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曾姓兇嫌為反廢死的人做了最佳示範--你們是同一種人

最近社會上重大事件還不少,比方說媒體壟斷、用禮貌包裝邪惡、還有幾十年來不曾間斷的國民黨貪腐以及司法不公之類的,不過這些事情,我這些年來發過的文差不多都能涵蓋了,只能說有689這種數量龐大愚民存在的國家,連幹蠢事都一樣沒啥創意,所以有點發懶,沒發什麼社會評論文章。

不過有個新聞倒是值得注意,因為我這裡的相關文章也同步點閱率暴增,增加幅度很大,而且又剛好呼應了我之前的一些觀點,所以多嘴一下。

我們先看看網友ejane的留言:
判死刑是為了不讓那些變態的人繼續為害他人,不是只是報復式的而已,一個會以變態的心理殺人的人,不會反省的, 否則就不會有那些坐過牢的人繼續犯案,尤其是重傷害、強暴犯,一個重傷害者可以傷害很多人,廢死刑等於是對那些心理變態的人宣告:你們儘可以殺人,因為我不會判你死刑。
你從不把一般大眾當人,因為你只認為犯人才是人,才會認為他們有人道,難道一般大眾活該被殺嗎?人,唯有受到應有的懲罰,才相信自己真的做錯了,就像一些死刑犯,就是這樣。
別說些似是而非的話,因為你沒有同理心,不能了解被人害家屬的心情,會有冤案是法官的問題,不能因為少數人的冤死,讓那些為害多數人的人繼續害人

這真的有點爆笑,剛好呼應了我一再強調「反廢死的人格特質,與『最惡劣』殺人犯相同」的事實。



這次曾姓兇嫌殺人的理由的確很惡劣,比起仇殺、財殺、臨時起義之類還算「正常」的理由,他用的理由真的很惡質。

很多人把他提出的理由,聚焦在「殺幾個又不會判死刑」上面,這真的很可笑,要知道,如果只是想吃牢飯,方法多得很,何必弄到要殺人,換句話說,刑度根本不是重點,真正該關注的是「他為何想吃牢飯」以及「他是如何計算」這兩件事情上面。

有關第一點,其實是最重要的,偏偏國人視若無睹。

國家整體環境差,犯罪率就會同步激增,這不管哪一國都一樣。所謂整體環境差,不單只是經濟不景氣而已,生活環境惡劣、生活壓力過大、相對剝奪感過重,都會導致這類案件激增,而這五年,台灣在這幾個方面崩潰的速度,可說是有史以來第二糟的狀況(第一糟是國民黨剛佔領台灣的時候,後來變成二二八大屠殺),要說兇手是誰?你倒是說說看,是誰逼人家走上絕路的。

第二點就有意思了,犯罪到哪種程度「划得來」。

簡單說,同樣要幹壞事,同要要被關,那就乾脆幹大條一點的,免得「划不來」。

這種想法很變態,但其實很常見,反廢死的人都是這樣想的。

我們先看看上面留言的最後一段:「不能因為少數人的冤死,讓那些為害多數人的人繼續害人」?呵呵,敢說這句話還真是有夠不要臉耶!你去跟江國慶說吧!

這就是「計算」。

別忘記這次殺人的曾姓兇嫌,他殺人的動機是因為「社會環境差到讓他很難存活,所以乾脆去吃牢飯」,這才是真正兇手,然後他經過「計算」,得出「殺人划得來」的結論,跟反廢死陣營最愛說的「少數冤案枉死沒關係」是相同思考邏輯,因為他們把人命當成一種可以計算的商品,而廢死陣營剛好相反,廢死是基於人命無價,你根本不可能替人命標價,所以也不容許任何人用任何理由殺人,國家機器尤其不可以,正因為有死刑支持者這種想用集體暴力制度殺人好卸責的病態。

像這種「只要划得來,就可以殺人」,基本上就是那些最變態的殺人犯的特質,因為這些人殺人是基於「理性計算」,而不是其他「可理解的情緒失控」,偏偏死刑支持者正是這種人。

何況不判死刑,又不是說就放出來,死刑支持者滿腦子想要殺人的變態果然想法很有問題,我再強調一次,這種想法就是那些殺人犯的想法,正因為死刑支持者缺乏同理心,所以滿腦子想把自己投射成受害者,充滿了被害妄想,然後只想採取瘋狂報復行動,這叫有病,難道你就是受害者家屬?你懂受害者家屬的心理?

附帶一提,同理心表示理解對方的情緒、感覺、想法,並理解其中原因,但「沒叫你變得跟他一樣」,支持死刑的傢伙很愛鬼叫同理心,去找別人鬼叫吧!我剛好是學這個的本科專業人員,就少在我面前胡說八道了。

光思考邏輯相同這一點,死刑支持者跟曾性兇嫌根本是一丘之貉,你們可以馬路上放投影片取暖,一起沈醉於民粹迷亂當中,玩弄你們自己的「同理心」,一起非理性的理性殺人吧!

其實,照死刑支持者的邏輯,他們這些準殺人犯才真是應該先殺掉,他們自己很愛說說「不能因為少數人的冤死,讓那些為害多數人的人繼續害人」,那他們既然思考邏輯跟那些殺人兇手一樣,判死刑也是剛好而已吧?

