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經感想:約伯記1

來了來了,聖經智慧書第一篇登場,約伯記可是超級有料的篇章(但因為是詩歌,其實贅語也很多……),基本上人類對於是不是有神這件事情,這裡有很基本的闡述,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一卷書喔!

約伯記也算是聖經中非常耳熟能詳的故事,就算非教友大概也聽過這個上帝准許撒但找他麻煩,把他整得很慘的故事。或許很多人會覺得這卷經文有點莫名其妙,上帝在這裡面不但「授權」撒但「作惡」,甚至不准人質疑祂,顯然是個暴君形象……



是的,舊約裡的上帝有其無情的一面,但這本書擺在智慧書首卷不是沒原因的,因為這卷書闡述了非常多人的千古疑問,就是「如果上帝至善,那惡到底是哪來的?」

就這一點,我會用我的版本更加詳盡的寫在「論自由意志」系列文章裡。

不過在這我們就先針對約伯記來談吧!

對了,我寫文章完全看心情,所以同時間會有很多方案在進行,像這種連續性的專案,有時候會拖很久的時間,畢竟有時候一些文章是有時間限制要交稿的,如果讓大家久等……那就久等吧!

本書是整本聖經裡最古老的文獻,完成時間約在西元前2000-1800年之間,而依照對上帝的崇拜這一點看來(我說過原本耶和華比較傾向以家族神的方式被亞伯拉罕一族崇拜,就算到王國時期,乃至於新約期間,祂依然被猶太人視為一國之神,雖然是「唯一真神」,卻只有選民有資格敬拜),故事顯然是亞伯拉罕之後,而且族裔(含僕人之後)開始擴散的時代,因為標準猶太人喜歡紀錄族譜表示血緣,這卷書裡完全不提這個,有可能故事裡出現的人都「只是」亞伯拉罕僕役之後(在那個年代,會被視為同一族人)。

若上面描述為真,代表故事發生的時候,可能約瑟還在埃及,或者是以色列一族正在埃及,而這些「非以色列一族」的「亞伯拉罕族裔」其實也是上帝的子民,正如摩西的岳父一般,也正如當年的邁基洗德一樣。

這是約伯記極有價值的部份,揭露了上帝啟示的普世性原則的確存在,不過這是在理解時空背景的時候才能體會的,純就內容的話,重點在其他地方。

故事開頭就是經典的討論,有位義人叫約伯,這傢伙在各方面表現都很好,無可挑剃之處,然後家產也很多,完全足以讓人羨慕。

這樣的一個傢伙,連上帝都忍不住要炫耀一下,對象是撒但。

這個經典橋段很多人喜歡拿來作為上帝與撒但同謀的證據,又或者拿來當善惡二元對立,有所謂善神與邪神之別(以為兩者屬於可以相抗衡的對等存在)的證據。

天差地遠啊!

對了,撒但這個字眼有點複雜,他可以是控訴者的意思,代表上帝審判的時候,上帝面前講你壞話的角色,要揭露你幹了多少壞事--因為那是他在你生前引誘你幹的。但也可以是敵對者的角色,很直接的,就是與上帝為敵的意思。(但到底為敵是到哪個程度,這是另一回事。)

約伯記開頭就讓我們看到上帝跟撒但根本是可以尋常聊天的關係,但也不要忘記描述的方式,是「神子們」侍立上帝面前,撒但是其中一位。換句話說,位階高低依然很清楚,撒但是受造者,不會是二元對等的存在,因此認為善惡是對立且對等的觀點,是錯誤的。

再來的描述也揭露了能力的差異,因為撒但要「到處走走」才有辦法看到,但上帝是直接知曉一切。

撒但的反應非常「人性化」(或者說,其實這反倒是人類原罪的象徵),總之,他覺得約伯是因為享受到好處才願意當義人的,而這又是另一個限制,就是他不知道人心在想什麼,但上帝可以。

這樣說好了,有沒有那種一帆風順的好人,在遭逢巨變之後變得憤世忌俗的?當然有例子很多,所以上帝哪個不選選約伯來跟撒但「玩遊戲」,完全是因為祂勝券在握啊!

好啦!這是個打從一開始就「不公平」的測試,上帝「授權」撒但可以去胡搞,故事從這邊開始。

值得注意的是,上帝授權撒但可以對「除了約伯本身以外」的人事物下手,但直到最後我們都能看到,約伯他太太一直是平安無事的。所以,夫妻的確是被視為一體,不論祝福還是詛咒,其實都是一起承受的。

這一點在游牧民族的年代很重要,因為我們其實在舊約很多篇章也看到,女性地位其實是低到不行的,完全以被視為「財產」由男人隨意處分,例如創世紀或者士師記,結果約伯記裡,約伯他太太從頭到尾都跟他在一起,就連最後的祝福(這不算暴雷吧?大家應該都知道),他太太其實也是同享的,而不是換一個年輕貌美的太太給約伯作為補償。

作為一位看似隱藏的人物,約伯他太太其實是很重要的喔!

好啦!總之得到授權……是的,這部份我們之後會再討論,總之這些所謂惡行,其實也是上帝授權的,至於你要因此控訴上帝很可惡……這代表你對上帝本質的理解依然只到人類的眼界,雖然其實也算正常,但很可惜,如果真有心要追求更高層次的思維,這一點其實正好是起點。總之,得到授權之後,撒但可以開始胡搞了。

做個的小結,首先,身為創造主的上帝,祂就是「最大」,而因為祂就是最大,因此祂是至聖者--因為聖就是以祂當標準來定義的,祂就是良善,而不是我們拿良善去衡量上帝,至於邪惡,只是「Not thing」。

至於如果上帝至善,為何世間有惡,這是接下來要討論的。

要知道,這問題人家四千年前就已經有解答了,不過大家至今依然會問這個問題,還問得很高興……因為這一點其實真的就是奧秘啊!奧秘哪有那樣容易理解的。

一個包含一切的存在如何又能全然為善?這的確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啊!

在我看來,再也沒有比思想這件更有趣的了,我的確樂意晝夜思想這個命題,因為在禱告中,聖靈也與我一起分享這個奧秘。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