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6日

1985 NEXT

連著兩場大型群眾集會結束了,雖然很多人叫好,但實際上呢?

是的,就人數而言,活動很精采,人超多的。

就無關緊要的部份而言,沒有垃圾,這還不錯,但沒意義,因為大埔有一堆人民財產被當垃圾,這才重要。

其實就公民運動來說,這活動是失敗的。



請先看看這一段:
雖然擁核的立委全都是藍營,不過我們不談藍綠,所以藍綠都要罵一罵,罵綠的還要多一點,免得被說跟民進黨合作,而且民進黨竟敢跟我們一起反核,雖然民進黨幾十年來一貫反核,不過我們才算是第一次,他們不算,怎麼能讓他們收割呢?罵多一點再說。
至於藍營,只能空泛的罵,不能當真批評這些藍營立委,更不能說要罷免或不選他們,免得讓民進黨收割,唯有確保國民黨繼續執政,我們崇高的和平理性才不會沾染政治
我們只要上街走一走就好了,接下來要換賣哪個顏色的T呢?讓我檢查一下庫存。
雖然這是在說核四案的事情,但拿來點出1985的問題卻也適用,或者說,這是從白玫瑰、野草莓以來一貫的問題--都說是公民運動了,請問政治在哪裡?

有一點很重要,公民運動是徹底的政治運動,你可以參雜其他元素,但政治絕對是公民運動的核心,偏偏這幾次的活動都很有趣的刻意「去政治化」,一個去政治化的活動,就完全沒任何立場自稱為公民運動了,因為公民的定義本身就是構築在政治上面--擁有政治權力的叫公民,使用你的公民權力--政治權力的才叫公民運動。

請問上街「表達訴求」(還稱不上抗爭,因為連丟個雞蛋都沒有)算公民活動嗎?要知道,這次是有人被殺了,所以大家賭爛站出來--狗被打也會叫個幾聲,狗不會因為吠幾聲就變人,人也不會因為「表達訴求」就變公民,因為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不是政治權。

政治的權力展現在抵抗、選擇等方面,要搞清楚,選擇,指的是選舉、罷免、創制、複決,也就是選舉權與公投權的投票權力,這算是「和平理性」,但抵抗權可不,都要反抗強暴了,還跟你和平理性個大頭鬼。

拆立法院圍牆或站上去小便才算。

好吧!如果你堅持活動要和平理性,這也不是不可以,那就要把公民最強權力展現出來--選擇權。

什麼是選擇權?拿這次1985的活動來說,比方說我們選擇要真相,但請注意,我們沒審判權,於是真相只有公部門說了算,你也許很賭爛,卻拿它沒輒(附帶一提,如果你跟我一樣不相信司法,為何又相信司法可以判人家死刑,如果你逼急了,會不會出現第二個交差了事的江國慶,比方說某天發現畏罪「被自殺」的陳毅勳)。

因為不相信軍法審判機制,我們選擇改革相關法條,這也很好,問題是,誰負責修法?你要找誰提案?提案找誰支持?如果立院裡的投票數不夠呢?

這個問題才是重要的地方,才是公民選擇權展現的地方,因為我們沒有一部完善的公投法(禍首當然又是國民黨)可以讓我們展現對事的選擇權,所以必須透過代議士間接選擇,也因此,公民活動非常必要的一點就是,選人或選黨。

問題來了,公民運動召集人(群)一個個龜縮不見蛋,美其名是沒有個人,其實就是沒人願意負責。

如果你找不到人在立院幫你推動,你活動辦個屁?國民黨管你去死?一個沒動用選擇權的公民運動,根本不值得畏懼,只要在電視上做作樣子表示聽到了就過去了

是的,這是一種分工合作,公民在街頭表達意見,然後「交棒」給在政壇工作的政治人物繼續打拼,這才叫公民運動。

請問交棒了嗎?

不但沒有,還切割勒!還說不讓民進黨收割勒!還好意思說收割,現在人民有權力上街,又是誰拼出來的?是誰在收割別人的成果?

應該說,公民運動最怕的就是沒人收割成果,因為這就表示公民運動徹底失敗,變成在『圖利你原本要抗議的對象』,這也是最近幾次活動最後都變成笑話的緣故。

再接著,其實這也不是只有制度的問題,很多人愛扯說民進黨執政時為何不改,這根本是廢話,一來這在民進黨執政時期根本不是什麼最迫切需要改的東西,,二來請問當時立法院是誰主導的?怪錯對象了吧?真正該怪的,從頭到尾都是國民黨不是嗎?

問題就出在國民黨,換句話說,8月3日活動最後有人喊馬英九下台,這才是最正確的訴求。

但問題沒變,馬英九下台,然後呢?總要換人上去吧?何況,他本來就快下台了,然後又換一個國民黨的上去嗎?水母換海豚?

上街不是只有提意見,而是要「恐嚇政府」,簡單說,「你他馬的不照辦我就拉你下來」,關鍵在換黨執政不是嗎?那要換誰上去,各位就少跟我說夢話了,不管你對現今政壇有多不滿意,其實我們也只有兩個黨可以選,你要說民進黨也很爛我不反對,這幾年我罵民進黨不比罵國民黨少,但請問「誰比較好」?

