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本土化、國際化、中國化

最近在黑米跟不少人談到這幾個問題,發現國民黨長期鬼扯的「本土化=俗」與「國際化就是中國化」的毒素還真是無所不在啊!

國民黨本身戰敗流亡佔領台灣,這些人一方面教育文化水平低落,一方面又因為老是打敗仗民族自卑感強的跟什麼一樣(別說打贏日本,那只是一直戰敗逃亡,害佔領區人民受苦好拖延時間等美國丟炸彈而已),當他們佔領台灣之後第一個工作就是劃分族群建立階級,確保自己能永續宰制。

劃分方式很多,教育文化便是其中一環。

於是台灣人跟台灣文化被貶抑了。

長期的中國化教育讓台灣出現一種「外國比較好」、「自己族群文化為恥」、「想辦法移民」的詭異價值,無法成為一個有自信的民族。

好在政府開始注意本土化教育。

不過問題不是那樣單純的,第一關就是老師,這些老師本身在老教育荼毒之下成長,思考本來就很僵化(軍公教又是國人裡特別僵化的一環,其中以軍為最),對於新的價值教育,這些「專家」全都跳出來了,說一堆人家外行、人家不懂之類的。

哼!專家就有決策能力?專家的價值就正確?不要惹人笑了,就憑你們?今天教育失敗這些專家要負第一線責任啦!

第二關是社會,國民黨長期教人家不要自主思考,結果就是當有思考權力時卻喪失思考能力,而又習慣性的回頭聽過去的指揮者的命令,對於赴與權力的人所要求的思考則視為苦差事而加以反對。

於是當教改出現時這些人陷入恐慌,尤其當本土化論述希望大家學習、了解、尊重本土時,這些長期看輕本土(也同時看輕自己,努力把自己變香蕉)的人突然感到自己要成為自己以前看輕的人……

於是缺乏反省能力的人歇斯底里似的反本土,哼!長期蔑視自己,連有受到尊重的機會時都只能退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可不是只出現在綁架事件裡,踐踏人類尊嚴莫過於此。

第三關,其實也是同頭到尾陰魂不散的最大一關,就是國民黨相關勢力(上兩關幾乎只能解釋為國民黨的一部分,只有少數不被國民黨陰影包含其中)。

國民黨統治靠的是謊言與暴力,暴力現在還有些效果,但不同於以往,紅衛兵之流配合媒體暴力有些短期成效,但長期看來內傷比較多。

所以只剩謊言。

謊言的基礎在於愚民教育,只有愚蠢的人民才會相信國民黨的謊言並遵從,而國民黨謊言裡最大的一項便是大中國意識。

只有當中國人比台灣人高級的論述成立,國民黨所代表的中國意識才能擁有立場存在。於是要講北京話,現在更希望大家要捲舌勒!跟培養香蕉一樣培養「偽」中國 人。要學文言文,把墳墓裡的東西當成神聖不可侵犯的圖騰膜拜,利用與現實脫節的東西來製造神聖不可欺的假像,同時以「古老=了不起」的奇怪邏輯來貶意台灣 「中國文化化」時間很短,野蠻不堪的錯覺。

於是各種圖騰出現了,例如台客-檳榔-拖鞋-台灣國語的連結,來暗示台灣人水準不夠,而台北人-紅酒-名牌-洋腔北京話則表示高級、氣質。

這種選擇是有惡毒政治意含的,把本土文化視為必須去除的毒瘤,接著暗示他們這些能過模仿外國人一樣生活的人視為值得學習的對象。

於是孫子不說祖父母的語言,父母則選用兩種語言溝通,新一代則急著去學英語。

於是台灣人越來越像國際勞工──一種能用外文與外國人溝通的勞工,但因為缺乏本土文化及本土意識,永遠只能當低階勞工。

為何會這樣說?國民黨(或說中國文化)總是教育人們「祖先」有多偉大,想想中原各王朝永遠都是心慕堯舜禹湯,永遠都活在羨慕過去的虛幻當中,老是想著要越活越過去──這表示現在的子孫是不如過去人的。

