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國、封城、普篩--看看不切實際的防疫措施何吸引現實感有病態表徵的民眾

從武漢肺炎開始出現,全球防疫有著各種動作,各國因為國家疫情擴散狀況,有各種不同應對措施。對於其他國家的防疫政策,在此暫先不談,畢竟涉及的狀況太過多樣,包含原有醫療能量、防疫資源配置、民眾防疫認知、政治傾向、國土現實狀況……等等,完全不可從一而論。

但談談國內狀況倒是可以的。



在各項防疫措施裡面,有三種最可笑而且毫無正常判斷能力的建議常被提出,分別是鎖國、封城與普篩,這三種的發生順序也是這樣排列,而於蠢程度也同樣如此排列,更好笑的是,做出這種要求的人基本上是同一批人。

結論寫在前頭,做出這要求的,你現實感有問題,而且有認知功能障礙,至於這種診斷鑑別依據,以下會慢慢檢視。

先說鎖國,這次武漢肺炎因為源自於中國,而大多數台灣人對中國沒什麼好感,會反射性覺得封鎖倒也不算太過離譜的想法,但請注意是「反射」,反射動作在醫學上的意義,指的就是不經大腦(頭部反射是透過大腦沒錯--例如眨眼,但並非認知後的反應,可以同樣視為不經大腦),而認為可以對中國進行全面封鎖,在現階段就是一種不經大腦的反射動作。

鎖國是一種對外全面隔絕的狀態,先不管網路電信這些資訊,疫情相關所鎖國,指的是物理實體的封鎖(但中國其實最嚴重的入侵正好是資訊這些透過網路電信傳進來的東西),這又包含了人與物的交流。

請問台灣與中國在經濟與物資方面「互相依賴」的情況有多強?你要說去中國做生意死好,這句話我可以同意,我也瞧不起依賴中國做生意的人,因為這是奴性的表現,但再怎樣他們都是國人,雖然隨口說他們死好,實際政策上面可以這樣搞嗎?認為可以的,當然是現實感有問題,而且有認知功能障礙。

退一萬步來說,這些人就算死好,請問你生活中使用的東西、資源,有多少需要透過中國貿易來取得?實際上就是非常多,哪怕你買的是台灣製造或者歐美製造,裡面的零件可能就是中國製。

更別提這些貿易對國家計有多大影響,雖然小英政府一直在協助轉移對中經濟依賴,但我們很清楚,台灣對中經濟依賴依然很深,沒那樣容易改變。

反倒這次疫情促成全球反省這種經濟依賴,大家開始搬家了,而台灣算搬得快的,只是還沒搬完。

至於對其他國家鎖國……你在發什麼神經。

正常的作法,一直都是「分級調整邊境管制」,比方說從量體溫開始,直到追蹤、隔離,現在針對外籍人士除非因公行程,不然一律禁止。

實際上直到現在依然有不少外國人來台,包含媒體、外交或者醫療交流等等,貨物更是繼續進出。

只要邊境管制就能做的事情,講鎖國除了聽起來標題聳動好像很強以外,基本上一無是處。

要知道,除非全球都疫情徹底失控,各國政府都失去功能,只有台灣還能維持相對正常……其實這種時候各國航班大概也會自動取消,這時候所謂鎖國,其實怕的是有外國難民跑來台灣造成傳染……對,只有事情糟糕到這種程度,才有鎖國必要。

所以疫情初期就在說要鎖國,你是殭屍電影看太多啊!這就是現實感有問題,這就是認知功能障礙。

那為何鎖國的提議吸引人?因為鎖國是「最終招數」,基本上是臨死之前的最後一搏,對於懶得思考的人來說,這種招數有吸引力,因為他們現在處在一個安全的環境,就認為這樣作對他們沒什麼影響。

說起來就單純笨而已。

封城也類似,還有些腦袋不清楚的縣市首長在鬼叫封城,搞什麼鬼啊?

說在前頭,台灣跨縣市就業、就學的比例極高,單一區域的封城造成的影響會瞬間同步擴散到其他縣市--在防疫上沒有意義,損害倒是非常即時。

對了,防疫是隨時依情勢變更原則做調整的,其實早在過年期間,各級政府早就開始準備防疫劇本,過年後大概全都做好準備,從最基礎的宣導直到最嚴格的隔離措施都有。當然,最嚴格的措施就是禁足令,就是直接要求民眾不得外出。

但這不是封城,畢竟台灣現實狀況也辦不到單獨區域的封城(離島還有可能),比方說你能想像台北市只封一區是什麼狀況嗎?同一棟大樓可能一邊在A區,另一邊在B區,然後只封一區是怎樣?跨縣市也一樣。

封城代表的是禁止進出,當年和平醫院封院有多智障,大家心知肚明,正好進去外送便當的人被關起來,正好請假外出處裡事情的患者反而不能回去。

你以為封城的時每個人都正好在自己家裡喔?就算讓大家有時間回家好了,要知道,以人口密度來說,這種極端到需要下禁足令的地方一定是都會區,這代表很多「整天待在這裡的人」其實都是「外地人」,那你要如何封城?先讓他們回家?

