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歸途-納席華-第三章-(4)

敵人是第二天早上出現的,一向早起的利南發現東邊傳來沙沙的踏步聲響,發現有六位和昨天的傢伙穿著相同護具的士兵,沿著海岸線一路搜查過來。

利南想起昨天的情況,決定讓學長再好好休息一下,於是一個人偷偷利用沙丘掩護,慢慢的靠近那批人。

這一次利南失算了,經過昨天的損失,敵方的守備隊已經知道對手不是普通人了。守備隊的指揮官從鄰近駐紮的軍隊中請來一位法師協助,粗心的利南就在這種情況下和正牌的法師對上了。

席華跟庫妮是在聽見利南的慘叫聲後才驚醒過來。

「可惡,我疏忽了,昨天損失那麼多人手,他們不會沒有防備的。」庫妮懊惱的說著,她年紀比較大,又是戰場老鳥,因此自覺有責任。金髮女子綠色的眼睛擔心的看了看躺在身邊的札爾,接著轉向席華。

席華正閉著眼睛與周圍的能量場同步。

(六個敵人,有一位是法師。)

剛剛敵方的法師與利南用魔法起過衝突,所以附近有許多能量衝突的波動。藏身在沙丘之後的席華靠著這些訊息知道了對手的情況,而處在能量亂流中的敵人沒辦法立刻察覺他們,這給了席華他們偷襲的機會。



「昨天我們都累壞了,而且利南也太自大了……」

席華看著庫妮,要她別自責。

「有六個敵人,其中一位是法師,利南大概是被法師擊倒的。」

(還活著吧?)

席華不大有把握的期望著,混亂的能量場讓他分辨不出利南的意識。他緩緩的抽出腰間短劍,將刀鞘交給庫妮。

「現在法師一個人在利南那裡,其他五個傢伙正在附近巡邏。」

席華又閉上眼睛確認一下。

「這把劍的劍鞘可以吸收魔法,等一下麻煩妳用劍鞘當盾牌擋一下法師的攻擊,我先把旁邊的傢伙解決掉。」

「沒問題!」庫妮很乾脆的答應了,她先生也懂魔法,所以搭配法術的作戰模式她並非生手。

「Saloofu。」

互相祝福之後,兩人衝出藏身的沙丘。庫妮看見跪在利南身邊搜身的傢伙,雖然都穿著一樣的皮甲,但是那個人多了一件頭盔,還披著一條深藍色的披風,手上則是拿著一枝法杖。

那傢伙應該就是法師了。

「來吧!」庫妮一手拿著彎刀,一手拿著席華的劍鞘衝上前去。

「碎靈之牙!」

席華雙手畫個圓,在跳出沙丘時將左手掌朝天上打去,強大的恐懼能量向天上直衝,因為忌憚敵方法師,席華直接施展最強的恐懼術,被打中的話心臟甚至會炸到體外來。

念出咒語之後,他很快的看著面前那六個坤麟帝國的敵人,確定他們的位置。

「定!」

因為庫妮在場,席華不敢施展廣域性法術,於是他將意志附在敵人身上,然後將雙手握拳交叉在胸前,接著張開手掌,隨即向兩旁奮力一揮。

「走!」

六道肉眼看不見的能量流向那六位敵人飛奔而去。

原本在為利南搜身的坤麟帝國法師,在席華準備法術時突然警覺到敵人的存在,抬頭一看,看見庫妮向自已衝了過來。法師注意到了右手使用彎刀的庫妮左手拿的是劍鞘,發現了可能的危險。這時,席華的恐懼術能量場已經籠罩附近區域了。

法師很快的站起來,將法杖橫在胸前,接著左手將妨礙視線的頭盔向後撥去。

(居然把頭盔拿掉?)