於是要背遺囑、要尊崇遺教、不能數典忘祖,連成語都不能改,反正以前的人就是高級的,而所謂以前的,指的就是「中原的」、「大陸的」、「非台灣人的」,而這些流亡者搖身一變成了「住中國比較久的」,然後他們比較高級,他們的文化比較高級。

這些全是謊言,古時候的人見地遠不如現在的人、古時候的人觀念遠不如現在的人、古時候的人學識遠不如現在的人,最後,每個人的祖先都是古時候的人。

這種維多利亞時代的階級意識在現在國民黨及其支持者身上還很鮮明,於是陳致中買輛好車會被批三級貧戶買好車,而連勝文開更高級的車卻叫有品味的貴公子,為什麼?因為連家本來就很有錢,懂嗎?「本來」就很有錢,好像在說陳致中的祖先跟連勝文的祖先來源是不同一隻猴子一樣的。

誰管你祖先長什麼樣子,連你父母我都懶得管哩!因為家裡「本來」就很有錢,那表示你這傢伙根本沒什麼了不起嘛!如果沒了那個「本來」,你這個長相耗呆的神豬能有什麼行情?那些把他當貴公子的人腦袋你面到底裝什麼東西啊?

所以我們要本土化。

本土化是什麼?是去中國化嗎?這又是另一個抹黑,有任何人說要去中國化嗎?你可以去查查看,會用這個專有名詞的只有那些統媒或國民黨御用學者。

台灣文化內涵裡有多少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原住民(還好多族勒)文化、荷蘭與大航海時代的大洋文化、日本文化、甚至近年引發風潮的韓國文化、新住民引進的南洋文化,當然,還有比重很高的東亞大陸文化(包括閩人、客家、國民黨帶來的流亡者,並不限於漢文化或中原文化)。

懂嗎?所謂中國文化不過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而已,這種講法對些大中國主義者當然是種侮辱,對他們來講台灣只能放在中國下面,也就是台灣文化只能是中國文化 的一部分,但實際上看看政治現實就知道,台灣既然從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兩國文化差異又那樣大(價值觀有著根本不同,而不是管你吃什麼),把台灣放中國下面 有什麼意義?

但不是說不能做這種論述,因為很多台灣人到中國做生意,所以台灣文化的確已開始進入中國文化裡面,這是一種交流,但把這種交流的論述放進政治現狀是錯誤的。

在中國,台灣文化的確成為中國文化的一部分。

但在台灣,中國文化只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

這是全球化架構下針對政治與文化同時間做的不同陳述,搞不懂這一點只能說心數不正或腦袋不清了。

本土化指的是教育人民認識、認同自己所生長土地的價值教育。

為何要瞧不起祖父母說的語言?為何要瞧不起原住民的膚色與長相?為何認為穿木屐就是粗俗(噪音我到認同,但穿著不健康的高跟鞋在我看來跟智障一樣)?抽雪茄有比嚼檳榔高級嗎(至少檳榔沒二手煙問題)?

還有,為何台灣史課本跟中國使課本同樣是一本的量就被認為不平衡?這些人真的是有心理疾病。

教育是終身過程,人一出生,便是從自己身邊開始探索,由近而遠、由親而疏、由淺而深,這就是杜部長所提出的同心原理論,是完全正確的教育理論。

試著把眼睛蒙起來生活看看,是不是自己房裡最熟悉,東摸摸西摸摸還能過日子,是不是自己家裡比較熟悉,探索一下就能記起物品所在,然後越遠越不熟悉。

這就是人生,而教育就是要教人使用生活中所能使的東西──由基本到專業。

背中國歷史有任何意義嗎?對研究中國史的人有意義而已,但知道嘉南大圳是誰蓋的卻有意義,因為這個灌溉系統至今仍在運作,是你我身邊的事情。

唯有當你認識、認同、了解本土文化,人才有能力發自內心的去探索外在的國際世界,並且有主見的堅守自己主體價值,不會隨波逐流。

也就是真正的國際化。

國際化不是跑去外國做生意就叫國際化,不是會講英文就是國際化,這都只是成為「國際勞工」的條件而以。

國際化是能把國際引進國內,把國內推銷至國外。

引進什麼?引進別人的文化,推銷什麼?推銷自己文化。

過去國民黨教育,一方面中國(祖國)最偉大,所以不削別人,但又缺乏自信(台灣文化爛),推不出去。

於是合法的就做代工,幫外國做東西台灣自己又買不到。

非法的就仿冒,反正一方面外國東西賤,仿冒有理,一方面自己東西爛,仿冒有理……

所以大家都說台灣教育缺乏創意、缺乏視野、缺乏前瞻。

廢話,沒有先本土化就是這樣,沒有根啊!

