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七兩七月半(4)

  「金枝小姐?」

  嚇了一跳,金枝慌張的轉頭。

  「是我,阿頭啦!」
##CONTINUE##
  來人原來是李頭。金枝突然不知該擺出什麼表情比較好,她不討厭李頭,不過昨天看見的事情讓她不知是吉是凶。

  「哎呀!小姐流血了,讓我來。」

  說完李頭從隨身的提籃裡拿出一些葉子,揉碎之後敷在金枝腳上,口中喃喃的唸著:「真順事,真順事,無驚無痛無代誌。」

  金枝覺得腳涼涼的,痛楚減輕一大半。

  「小姐還是快把鞋子穿上,妳未習慣脫赤腳啦!」

  露出一臉苦笑,金枝向李頭道謝。

  穿上鞋子,綠色的草汁從鞋邊滲出,讓粉紅色的花鞋染上一塊黑。金枝嘆了口氣,慢慢站起來,發現腳已經不痛了。

  「多謝阿頭姐。」

  李頭沒有回話,只是把沾滿草汁的手,不住的往原本就髒污不堪的衣服上擦,呆呆的笑著。


  提起包巾,金枝再向李頭道謝,接著緩緩的走上小丘。墳墓都葬在後山,還有一段路要走。

  走沒幾步,金枝聽見後面傳來腳步聲,原來李頭跟了上來。

  「師公說跟來會去煞到,會去沖到喔!」金枝好意提醒。

  「是嗎?」李頭嗟著嘴:「有人跟我講,去那裡會危險呢!小姐毋要去。」

  「誰……誰講的?」金枝往回走了兩步。

  「朋友啊!四界都是朋友啊!妳看伊也在跟我講危險。」邊說,李頭手還指著路旁一塊石頭。

  那是座長滿青苔的小墓碑,有大半被草掩蓋了。

  金枝嚇的大叫,跪在地上。

  李頭走近來想要扶金枝,但金枝尖叫著後退。

  「妳……妳……」

  看著受驚的金枝,李頭露出悲傷的表情。

  「小姐免驚,朋友不會對妳怎樣的,朋友對咱真好的。」

  但金枝仍然全身僵硬,臉色慘白。

  李頭溫柔的把手放在金枝顫抖的額頭上,輕聲說道:「免驚,我在這。」

  小女孩昏了過去。


  夕陽的金絲從草縫間穿刺過來,將溫暖的火焰帶進輕輕閉著的眼簾。在半睡半醒當中,金枝依稀覺得眼前有個嬰孩。

  眨了眨眼,金枝清醒過來,眼前是他們林家的祖墳。

  「準備食飯了。」

  說話的是李頭。燃燒的柴火邊,地上插了幾串青蛙,還有幾團土塊在火焰當中,看來是蕃薯。

  金枝的肚子響起了雷聲。

  在夕陽的柔光與火焰的溫暖之下,李頭看來十分平靜,金枝也不再那樣害怕,畢竟這裡是他們林家的祖墳,而她也還有她的七兩命,每個人都說她會逢凶化吉、一生順事的。

  打開包巾,裡面東西都還在。

  把八卦盤依師公所說的放在墳前,金枝跪著祈求。

  金枝在心裡開口,但只要她求一件事,李頭就會說一次「無效啦!」,搞的她心煩意亂。

  「妳別吵好否?」金枝很不高興,李頭則吐吐舌頭,轉過頭去。


  拜完之後,金枝來到火焰旁,這時太陽已經完全西沉,只剩彩霞仍然閃耀著光輝,而銀河已經開始在天頂展現其浩瀚雄姿了。

  「是妳把我弄來這的嗎?」金枝發問。

  「抱來的。」李頭拿起一串青蛙,使勁的撕咬著。

  「妳不是講毋要來這?」金枝問。

  「反正恁又毋相信,帶妳回去我不去給人打死?」

  李頭撕下一隻蛙腿,然後高興的連骨頭一起咬,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

  金枝笑了,從包巾裡拿出飯糰,自己吃了起來,吃完之後,換吃起雞腿。

  「跟妳換。」

  李頭突然塞一串青蛙過來,表示要換雞腿。

  雞腿平常在家是阿公跟阿爸的專利,她也不是常常吃的,加上金枝不敢吃青蛙,所以當然不肯換。不過李頭十分堅持,堅持到金枝心裡毛毛的,最後很不甘願的交換了。

