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仇恨是獨裁幫凶

這幾天,洪仲丘的案子徹底成了台灣新聞「唯一」焦點,其他問題都因此失去關注,甚至成了「天賜良機」。
大家真的要想想,你的正義值多少?

沒問題,大新聞受到注意是理所當然的,篇幅可以再談,但他拿到最多關注,這我沒太多意見。

問題是你到底在關注什麼?



前天有不少人穿著白衣服跑去國防部「抗議」,呵呵,是去「抗議」喔!事前還傳出一堆什麼刀片拒馬出籠之類的話語,好像去現場就很有勇氣一樣的。

是的,如果可以,這類活動我也會想去,再怎麼說這也是一種公民參與,我對這個一直很關心啊!

問題是,你要我去那邊做什麼?

有人死了,這當然不是小事情,要抓兇手,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然後呢?

大家不妨想一想,這次的事情,跟前陣子出現兇殺案後的狀況是否「相同」。

有人被殺害,然後兇手千夫所指,非判他死刑不可,「完畢」。

這次因為涉及更多人,而且是軍人、官員,所以鬧得更大,但本質上,「完全一樣」。

哪裡一樣?在於這次的「抗議」,基本上只是針對「個案」所進行的一個「發洩式」活動,基本上跟以前反廢死豪宅辦的露天溫馨小電影是一樣的「仇恨大會」,簡單說,就是死者很可憐,然後兇手去死。

就這樣而已,但實際上,這是個「徹底失敗」的活動,一來你沒有對社會永續發展做出任何正面貢獻,二來反而讓真正體制性兇手的壓力獲得紓緩,甚至還獲得掌聲,根本是在幫倒忙。

在這擷取一些我在臉書上的留言:

這是活動當天的留言:
年輕人站出來是好事,但只要問一下現場的人相不相信XX歸XX,政治歸政治,你就會發現,很多人不是抱著希望未來變好的心態去的,而是去發洩仇恨的。當然,希望去人都能學到,當你仇恨幾個小官,只是讓大尾的人轉移焦點更爽快而已,真正可惡的,是殺人、拆屋、毀農地、賣台的集團。洪員的死亡並非個案,也非軍中問題,而是整個社會一貫的獨裁與階級宰制問題,是台灣人被當奴才看待的問題,更是很多台灣人覺得當奴才沒什麼不好的問題。
然後活動果然是「崩潰了」,於是我又留下:
「這個活動,成功把國民黨獨裁統治文化合理化,同時繼續同意錯誤的制度存在,只是用仇恨心想要凌遲幾個「共業結構」裡的小咖,然後竟然還讓真正可惡的大咖獲得掌聲勒!有沒有這樣完美的奴才阿!」
「一個抗議活動,如果沒有「政治訴求」,基本上就可以直接叫做「垃圾」,因為你抗議的是政府單位,你的要求是他「認錯、改正、下次不要再犯」,三種都要有才算數。
如果只有認錯,然後呢?幾個小咖被關,下次還不是繼續。改正?那又怎樣?現行制度其實也不是完全不可行,只是有人「不按照制度」,你又能怎樣?重點是文化性的,也就是軍中文化,而這個文化是全然政治性的,正是國民黨的文化,這才是真正重點,如果你沒提出政治性訴求,要求政治解決,你去那邊發什麼神經阿?
處罰幾個小咖,然後真正可惡的人還獲得掌聲與改革美名勒!丟不丟臉阿?馬英九就是這樣拱出來的懂不懂。」
真的,這是個失敗的活動,你只針對個案,但對於背後需要政治運作的制度與文化改革,這些真正有助於防治慘案再度發生、改善社會階級風氣的作法,被這些主導者「成功避免政治人物」給玩掉了。

這些低三下四沒水準的活動領隊還真是丟臉,馬英九一定愛死你們這些奴才了,因為馬英九身為國民黨惡質文化的代表領袖,不但被你們放過,甚至還能獲得掌聲勒!

偏偏在野的民進黨一樣是個廢物,黨主席放下一堆正事不幹跑去現場就算了,竟然只是呆呆坐著浪費時間。
他那天以路人甲的身分去那邊浪費時間,的確很閒,真正在野黨的黨主席,應該召集黨籍立委全面研議相關制度修改以及追究官員政治責任才對吧!甚至還要找過去「疑似」案件出來狂鞭一陣才對。
只能說,民進黨無能教育民眾分辨是非,卻急著學國民黨奴化民眾,還真是不長進。

而且,活動後竟然還以「沒垃圾」自豪,還真是有夠奴才的(要不要鞭一下當年紅衣賊亂台時的景況,哪可是「刻意製造髒亂」耶!)

