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歸途-納席華-第三章-(3)



因為附近有著不友善的軍隊在巡邏,而外行的席華他們還在海灘上留下了一堆包括墳墓在內的痕跡,再加上他們已經殺了四個人,敵方在怎麼遲鈍也應該發現不對才是,結果晚上席華一夥人根本不敢起火。

在消除附近足跡後,四個人藏身在較為隱密,且不會被海風吹打的沙丘後方,再從利南找來的食物中隨便吃一些不用生火煮的東西,包括了被海水泡糊了的麵餅或魚乾之類的。雖然不是好吃的東西,大家還是盡可能的多吃了些。

席華不禁開始懷念家鄉的碗粿,霞姨做的碗粿好吃極了。

「學長知道是怎麼一回是嗎?」利南指的是那異常的法術效果。

「我也是剛剛才了解的。」席華指著安諾芬夫婦身上那些刻有坤麟帝國紋章──雲上奔馳的麒麟──的皮製盔甲:「你自己先想想看吧!」

利南靜了一下,將能量集中到手掌上,隨後伸出手來觸摸札爾曼丹的肩膀。結果在距離皮甲還有二指遠的地方,利南感到一股排斥的力量,他所觸碰的地方還散發出微弱的紫色光芒。

「是魔法耶!這盔甲上面附有防禦性魔法。」庫妮感到相當不可思議的撫摸著懷中札爾胸前的護具。

「這些只是一般的小兵耶!居然配有魔法盔甲,難道坤麟帝國的軍力是如此強大!」

「沒那麼了不起啦!」席華回答到:「只是普通的阻斷魔法,很弱,只有一點阻斷效果,和物理防禦術、能量防禦術差很多的。」

席華想起他父親,邊境最有名的魔法藝品製造者納卡爾,這種東西他老爸可是相當在行的,而且做出來的東西比這些漂亮多了。

(沒錯,這種怪異的感覺以前就有碰到過……)

因為那段記憶是席華一直逃避的,所以反而沒能立即反應,但現在慢慢想起來了,席華已經不是當年的少年,現在他有能力仔細思考這件事情背後可能的原因了。



「難怪這些士兵在這種鬼地方還能行動自如,因為他們的能量並不會散失到外界。」

「不只是這樣,外界的能量也進不去,所以我的能量彈也被擋了下來了!」利南感到很好笑:「難怪那個小法術反而威力驚人,原來如此。」

席華看庫妮仍然不很了解,便向她解釋其中的關鍵。

「就像你們魁提賽,有錢人夏天想吃冰涼的東西,便花大筆錢請人從高山的冰河中敲下大塊冰,接著用稻草包著送下來一樣。」

庫妮表示了解,席華繼續說:「阻斷魔法的效果正如稻草一樣,只是一種將能量的流動加以減緩的方式,本身並沒有多少保護效果。之所以能擋下利南的能量彈,是因為利南的能量彈很弱。」

說完利南吐了吐舌頭,表情頗為尷尬:「這裡能量缺乏嘛!」

「我又不是在笑你,緊張什麼。」

「那自燃呢?」

「你應該知道自燃只是法師在野營時用來點火用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法術吧!」庫妮點點頭,這種小玩藝札爾也會。

「將能量不斷集中,只要有適當的觸媒就會產生各種不同結果,比方說起火燃燒。因為能量會自然的由密度高的地方往密度低的地方流動,所以如果同樣法術拿到一般人身上的話,很快的,能量就跑到外界去了,但是偏偏他們的盔甲會阻止能量外洩,於是他們盔甲內累積了不少的能量。像這類觸媒系的法術,只要一侵入,很快就能造成連鎖反應,結果就是這樣子。」席華手指比了比埋那些屍體的地方,庫妮笑了出來。