庫妮看見眼前的法師是一位有著奇妙銀色頭髮的中年女性,立刻將彎刀尖端對準她的頸部。

銀髮的法師對於席華居然有辦法在一瞬間施展超強而且大範圍的恐懼術感到吃驚,她也注意到席華法術的能量流已經越過庫妮向她襲來。

「哈、塔、庫。」

法師很快的唸出咒文,法杖頂端的水晶爆射出強烈的光芒。

席華的碎靈之牙被擋了下來,但銀髮法師受到衝擊也向後退了一步,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而庫妮受到強光的照射,被逼的停下腳步來。銀髮的法師以令人難以致信的速度及平順動作揮動法杖擊向庫妮的頭部。太陽穴被打中的庫妮大叫一聲倒在地上,手上的武器也鬆手了。

接著法師很快的將法杖朝五位士兵中離她較近的一位擲去,席華的碎靈之牙正向這位士兵飛去,結果能量受到法杖的吸引,全部打在法杖之上。

「可惡!」

席華罵著,但是其他四個坤麟帝國的士兵都被碎靈之牙擊中。當恐懼襲入體內時,四名士兵都立刻翻了白眼,發出淒慘無比的嚎叫聲,接著心臟突破胸前的盔甲,炸到體外,整個胸腔就這樣直接翻了過來,內臟跟肉片灑的到處都是。

看見席華的法術,銀髮法師在心中暗讚對手,但她也沒有浪費時間,在深呼吸一次之後揮動左臂畫個圓,接著跨個箭步,將右手食指與中指指向席華。

「颯汀、暍!」

法師指尖射出一道紫色的電光,直衝席華。

「來吧!」

席華雙手張開,以胸口面向閃電術。殺人的紫色閃電在接近席華胸口時突然爆炸開來,席華被抬離地面有二十指高,藍色的法師袍鼓的滿滿的。

銀髮的法師看見席華不但將閃電術擋下來,甚至將能量收為己有,背部突然感到一陣惡寒,於是轉身跑向插在沙灘上的法杖。

「走!」

席華將法術轉向,整個彈向銀髮的法師,被席華加強的閃電發出巨龍嘶吼般的聲響襲向銀髮的法師。但是席華看見對手正跑向她的法杖,於是拔起他插在旁邊地上的短劍,跟著衝向對手。

銀髮的法師握住了法杖,將法杖對向來襲的閃電用力一揮。法術引起強烈爆炸,銀髮法師虎口被震的裂開來,法杖掉落地面。法師很快的蹲下,抓了一把沙子拋向席華。席華在爆炸強光中咪著雙眼看不清楚,結果大把的沙子掩住口鼻,激戰中氣喘不已的席華瞬間在劇烈的咳嗽中失去戰鬥能力,跌倒在地。

這時已經從地上站起來的庫妮衝向法師,法師甩了一下右手,拋出一道法術,但是庫妮將席華的劍鞘橫在身前,法術被擋了下來。庫妮將彎刀高舉過頭,狠狠的劈向法師,但銀髮的法師只是冷冷的笑著用席華的短劍架在席華的頸子上。庫妮見狀猶豫了一下,結果被倖存的那位士兵從背後用劍柄從頭敲下去,於是暈死過去。


「你這廝還真厲害耶!反應的速度真快!」

操著檀語的法師用她漆黑的瞳孔看著席華,眼中充滿了讚賞的成分,席華將能量聚集在手掌上,打算一掌打穿敵方腹部,但對手是經驗豐富的魔法戰士,一眼就看穿席華的企圖了。

「別做這些無用的憨工了,美麗的少年人。」

邊說著邊拿一塊手帕塞住席華的口鼻。席華發覺危險,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一股噁心的感覺遍部全身,接著便感到整個世界上下顛倒,頭暈目眩。

「這是剌柯草根液,會使人無法度集中精神,你還是乖乖的做你的俘虜吧!皇帝會很真欣賞你的。」

失去注意力的席華無法集中精神,瞬間就受到附近原本就稀薄的能量影響,變得虛弱無力,加上藥物作用,席華頭暈的想吐,但他還是狠狠的瞪視著對手。

「哈哈哈!真是了不起的意志哪!竟然還有辦法瞪我,你在煩惱是否?哼!那個小學徒還活著啦!皇帝會真欣賞你們的力量的。」

席華注意到對手大概有四十多歲了,相當的美麗,但是跟母親札姆娜那種充滿活力的美麗不同的。這位銀髮的法師身上有種沉靜的氣味,加上她黑若檀木的漆黑雙眸,席華感覺到一種近似於死神的印象。不過,這法師的聲音真好聽,像水晶鐘一樣。

