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4日

台灣人的奴才性格與歧視問題

先看看一篇奇文:「我女兒的班級上有一個過動兒,怎麼辦~求救」,請大家記得,裡下的留言也要看。

好啦!底下雖然砲聲隆隆,但我要先跟大家坦白講,其實跟這個媽媽想法一樣的人滿坑滿谷,差別只在於大多數人自己知道這種想法很可恥,不會隨便公開自己這種言論。

這就跟一些小鬼欺負班上同學,還上網炫耀一樣,簡直白目到不行。

我有個自閉症弟弟,所以很清楚什麼叫「被排斥」,被同學排斥就算了,小孩有時候真的很不懂事。「因為家教不好」,簡單說,我弟從小被排斥,但真正問題常常是出在家長跟「老師」。

跟各位說個故事,那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當初我弟國小要畢業,大家都在拍畢業照,只有我弟他們班(啟智班,現在叫特教班)不用照相。

因為我媽一直都在學校陪讀,所以覺得有問題,跟學校反應之後才知道,原來他們班不用照,也沒有畢業紀念冊。

簡單說,學校要假裝他們根本不存在。

這引起我媽很大反彈,串連學生家長跟民代抗議之後,好不容易有了畢業紀念冊,只不過他們班每個人都被打散,排到每班最後頭去,他們班依然不存在(所以當然也沒有生活照之類的,連特教老師都消失了)。

後來國中還是念啟智班,我媽學乖了,早早就去問有沒有畢業紀念冊,結果依然是沒有。

當然還是抗議,而且是大規模抗議,因為校長說了這句話:「這些孩子以後又不能回饋學校。」

幹!能回饋才是人嗎?真不好意思,畢業後沒幾年,我弟就拿傑出殘障青年,陶藝作品還拿過省展獎項,我念嘉中念台大,都還沒能拿過這種大型獎項,不然你想怎樣?

更不用提我的國中母校出過十大槍擊要犯,他們(是的,不只一個,夠厲害吧!)應該都有畢業紀念冊的。

總之這次抗議規模更大,校長被處罰調職,然後他們班終於能有自己的畢業紀念冊篇幅。

這幾年雖然比較沒有這樣明目張膽的歧視行為,但並不表示歧視狀況好到哪去,實際上,依然相當嚴重。

其實這都是奴才思想作祟。

台灣人奴性真的很重,我在「動物農莊」的心得裡也提到過。

雖說這幾年台灣人總愛說「台灣人已經當家作主」、「我們是民主國家的主人」,但奴才性格偏偏就在這些話語的背後張揚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些人甚至變得比以前更加奴才。

奴才性格是一種懶惰的性格。也許有人不服,台灣人勤奮是出名的,怎麼會懶惰。其實台灣人懶到不行,所以只懂得勤奮而已。

我說的懶惰,是懶得用腦筋。

你是否聽過「選誰都一樣」這種話?還有「人家都選上了,不然你想怎樣?」或者「政治是大人的事情」之類的。

又或者「政治很骯髒」、「我們不要談政治」之類的。一定聽過吧!會說這種話的人路上一堆,比博士還要多。

這又是懶惰,這就是奴才,因為他把攸關自己權益與未來的決定權丟給別人而起毫不關心。

奴隸當然不用關心這種事情,奴隸只要「勤奮」,然後希望主人「開恩」或者「獎賞」就好,更好的是,如果能混進主人高級奴才圈子,他還能「管人」。

所以,像馬英九這種血統純正的貴族,貪腐?沒問題,甚至受人欣羨,想想多少人說「國民黨貪汙又怎樣?如果沒有國民黨,台灣能有今日。」好像沒有國民黨你爸就沒辦法讓你媽受精一樣的。然後阿扁只要「疑似」(請注意,至今依然沒有證據,反而已經被證明有一堆栽贓和陷害了)貪腐,就連三歲的孫子都要收到傳票。

只要你是貴族,所以明明是國家大事,甚至是重要外交場合的第一家庭婚宴,都能被說成是低調,有沒有見不得人到這種程度的第一家庭啊?

