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讀書心得:挺身而進 Lean In: Women,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

挺身而進
Lean In: Women,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
作者:雪柔.桑德伯格
原文作者:Sheryl Sandberg
譯者:洪慧芳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3年09月04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417607
裝訂:平裝
叢書系列:天下財經
規格:平裝 / 304頁 / 14.5*23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閱讀版本:試閱本

因為看多了財經雜誌上面的一些名人故事(大多是企業領袖),看久了一後,多少有些反感,因為,太多「胡說八道」,很多過度美化與不實宣傳在其中,看多了實在不舒服。

不過這次這本「挺身而進」顯然很不一樣,畢竟,她的核心議題說穿了,並非什麼職場領導之類的東西,而是兩性議題。

這一點很重要。沒錯,本書的確是個商場上的領袖級人物所寫的,一本關於如何在職場上力爭上游的書籍。但她並不是那種單純給一些信心喊話,然後弄個標準流程或做什麼信心呼喊(大家可以去看秘密這本書,那本比較像在玩「影技」)之類的。

這本書不一樣,她先告訴你,女性在職場上面對的是什麼「現狀」,不是她一個人的,而是全面性的問題。

女性在就業市場面對的問題,幾乎都跟「傳統」有關係,基本上,就是千古以來的角色設定,與現實不符,然後優勢族群拿這個套在弱勢族群上面,甚至弱勢族群自己套起索套來,迫害自己人。

跟台灣人被國民黨宰制是同樣的處境,看看苗栗人,明明被貪腐政權搞得一團遭,結果每次選舉還是同樣結果。

我的感觸會特別深,是因為我有過育嬰留職停薪的經驗,當初我申請時,還是全嘉義第一個。但要知道,女性請這種假,不會有太大爭議,但男性請這種假,兩極評價立刻出來。一是說我是好爸爸好先生,似乎我在家照顧小孩是一種「很委屈」的事情。但另一方面,就有人覺得我幹傻事、不長進,因為我「跑去做女性的事情」。

這很好玩,台灣雙薪家庭幾乎成了這會主流,但家事與照顧孩子,似乎依然是女性的工作。

常聽到人家問「你先生會不會幫忙做家事」,或者「你在家會不會幫太太做家事」這種問句,但你絕不會聽見「你太太會不會幫忙做家事」、「你在家會不會幫先生做家事」這種問法。相反的,你會聽見「難道你太太都不做家事」跟「難道你先生都不會『幫忙』做家事」這種問句。

我們家從不這樣說的,家事是家人的事情,所以我們家也不會說「小孩幫忙做家事」,而是「小孩本來就該做家事」,當然,有些事情還是有技能、力氣、危險性的區分,會習慣有某人去執行,但不會因此就變成某人的固定工作。

職場上也是如此。作者花了非常多篇幅(基本上就是分散在所有章節裡)在描述這種刻板印象,也提到如何打破這刻板印象。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類似的問題以前並不是沒人注意過,但應對方式幾乎都是要求女性「去女性化」(比方說改成短髮、褲裝之類打扮),學習讓自己「跟男性一樣強勢」這種。

這本書不玩這套,因為以前的作法根本是在合理化男性霸權,然後要求女性去依附這種霸權。

作者其實以前也是採取這種觀點的,直到她真正體認到兩性平等並不是「把女的變成男的」。

書裡提到很多這類職場刻板印象,但也提到,其實這是兩性都需要學習的議題。實際上,很多男性在碰到這個議題時,往往很委屈的把議題窄化成「不能開黃色笑話」或者「禮讓」,並且把職場的兩性平權是為一種「男性給予女性的恩澤」,而不是「男性可恥的階級歧視」。

這種討論在我以前於社會處上班時就碰過,當時正要推行生理假,於是很多男性非常不滿,甚至女性也是。

由於社會處是負責推廣的處室,有需要調解勞資這類問題,所以更能體會到那種情緒--面對民眾提起平權侃侃而談,但私底下卻依然抱怨。

像我這種覺得生理假理所當然,或者會去呼籲公共廁所不該已相同面積當成平權,而是使用密度才代表平權的人,自然算是怪咖。

(女廁若要同時容納與男廁相同數量的人,面積顯然要比較大,而且女性上廁所平均時間比較長,如廁次數也比男性多,加上月事等生理需求,女廁面積當然要比男廁大才合理,大家不妨去看很多公廁,長出現女廁大排長龍,男廁則否的現象,但建築法規顯然不是這樣制定的。有趣的是,我曾經很多次在隊伍很長的狀況下,帶我太太到男廁使用。女性跑去男廁,似乎不致於構成性騷擾,男生跑去女廁則否,這也是有趣的議題。)

本書算是在面對職場兩性議題上面,比較有建設性的一本,因為這是雙方的學習機會(我也看過一些花很多篇幅痛罵男性的書籍,老實說,這種作法「太男性化」了)。

大家想想,以前男生上軍訓,女生上護理。男生上工藝,女生上家政。

這種分法有意義嗎?我是說,就算用刻板職務分工來區分,最容易受傷的地方是廚房,這表示最容易受傷的是女性,所以,最需要上護理的人應該是男生吧!至於現在男性如果不會煮飯,那請問太太加班的時候你怎麼辦?如果女生不會換燈泡,那先生加班的時候呢?

大家不妨想想,尤其在這個女性學業表現開始在平均上勝過男性的年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公會與強迫入會

很多職業團體,例如自由 職業團體(醫師、律師等等)、工商職業團體(電腦商業同業公會、紙製品商業同業公會這類),都有成立 公會組織。不過,說句老實話,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有相當一大部分的會員是不甘不願加入公會的。

公會不同於一般人民團體,而有著強迫入會的性質,簡單說,你沒有入會,你就不准從事這樣工作……大家有沒想過為何法令會做出這種限制?有沒有因為限制人民自由而違憲?還 有,這樣做對社會、對專業發展、對從業人員有什麼好處嗎?

我自己是自由職業團體主管單位,所以稍微提一下這幾年碰到的狀況,順便討論一下上面的問題。

很多人會跟我們抱怨「加入公會做什麼?」,其實加入不是真正問題,真正問題應該是這樣的--會費那麼貴,又沒什麼福 利,我加入要做什麼?
關鍵在這裡:
1.會費那麼貴
2.沒福利不過,因為「沒入公會就不能執業」,簡單說就是強迫入會,所以大多數人都乖乖入會、乖乖繳錢。

這產生以下問題:
1.沒入會不能工作,所以大家都會入會。
2.入會了,只好乖乖每年繳錢,但心裡很不爽。
3.有些人因為 不爽,所以乾脆不繳錢,然後就面臨公會的處罰--這問題大著。
如果是工商職業團體的話還更嚴重,很多人是跟本不想入會,店還是照開,但不入會的話「會被政府處以罰鍰」,這部份因為不是我熟悉的業務,我先不談了。

總之,入會的話大家沒多大意見,問題出在「我為何要一直繳錢?」原因在上面。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