「利南,你知道這是哪裡嗎?」席華問道,其實這個問題早該問了,但是他們一直在忙其他事情,總算現在可以討論這個問題了。

駱沙大公領地就在黑海東南岸,而他們現在應該是在黑海西南岸,這裡若有人能為他們帶路的話,那是非駱沙大公的次子──駱沙利南不可了。

「我也不敢確定,駱沙領地從楓江出海口以西就是綿延數百立卡的大峭壁,這也許是大峭壁的一部份吧。」利南搖搖頭。

「大峭壁一帶的海岸景色是相當漂亮的,至少在駱沙領地附近是很漂亮的,才不是這種鬼樣子。我們應該在坤麟帝國很深處的地方了吧!」利南有點不安的搓了搓鼻子。

「太西邊的景物我就不清楚了,我沒去過,不過這種黑沙倒是沒有錯,整片海灘都是這種從山上帶下來的黑沙,因為有石英的成分,其實天氣好時看起來閃閃發亮,很漂亮的,啊……」

「怎麼了?」

「我想起來了,好像幾年前有聽過這種異常情況的報告,說是能量突然消失的異常瘟疫。」

「瘟疫!」庫妮聽了之後下意識的縮了縮手腳,這可不是用劍就能解決的事情。

突然,營地周圍的砂土全部都被一陣突如其來的旋風攪動起來,連附近的一些枯樹的樹枝都被扯斷。庫妮慌張的用身體蓋住札爾,利南則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席華。

「學長……」

席華發現自己在無意間釋放出很強的憤怒意識,連忙收斂心神。

「抱歉……嗯……那個應該不是瘟疫,不會有事的。」席華緩緩的說到,眼睛則是靜靜的看著地下,表情透露出一絲痛苦的苦澀。

「是嗎?」利南有點擔心的看著席華,法師情緒鬆懈就是會有這種能量失控的危險,在這種地方,不互相觀照會很麻煩的。

庫妮看著突然失控的席華,一時間也不知要回應什麼,法師也是會有脾氣的,不過能量亂到這樣誇張倒是很少見。

「我們在坤麟帝國深處是嗎?」席華想轉移話題。

「應該是的。」利南擔心的看著席華回答,他感到不大對勁,這位以冷靜出名的學長今天一直不大對勁,尤其是剛才那個殘忍的表情,看來像是保證要讓對方死的很慘的那種。

「很深處是嗎?」庫妮很擔心的說著:「這裡充滿異樣的氣氛,我們夫婦不是法師,在這裡大概很不利是吧!」

「還好啦!」席華深呼吸之後說到:「其實不利的是我跟利南,因為我可以幫你們下完整的防護魔法在護具跟武器上,這樣一來你們就沒事了。我們因為平常的訓練,能量會保護我們而不會跑掉,從事一般性的活動沒什麼問題。不過假如我們要施法的話,就會碰上能量不足的問題,老是用自己身上的能量會把我們累死的,如果能再弄個兩套盔甲來穿就好了。」

如果席華跟利南也穿盔甲,那他們就可以累積可觀的能量來使用了,再弄兩套盔甲……

席華伸手拔出腰上的短劍撫摸著。

「只有靠這個了,對吧!」利南搓搓鼻子,跟著也把他的匕首抽出來。

「沒錯!」席華看著其他兩人,表情十分堅定,母親教他的短劍技巧他可是從沒有忘記要不斷練習的。

「我要查清楚這件怪事的原因,還得替船長他們報仇!」席華的表情顯得相當堅定,周圍的人都能感覺到他的憤怒。

利南注意到席華說『我』而不是『我們』,他很少看見學長有負面情緒表現的。因為情緒失控的狂法師相當危險,所以,學院的教育很重視情緒管理,尤其是藍袍醫者。現在坤麟帝國惹毛了學長,看來沿路回家碰上的坤麟帝國軍這下要倒大楣了,何況還有一個比席華還要憤怒的人,就是駱沙利南自己,坤麟入侵駱沙,他非讓他們吃盡苦頭不可。

「我們一定要好好的向坤麟帝國算這筆帳!」

席華看著這位宣告要加入的學弟,微微的笑著。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