「我也真欣賞你哪!」

法師輕輕捧著席華的下巴仔細的看著,席華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花香,那是很高雅的味道,就連她的汗水味道都不難聞。

「你就先乖乖的睡覺吧!」

法師的口氣相當溫柔,說完便揮動席華的短劍,席華的額頭被劍柄狠狠的敲了一下,跌落了黑暗當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寶貝床邊故事集:小白兔的故事

有一隻愛散步的小白兔,在路上看見一棵紅蘿蔔。那是一棵好大的紅蘿蔔,大到小白兔拔不動。於是小白兔四處看看,想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

這時,他看見一隻毛毛蟲,於是跑去問毛毛蟲,可以不可以幫他拔紅蘿蔔。毛毛蟲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他們兩個不管多用力,都還是拔不動。

毛毛蟲說:「對不起,我力氣不夠,我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好了。」說完就離開,剩下小白兔一個人在那邊焦急。

肉粽節快樂

上帝的禮物,全家一起期待。

對於身心障礙「兒童」的想像

前一陣子因為太太接了一位居家患者要評估,我剛好有空就跟去,反正順便看一下,畢竟離開醫院十多年,還是會懷念當初每天跟孩子一起玩的日子啊!

因為是太太的案子,我基本上就是在旁邊滑手機啦!但不是沒在觀察,畢竟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性總是全自動運作的,不管我在哪個職務都一樣,所以也看到不少問題,好歹我也是個職能治療師,看到的東西跟我太太這個物理治療師不會完全一樣,所以各專業互補會有更大效果。

於是在結束前,因為太太要我給意見,我一時手癢,還幫忙做了一個副木(他們家居然有這些材料),還好當年的功夫沒忘記,而且那種依狀況個別化設計副木本來就是我擅長的事情,所以還滿高興的,這一身功夫沒荒廢啊!

不專業者的防洪亂講

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是相關專業人員,也沒關注太多相關專業知識,以下只是胡亂猜想,對不對我不知道,要指教歡迎,反正如果你的指教太專業我也可能同樣看不懂就是了。

這次大雨,有些地方有淹水狀況,但老實說看過太多更嚴重的情形,其實這次狀況算還好而已。然後嘉義市雖然雨不算大,但瞬間降雨依然驚人,卻連積水都沒有,所以還被不少人稱讚,市府也趁機做了些宣傳,然後一如往常的被一些酸民酸。

這些就先不管,先討論一下防洪到底要怎麼做。

給想考高考的朋友一點建議

我不知道寫這個會不會太臭屁,因為最近市面上不少在告訴大家如何考公職的書,我稍微翻了一下,覺得不大滿意,所以……

先說一下我的狀況,我都三十幾了才想到要考公職,會去考也不是因為我有興趣,是我太太有興趣,而她說她一個人唸書會不專心,所以要我陪她,所以我陪她補習一年,結果我考上了……

在非本科系(我念的是職能治療,跑來考社會行政)的狀況下,只補幾個專業科目(我可是從嘉義跑去台南補習,不可能每科都補),而且老實說我根本只是想去陪考的狀況下,居然能考上,這表示我的準備方式應該有點道理吧?

因為看見有本書在廣告上說考高考比考台大醫科還難,讓我很不服氣,別說台大醫科,台大隨便一科都沒那樣好考上的好不好?(雖然我台大也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考得就考上了……也許我真的考運比人家好吧!)

要考試,書當然要念,這部份我就不強調了,而且每個人適合的唸書方式不一樣,每個人擁有的唸書環境也不一樣,這部份實在很難給太過教條式的建議,只能給一點原則性的東西當作參考。

2017嘉一親子團年度交接典禮--從黑熊森林走出來

時序來到六月,又是親子團交接的日子,也代表著一個年度的結束,新年度即將開始。這也表示,我們加入荒野滿三年了,好快啊!一瞬間,參加了基訓、擔任基訓工作人員、擔任育成會導引員,黃山雀甚至當了團長,領了99團臂章。

孩子也都升了級,蟻的變蜂、蜂的變鹿,一路往上,然後現在黃山雀肚子裡還有個更小的。

這次交接儀典的總召是黃山雀,當然讓她緊張得要命,畢竟是每年最重要的兩大儀典之一。