再強調一次,我接受受害者家屬有強烈情緒反應,想要殺人報復的心理,因為這是可以理解的情緒反應,用膝蓋就能同理了,還輪不到你們這些死刑支持者來搞些刺激情緒的投影片活動才能理解。要知道,這對於社會整體是一種很不健康的思想。我們要幫家屬走出這種傷痛,而不是由死刑支持者這群跟兇手同一種人格特質的傢伙跟著一起喊殺,這只會越搞越糟而已,我可一點也沒興趣跟這種不負責任的傢伙一起起乩啊!

---------------
延伸閱讀:
反廢死的幾個盲點(這篇可以先看,死刑支持者一堆謬論,這裡都找得到)
有關死刑存廢的幾個摘要句子(同上)
死刑存廢(早期的文章,討論範圍比較大些,但死刑支持者那種「計算」的荒謬之處已經出現)
誰的人權比較重要?(以下三篇可以連著參考,法令很多「根本無法反應公平正義」之處在這裡就很明顯了,還想用法令殺人?)
有關死刑的界線--問卷調查(問卷還能填寫,不過我懶得統計了,因為比例一樣維持相同狀況)
死刑問卷統計(看完你就會知道,露天悲情小故事在引起殺人慾望上面有多強的影響,真正可惡的都不會判死啦!)
可以「合理」殺人嗎?(制度殺人不但是卑劣的惡行,同時也是支持者推卸責任的具體展現,簡單說就是個可笑的制度)
死刑的嚇阻有多大效力?(死刑支持者很愛計算人命,那你們也該算一下怎樣殺人比較有效,跟曾姓兇嫌一樣)
從監獄關誰談起(死刑支持者老愛鬼叫配套,卻又不想認真聽人家好好說啊!反正他們只要槍斃這一套就好,沒聽過他們有哪套的)
有關犯罪受害者處遇措施(犯罪者、受害者、犯罪者家屬、受害者家屬,這是四種不同的族群,不要混為一談啊!)
世界政府的正義--不存在的海賊王(反廢死的民粹化與暴民化,正是犯罪人格的展現啊!)
性侵案件受害者的保護處遇--一些比較沒人提到的部份(常被拿來與殺人案件相提並論的,就是性侵害案件,但一般來說不會判死刑,而這也是死刑支持者急著想殺的一群,先反省一下自己那種殺人慾望有多變態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關於一例一休

吵了好一陣子,中央終於拍板定案了,所以就來談談一例一休這回事。

我們先分清楚什麼叫「例假」,什麼叫「休假」。

「例假」代表了「勞雇雙方約定好要休息的法定假日」,請注意兩個重點,他是法定假日,而且是勞資雙方議定的。

現行規定,七天內一定要有一天休息,做為例假。



通常,我們都會說是禮拜天,其實這是誤解,他可以是任何一天,總之就是週休一日,「嚴禁出勤」,這一天是完全不能侵犯的日子,雇主不能要求勞工這一天上班(命令?吃屎去吧!勞雇關係裡面,沒有命令這種東西,勞資對等,懂不懂?)。

在這邊說明一下什麼叫「七天內」,我們不管什麼星期一開始算的東西,而是「任何一天都可以起算」,換句話說,這句話最直觀的解釋就是,「法律嚴禁勞工連續上班七天,最多就是六天」 。

(所以有一點要注意,依現行法規,如果你是上一天八小時正常班的人,那你一個月會有8-10天的休假才對,有些公司會直接匡定每月休假天數,其實都是違法的,因為光例假就至少會有4-5天,只有月休四天絕對違法)

好啦!再來就是很多勞工誤會的部份,就是週休二日這件事情。

最常見得誤解,就是覺得公務員「法定週休二日」,為何勞工沒有。

其實都搞錯了,首先,今年1月1號就已經公佈,單週最高工時是40小時,這是天條,就算你是用兩週、八週變形工時,總之「平均」起來就是不能超過單周40小時,如果以一般最常見的每日工時8小時計算(這也是勞基法每日基礎工時的上限),一個禮拜上五天班就達標了,當然就是週休二日,至於第六天的出勤,必須給付加班費。

其實這就是一例一休,早就是這樣了,這次修法只是確定「休」這個名詞,而且增加休假日的定義,讓他加班費變更高。

簡單說,現在勞工本來就是週休二日了,「本來就是」,只是如果第六天要出勤,必須給加班費。

換句話說,真正問題根本不是兩例的問題,而是:
1.你他馬的不敢跟老闆要加班費,又不願去檢舉、申請調解,要怪誰啊?
2.你他馬的不敢拒絕加班,明明加班勞方有拒絕權的,你不敢爭取勞資協商權利,又不願去檢舉,怪誰啊?

說公務員一週兩例?對不起,公務員是「二休」,公務員沒有例假,搞清楚,公務員沒有加班限制、加班費也沒有加成,所以像週末辦活動,公務員都是乖乖出勤,加班費一比一。(還有天兵說公務員週末沒在工作的,到底跟社會隔離多久了,政府一大堆有的沒的活動都辦在週末或假日,尤其過年過節或天然災害期間,更是無限期加班。而且公務員也不…

自己不把手伸出來,沒人能拉你一把--台灣勞工的真實困境

最近勞基法修法議題吵得很熱,上一篇文章因為媒體轉載而瞬間破我文章瀏覽紀錄,但也凸顯很多人在這方面觀念的不足,不再寫一篇實在不行。

讀書心得: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活著的理由
Reasons to Stay Alive
作者: 麥特.海格
原文作者:Matt Haig
譯者:洪瓊芬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7/02/03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3982005
叢書系列:心靈成長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