這就是奴才思想,而奴才思想就會帶來歧視,因為有奴才自然有貴族,貴族瞧不起奴才,而自卑感中的奴才,自然要去找其他人來歧視。

於是,「所謂」貴族的形象被拿來神化。外省籍、有錢、高帥、高學歷(不用管來源,因為國外知名學校很多都能用錢買學位,比方說幹女兒那個就捐不少)、「不會說母語」、穿名牌都成了形象。而相反形象的,你就慘了。

本省籍,不行。如果你是原住民或長得像東南亞的,更慘。沒錢?滾一邊去,窮人甚至要被驅趕。大老闆,這不錯,醫生律師還可以,做小生意就不成了,種田的?送你推土機,遊民?快點噴水。哈佛?讚!只有台大?沒出國不行,特教班?送去機構關起來。會講台語沒關係,但台灣國語你就慘了,最好你連一個字都聽不懂。

有歧視,當然有自卑,所以這種人看見白人就濕了,有錢的白人更好(不過只要是白人,財產自動多兩位數),學歷?會說英語就是高學歷,而最好就是北京話帶有洋腔洋調,像蔡依林那樣的,只差羊騷味而已。

這就是奴才。

你看馬英九面對中國是哪種奴才相,這種人滿坑滿谷,那些開口閉口就是「內地」的,全都是把奴才兩個字刺臉頰上的啊!

台灣人有像是國家主人嗎?我在「反核是正常人該做的正常事」就有提到這種現象,台灣一堆人「潔癖」超重,重到變態,不但不關心政治,甚至是恐懼政治

其實這根本不是什麼清高、中立,只是單純的懶惰,是明顯的奴才性格。

因為奴才性格,台灣人習慣雙重標準,國民黨幹壞事,這是貴族的特權,甚至是值得羨慕的,大家要努力變成貴族,或者至少要變貴族的高級奴才。

大家看看台灣一堆公職補習班,哪個做宣傳的時候會說當公務員可以為國為民的?全都是在跟你說公務員的高級人生有多爽啊!難怪關中會說公務員不是普通人。

但民進黨只要做錯事,就是抄家滅族,就算被證實是抹黑誣告,報紙篇幅也只有一點點,而且塞在角落。

因為奴才性格,台灣人缺乏自信,所以覺得要倚賴大國比較好,就算他不過是個強收保護費的流氓也一樣。你看看這幾年馬政府對中國是如何卑躬屈膝,遇到美國的時候又如何在談判上節節敗退。賤到這種地步,還一堆人無感勒!但扁政府多次在外交上的衝撞,雖然獲得國際喝采,但奴才們哪個不抓狂,要他別惹麻煩,學馬英九自宮最好。

因為奴才性格,所以台灣的社會歧視非常嚴重,幾乎成了台灣社會根源的總源頭。因為懶得思考,所以沒有同理心。於是樂生,拆吧!大埔農地、拆吧!海豚、轉彎吧!死刑,執行吧!核電廠,哈!總算有個比較刺激到底線的議題出來了,不過反應依然幼稚、依然自卑、依然奴才,正如我在「反核是正常人該做的正常事」提到的一樣,他們期待幹壞事的人突然轉性變好,偏偏這些人是你們用選票拱他上去的。

既然說民主國家,人民是主人,哪有主人去向僕人下跪的道理?哪有去向政府「求情」的道理?只有「你他馬的給我解決問題,不然滾一邊吃屎去吧!」而已才對啊!

台灣人哪裡像主人?

你要當主人,要先對自己負責,你必須關心政治,並且參與、行動。你要當主人,你要尊敬自己,不該去向政治人物「下跪」,而是「對話」,甚至是「命令」,乃至於進一步的「處罰」。

當你有主人的自覺,負起主人的責任,你才能學得尊重自己與尊重他人,才能不再歧視他人、不再忍受自己被歧視。

主人不好當,主人要付一大堆責任的,但你能獲得的卻非常巨大,因為你讓自己夠格被稱為人。

順便拜託一下一些政治人物,我明白有些時候要說些場面話唬爛一下無知的奴才們,不過說台灣已經是民主社會、台灣民主很成熟、台灣沒有族群問題,算了吧!台灣不是民主社會、民主文化非常幼稚,而且族群問題非常嚴重,而且族群問題的根源--歧視問題甚至早侵蝕到台所有社會問題,不管是南北、東西、階級、職業、年齡、學歷、性別、財產等等各方面,幾乎是台灣所有問題的原點。

各位就少在那邊逃避問題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