要知道,全台灣,媒體、言論領袖(比方說對「會害死更多人」的服貿協議沒太多意見的豪宅),幾乎都只針對幾個小咖的惡形惡狀在打轉,根本就只是在鼓吹仇恨而已。

是的,殺人的軍士很可惡,但問題是,他們「為何敢」?

要知道,這完全不是個案,也非制度允許,而是一個普遍存在的軍中文化,別人不說,我爸跟我弟就都碰過,兩人都是運氣好碰到有人可以出手幫忙(或者該說,拿官威去壓,基本上是一樣的軍中霸凌文化,而這也同樣是很多人的共同經驗之一),不然都可能會出事。我則是運氣好,根本不用浪費時間當完兵,但我前前後後總共當過一個月的兵,光這個月我居然也能看一堆鳥事。

「這不是個案」絕對是全民共識,偏偏,整個活動居然不以改變軍中文化當主要訴求。

很簡單,這個文化是政治性的,需要以政治力解決,第一個要解決的就是「國民黨要下台」,然後一堆政治魔人突然怕死了。這堆政治過敏症患者想到要罵國民黨就會突然發作,活動當然不了了之。

因為他們的重點是「給國防部掌聲」。

但為何有一堆人這樣好騙?很簡單,因為他們心中充滿了仇恨。

當然恨,國民黨亂政他們不敢罵,也沒腦袋可以辨別是非,所以生活的苦悶就轉移到對於兇手的仇恨去了。實際上,這幾年一堆類似仇恨大會都是同樣的狀況下組成的,然後恨一恨,對國民黨的憤怒就會少一點,國民黨當然歡迎這種腦殘活動了。

當我們呼籲,兇殺案件,重點在於社會教育、獄政改革,這些人沒興趣,他們要的只是「越殺越多」(話說回來,這幾年槍斃一堆,有比較好?)。

同樣的,洪仲丘的案件,只要多殺幾個就好,若能能殺到夢幻星星就代表鄉民勝利,跟打電動一樣。然後沒人有興趣去追究軍中霸凌文化從哪來的--因為就是從國民黨來的,這太政治了,「自以為清高」的「中間選民」怎麼可以碰觸這個議題呢。

你可以看到,討厭討論政治議題的人,基本上就是腦殘的同義詞了。

給大家看篇文章:「挪威屠殺案審判觀察:緊守自由民主法治的價值

挪威屠殺案件可不可惡?當然可惡,但是對於可惡的事情,文明國家是如何面對的?很簡單,就是不要跟他一樣可惡,別讓可惡獲勝。
Stoltenberg總理認為,正因為Breivik的作案動機是否定現有的挪威價值觀,此刻更要堅守。為了破壞國民珍惜的價值,Breivik奪去了許多性命,不能連他最想摧毀的自由民主也一同失守。
這是非常關鍵的一段話,也是文明與野蠻的分野,但台灣人呢?別說兇手了,連兇手的家屬也一併仇恨,屆此製造更大的炫窩,然後在其中享受所謂正義的快感,完畢。

洪仲丘死前傳了寶貴的簡訊,表達出他對於「軍中制度與文化」的期待,這才是他最重要的遺願,請問有多少人在乎。

制度與文化,這些全都需要用政治力量才能改得動的東西,洪仲丘以一己之力想去挑戰,結果慘遭殺害。現在一堆人聚集起來,竟然是要這個殺人的文化去解決問題,殊不知,這個殺人文化才是我們要解決的對象啊!

有沒有搞清楚啊?當你「和平理性」的去跟殺人的文化「抗議」,其實就是「被摸頭」、「被消費」、「被欺騙」,你們這奴才可真是扮演的有夠稱職啊!

我在「也是霸凌」裡就有提到,一個「沒造成困擾造成痛苦」的抗議活動,是無效的,只是鬧劇,前天那場鬧劇,正好是個絕佳示範,不但無效,還平白送給邪惡政權一個下臺階,甚至附帶掌聲。

我也要科科科嗎?

延伸閱讀:
個人、制度還是文化
又見不切實際的社運思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