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6日

寫在歸途出版之後--關於歸途創作中架空世界的文化演替

歸途(Homepath)是部古典奇幻作品,這意味著,我必須給他一個背景設定--而且是很大很完整的設定,沒有這種設定,古典奇幻無法成立,因為我必須讓故事「之所以奇幻」有個交待,比方說法術設定這種東西。相對於科幻小說,就是科技設定,比方說機器人三原則,不先確立這種核心的「價值觀」,你無法建構一個完整世界。

或者說自圓其說(比方說米諾夫斯基粒子),總之設定很重要,只要不喧賓奪主就好(真的有很多那種設定超龐大,年表超詳細的作者,但小說一直沒進度。以前也看過很多夥伴一直貼設定,很精彩,但沒有故事……)。

因此我在「要不要放設定附錄」這一點猶豫好久,最後全部拿掉,不然這本小說真的可以用來當兇器了。設定附錄篇幅可不少,比方說曆法(好幾個國家,分屬不同緯度與氣候)、文字(好幾個民族)、數字(還分五進位與十進位,以及相對應的占卜風俗)。

我希望大家可以從書中慢慢去感受文化風土,不需要受設定制約,那玩意只要制約到我就好。當然,有機會還是會發表設定附錄的,但不會是現在。

不過十多年前在寫這部小說的時候,其實沒想太多。

因為去尼泊爾玩回來,所以原本草稿裡面只用「主角」、「配角A」等代稱的人物(我必須承認為角色命名一直讓我很頭痛,常常故事都快寫完了,主角還沒名字,依然只用一個「主角」當代號,女性小說「小夜曲」更是從頭到尾沒有出現人名),開始有了印度化的名稱,構成早期幾位人物,因為去清靜農場玩、經過莫那魯道公園,很自然的用了莫那當公國名稱……是的,早期其實對於文化背景模模糊糊的,有點隨意,除了法術設定源自高中時期就開始的構想,已經很成熟,其他文化背景則是一團亂。

比方說椅子好了,原本我會隨意在文章裡提到椅子的存在,例如「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這樣的句子,後來在確認文明水平的時候(也就是關於鐵器的描述時,鐵器時代與青銅時代差別是很大的),決定把椅子拿掉,於是故事裡沒有椅子這玩意,都是坐在墊子上的。

這一點倒是超乎我意料的造成影響,既然沒椅子,沒床舖才正常,所以第二部開頭有利南「下床」的描述(第二部開頭幾章也是十多年前就寫完的)我趕緊拿掉,接著回頭檢視第一部的內容有沒有這類文化錯誤,這比找錯字還麻煩,很容易不知不覺就忽略,而且他人無法代勞,只能自己來。

再者那個年代,一般民眾的住宅,合理設計應該是「全家只有一個房間」,也不會有廁所,當然,我沒寫到廁所這玩意(雖然沒寫,但我可以跟大家說,只有夜壺可以用),但關於灶的設定就很關鍵了,這會影響房屋造型。

因此,有自己房間的席華在故事裡本身就很異常,不過這好解釋,因為他家超級有錢,所以安然過關。

是的,光一個椅子,就造成很大影響,比方說天花板高度,那個年代的房子應該是又窄又矮才對(挑高意味著額外建材,一般人不可能負擔得起,但如果常打電動,尤其日系,很容易就會在腦袋中描繪出寬廣的房子,因為畫面都長這樣,其實這很不合理,你去看看現在屋齡超過四十年的公寓天花板高度是怎樣的),這些都沒直接出現在小說裡面(畢竟本書有一半篇幅是在逃亡,全是露宿啦!),只有在幫荒磊的房子畫設定時,有注意到這種格局。

但這一切,到了到第二部都很重要了。

從椅子開始,我也注意了服裝,一開始只有粗略設定了法師的服裝(就第一章裡面的描述,反正這些衣服馬上就泡湯了),但既然連椅子都在追究,衣服當然要注意,尤其階級社會裡,民族服裝是很重要的東西,不可能讓大家隨便亂穿。

這下就頭大了,我對服裝沒什麼研究,所以去年在修第一部稿子時,在服裝上面花最多注意力(雖然篇幅極少,但插畫裡的衣服不是亂畫的),當然,很多東西最後還是只有設定,沒正式寫進故事裡,例如衣服穿法、腰節打法與禁忌、不同公國與階級的服裝規定、婚姻手環等等,資料一大堆啊!

反倒是習俗比較自然的寫進故事裡,例如新生兒的謝祖儀式、荒磊的婚禮,這些都是小說中必要情節,十多年前就寫好,比較沒問題。

食物比較容易,讓他們拿筷子,吃米飯、米糕、碗粿,這很容易,但也變成要確立種稻為主的農耕文明--於是博馬從最早的草原地形變成穀倉地帶,這也表示我要安排充沛的水量才能種植稻米,整個氣候與文化背景都要修正--對,於是莫那人從遊牧民族變成農耕民族,這樣轉太硬,就讓他們變成侵略者吧!然後很自然的造成語言上的差異,公國文、合文、檀文的三重架構就出來了。既然要突顯語言差異,而且只是腔調上的變化,那使用台語當然是最自然的方式,於是檀文就是台文,解決。

於是帕塔戈用東非的斯瓦西里語當基礎,曼敦用北歐語文當基礎,公國語用台灣原住民(既然住嘉義,主要是用鄒族語)語彙當基礎(但混了一點印度語彙,是創作最早期留下來的痕跡),魁提塞跟炎之地目前沒用到多少語彙,所以全是我自己亂掰的,但雖說有參考各種語文,基本上也只是擷取發音,除了台語真的是台語,其他大多有被我改過,就這樣。
 
是的,這一切都是從椅子開始的,就只是椅子,很好玩吧!

但這也表示,雖然設定很重要,但故事才是核心,如果你沒有故事就空想設定,最後永遠沒辦法寫出小說來,只有一個架空設定集。寫一個純設定其實輕鬆多了--所以誰都會,真的,在沒故事的情況下做設定本身其實沒什麼難度,肯花時間掰就好。難的是跟故事的價值觀與文化氣息吻合,你必須把故事擺在第一位,不能讓設定喧賓奪主。

就算你是在設計電玩也一樣。

其實光這種設定的演變,我就可以說上好幾個小時,如果有人對於這類設定感到頭大,歡迎跟我討論,其實只要抓住一個點就可以開始了 ,因為這一切都是人類文明堆疊出來的,環環相扣啊!

現在寫到第二部第八章,還在跟利南的人生奮鬥著,突然發現席華很好命……這也表現在他的價值觀上面就是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