想看近例,就看看中國吧!中國因為人多,在專業「勞工」上面是頗有競爭力沒錯,專業「領導」……中國教育之下是產生不出來的,講白一點就是只能生產螺絲啦!CPU中國是教不出來的。

開發中國家就是有土地隨你污染、勞力隨你壓榨的特性,台灣三十年前也是這樣的,別忘記台灣以前也是外國投資天堂,工資低、土地便宜,水準又高(這一點中國可遠遠比不上)。

但台灣國家發展到了更高境界,去跟中國這種落後國家比幹麻?

中國的國家文化教育也是缺乏本土意識,別說他們很努力推展中國文化,他們跟傳統一樣,推崇「祖先」,喔!更慘,還推崇共黨神話。

懂嗎?他們在推崇一個不存在的文化,而外國比較爛、你們比較爛(是「你們」比較爛,共黨是神話中的偉大存在)。

難怪中國人下輩子不想當中國人。

而國內有人整天想著要中國化哩!想死自己去死吧!

本土化跟國際化不但沒有衝突,甚至是一體兩面,因為有著完整本土論述的國家,自然會不斷拓展本土內涵,吸納國際文化,本土化才有國際化的未來,而中國化則是找死,一種鎖國封閉與自我否定的價值觀,一種有心人士為了奴役人民所放送的惡毒夢囈。

不要太好騙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我當職能治療師的日子

偶而就是會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到不是說有什麼情緒上的起伏或生命的感慨,只是單純的、隨機的,就像生命的籤桶偶而掉出一支職能治療的籤來,上面只寫個『中』,不吉不凶的,但卻讓我想起許多事情來。


  因為有個自閉症的弟弟,我很早就接觸到了職能治療,這在十幾年前可還是個罕見的職業,就算是現在也沒多少人聽過。

  但我接觸到了,而且也有好感。

  那是個學生只知道猛唸書的時代,天知道什麼志願不志願的,志願是由分數決定而不是意願決定的年代。還好,我的成績多少還能讓我有些選擇的餘裕,我能自由的選我想唸的學校與科系,而我依著興趣,把職能治療填進志願卡裡(但也不是第一個)。

  命運之輪編織因緣,我進到職能治療學系,一個堪稱我這輩子最佳選擇之一的決定。
##CONTINUE##

  學生時代就不多提了,反正這篇的標題是我當治療師的日子,要懷念學生時代以後有機會再談。總之,我有幸在畢業以後在職能治療的三大領域──精神疾病職能治療、生理疾病職能治療與兒童疾病職能治療──通通都待過,所以對整個職業精神有很深的感觸。


  一個助人的專業若只有單純的熱誠或善心是絕對不夠的,專業才是最大重點,尤其在這個越來越疏離的社會裡。

  剛畢業的菜鳥,雖然有滿腔抱負,但很容易在碰上臨床千變萬化的突發狀況時被K.O.出局。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精神科,當時是去當職代的(有人請產假),是個短期工作,這沒關係,重點在於,該院只有一位OT啊!換句話說我是去代那個only one的位置的。

  想來我還真是憨膽,反正就接了下來(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薪水不錯啦),想不到這此的工作經驗卻給了我不少的自信。反正就是熬過來了啦!而且也因此知道一件事情──只要下決心去作,不管成功與否,學到東西的都是我。

  可惜沒能在這裡工作久些,我又換了個環境﹔這次是到復健科,同時接觸成人與兒童患者,然後漸漸變成專職從事兒童職能治療,而且又當了主管及臨床指導老師。


  在三大領域全打滾過之後,我開始懷疑前學到的東西,那是一種來自於臨床經驗的自信,一種從按表操課到自我思索其他路徑的過程。於是我開始歸納各種相關理論學說,尋找不同理論的矛盾與協調,然後發展屬於我自己的職能治療哲學(只是種哲學,臨床還是以實証過的理論為主)。

