己可以從中擴張自己權利,所以不管是原始的頭目、酋長,還是之後的王權、神權制度,主理政府事物的人突然反過來變成「統治階級」,整個設計就反過來了(當然,有些部落沒犯這種錯誤,而能維持平等精神)。

漸漸的,人們開始檢討這件事情,所以開始限制政府權利、透過選舉替換委託人。

所以大家要先搞清楚,政府有遵守法律的義務,但人民則是「主動選擇」是否要守法,這意義很不相同。

當然,如果你不遵守法律,就要面對相對應的後果--依法而來的後果,所以你面對的後果依然必須有法律依據,如果有人認為只要有錯就可以無限上綱的處罰--這又是奴才心態了。

當然,我建議人「基本上」要守法,守法不是為了配合政府政策,只因為這是一個「有利於自我生存與社會順利運作的平衡選擇」,而不是「義務」,雖然結果看起來很像(大家都守法),但如果你出發點搞錯了,你就反過來成為執政當局的奴才了。

政府無論如何都要遵守法律,人民則是「選擇」,這一點很重要,也是當政府不公不義時,人民會發動抗爭的關鍵,因為當政府自己不守法,「我還守個屁」,所以我們會丟雞蛋、臥軌、佔領,你說這些行為違法,廢話,我們當然知道,這是「選擇」。所以當你要求抗爭還要「守法」,還要在那邊環保小清新,你有病啊?我沒武裝抗爭你都還要先感謝我了。

所以如果有人說台灣是法制國家,所以人民要守法,你先去登記一張奴才證好了。我贊成大家要守法,但不是以奴才的身份。

至於這次警察有沒有守法,我已經懶得轉貼警察職權行使法規定了,請大家自己搜尋,因為這是很基本的法律常識。

警察可不可以針對犯罪行為做出對應行動?當然可以,而且必須,如果今天發生當街搶劫,你當然可以去追,因為他已經發生事實危害,「依法」你要去追,不追還不行。

但今天是沒帶安全帽的案件,是拍照舉發就能解決的,而且也沒造成什麼危害,結果你動用鳴笛追逐,就表示你連公務員最基本的行政程序--「比例原則」都不能遵守啊!(去翻行政程序法,公務員「所有」行政作為都要遵守這個)

警察站在路邊值勤,為的是保持交通順暢、維護交通安全。如今天發生車禍,「已經造成」交通不順暢、交通不安全,你的責任就變成是處理糾紛事故,恢復交通順暢。

絕不是讓他更不順暢。

如果今天發生酒駕飆車,也許還沒發生車禍,但卻是「可預見」的不安全,你當然可以追上去攔截,但就算這樣,也不表示你可以為了追嫌犯橫衝直撞,製造更大的交通危害,因為這樣一來你就違背你值勤的目的了--因為你跟你追的犯人一樣在製造問題。

所以今天沒帶安全帽,又沒造成實質或既存危害,你動用鳴笛追逐,到底是在發什麼神經?看人家年輕貌美,想追上去豬哥一下嗎?

至於說什麼遇警逃逸、非奸即盜的胡說八道,基本上這位員警應該先抓來記申誡。

姑且不論台灣非奸即盜比例,以一般民眾跟警察來比較的話,警察恐怕沒比較好。基本上看見警察招手就逃的絕不會只有「壞人」這單純,實際上「乖寶寶」恐怕更容易有這種反應,一般所謂「壞人」反而可能很油條,很清楚警察不能隨便盤查,乖乖配合的話警察根本沒資格搜索。

何況警察隸屬於內政部警政署,是行政機關,何時可以凌駕司法系統未審先判了?連法院都要經過審理才能判決了,你警察有什麼資格啊?所以這位發言員警,你他馬的根本不適合當警察。

今天一堆人在那邊說警察沒錯,是兩位受害者「有錯在先」,你們還可以更奴才一點,兩位受害者違規在先沒錯,但這完全不構成警察可以違背正常法律程序追捕的要件,何況為何兩位受害者的違規在先,可以變成警察違法在後的免死金牌?這根本是兩組人的兩組不同錯誤,還居然可以把他混為一談。

丟臉啊!

如果這種北七想法可以成立,洪仲丘就真的是白死了,因為他的確「違規在先」(先違法的人等於放棄人權,死刑愛好者常見論調)帶了手機,然後就被「適當處罰」(無視比例原則)致死,死了活該。

是這樣嗎?

只能說,台灣太多擁護威權的奴才了。

台灣最丟臉的風景,是奴才,而且數量龐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