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轉型正義是經濟效益絕佳的教育投資

民進黨政府上台,眾人最期盼的改革項目,就是轉型正義,當然,這也是黨國華儒奴會恐懼的改革項目,想當然爾反彈力道會最為強大,最難有「共識」。

這時,我們就可以很清楚看見共識是一件多無聊的事情,是非問題永遠不該用共識決,這也是華儒奴毒素在台灣最嚴重的侵害。



凡反對轉型正義者必為華儒奴份子,這也代表他們的意見不但不須考慮,而且更加證明轉型正義的必要性與迫切性,換句話說,這是國家正常化裡為重要的「教育」「投資」項目,最重要,沒有之一。

國家正常化需要很多項目配合,例如正名制憲、例如正式且官方的對外宣告動作,我們很清楚這些事情沒那樣容易立即執行,比方說制憲,本身就是個大工程,又不是你說說就可以作,而且瞬間就完成的。

至於正名,不管你是哪種建國主張,最少都要分成兩種階段才可能達成,第一個是「暫用名稱」,例如外交部先把護照改成台灣之類的(退一萬步好了,上面只有「TW」這個代號就好了,都比中華民國要好),這的確現在就可以做,但「正式改名」又是另一回事了(畢竟未來國名,其實還未確定啊!別說都叫台灣,台灣國、台灣共和國、福爾摩莎共和國……還有得吵,「正式」名稱沒那樣單純)。

何況這個「暫用名稱」,就叫「轉型正義」的一部分。

其實光轉型正義本身就有很多不同項目,司法改革是一個、不當黨產是一個。

但還有更加根本,而且重要性甚至可說是最高的「教育」。

而且馬上可以作,馬上,所有的執政縣市首長也都可以作。

教育不是只有學校,要說學校,之前阿扁八年其實就是個好例子,雖然「未竟全功」,但我們很清楚新一代的想法已經有很大不同,跟這八年非常有關連。所以學校教育當要加強,比方說修改課綱。

但還有更根本的,比方說我們天天用到的新「台」幣。

這次提出要換台幣的設計就是個好例子,先不論其實台幣已經改版過好多次,改版根本是很正常的行為,其實光國幣的設計,本身就有非常高的教育意義,不然,國民黨為何要在貨幣上面擺滿國民黨圖騰?廢話,還不是為了「教育」,國民黨做就沒關係,民進黨做就不行?剛好相反,國民黨做不行,民進黨做可以,因為前者是殖民政權,根本沒有統治正當性,後者是在殖民體制下取得政權的本土勢力,而且被人民賦予「擺脫殖民」的責任,所以,同樣的事情,民進黨做是對的,國民黨做則是錯的,少在那邊跟我說兩黨一樣爛,如果覺得兩黨一樣爛的有病快去看醫生啦!

其實不只貨幣,路名、地名、建物這些全都是,通通都是最重要的教育投資,而且是最有經濟效益的投資,因為華儒奴的洗腦迫害本身才是最大的經濟損失,台灣要在文化上升級(不是產業升級,其實產業經濟是很末端的東西,不可能自己改善,文化、教育這些才是),首先要作的就是轉型正義,只有轉型正義才可能創造最大經濟效益,因為那是全國性人力資本的提昇。

至於覺得改路名是亂花錢、換鈔票是政治動作的華儒奴,你們本身就是轉型正義迫切性的原因,因為你們華儒奴,因為你們丟臉,因為你們需要被當人看,好好教育。

其實不只這些,比方說廢除民國改用西元,廢除月亮曆新年改用太陽曆新年,國定假日全面台灣本土化(這也表示「傳統」節日,像過年、清明、端午、中秋應該廢除,或者配合不同族群給予不同節日,至少對我來說這些節日沒意義)。

別說這些不重要、無聊、勞民傷財,其實這些才是建構國家文化的根基問題,是最基礎的社會教育事項。

是最重要也最急迫的項目,沒有之一。

相反的,就算今天真讓你宣佈台灣獨立,只要這些沒改過來,華儒奴的毒素永遠存在,而這才是台灣邁向永續未來最該徹底根除的東西。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們可以怎麼做:面對威權

作家自殺的案件,因為黨國勢力的介入,反而越滾越大。當然,這也是因為有「其他案件」可以吵,不然就原始起點而言,老實說可以吵的東西不多,是可以討論的東西很多,這完全是兩回事。

先說清楚,關於性侵害案件這種類型,可以先參考「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這篇文章,總之,對於這類案件,大肆且憤怒的討論跟伸張正義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不折不扣的在製造傷害,拜託鄉民不要傻傻的幹這種蠢事,我沒說不可以討論,只是請你換個方式討論。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台灣需要一堆捷運嗎?

最近因為小英總統宣佈要增加四個捷運系統,引發正反意見的大亂鬥,這時候當然會想來插一腳,發表一點意見。

先不要管捷運,我們先討論一下「大眾運輸工具」。

(先說清楚,本文裡的捷運,不單只地鐵或高架軌道系統,而是泛指所有固定路線大眾運輸工具,所以捷運、通勤電車、BRT、公車、輕軌都算在內。)

十年的羈絆:嘉一親子團十週年慶與雲一親子團五週年慶

4月23日的團集會,很難得的,是跟雲一團合辦。


話說當年只有嘉一團的年代,也就是十年前,當年幾位發起的前輩,很有趣的大多是雲林人,簡單說,雲林發起,但當時荒野保護協會只有嘉義有分會,於是變成成立在嘉義,直到雲林分會成立,才另外籌組雲一團。

從谷阿莫看藝文評論

話說在前頭,古阿莫的作品我一部也沒看過,一來除非給我很好的理由,不然我不會去看中國人(舔中當然也算中國人,而且是更糟的那種)做的短片,二來因為他在網路上名聲一直不好,給他負評的人相對上是我比較信得過得人,所以我也懶得花時間去看他的影片了。

(對,他給人家電影負評讓人家不想看電影,但別人給他的負評對我而言也有同樣影響)

不過還是可以談就對了,但不是法律層面的東西,這個讓專業人士去處裡,我想討論的是關於藝文評論這件事情。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

詳細處預細節,有很多學者專家提出,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有些東西,卻是很少被提及的,我就在這邊稍微提一下。

最近(這幾年)有不少讓人搖頭的性侵、性騷擾之類案件,不管是殘忍的手法還是莫名其妙的判決,再再引發社會熱烈討論,偏偏很多討論的焦點都很讓人搖頭。

恐龍法官的部份佔先不談,因為台灣法官能力不佳與法官有權依法自為裁量是兩回事,台灣人常在後者上面打轉,根本就是搞錯對象。

加害人的處置又是另一個問題,同樣失焦,一邊說性侵犯要死刑,一邊說要化學去勢、公佈姓名之類的,你到底要槍斃、處罰還是保護犯人阿?而且還把性侵與廢死連在一起,說這些人腦殘還真是不冤枉耶!

這些鬧笑話的傢伙就先掠過不談,專心討論性侵受害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