那不就跟清明連假的時候只警告去風景區玩的人一樣愚蠢,沒想過住風景區的人不是更危險嗎?怎麼墾丁國小跟嘉義女中沒有停課兩週?這兩間學校都直接在鬧區裡面耶!

何況,因為從最輕微到最極端狀況,其實過年後各級政府早都已經做好劇本安排,你現在起乩搞兵推是在製造什麼恐慌?台灣疫情狀況離這些最糟情況還遠得很,你是嫌你縣市裡商家經濟受損還不夠嚴重是不是?

在疫情顯然狀況控制良好的情況下,一直鼓吹使用疫情失控時的手段來應對,這很顯然有現實感問題,但或許更直接的答案是,這心懷惡意故意要製造民眾恐慌的骯髒政治手段。

那為何封城的提議很吸引人,因為封城造成的社交停滯對他們來說很有趣,看來他們本來就在工作上面有不小障礙或不滿,經濟問題顯然是有的,但卻期待逃避(沒經濟問題的人基本上不會沒有這種判斷能力),對他們來說,大家一起變慘才能有效降低他們的相對剝感。

簡單說,就是笨,然後居心不良。

最後是普篩,普篩的愚蠢程度是這三種裡面最高的,普篩的要求同時展現了對醫療專業的不信任,卻又盲目要求全面執行醫療專業的雙重矛盾,簡直北七到不行。

要求普篩的人很愛說「無症狀感染」,所以要全驗才知道。

姑且不論有多少無症狀感染者,就會同步增加更多有輕微症狀的感染者,而顯然你我周圍並沒有大量爆發一堆咳嗽不停的疑似輕症患者,這是非常簡單的經驗法則就能推論的事情--除非你身邊突然爆發大量一直咳嗽的傢伙,不然你根本不用擔心。

對於症狀感染的擔憂之所以有夠北七,在於「除非你在同一天同時檢驗全國民眾,而且全國所有的人全都居家隔離14天,其中每隔幾天再採驗一次,總共三次」,這樣你才可能掃出無症狀感染者,而且之後不用重複做這些事情。

有沒有發現這種想法有夠愚蠢?你哪來能量一天檢驗全國民眾,然後還要全國民眾居家隔離?發電廠第一個就停工好不好?這樣我就不用忍受你在網路上發表這些垃圾言論了。

一直質疑有黑數、實際上患者一定更多。是的,這種誤差當然有可能,但也只是可能,而且就算有也沒有擴散出去,因為如果擴散了,在確診之前絕對會先爆發某地區有大量發燒、咳嗽的患者出現。

實際上就是沒有,你不用經過檢驗,也能透過這種非常單純的新聞理解事實就是如此。你以為台灣這種地方有能力隱瞞喔?今天偶而有人在捷運上打噴嚏,就會有一堆網友回報,那如果捷運站裡同時有十個人咳嗽,你覺得多少人會開始直播?

換句話說,整天想要普篩的,只是普龍宮而已,根本缺乏現實感,有嚴重認知功能障礙,對疫情有恐慌性的妄想症狀,總懷疑身邊的人是無症狀感染者。

你自己就是武漢腦炎感染者啦!已經確診了,處方就是離開網路14天,少在那邊散播謠言啦!

說起來,台灣武漢肺炎疫情不算嚴重,武漢腦炎倒是比較棘手。

那普篩的提議為何吸引人?當然很吸引人,這是最浮誇的作法了,一種讓自己親身體驗災難片的沈浸式娛樂,其實你就算真的普篩了,他們照樣會不信任,因為他們的提議本身就是建立在不信任醫療專業上面的,這種人渴望的其實很簡單,就是疫情真的大爆發,這樣他們會覺得很刺激。

簡單說,笨、無良,而且根本有病。

基本上,有這三種訴求的人從頭到尾差不多就是同一批人,另外就是「利用這批人的政客」,所以一直鼓吹這三種作法。

簡單說,就是邪惡黨國政客跟呆呆被騙的愚民兩種。

台灣人天天要面對這種貨色,真的很疲勞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