  一換過去,李頭三兩下就把雞腿解決掉,連骨髓都吸光光。吃完之後,她又拿起一串青蛙,然後看著金枝。

  「土雞就吃,水雞就不吃喔!」

  被嘲笑,金枝很不高興,橫著心就咬了一口。

  一入口,發現還滿好吃的,蛙肉比雞肉還要嫩,也比放一整天的雞腿要來的多汁。

  把青蛙解決掉之後,兩個人開始吃起蕃薯,這時金枝心情已經平靜下來。

  「頭姐,你留在這裡會危險喔!」

  「啥?」

  「師父說會中邪的。」

  「哈!」

  李頭一臉不削,讓金枝頗有好感。以她一個十歲小孩的判斷來說,跟她一樣討厭那個師公的人,就應該是好人吧?

  「妳毋驚嗎?」

  「我未放心妳。」

  原來是這樣,金枝心裡一陣溫暖。

  「阿頭姐。」

  「嗯……」

  「妳是用什麼方法救活那隻水雞的?」

  這指的自然是昨天金枝看見的事情,不過對方似乎一臉迷惘。

  「睏飽,黑白走。」李頭滿嘴蕃薯胡亂回答,還伸手撿起掉落的碎片來吃。

  「慢慢搖,慢慢搖,睏飽趕緊游過河。」金枝模仿李頭的動作做一遍。

  李頭呆看著,然後開口:「我後母是紅姨妳知否?」

  金枝點點頭,這她是知道的。紅姨是能通靈、降乩、念符咒的女性,而李頭的後母就是位紅姨。

  「看熟了,所以也懂些……」

  「所以妳看得到好兄弟?」好兄弟指的是陰間亡魂,是大家都害怕的東西。不過金枝自知命重,注定看不到。

  而李頭似乎是這些好兄弟的朋友,她非問清楚不可。

  「有啊!咱身邊都是啊!」邊說還邊在身旁比了一圈,彷彿是件理所當然的事情。金枝把身體縮了起來,不住張望。

  「妳命重看無啦!」李頭拍拍肚子,靠著樹幹開始舔起手指。

  「像我這種命輕的隨時都看得到。」

  「命輕?」金枝知道自己命重。而越重命就越好,越輕則命越差,但會有多差呢?

  「都怪我命太爛,剋父剋母,阿母生我生到死,阿爸也活不久,我十二歲他就死了。」

  想起自己母親,金枝也紅了眼框,頭姐好可憐啊!

  「我的命才二兩一,是最爛的命啊!」

  換句話說是在最爛的時辰出生的的人,和金枝正好相反。

  雖然發出一聲嘆息,但李頭的表情並不遺憾像的樣子,反而有種開朗豁達的感覺。

  聽著李頭述說過去的故事,包括她跛腳的父親、惡毒的後母、收成很差的田地、不孝的弟弟,甚至連她被強暴懷孕,後來流產的事情都說了。

  金枝聽著聽著便哭了起來。他現在知道為什麼大人說到阿頭姐總是感到十分惋惜,也都願意接濟她的原因了。

  不過,雖然大家可憐她,但也同時怕她,認為她會帶來衰運,就因為這樣,她還得了個「七月頭」的外號。

  也許李頭是心疼自己未能出世的孩子吧!她會做許多可愛的玩具讓小嬰兒們玩。小孩在嬰兒時期都喜歡李頭的,可是等他們長大些,卻反過來嘲笑她瘋婆子,他們實在太過分了。

  金枝覺得很心疼,因為李頭一直對她很好。

  「我因為命輕,所以看得到這些好朋友,可以陪好朋友散步,和好朋友開講……」

  李頭把手伸到空中一揮,一陣微風吹起。

  「不是我救那隻水雞的,是好朋友。」

  「那妳可以求好朋友救我阿母嗎?」這是金枝所想要知道最重要的事情。

  李頭手放下來,沉默了一下,然後用悲傷的表情看著金枝。

  「鬼神來不是在那讓你拜、讓你求的,是要來交朋友的。」

  交朋友?鬼神跟人交朋友?金枝突然感到一陣混亂,哪有這種事情。以牲平息鬼神之祟,以禮祈求鬼神之助,敬畏鬼神,遠離鬼神。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常識啊!怎麼會有與鬼神為友之說?

  金枝看著這位大她七歲的女性。雖說大七歲,不過她經歷的東西一定不只這七年的差距吧!