請憑良心作答,哪個黨「比較不爛」?

偏偏,雖然大家知道答案,但就是有太多心中種只有藍綠沒有是非的人,明明你支持的議題,「早就是民進黨在提案的」,但你就是很奴才的投給國民黨,只因為你不想給民進黨收割。

這心理真有嚴重的病態啊!

要知道,改天人家當真上台「何必裡你」,不理事小,失去制衡與監督的力量可就糟透了,就像馬英九根本不甩人民一樣,因為沒有公民支持他上台,支持他的全是奴才,而奴才是沒資格跟主人談條件的

缺乏恐嚇能力的活動,就只是在幫國民黨宣洩群眾壓力,下次50萬人好不好,2000萬人好不好,他照樣不裡你,因為你雖然人多,一來不敢用選票恐嚇(因為不能讓民進黨收割障),二來你連個雞蛋都沒丟,誰怕你阿!多玩幾次,大家就沒力了。

大家不妨去問問看當天參加的人幾個問題,首先,國民黨是不是很爛,相信大家都會說很爛,這也是活動能糾集這樣多人的原因,但這是廢話,因為國民黨建黨一百多年,從沒不爛過,根本是常識。

重點是下一個問題,也是1985最後會脫胎換骨或者就此完蛋的關鍵問題--既然國民黨爛,我們把它拉下台,換一個「比較好」的政黨上去好不好。

你去看看會出現什麼答案,偏偏,這是這個活動真正重要的攻擊武器,是唯一真正能對執政黨產生壓力的武器--政黨輪替。不過一推眼中只有藍綠沒有是非的人,馬上就開始起乩了。

換句話說,在這些奴才眼中,就是不能換掉國民黨,而既然不能換掉,國民黨管你去死,「他的作為都是有民意基礎的」,這就是政黨敢亂來的原因。

這就叫奴才性,而實際上,1985打從活動一開始的說法,奴才性就已經很強(不敢碰觸真正核心問題,美其名是要吸引較多群眾,其實是找來一堆壞事的傢伙),能不能覺悟這一點,將成為運動會不會跟白玫瑰、野草莓一樣變成笑話的關鍵。

選舉不是選神,自以為在選神的傢伙,才是自以為神的變態,選舉就是選「比較好」的,只有一直讓比較好的上台,才會有善的政治循環,但當年馬英九當選市長,就已經開始惡性循環了--原來越邪惡,越把人民當奴才的越能勝選,難怪這幾年民進黨也跟著墮落,這當然是民進黨自己不長進,但也跟選民水準有夠低三下四有關--我說的可不是藍營鐵票,而是那些自以為和平理性的中間份子。

所以,這個活動能不能重新教育這些人「基本的」民主常識,將成為關鍵。目前,行動聯盟的人終於體認到真正重點在於「包圍立法院」(不論是遊行還是發動罷免),這可是第一次集會前我們就在呼籲「真正該做的事情」,至於因為做這種事情「讓有些人不敢參加」,我要說,這些人根本就不重要,甚至是有害的,讓這些人以為有上街就很了不起,到處自誇,然後繼續掩護國民黨,那還不如他們一開始就不要出來,至少他們自知理虧會乖乖的不講話。

1985接下來會怎樣,大家都在看,很高興不少人終於發現最終總是要進到立法院去,但如果投票投不贏呢?或者說,國民黨在這部份放水,然後掩護其他更惡劣的法案呢?比方說會讓大家一起在自宅被他殺的核四案,或者會讓國家淪陷的服貿,那你要怎麼辦?

問題從來都只有一個,就是國民黨有夠爛,到去李遠哲當年說過的,民進黨再爛,都還比國民黨好。我沒說要放任民進黨一直爛,但如果你不能讓一個「比較好」的上台,就無法真正讓爛的變好,扁政府八年就是個好例子,因為立法院一直被國民黨宰制,以至於根本沒辦法真正落實改革。

1985接下來,很簡單,如果你真賭爛其他政黨,但政黨政治偏偏需要政黨,那請你們自組政黨,但如果你們依然不肯見人,那也沒關係,總得交棒給其他人繼續在議會打拼吧?你要交給誰?我話說在前頭,早在你們還沒開始活動,甚至一直切割綠營的時候,民進黨跟台聯黨早開始修法提案了,所以少再那邊鬼扯人家收割,實際上,需要的是合流,一來你們就算完全不上街,綠營的立委本來就會在那邊為台灣拼命,但投票贏不了人家的部份,就需要1985出來發動罷免爛立委不是嗎?別只去鬧一個腦殘的軍系不分區,因為不分區,換上去的依然是國民黨養的狗。真要下手,請找區域立委,找那個刻意綁法案的賴士葆,或者免費送白T還上台裝兩句,回家繼續舔馬屁眼的羅淑蕾,你去搞這種的,才真正有意義。

當然,這時候,我們就會發現,那25萬人,裡面有多少是腦袋清楚的。

人多是好事,但別以為有多大意義,別忘記,如果同樣活動,同樣有意義,同樣重要,但卻是由民進黨發起,你看那25萬人裡面,有多少人說的話會跟銀正雄一樣。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