  因為有帶實習生,所以這種理性的衝擊更加的強烈,畢竟我要教學生的話,我自己總要能有一套邏輯完整的論述才行,而教科書裡的論…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不算開箱:readmoo的mooink--終於有台灣自產的電子書閱讀器了

readmoo這個電子書平台其實問世好一陣子了,我也在他們開站沒多久就加入會員,為了領取一堆免費電子書……

也因為可以匯入anobii的圖書資料的關係,因為anobii真的越來越慢,用起來不大舒服,虧我已經登錄兩千多本書,還有幾百篇書評,所以整個轉過來,但也只是轉過來,然後擺著根本沒用……

讀書心得:手斧男孩Hatchet

手斧男孩Hatchet
作者:蓋瑞.伯森
原文作者:Gary Paulsen
譯者:蔡美玲、達娃
出版社:野人
出版日期:2012年05月23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5947125
裝訂:平裝
叢書系列:故事盒子
規格:平裝 / 192頁 / 15*19.5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再論投票方式與投票行為

前一篇提到記名與無記名的投票有何不同,現在我們來看看投票方式如何影響選舉。

我提到,投票在規則上,有單記法、連記法和限制連記法三種,這有何不同呢?這可是大大不同,尤其是有在關心公會、工會或者參加社團活動的人,這一點一定要記住啊!

通常社團(泛指所有團體)選舉,最常見的就是理、監事選舉了。通常這種選舉都是採用連記法,比方說要選九個理事,就讓每個人在名單上圈九個人(或以下)。通常這種作法也沒什麼爭議,因為「幾乎都是內定」,沒人有意見的話,我監選也不會去管這種東西。

問題來了,這其實是常見問題,就是派系問題如何處理?這一點我這幾年真是見多了,比方說演藝工會分南北兩派、醫事團體分兩大醫院派系、醫師分成醫院派與診所派、藥師分成開業派與受雇派之類的,反正有人就有黨派,就有鬥爭,沒有才真要擔心有人壟斷勒!

問題來了,連記法有一個大問題一定要注意,就是「整碗捧去」的問題。

拿本市兩大醫院派系來說好了,雖說是兩大,其實C醫院硬是比S醫院大上三分之一,這兩家醫院壟斷了本市七成以上醫療人員,怎麼選舉,都是他贏啊!
##CONTINUE##
比方說公會要選九位理事,而一個人九票,最高票的九人當選。結果呢?C醫院全體總動員投九位自己人,其他醫院的人怎麼拱都贏不了。

要合作?是有些小醫院可以合作沒錯,但如果你是小醫院的人,你要跟大醫院合作還是第二大醫院合作?想也知道,只要大醫院分配一個名額給小醫院,第二大醫院就死了。

問題來了,C醫院明明只佔本市四成醫療人員,卻可以壟斷所有公會幹部,這樣對嗎?就像這次立委選舉,怎麼看都不符合民意,你說這種立院有什麼代表性?要如何讓人尊重?(更不要提裡面有外國人了)

解套方式來了,叫做限制連記法。

什麼是限制連記法?這是連記法的變形,但他限制連記額度不得超過應選名額二分之一,比方說要選九個理事,那一個人只能選四票,不可以超過。

這樣一來好處就很明顯了,例如上述C醫院,如果用限制連記法,只能「保證」四個人當選,其他名額將由第二大醫院和其他小單位去分。

這就可以確保不會有人獨大。當然,如果他們配票得當,也許可以增加名額,但也必須釋放更多名額去跟人家合作,反正就是不容易壟斷。

向上述例子,如果用限制連記法,而沒有其他私底下政治運作的話,C醫院會有四個名額、S醫院三個,另外兩個由其他小醫院或個人取得,這樣一來比較符合原先的會員生態,而不是九個全被C醫院包了。

這種狀況可不是我亂想的,實際上嘉義市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