  「大家都去廟裡求神保庇,保庇添丁、保庇發財、保庇闔家健康、保庇風調雨順……」

  一口氣唸了一大堆,金枝甚至不能全部聽清楚。不過,反正就是這類事情吧!大家都這樣做的。

  「把自己想要食的物件拿去神明頭前拜,再拿回去厝裡自己食,這樣就可以得到保庇?妳慢慢的等勒。」

  李頭表情裡有著很多不滿,金枝不是很了解。畢竟,拜拜這回事就是這樣啊!照規矩拜,鬼神們就會保佑啊!雖說她也知道大部分的人都不能如願,但至少他們家人大多可以,不過說到母親的重病……

  「隨便拜拜勒,這些好朋友顛倒未爽,顛倒受氣。」

  這時,金枝也困惑了,什麼叫隨便拜?大家都依照規矩在拜拜的啊!拜拜的那些繁文縟節可是一懂事就要開始學的耶!

  李頭又繼續說了一大堆。

  因為人們總是認為,自己只要遵守那一堆繁瑣的規矩,然後大量的燒紙錢、添油香就算是有功德,但是好兄弟告訴她,他們最痛恨這種人。

  「鬼神毋是在那讓妳放貸的對象,用那些祭品就要人家幫妳做代誌,沒想過鬼神討債的時候要啥吧!」

  聽見此話,金枝一陣驚恐,鬼神不是凡人,他們要的東西也一定跟人不一樣,那祂們要什麼呢?

  鬼神來這不是在那讓妳拜、讓妳求的,是要來交朋友的。

  金枝想起李頭剛剛說的話,這就是答案嗎?成為鬼神的朋友?

  「妳看,這是我的囝子。」

  李頭比著她的身邊,金枝當然什麼都看不到。

  「伊未出世就死了,所以一直留在這。」

  看著頭姐愛憐的表情,金枝想起母親,也相信李頭真的看得到她的孩子。

  「好朋友留在這裡,就是因為留戀人世,怕去給人未記……」

  金枝轉頭看著祖先的墳墓,想起每次掃墓的情況。

  (保庇賺大錢、保庇全家健康、保庇囝子快大漢……嗎?)

  的確,從沒人真心關懷祖先,也沒有人教她要這樣做。

  「人都已經死了還要幫妳做牛做馬,妳想這樣對嗎?」

  無言,這是金枝從沒聽說過的事情。不過,要是看得見李頭的孩子,有誰能狠心要一個未出世的嬰孩做事情呢?太殘忍了。

  金枝感到悲傷與羞恥,把自己該努力的事情推給別人是很不負責的,而她自己,仗著自己的好命,對鬼神從無敬意也是很丟臉的事情。

  「咱大家做好朋友,互相交心。當咱過生去的那一天,好朋友會來迎接咱,大家做夥逍遙……」

  李頭眼神有種瘋狂的色彩,接著一陣開懷大笑。金枝擦乾眼淚,同時對這位被視為不祥的女性打從心裡尊敬起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最多人貼高雄與台中在市長換人之後市容歸組歹了了的景況,充分證明亂投一時爽,全市火葬場的真理。

但也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多數市府公務員都是同一批人的狀況下,加上經費都是去年就編列完畢,怎麼可能瞬間就整個走鐘?

實際上,就是會這樣,請聽我娓娓道來。

先說預算,沒錯,其實下年度的預算,在前一年的年中之前就都會提出來,下半年就會通過,年底都在進行發包作業,準備開始執行了。但選舉年不是,選舉年通常都一樣會先編出預算書沒錯,但議會通常會等到新任議員就職才開始審預算,如果市長是同一個人或同黨,大概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也要看議會生態有沒有變化。至於首長換人的話,大概就會全部重來了。這表示11月底選完到12月就職之間,市府公務員會找新任縣市長或者內定新任局處首長溝通,把預算編好,市長就職立刻簽出預算案,然後議會開始審查,拼年底審完……對,只有幾天時間。

然後你看看高雄跟台中到現在局處首長都還缺人,所以除了例行性預算跟中央政府計畫補助預算,以及延續性計畫經費以外,大概很多都只是先隨便編一下……

不過,清水溝、割草這類例行性經費應該都還是有編才是,畢竟這也不是什麼能A大錢的項目,而且非常貼近生活,很難不被注意到,通常不大會去砍他。

那為何還是出問題?而且是馬上出問題。

問題出在跨年。政府標案除了大型工程可能一次好幾年,但不管怎樣經費都是照年度編列與撥付,至於像公園清潔、花木修剪維護、水溝清掃、下水道清淤、運河清淤、行道樹修剪、空地割草等等有的沒的,這種都是「一年一約」,換句話說,通常年底就要發包了。

問題來了,選舉年,經費可能要隔年才會確定,確定了才能招標,招標公告依法有一定公告期,公告完才會開標,還要確定決標沒問題才能簽約發包,可能一個月就過去了。

當然,如果覺得沒問題,必要時可能會「流程先跑」,反正就先標了,經費等下來再給錢,如果互相信任,這樣流程先跑市容就能獲得維持,沒有中斷問題。

畢竟雜草這種東西一個禮拜不管就亂七八糟了,公園水池之類更是人工環境,沒有持續維持根本不可能乾淨,魚馬上會翻肚。

何況還有愛河這種超麻煩的東西,要知道,它不是「自然」變漂亮的,是花大錢去維護的,別以為你只是不亂丟垃圾愛河就變漂亮,差得遠,那是上游(含水溝「上游」)努力清潔才能有的成果。

但國民黨值得信任嗎?哈。

要先區分清楚,縣市政府裡面的公務員,責任是「負責進行發包作業」,然後「稽核廠商執行成效」,他們本…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發現問題、提出問題、解決問題跟製造問題

最近因為免稅菸的問題造成軒然大波,其實也暴露出很多問題,我只的不是國安問題什麼的,那其實是「小問題」,畢竟出國順手帶免稅商品這是「本質合法」(我這次出國也被拜託幫忙帶菸,雖然我也不抽煙),只是當數量超過法定限度,就變非法,有公務員身份當然更是嚴重,但其實這問題本質上不是什麼罪無可赦的重大問題。

你說這是非法走私(其實是超買,走私不會蠢到刷卡),這當然很嚴重,但畢竟這些菸不是什麼「沒經過安檢」的不合格商品(例如夾帶肉品就非常嚴重),也不是走私毒品、槍械。數量雖然看起來很多,實際上跟整體市場規模比起其實也不是什麼嚇人的數量。

其實是逃稅、濫權之類有沒的狀態,講白一點是貪小便宜跟追求蠅頭小利。

關鍵全在其他地方。

這問題可以拆成幾個部份,或者說,其實他是好幾個問題:

表層問題:有人利用特權買免稅菸轉賣圖利(這只算小奸小惡)裡層問題:這是組織犯罪(這才是大問題)文化問題:是否是長久以來的陋習管理問題:這陋習長官是否知情?知情層級到哪個階層?供需問題:為何要走私香煙?偵辦問題:這案子怎樣處裡比較能解決上面的問題?或者說,怎樣才能解決問題而不製造更多問題。 其實,這裏面最小的問題是第1項,只因為涉及總統行程所以鬧大而已,不然根本算不上什麼嚴重的犯罪案件。
問題出在234。
請問如果你要處裡第2點,你要怎麼做?
首先,這個案子不是黃國昌出來開記者會才爆發的,而是檢調早就在「佈線」,那請問你在追一件走私案件時,你是抓車夫就滿足了,而是要抓到車夫背後黑手?大家當會說要抓黑手對吧?那要抓黑手,一是交貨的時候人贓俱獲以現行犯逮捕,還是先抓車夫起來然後要他口供,同時因為抓了車夫,黑手獲得預警可以湮滅證據?
換句話說,黃國昌的記者會,是的,他有提出一個「人家早就在佈線的」問題,但實際上他「破壞人家偵辦流程」。簡單說,黃國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沒有任何貢獻」,「而且有害」。
好啦!既然在黃國昌的協助之下,犯罪集團獲得預警,讓偵辦受阻,那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當然只能土法煉鋼,從車夫開始料理,希望能趕在人家湮滅證據之前快點抓人。
這時候當然要偵查不公開,這是法制常識吧?是的,但黃國昌居然跳出來說要檢調把資料交給他?請問你是誰?你是檢察官嗎?如果是檢察官,可以這樣亂報案情嗎?
換句話說,黃國昌又再一次干擾辦案,指導辦案,而且意圖洩漏情資給犯罪組織。簡單說,黃國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沒有任何貢獻」,「而…

補助款與貪污

因為收割力量出事了,大家密集討論這件事情,那就來聊一下好了。

首先,政府有編一些預算作為補助款,補助不同單位去執行一些政府希望推行的方案--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沒什麼問題。

概念是這樣的,政府有些想要執行的方案,也有錢,但沒有人。就這一點,可以看看這篇「為何會換人立刻崩潰」。

是的,現在不流行大政府,而是小政府,但其實事情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變少,所以政府用補助款的方式「外包業務」就變得很必要了,請注意,這是必要的,也沒什麼不對。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